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风景旧辰安
风景旧辰安

风景旧辰安白玉桦

标签: 林枫 沐辰安 现代言情
没落潮绣世家传人沐辰安怀揣外婆复兴家族绣庄的梦想,立志学成归来为外婆重开绣庄
就在她准备出国留学时,她怎么也没想到,在她受到女校霸白馨妍欺凌的时候,会得到刚刚丧妻的忆南总裁林枫的帮助;又因为一个相似的平安福收留了一个被遗弃的萌宝,她更没有想到,五年后,她会与林枫再次重逢,一起为事业奋斗,一起经历爱恨情仇,也一起卷入一场策划多年的豪门争斗之中,而更让沐辰安惊讶的是,她养大的萌娃就是林枫遗失了五年的亲生儿子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29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六章 一模一样的爸爸


第六章 一模一样的爸爸

“大哥,嫂子回晓星城了。”远在英国的李元斌接到电话开心地差点从椅子上跳下来,“大毛,消息可靠吗?”

“大哥,我晓星城的兄弟从美国回来,之前见过嫂子,亲眼看到嫂子跟他下的同一班飞机,错不了的。”

“好,明天我就动身去晓星城,你帮我找好住处,等我过去再说......”李元斌挂断电话,看着屏保上与曾经的心爱女子的合照,激动的心情早已将多年的等待和压抑揉成了一团。

“清清,我终于找到你了。”泪,滴在发光的屏幕上,一下子就散开成了发光的昙花。

林雪清回到家里,见到多年未见的老父亲已经颤颤巍巍拄着拐杖,二哥和雨琼已经不在了,她走了六年,回来时已经物是人非。她走的时候,林枫也才刚刚结婚,如今......

“爸。”在她走的六年里,林家发生了很多的变故,她没有参与,了无音讯。当林老爷子看到任性的、失踪了六年的女儿出现在面前时,林老爷子再也绷不住了,老泪纵横,他真想一拐杖打死这个不孝女,才愤怒地举起拐杖,众人见状赶紧簇拥上前拦下......

客厅里,林雪清听完众人的讲述,握着爸爸的手,说道“对不起,爸。”林雪清红润的眼眶似乎再也无法弥补这六年来林雪清对家人的亏欠,最疼爱她的二哥、喜欢给她设计新衣服的雨琼,因为她的任性,甚至都没来得及跟他们道别。

正当一屋子人沉浸在悲伤中时,刚赌输了钱的林凡正和黄雅倩争吵着进了客厅。“爸,妈,你们看看他,赌赌赌,天天就知道赌,赌输了还偷我的首饰去买,你们给我评评理......”黄雅倩扯着林凡,脸上的怒火不言而喻,像这样的情况,除了林雪清,大家都见怪不怪了。

看着坐在那里脸色越来越难看的爷爷,金芳芳赶紧呵斥两人:“别吵了,还嫌不够丢人吗?今天姑姑回来了,你们都不叫一声,就知道吵。”

被金芳芳这么一骂,两人才意识到客厅里多出来的林雪清。悻悻地陆续叫了一声姑姑,便回了房间。一路上扯着林凡问这个姑姑的来历,毕竟她嫁进来的时候,林雪清已经不在家了,家里人也从来闭口不提,黄雅倩自然不知晓。

林雪清看着发生在自己面前的闹剧,不禁苦笑,林枫丧父丧妻,而这两夫妻还能如此“放浪形骸”,把家里搞得鸡犬不宁,当真是可笑至极!她暗自思量,她心疼林枫这个侄子,这次,她不能走了,她要留下来,帮助林枫,帮爸爸帮二哥守护这个家。

夜晚很快,睡不着的林枫来到客厅和同样无眠的姑姑聊天。时隔六年,他终于又能和姑姑一起谈心了。

林雪清聊起了那个令她伤心的男人,那是一次偶然的英国旅行,正在用手机拍摄美景的林雪清不小心与几个喝了酒的壮汉发生了冲突,正当要挨拳头之际,一位帅气的男子挺身而出,三两下撂倒了几个壮汉,男子英勇的行为立马俘获了林雪清的心。经过交谈,得知两人都是来自晓星城,双双一见如故。那几天的旅游,林清雪感觉比以往的旅游更加的有趣,快乐,后来他们还一起回了国。

“那时候,爸爸和哥哥知道我交了男朋友,便约了见面,谁知道,那天晚上他一直都没有出现,我去他的单位找他,根本没有这个人。”林雪清深呼吸一口气,也正因为如此,英国成了她的伤心地,于是寻找了半个月无果后,林雪清选择去了美国散心,她继续说,“爸爸和二哥他们都觉得我是遇到了感情骗子。可是我不这么认为,因为我从他眼里,可以看出来,他是爱我的。”

“姑姑,已经这么久了,你还惦记着他,是他不知道珍惜......”林枫安慰着姑姑。

“你从小就很懂事,姑姑知道,这样的事情,姑姑跟你比起来,差远了。”

“过去的就当是藏品保存,人也不能一直活在过去里,多痛苦呀。”林枫温柔的话语,总能给沮丧的姑姑适时的鼓励。

“你说的对,看你现在还能安慰姑姑,姑姑都已经自愧不如了。”

“哪有,姑姑永远是我最厉害的姑姑。”林枫闪光的眼神里,让林雪清感觉林枫不再是爱哭鼻子的小孩子,他已经长大了,懂得照顾家人,安慰姑姑。

“好了,为了亲爱的姑姑的美貌,还是早点睡觉吧。”林枫笑着说,站起身来,准备往楼上走。

“嗯,好,我来关灯。”林雪清边回答边站起身来,关掉了客厅的灯。

当许钟婷得知辰安被忆南集团聘请为设计总监时,开心到飞起,随即给辰安讲起了忆南集团的“千般好处”。钟婷以元老级别的样子,信誓旦旦地说到时候亲自带辰安去“赴任”,一副“有我在,没意外的”样子。

看着恢复从前“可爱模样”的钟婷,辰安也只是笑着听着,没有说话。于辰安而言,一切还很陌生,还需要她自己亲自去了解。至于留不留在忆南工作,那也要等着去那边见过他们的总裁详谈之后才可以确定。她才刚回国,具体的会面时间都还没有定下来。今时不同往日,辰安也有着自己的考量。

这日,天气微朗,太阳倒不是很毒辣,辰安早早就接到史密斯先生报喜的电话,收到了三幅绣品被同一个人买走的事情,辰安倒也无暇去追问是谁这么阔气,反正百万大钞已经进账,有了这些,辰安离心中梦想的距离便又进了一步。

钟婷正好不用上班,带着干儿子和辰安一起出去逛逛街,吃吃饭。一路上,言言对很多东西都充满了好奇,一路上问个不停,钟婷更是跟言言玩得不亦乐乎。

“妈咪,我要去那里玩。”辰安正坐在长椅上休息,言言奶声奶气地征询着辰安,往言言手指的方向望去,原来是一个小型儿童游乐场。

见辰安没有回答,言言开启了“抱大腿”模式,摇抱着辰安的大腿使劲撒娇。

“安安,你就答应吧,我负责带他去玩,你就在这边休息。嗯~”钟婷帮言言说着好话。

辰安噗嗤一笑,终于点了点头,言言立马开心到飞奔而去,钟婷在后面追着,都差点赶不上他。

看着两人开心玩耍的样子,辰安心里美滋滋的。

一通电话随之而来,备注是忆南集团总秘,“你好,我是Lea。”

“Lea小姐你好,我是忆南集团总经理秘书刘德住,之前跟您联系过的。”电话那头是一个礼貌而熟悉的男音。

“我记得,刘先生你好。”

“Lea小姐,您客气了,叫我小刘就好,请问您现在已经回国了吗?”

“是的,我已经在晓星城了。”辰安说完,受到了对方的欢迎,并确认了后天早上10点与对方公司总经理会面。

“好的,打扰您了Lea小姐,其他的细节方面后天请您到公司再跟我们林总详谈好吗?”得到辰安的肯定回答之后,又道:“好的,谢谢您,非常期待您的到来,再见!”

“嗯,再见。”挂断电话的辰安正在思考着忆南集团的事情,这时钟婷迎面焦急地向辰安奔来,“安安,安安,言言不见了,”钟婷急得带着哭腔,“我就打了个电话,让言言跟牵着狗狗的孩子们玩一会,一回头言言就不见了。”

“钟婷,言言在哪里不见的,快带我去找。”辰安强压着慌乱,钟婷已经急得大哭,她自己可不能乱,赶紧沿着钟婷说的,刚刚言言失踪的路线寻找。

“言言,言言,你在哪里?快回答妈咪,言言”两人一路寻找,一路询问着过往的人。言言自小就随着辰安法国生活,才来这里没几天,人生地不熟的,一个五岁的孩子又能自己跑到哪里去。

“会不会,会不会被人贩子拐走了,”钟婷开始胡思乱想,“干儿子,你快出来吧,不要吓干妈呀!安安,都怪我,没有看好言言,这要是出什么事,我,我......”又呜呜地哭起来了。

辰安心急如焚,但还算理智,“这不怪你,言言自己也会跑。”抱着钟婷安慰道,“言言他很聪明的,他都能背下我的电话号码,一定会找到的。”

公园里遍寻不着,辰安只得一路向外找去,让钟婷赶紧报警。

另一头,5岁的沐暻言被一只毛茸茸又可爱的小狗狗吸引,随着牵绳的引动,小狗狗往前走,言言也跟着追,它走,他追,它插翅难飞。渐渐地,走出了公园,走过了街道,一路上,言言酷帅有型的颜值引来许多人的痴望,跟在一对牵着狗狗的夫妻后面,路人都纷纷哂笑着“父母是真爱,孩子是意外”“这么个小帅哥居然没人爱......”等言论扑面而来。可是小小的言言听不懂,也不在乎这些。

言言不知道追了多久,随着一道斑马线和攒动的人群,小狗狗消失在言言的眼前,言言这才发现,眼前的一切都很陌生,妈咪和干妈都不见了。

“干妈,妈咪。”言言边跑边喊,“妈咪,干妈,你们在哪里呀?”几声叫喊过后,等来的不是妈咪和干妈,而是两个尾随而至的叔叔,一胖一瘦他们邪笑着,确定言言的身边没有大人后,随即加快脚步,挡住了言言的去路。

“小朋友,找不到妈妈了?”

“叔叔知道你妈妈在哪里,我们带你去找妈妈。”两个猥琐的叔叔极力哄骗着面前无依无靠的小孩。

言言看着长相怪异,笑容猥琐的两个男人,有些发怵,慢慢地向后倒退,见言言不回答,正想一把抓起时,言言眼神一转,嘴里大喊着“爸爸,爸爸”,随即朝两人的身后跑去,一把抱住迎面走来西装革履的男人。

刚与姑姑和陆奕琛吃完饭出来散散步的林枫被突然抱住自己的小男孩吓了一跳,蹲下来一看,这相似的面容,星辰般的眸子,简直和自己一模一样,仔细看看,似乎在哪里见过,是了,昨天在机场.....可是,他不应该是跟着妈妈吗?

带着满肚子的疑惑,正想跟小孩说话,不料后面窜出两个面露凶相的汉子,言言害怕得赶紧躲到林枫的身后。

“快把我儿子交出来,”胖大汉两人断定这小孩一定是大街上乱认亲,凶神恶煞地跟林枫讨要孩子。大街上的人们纷纷停下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林枫看了一眼身后害怕得紧紧抓住自己大裤腿的言言,似乎明白了什么。

“你的儿子?”林枫抱起言言,理直气壮地说:“看清楚了,这是我的孩子。”

看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现场群众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瘦大汉灵机一动,立马坐在地上拉着林枫的大腿大喊“人贩子”,胖大汉正想一把抢过言言,林枫死死护着,双方争执不下,引来了附近巡逻的的**。

虽然心虚,但戏还是要演下去,胖瘦两个大汉依然坚持言言是自己的儿子,林枫看着可怜巴巴死死抓住自己哭得梨花带雨的言言,他可以直接断定,这两个男人是拐卖小孩的,敢当街拐卖儿童,还是跟自己一样帅的小孩,这个事情他管定了。

“警官先生,他真是我儿子。”胖大汉死皮赖脸地争辩道。

“胡说,他是我儿子,警官先生,他们是人贩子,刚才想拐骗我的孩子,把我儿子都给吓哭了。”林枫说道。

“不是的,他就是我儿子,就是我儿子,他才是人贩子......”

双方各执一词,人群里开始有人议论,觉得这孩子又帅气又干净,长得跟林枫一模一样,肯定不是大汉的孩子。

虽然不无道理,但还是要确认清楚,警官决定让言言来辨认,毕竟孩子是最不会骗人的。警官接过言言,哄着他,待他安静下来,抱着他在两人中间问:“谁是你的爸爸。”

言言看了看两边,壮汉凶恶地低朝言言哼了一声,吓得言言害怕得往**叔叔怀里缩。警官呵斥了壮汉,让他不许这样威胁孩子,接着又哄着言言又问了一遍,谁是他的爸爸。

这次,言言毫不犹豫一下子扑进林枫的怀里,嘴里喊着“爸爸。”

此时那两个大汉见势不妙,心里狠狠地“啐”了一口,正准备脚底抹油溜走,不料刚走了几步,不知被谁绊了一跤,两人叠罗汉似的,瘦汉子被胖汉子压在身下,疼得又叫又骂“死胖子”,顺势被两位警官给擒拿回警局去。

林枫这才跟**说出了实情,并带着言言一起去了警局。

“小朋友,你真聪明。”警局里林枫陪着言言等待着妈妈的到来,警官不住地夸赞着言言的聪明机智。

从警官的询问里得知,眼前这个小孩跟妈妈住在一起,林枫也非常惊讶,这么个小小的孩子竟然如此聪明机智,还能完整地记住了妈妈的电话号码。怕言言饿了,林枫还给言言买了零食。

“谢谢你,爸爸。”言言吃着零食,奶声奶气的声音让林枫产生了这是自己儿子的错觉。

“谢什么?嗯?爸爸?”林枫面对着缩小版的自己,有些错愕,但内心里却有点享受,这还是人生第一次有孩子喊自己爸爸。

“谢谢你救了我呀,我叫沐暻言,你可以叫我言言,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呀?”

“林枫,我的名字叫林枫。”林枫摸摸言言的小脑袋,似乎很享受这样的对话。

“林枫,好的零食爸爸,我记住你了。等我妈咪来了,我一定让她报答你。”言言的小小绅士模样,让坐在他身旁的林枫心里有着从未有过的喜悦。

林枫哭笑不得,这小家伙是赖上自己了吗,怎么叫自己零食爸爸。林枫忍不住开口问。

言言回答:“因为你救了我呀,还给我零食吃,所以叫零食爸爸呀。”

林枫没有反驳,反而很享受这样的称呼,因为他知道,这是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所缺失的爱和遗憾,而造成的结果,尤其在自己失去爸爸之后,他更能体会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是多么无助,想到这里,便多了几分宽容和理解。

“难道你不怕我也是坏人吗?”

“不怕,因为你跟我长得好像哦,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你一定不是坏人,一定就是我爸爸。”言言开心地扑向林枫,这次林枫没有拒绝,天下之大,长得相似的很多,但这个理由林枫十分受用。

“以前在法国的时候,玩具爸爸经常给我买玩具,所以我就叫他玩具爸爸,可是妈咪不让我随便叫爸爸,所以我只能偷偷地叫。”言言神神秘秘地靠近林枫的耳朵,“所以我叫你零食爸爸的事情,千万不要告诉我妈咪哦。”

“好,”林枫点着头答应。言言似乎并不信,一定要拉钩才算,林枫伸出小拇指跟言言约定:“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小猪。”大小手指相勾,拇指相碰,说过的就不许赖哦。

“我妈咪可漂亮了,她是服装设计师,会做好多漂亮的衣服,还会做好吃的菜。我说过会感谢你的,就一定不会食言。我妈咪说过,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今天救了我,我一定会让妈咪报答你的......”

一顿落落有辞的发言,彻底征服了林枫,不仅对眼前这个小不点感到讶异,更对言言有怎样一个能教出如此聪慧孩子的母亲感到好奇。

在街头几近崩溃的沐辰安接到警局的电话,立刻转忧为喜,和许钟婷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言言”辰安跑进警局,跪着抱住言言,声音已经开始沙哑,身后的钟婷已经哭成了泪人。

“妈咪,干妈”言言一改前面和林枫说话时的小大人模样,开始哭泣。

“你去哪儿了?知不知道妈咪找不到你,啊。”辰安打量了言言一圈,确认没有任何损伤后,说道:“不是说过迷路了就要在原地等妈咪吗?你怎么这么不听话?自己跑掉了,留下妈咪一个人多担心你,知不知道......”

言言低下头,眼泪已经开始滑落,擒着哭音说道:“对不起妈咪,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乱跑了,我一定好好听话,不让妈咪担心。”

“傻孩子,你真丢了让妈咪怎么办?”辰安紧紧抱住言言,眼泪早已控制不住。

林枫看着眼前短暂失散又再重逢的母子俩,心中像是打翻了五味罐,什么感觉都有。既有喜悦,快乐,又有心疼,酸楚,就像看到了雨琼和自己的孩子一样,当真是搞不清楚。但毕竟人家母子重逢,该替人家高兴才是,与他林枫又有何相关呢?

许钟婷止住啜泣,从后面走进来,安慰着母子俩,将跪在地上的辰安扶起来,抬起头,这才看到了站在言言后方不远处的林枫。

“林总”钟婷擦干眼泪,脱口而出。

“你们认识?”沐辰安擦干眼泪,这才反应过来,打电话的时候,似乎警官提起过,是一个好心人在人贩子手里救了言言。

此时一名警官走了过来,“这就是救了言言小朋友的那位好心人,林枫。”

“哎哎,我知道,他是我们公司的林总。林总,还记得我吗?”钟婷抢在前面答道。

“许总监,”林枫刚才的注意力都在辰安母子身上,现在一看,可不就是公司的宣传总监许钟婷吗?随即问道,“你认识她们?”

辰安一脸疑问地看向钟婷,又看看林枫。

“林总,她是我闺蜜,还有她的儿子,言言。”钟婷向林枫介绍着。

林枫点点头表示明白。

“忆南集团总裁,林枫,林总。”钟婷向辰安介绍着林枫,出于礼貌,林枫微笑着伸出了右手,辰安只好仓促地伸手回握,“你好,我是沐辰安。”

一旁的钟婷看着林枫,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他还从没见过她们公司的冷面总裁主动对陌生女人笑、主动握手呢!今天怕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就在钟婷想说出辰安即将去忆南集团时,辰安微微鞠躬开了口:“谢谢你林先生,帮我救回孩子,今天如果不是你,后果将不堪设想。”

“举手之劳而已,况且还是因为言言聪明,懂得向别人求助,我只是刚好碰上了。”林枫摸摸言言的小脑袋,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不管怎么说,真的很感谢您,林先生,改日您寻个时间,我一定登门道谢。”辰安诚恳地向林枫道谢。

言言看着一个道谢,一个婉拒的样子,奶声奶气地发了言:“零食爸爸,我说过我妈咪很漂亮,一定会报答你的,你就不要推辞了。”

此言一出,辰安立马尴尬地抱住言言:“对不起,因为家里一直只有我们母子俩相依为命,所以他经常喊人爸爸,您别在意。”

林枫莞尔一笑,“没关系,言言真的很可爱。”转而向着言言:“你说得对,妈咪很漂亮,所以你以后不可以乱跑,要留在妈咪身边保护他,知道吗?”

“恩恩”言言使劲地点着头.......

做好了相关笔录,把言言交回了监护人手里,林枫也就安心地离开警局。

钟婷盯着林枫渐行渐远的背影,手指捏着下巴:“像,太像了。”

“像?像什么?”辰安一头雾水。

钟婷让辰安看着言言的脸,“看出来了吗?”

看着辰安一副不开窍的样子,钟婷好想用爱的锤子砸她一下,“言言的样子,简直就是缩小版的林总呀。”

被钟婷这么一说,辰安认真看着言言,觉得还真是长得很像呢。

“你说,会不会是......”钟婷讲着,手指指门口,再指指言言。

“不会,以后在言言面前少说这种话,不,连说都不可以。”辰安立马捂住钟婷的嘴。

“言言,我们不理你干妈,她乱说的......”辰安转身抱起言言朝门口走去。

“好嘛好嘛,以后不说了,哎,你们等等我。”

沐家院落虽不及楼房豪华阔气,但其精致大方的格局在潮海镇也称得上数一数二的“大厝”(大的院房)。

双层的小洋楼,整齐的院落,咿咿呀呀的潮剧在老式录音机里尽情高歌,花蝴蝶色的猫咪正靠在脚边酣睡,四脚的绣架上开着一朵未完全绽放的牡丹,一双布满褶皱的细手,携着银针和丝线上下飞舞着,一下,两下,三下......每一下都像画笔一样,在布帛上细细描绘,精心雕琢。

老太太拿起新的绣线,眯缝着眼睛,却怎么也穿不过针,正想放弃,突然想起什么,打开一旁的盒子,拿出一个钥匙扣样的东西,“外婆,这是穿针神器,这样穿进针眼里,然后把线穿进大洞,再拉出来就行了。以后我不在家,您也可以自己轻松穿线了”。辰安給外婆演示着穿针神器的用法。

回过神来,才发现,辰安已经不在自己的身边了,盯着脚下睡着的猫咪,叹了口气,缓缓用穿针神器穿上一条丝线,银针往头发上抹了几下,又继续做起了刺绣。

堂屋里,一张方形的八仙桌上,一个巴掌大的木杯里装着满满的米,上面插着五根香,摆着一锅子“柯饭”,两碟炒菜和果品,还有五双筷子五个碗,桌前还摞着五张凳子,琇云正念念有词地跪在桌边。今天是农历三月十七,是“五谷母”的诞辰,按潮海镇的民俗,需要做“柯饭”,将香菇,新鲜的河虾和草鱼块先炸了,再放进大米里一起焖,等熟了之后再舀出来搅拌均匀,香味浓郁,猪油的香味混合着海鲜的鲜香,吃起来回味无穷。

柯饭基本一年要做好几次,像是伯公诞辰,入冬,七月十九“闪姑”节等都要做柯饭祭拜。

已临近晚饭时间,辰熙应母亲琇莹的要求,抬出了桌子和椅子,摆在了院子,琇云拜完后,移开插着香的木杯,和琇莹母女两一起将刚才拜好的柯饭和小菜端出来。

沐青山刚到家门口,就遇到了一个身高只到他腰那么高,却一脸成熟的人:“小韩,吃饭了么?”

小韩回答:“吃过了,叔,你呢?”

“哦,我还没,刚回来。晚上你们还有唱歌吗?”沐青山问。

“有呀,我现在准备去阿欢叔家搬音响嘞!”

“那你快去吧,我吃饭去了,晚上有空去给你们捧场。”

“行,谢谢叔,我先走了。”

“好”

沐青山走进院子,饭已经摆好了,琇莹让他赶紧洗手过来吃饭。

看着饭桌上越来越少的人,琇莹感慨不已,桌子上的柯饭也不觉得香了,“辰安走了,如今,辰宇也上了大学。”眼见着自己养大的孩子一个个离开自己,做父母的难免会心酸苦楚。

不管是琇莹还是丈夫青山,都很挂念五年来无声无息的大女儿沐辰安“这个吐血照仔(死丫头),也太狠心了,以为寄了三年的钱和东西,就可以不回来了。”尽管嘴上埋怨着,但琇莹心里还是煎熬的,自辰安走后,厨房的墙面上,每做一次年夜饭,琇莹就刻下一道痕迹,如今,已经整整五道了。

“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太狠心,也不会......”琇莹说着说着又哭了。

一家人只得安慰着,“琇莹呀,你也别哭了,如今辰宇也在城里上大学,兴许辰宇可以找到。”

“是啊,妈,二哥也在城里,还跟姐是同一所学校,说不定能打听到姐的下落呢。”辰熙赶忙搭着腔。

“老婆,大丫头要是诚心躲着我们,咱们也是干着急,没有消息或许就是最好的消息。”沐青山说道。

“琇莹,阿妈心里明白你的苦,不过,许是小安过得不错,都能寄钱回来报平安,虽然不知道在哪里,好歹让啊咱们知道她过得很好。这不就是最好的消息了吗。”外婆寥寥数语,令琇莹安心了不少,“做父母的,知道孩子过得好也就知足了。”

“对呀,姐也许现在太忙了,等她忙完了就回来看咱们了。姐最放不下外婆了。”

“好了,老婆,放宽心吧,吃饭吃饭,今天柯饭的鱼很鲜的。”青山給琇莹和老太太夹了青菜,似乎一家人又有了欢笑,只是这快乐早已不似从前了。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我为女儿〇一秒:此书文笔垃圾,剧情垃圾,人物刻画还是垃圾。 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在书客这么火。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诸天从村长开始:种子,暂评干粮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我不是大明星啊:不行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