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一念长久空余恨
一念长久空余恨

一念长久空余恨曲泽

标签: 古代言情 陆衍 顾婉云
  顾婉云年少起就爱慕陆衍,一心想着长大后能和他结发夫妻,白老偕老

  她等了十几年,最终等来的是家破人亡,降妻为妾……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29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二章 金丝雀


  陆衍半响没有再说话。
  
  良久之后他起身穿好衣裳,他走之前只留下了一句话:“你好好养着身子,放你走不可能。”
  
  顾婉云呆呆望着帐子,滑落的眼泪片刻把枕巾湿透了。
  
  当年阿爹的强求,求来的是陆衍的怨和不甘。
  
  陆衍要把她困在这里,像养一只锦衣玉食的金丝雀。
  
  他不知道,只要一想到他陆衍每日睡在旁的女人身边,想到他与旁人白头偕老,将来死了都要合葬,她都觉得要呼吸不过来。
  
  她不愿意做什么陆府的妾氏,日日被关在小院子里;
  
  见到公主便要低声下气,听着她如何与陆衍恩爱;
  
  她更不愿意闭上眼睛看到的都是陆衍与公主伉俪情深的模样。
  
  这样的日子要过多久?一年,两年,或者十年,二十年。
  
  她等了陆衍那么久,几乎付出了整个人生,等到的便是这样被人践踏在脚底的滋味。
  
  *
  
  那夜之后,接连数日,顾婉云都没再见过陆衍。
  
  她也没有机会再出门,院子外面都被死死看牢了。
  
  出不去的唯一好处,就是托病不用过去公主那边请安。
  
  之前陆衍不放她走,顾婉云为降低他的戒心,甚至同意他的要求,以妾氏的身份去给公主敬茶。
  
  公主没有为难她,却比为难她更让她痛苦。
  
  公主让她看见陆衍和公主在一处,是如何郎情妾意、卿卿我我的。
  
  那是她顾婉云和陆衍在一起时,从来没有得到过的温柔款意、体贴周到。
  
  也是,他一个昔年因家道中落而不得不寄居她家的寒门子弟,当年还屈辱被迫娶她,又怎么比得上新科显贵状元郎和天之娇女公主的男才女貌、天造地设。
  
  顾婉云以为这回托病,可以有一段日子不用再见这样的画面;她以为公主已经知道怎么对她诛心,就不会再用别的手段为难她。
  
  直到有一日,她身边的丫头兰儿被公主那边来人叫去帮忙打络子。
  
  兰儿手巧,擅长打络子。
  
  顾婉云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太好,时常感到恍惚,也没有想太多。
  
  而且以她的身份,不要说公主传唤她身边一个丫头,就是传唤她,她也得乖乖过去。
  
  可等兰儿再回来,人已经被打得奄奄一息送回来,身下血淋淋一片。
  
  “这个眼皮子浅的贱婢,竟敢偷我们公主贵客季小姐的镯子。顾氏你不会管教丫头,我们公主代你管教了。”
  
  来人居高临下说了这几句话后,就直接把兰儿扔在地上走了。
  
  顾婉云看到兰儿浑身是血的模样,已经顾不得问清是怎么回事,急急叫人,“快去请大夫。”
  
  却一个大夫都没能请来。
  
  府上平日惯请的大夫请不来,其他医馆的大夫也一样请不来。
  
  顾婉云心痛不已,失控大叫,“叫陆衍回来,让他去请大夫。”
  
  可陆衍直到晚间才回来。
  
  期间,顾婉云只能靠自己给兰儿处理伤口,希望她能熬到大夫到。
  
  同时也问清发生了什么事,公主今天邀了好友季**,商量打络子。
  
  叫了兰儿过去帮忙,没想到兰儿暗中偷藏了季小姐的手镯。
  
  顾婉云心里就清楚了,不是兰儿偷手镯,而是公主不好明面上折辱她,于是借她身边的丫头作文章。
  
  顾婉云痛苦又难堪,却毫无办法。
  
  等晚间一听到陆衍回来,她立即亲自跑去找他。
  
  她走得极快,下人们都还没来得及禀报,顾婉云便听到了屋子里陆衍和另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
  
  “我听闻你那妾氏生得貌美如花,竟把我皇妹都给比了下去。”
  
  正是昭云公主的皇兄,当朝二皇子。
  
  陆衍说:“她不过是个商户女,上不得台面,也没什么内涵。我之所以留着她也是看她可怜,孤身一人。”
  
  “若说知心,哪里比得上公主知书达理、德才兼备。”
  
  二皇子哈哈大笑,“我还以为你是个痴情种,这才不远千里地把她接了过来。”
  
  陆衍笑得随意,“妾氏而已,空闲时候打发时间。”
  
  顾婉云站在柱子后面,浑身的血都似倒流了一般,发冷发抖。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秃鹫领主:有点意思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纯禽记者:女作者 H,第一章就弃了几次,跳过看后面仍然剧毒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太阳的距离:简直是乌鸦嘴的距离,兔子搞出了可控核聚变然后与美国掰手腕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