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天下第一侯
天下第一侯

天下第一侯

标签: 何静 刘八斗 悬疑惊悚
有人骑牛胜过骑剑;有人的孤独比小河还深;有人在辛苦寻找第四张人皮;有人永远朋友最多;那年草长莺飞的二月天,杨柳条还不曾触碰到寒冷的地面;那年大唐国祚险些断裂;那年的浮池之渊崩碎,九千壮士战死不回头;那年有个小男孩从人妖裂隙重新回到了人间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29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4章


第4章大魁,你还有话说吗?”
刘大魁半晌没回过神儿来,夜总荟里的激光灯打在他的脸上,冷汗很细密,我不知怎的就跑神儿到了何静身上,何静在我申下的时候,身上就密密的全是汗珠儿。
你想怎么样?”
我明显听出刘大魁上下牙打架的声音。
喏!”
我伸出自己的右手,把那根只剩下半截的中指在他面前晃了晃。
驹子已经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看到我的举动,心领神会的从后腰处拔出了一把两尺长的砍刀。
刘大魁的脸色更白了,虎子想要上前,驹子拿刀一指,对方就乖乖的停下了脚步,他和刘大魁都知道,今天若是不见血,他们恐怕谁也别想走出这家夜总荟。
华子从地上爬起来,看着刘大魁的脸色恶狠狠的。
驹子把刀直接扔给他。
华子,就当杀只鸡崽子,有驹子哥呢!”
华子把刀握在手里,动作很僵硬,这孩子毕竟年纪小,还是个没见过血腥的雏儿,但是我不打算阻止,想要在道儿上混,若是没点本事,早晚要栽跟头。
华子,你爹快五期了吧?”
我就问了这一句话,华子的脸色就变了,华子跟他爹相依为命,要不是刘大魁,他爹现在还活的好好的呢!
手起刀落。
刘大魁也算是条汉子,咬着牙竟然没吭声。
断下的半截手指落在玻璃桌面上,没死透的神经带动着断指微微蠕动,腥黏的血蜿蜒着一直淌到了地上的羊毛地毯上。
走!”
刘大魁看了我一眼,之前的嚣张半分不见,黑色的皮夹克倒是看不出血迹,可是里面的羊毛衫上却已经血迹斑斑。
虎子跟在刘大魁的身后,看我的眼神像是见了鬼。
刚刚的硝烟还没来得及燃起,便随着刘大魁和虎子的离开而消弭于无形。
把地毯扔了,桌子也换了吧!”
我把张树喊过来,语气平淡的吩咐了一声。
张树是我从深圳的一家酒吧挖过来的,三十岁上下的年纪,调酒的手艺让人拍手叫绝,最难得的是,这小伙子一身的本事,跆拳道、散打、泰拳、八卦掌样样精通。
我虽然是老板,但是夜总荟里的大事小情参与的却并不多,每日里帮我守着这间夜总荟的就是张树。
因为我是混混儿的缘故,夜总荟三不五日的就会有人来刁难、砸场子,然而有张树在,我就是睡觉也能安心。
出了夜总荟,血腥味渐渐淡下去。
驹子紧跟在我身后,亦步亦趋。
斗儿哥,那六层塔你是怎么摇出来的?”
夜风吹来,带着海水咸鲜的味道。
我喜欢彭城的夜,虽然我是个大老粗,只有小学文化,但我总觉得自己骨子里是有点文人气质的。
驹子在我耳边絮絮叨叨,没完没了的问那六层塔的事儿。
你家苗淑敏不怕黑了?”
我调侃了一句。
哎呀,我忘了!”
驹子拍拍脑袋,颠颠儿的转身就往他的雅马哈大跨那儿跑。
耳根子终于清静了。
驹子对苗淑敏,也就是他目前在追,却还没追到的女朋友,那是真真儿的上心。
只要事关苗淑敏,驹子的注意力就会全部被调动过去,做为从小玩到大的兄弟,这一点我清楚的很。
看着驹子摇晃着单薄的小身板儿,我笑着摇摇头,真是没出息,要真跟苗淑敏结了婚,肯定是个妻管严。
回到住处,屋子里的灯亮着,除了何静,没人会给我留灯。
屋子里到处飘着香水的味道,何静并不是每天住在这儿,但是只要我提一句,哪怕是三更半夜,她也会穿着睡衣赶过来。
洗了澡,将溅上了刘大魁血点子的外衣和衬衫都丢在垃圾桶里,虽然见的血不计其数,我却仍旧受不了血腥味。
血腥味总会让我想起,七岁时遇到的那条大蟒蛇,还有我死去的娘。
吱呀一声,卧室的门被推开。
何静背对着我躺在床上,偌大的席梦思床上,何静一身乳白色的吊带裙,背对着我,黑发披散在肩头,只能隐约看见她白皙的脖颈。
何静的身材很好,我刚来彭城的时候,特别迷恋周慧敏,何静就像周慧敏似的,皮肤白皙,眼睛大大的,一笑就露出一对小虎牙,特别的清纯。
我伸手圈住她的细腰,闻着她身上淡淡的洗发水的香味,什么也不想,闭上眼睛,心也跟着安宁下来。
斗儿哥,斗儿哥!”
**的敲门声和急促的呼喊声,在寂静的夜里传的很远。
我的住所在山下,四周人家很少,半夜三经的会是谁啊?
我拍了拍何静的肩,让她不必理会。
自己披了件衣服下地,月光狡黠,上弦月,上半月东天,现在恐怕该到半夜十一点了。
我睡裤的后腰里别着一把背刀,还有一把五四,这是最近这几年养成的习惯,混久了,仇家自然也多了。
推开门,是大炮。
大炮原名叫王小强,但是因为长的五大三粗,性子又倔强如牛,说话冲的好像是放炮,村儿里的小伙伴们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大炮’。
大炮的老娘前几天生了病,我让他回去照顾照顾老太太。
我打小儿没了娘,没少去大炮家蹭吃蹭喝,现在我们出门在外,多少也都算是混出点样子来了,孝敬孝敬爹娘那是再应该不过的了。
你怎么半夜三经的跑回来了?”
我心中一凉,怕不是老太太出了什么意外?
斗儿哥哇......”大炮看见我,没说一句话,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他个子大,嗓门儿也大,这一哭把我也吓了一跳,心中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大炮,你......”我拍着他的后背,节哀顺变四个字却卡在嗓子里怎么也说不出口。
脑海中顿时就浮现起了那老太太慈爱的样子,自己的眼眶也跟着红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渎子干的......”嗯?
大炮哭了能有三五分钟,抽抽搭搭的说了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斗儿哥啊,我说出来你一定要挺住啊,干这事儿的人实在是太损了。”
大炮咧着大嘴叉子,鼻子下面还吊着两条清鼻涕。
老太太没了这件事,难道还另有隐情?
我赶紧安慰性的拍了拍他的肩,不管发生什么事,大炮是我的兄弟,老太太也就是我刘八斗的半个娘,若真是有什么蹊跷,我一定要给老太太讨个公道。
大炮,别急,慢慢说!”
大炮又抽搭了半晌。
你家祖坟被人挖了,先人的骸骨都被刨了出来,棺材板到处都是......”(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从津门第一开始:扮虎吃猪,黄金三章各种机位渲染树立逼格,结果第一场比武就破了功,打脸读者,营造出极具喜剧色彩的主角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天启预报:跟着江南学,写的TM云里雾里,不如以前了,都是些啥玩意啊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圣魔猎手:穿越后为什么都要有个妹妹?哪怕家人死完了也要留个妹妹?既然不推那么主角一个人爽爽利利多好?为什么呀为什么!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