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王妃以毒服人
王妃以毒服人

王妃以毒服人雪茄_Schnee

标签: 张大娘 穿越重生 蔺如初
一朝穿越,蔺如初便颠覆了大梁国百姓眼里相府嫡小姐是个扫把星痴傻儿的形象——先是虐待她一家的奴仆锒铛入狱,随后回到相府将被继母专横的内院整肃一番
接着在教小人渣滓们怎么做个人的教学路上混得风生水起时,权倾朝野的摄政王突然说要娶她?蔺如初犹豫了一下:有个人当靠山也不错,摄政王双腿残疾,那就只能做名义上的夫妻,刚好合她的心意,嫁!婚后某夜,王爷和王妃进行了一项和谐运动后......王爷戏谑:听说王妃...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29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8章 张康死了


蔺如初刚踏进东厢房,便看到芍药站在侧屋门前,像是专门等她一样,见到她时竟然笑了笑,毕恭毕敬行了个礼,“二小姐回来了?”
蔺如初挑眉,她不过出门半日,芍药的态度就发生了这么大的转变,怎么看怎么不正常。
事出反常必有妖,于是她多看了芍药身后的进门的屋门一眼,问: “詹嬷嬷呢?”
芍药往旁边侧了身,“在里屋等您呢,说您来了就直接进去。”
说着便抬手示意蔺如初进屋。
蔺如初将信将疑地走到屋门前,手刚抬起来,鼻尖就闻到一股淡淡的味道,还未触碰到门框的手指骤然一缩,整个人就要往后退。
千钧一发之际,她忽然被人从背后猛地一推,下桩不稳往前扑去...... “砰——”的一声,蔺如初扑倒在地的同时,身后的屋门也被人用力关上,随之而来的是落锁的声音。
蔺如初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哭笑不得,她看着近在咫尺的粗糙地面,能想象自己此时趴在地上的姿势一定很不雅,好在她在那一瞬间出于本能地用双手撑地,才不至于毁容。
不过这屋里的味道...... 蔺如初吸了吸鼻子,瞳孔猛地一缩,她知道是什么味道了!
是情毒!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原本静悄悄的屋里也有了声响。
在这一刻,蔺如初连个缓冲都没有就从地上直接站了起来,警惕地看着声音来源—— 这屋里还有另外一个人,或者说,这原本就是眼前走路不稳,呼吸急促,面色潮/红,视线涣散的瘦弱男子的屋子。
蔺如初脑海里关于眼前瘦得跟竹竿没什么区别的男子的记忆并不多,但她知道,这个黑眼圈重得像从出世就没睡过觉,风一吹就能上天的男子就是张壮和张大娘的独子,那个从小就得了痨病的张康。
屋里点着情毒、中了情毒的张康、被锁住的屋子、再联想昨晚詹嬷嬷和张大娘在房中密谈的内容....... 蔺如初瞬间就明白了刚刚无事献殷勤的张大娘和反常的芍药刚刚的举动是为何。
呵,真巧,她跟张大娘想到一块儿去了,她也想用毒——刚刚从老乞丐手里拿回紫鸢草后,她就将紫鸢草碾碎了挤出毒汁藏在梅花簪的凹槽里,以备不时之需。
没想到一回来就能派上用场,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
可惜设计和准备这场“大戏”的人不知道,蔺如初身上的毒非同寻常。
昨日少年身上那么厉害的毒它都能将其逼退,还有能在片刻让老乞丐中毒的紫鸢草,她碰了也毫发无伤,也就是说只要比她身上毒性弱的毒,都伤不了她一分一毫,更何况这点小小的情毒呢?
因此蔺如初一点也不着急,而是冷冷地看了一眼桌上还在燃烧的情毒香,杏眸微微眯缝,迸发出凛冽的光芒,隐隐散发着怒气。
这时,本来双眼没有焦点,在屋里四处游走找东西磨蹭,背对着她的张康突然跟回光返照似的,愣是将脖子扭到一个诡异的角度,看着蔺如初的眼神像一只饿到极致的鬣狗突然嗅到了腐肉的气息,露出阴森的笑容,随即放下手中的扁担,跌跌撞撞地冲她扑了过去。
蔺如初心中一惊,往旁边移步的同时抬手拔下头上的梅花簪,如丝绸般的秀发倾泻而下,及要的乌发随她旋转的步子而跃动,堪堪掠过张康,蔺如初迅速地与他拉开距离,嘴角扯出一丝没有温度的笑容。
哼,既然你这么着急着来送死,那就别怪我了!
“别跑啊——” 张康扑了个空,很快就回过头重新锁定蔺如初,脚步踉跄,双手挥舞着再次扑过来...... 蔺如初看着他那快要垂到胸口的涎水,厌恶地皱起眉头,不过这次她没有躲,而是岿然不动地站在原地,紧紧地握着手中的梅花簪,死死地盯着眼前疯狂的男人。
还有三步!
蔺如初比划了一下,她这一簪子下去,用尽全力应该能够刺入张康的心脏,然后鲜血会在瞬间喷涌而出,接着他会动弹不得,心跳停止...... 虽然她这能算是正当防卫,但毕竟是第一次杀人,蔺如初有些紧张,但她却没有退缩。
因为她知道,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而她很肯定这次好运依旧会伴随着自己——面对一个神志不清的瘦弱男子,她还是有胜算的!
就在蔺如初深吸一口气,咬紧牙关抬起手时,离她仅有一步之遥的男人突然像被人点了穴一样顿在了原地,双目睁大,像见鬼了似的瞪眼欲裂,露出惊恐的神情。
于是抬起的手僵在了原地,蔺如初脸上闪过一丝茫然,接着她看着眼前的男子突然跪倒在地,接着翻白眼,口吐白沫,浑身抽搐...... 蔺如初很快回过神来,看着地上挣扎翻腾的张康微微蹙眉,他应该是痨病发作了——情毒促进了他体内血液循环导致他呼吸急促,由此引发痨病发作,再不就医他就必死无疑。
而发病的巨大痛苦让陷于情毒的张康瞬间清明,他先是下意识地往袖中摸去,但是空空如也——他刚刚在屋里四处乱晃的时候,随身携带的药不知掉到何处了。
情急之下他发现了蔺如初,于是奋力爬到她的狡辩,一把抓着她的脚,浑浊的眼球渐渐黯淡,艰难地挤出几个字: “救......救我!”
音落便咳出了一口血,蔺如初眼疾脚快往后退了几步,一言不发地看着地上再也没有力气挪动半步的张康,紧紧地攥着手中的歹毒的梅花簪。
两人就此僵持了一会儿,蔺如初看着那双瞪得快要脱框的双眼渐渐失去焦点,接着七窍都流出鲜血来,神情定格在扭曲的那一刻,看着有些骇人。
蔺如初皱了皱眉,随即抬手将自己披散开来的秀发重新用梅花簪束好,然后才抬脚迈步,路过张康时没有半点停顿,径直走到门边,拍了拍门框,提高声音对外头的人说: “开门!
张康死了。”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一念永恒:一个坚持装逼的傻逼是不可战胜的!长着络腮胡的大汉向你嘟嘴卖萌,怕不怕?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战国逆风记:教主的书现在看不下去了,行文古古怪怪的。但是这本书看过n遍。 杀人杀出意境来,日本文化也确实有这个基因。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诸天世界暗行者:穿越无限世界,作者想写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有些地方比较有趣,但有些情节让人无语,譬如最近出场的中年妇女塞隆,作者完全是想让人倒胃口。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