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古武少年
古武少年

古武少年陈浩林

标签: 现代言情 陈浩林 雷锋
他是特种兵中的神话,药圣传人,武学天才!文能提笔控萝莉,武能床上安人妻!进可提枪攻太妹,退可翻身迎众花!误把恐龙当成未婚妻,陈浩林愤然逃婚,从此各色美女接踵而来!丰臀少妇女总裁,童颜波霸萝莉妹,修长美腿俏警花,还有各色校花、军花、仙女花!诱惑,接连不断!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30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7章 你往哪抓呢!


“这天杀的死老头,抢了老子的财产就将我赶出家门,要不是看你是我师父,我直接一巴掌拍死你。”

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陈浩林满脸郁闷的走在街道上。

新海市的九月,气温还比较高,街上的女孩们穿着清凉。但是,此刻的陈浩林却没有心思去欣赏这些,不是他不喜欢,而是因为他口渴了,那些东西一看就热血沸腾,越看越渴。

伸手往兜里一摸,“还剩五毛钱,连矿泉水都买不起……”

陈浩林心里郁闷啊,昨天他还是百万富翁呢,结果一夜之间就被那黑心的师父彻底榨干,变成穷光蛋了。

“太缺德了,回头非刨了你祖坟不可!”

陈浩林郁闷的自语着,正寻思着上哪弄点水喝。但就在这时,突然一道女孩的大叫声从前方传来。

“小贼哪里跑,敢偷老娘的东西,我废了你!”

正郁闷的陈浩林,看到小偷惊慌的朝这边冲来,顿时侠义之心泛滥,伸手便准备为民除害。

可是,耳边却传来了女孩的尖叫声:“啊!王八蛋你松手,老娘杀了你。”

陈浩林一个激灵,急忙睁开眼睛。

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他身上正趴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这女孩瓜子脸,柳叶眉,雪白的皮肤吹弹欲破,相貌堪称完美。只是,在这完美的容颜下,她的双眼中却充满了无尽的怒火,正狠狠的瞪着陈浩林。

而且,这股怒火还在不停的增长。

瞪着我干嘛?是你自己撞上来的还怨我吗?

陈浩林心里没有丝毫的罪恶感,更没有察觉到自己双手所抓的位置不对,看着眼前的女孩笑眯眯的道:“美女,这不是我的错吧?”

没等他将话说完,女孩的怒火便彻底爆发了。

“砰!”

她直接一拳砸在陈浩林的额头上,“死流氓,连老娘的便宜都敢占,你活腻歪了!”随后她迅速爬起身来,一个箭步冲进了旁边的一家猪肉铺。

看到女孩冲进肉铺,陈浩林还正纳闷她进去干什么了。但就在这时,却看到女孩操起两把杀猪刀,杀气冲天的跑出肉铺朝他扑杀过来,“王八蛋,老娘今天非剁了你不可!”

陈浩林立刻冒了一头冷汗。

杀猪刀啊,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二话不说,这货急忙爬起身便逃。

“你个死流氓,给老娘站住!”女孩在后面挥舞着杀猪刀,迈开大步朝陈浩林一阵猛追。

陈浩林郁闷啊,本是想帮她抓小偷的,不曾想到头来反而自己被她满大街的追杀。真是好人没好报啊,看来当年雷**也活的不容易。

“王八蛋,有种你别跑,停下来跟老娘一决雌雄!”

对于女孩的挑战,陈浩林非常不屑。雌雄不是很明显吗?自己怎么说也是带把的爷们,纯正的汉子,人民的好兄弟,祖国的好青年,要是跟一个小妞动了手,脸面何在!

所以,他选择了无视。

“你是不是男人,是男人你就别跑。”

听到这话,陈浩林顿时愤怒了,这小妞欺人太甚啊!于是他猛然停下脚步,转身便满脸凶狠的瞪向女孩,本想吓唬吓唬她,可女孩却一点也不害怕,举起杀猪刀就直接朝他扑了过来。

陈浩林眉头一皱,这小妞够泼啊,急忙朝她比了个中指,然后……一溜烟跑了。

“死禽兽,纸老虎,有种你站住!”女孩在后面大叫着。

陈浩林不理不睬。

一连追杀了整整八条街,最后陈浩林无奈了,施展出飞檐走壁的轻身功夫才将她甩掉。

“母暴龙啊,这种凶婆娘以后谁敢娶!”

陈浩林嘴里极其不爽的嘀咕着,但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得意的邪笑。

陈浩林走到路旁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了进去。

十分钟后,出租车在天府花园别墅区停了下来。

陈浩林下了车之后,快速将兜里那五毛钱掏出来塞给司机,非常大度的道:“哥们,不用找了。”随后,一个潇洒的转身大步跑了。

那司机愣了一下,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可定睛一瞧之后,发现这确实只是一张五毛的,而不是五十,急忙打开车门便追,可是,哪里还有陈浩林的身影,早不见了。

司机愤怒的将这五毛钱往地上一砸,仰天大骂了几句,钻进车里走了。

陈浩林从旁边绿化树下钻出来,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甩了甩头发,昂首挺胸的大步朝别墅区里面走去。

按照老头所说的地址,陈浩林来到了一幢别墅前。

昨天晚上,老头威逼利诱尽施,敲诈了他一百万之后,就给了他一张来新海市的火车票,叫他来这别墅里找一个叫江天的人,说江天会给他一千亿。

一千亿啊,这可不是小数目,华夏首富也才一千五百亿而已。

陈浩林虽然感觉老头不靠谱,但还是忍不住过来看看。如果是真的,那自己马上就可以当土豪了;万一是假的,那就只能回家刨老头的祖坟,诅咒他先人了。

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很快,一对中年夫妇满脸笑容的从别墅里面走了出来。

“浩林啊,你怎么不早点打电话,我好叫人去接你啊!”江天是个中年男人,他激动的走过来。双眼在陈浩林身上打量了一番,一副满意的样子。

一旁的中年妇女也看着陈浩林暗暗点头,满脸欣慰。

看到这夫妇俩盯着自己的眼神,就像是盯着猎物一般,就差没有流口水了,陈浩林警惕的后退了一步,心中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这死老头该不是把我卖了吧?

客套了几句之后,陈浩林怀着试一试的心态跟他们走进了别墅。

别墅里面非常的豪华,富丽堂皇。

坐在大厅里跟这夫妇两聊了一会儿,陈浩林越聊越感觉被老头给坑了,这夫妇俩对自己实在太热情了,热情的过分。自己可是来问他们要一千亿的,他们为何还这么好?而且眼神那么的火热!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就在陈浩林胡思乱想的时候,江天笑着道:“老爷子说你可能要明天才能到,没想到你今天就到了。早知道这样的话,我下午就不让欣雅出去了。”

陈浩林立刻皱起了眉头,“江叔,你说的欣雅是?”

“老爷子没告诉你吗?”江天有些诧异,随后笑道:“就是我女儿,你的未婚妻啊!”

“噗……”

陈浩林刚喝到嘴里的茶,忍不住一口喷了出来,目瞪口呆的看着江天,过了好一会才道:“我……我未婚妻?”

看到陈浩林的反应,一旁的江天夫妇也纳闷了,疑惑的看着他,江天道:“难道老爷子连这个都没跟你说?”

陈浩林摇了摇头。

夫妇俩面面相觑,这老爷子不靠谱啊!

“没事,反正现在知道也不迟嘛。等会欣雅回来了,你们好好聊聊,选个好日子把婚礼给办了。”江天笑道。

婚礼?

陈浩林顿时激动了,差点没从沙发上暴跳起来,惊道:“结婚?”

“对啊。”江天笑着说道:“老爷子这次让你过来,就是跟欣雅结婚的啊!”

陈浩林明白了,原来老头所说的一千亿,就是让他给江天当女婿。如此一来,他心中有些纠结了,这婚结还是不结?这是个问题!

结了的话,那以后就可以挥金如土当土豪了。可是,自己连他们女儿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如果现在答应了,要是那江欣雅长得漂亮还好,可万一要是头恐龙呢,岂不是亏大了?

见陈浩林还有些犹豫,江天急忙道:“浩林啊,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啊,估计一时半会欣雅也不会回来,你也赶了一天的路了,要不先去休息一会吧?”

陈浩林求之不得,他正想找个清静的地方好好想想,这婚事到底要不要答应,“那就麻烦江叔了。”

来到一个空房间里面,陈浩林躺在床上点了根烟,心中不是一般的纠结。

这江天仪表堂堂,他老婆韩蓉也风韵犹存,年轻的时候绝对是个美人,他们生出来的女儿,应该不会太丑吧?可是,万一基因突变怎么办?毕竟,诗仙李白都生出过傻儿子呢!

陈浩林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真这样的话,那就只能开溜了。金钱虽好,但也不能毁了自己一生的幸福啊!

“江欣雅啊江欣雅,你就早点回来吧,等看到你我就不用这么纠结了。”陈浩林弹了弹烟灰,躺在床上自言自语着。

眨眼到了傍晚六点多,这时房门被人敲响了。

陈浩林立刻从床上翻身而起,难道是江欣雅回来了?

“进来,门没锁。”

一声轻响,房门被推开了,外面走进来一个女人。

看到这个女人的刹那间,陈浩林差点没有从床上滚下来。

长得丑的女人他见过,但长成这样的他还真是头次见到。看上去二十五岁左右的女人,黝黑的皮肤,脸上挂满了肥肉,两只眼睛都被肥肉挤得只剩下一条缝隙了,尤其是那嘴巴,就像两条香肠似的翻着。至于身材,连水桶腰都不够形容她,陈浩林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水缸!

我的娘啊,这就是江欣雅吗?

看来真是基因突变了,二十岁的女孩,看上去都至少二十五了。

陈浩林似乎一下子明白了,难怪江天夫妇对自己这么好,恨不得马上将女儿嫁出去,原来是这么个原因,这样的女儿谁敢娶啊!

天杀的死老头,敲诈了老子一百万还给找了这么个货色,看我回去不挖了你的祖坟!

“嘿,陈少爷你醒了。”女人将香肠嘴一张,对陈浩林咧嘴笑道。

看到她一步步的往里面走,陈浩林浑身都是一颤,急忙在床上站起身来,“你……你别过来,站住,别过来。”

“你又没脱衣服,害什么羞呀?”这女人手里拿着两件衣服,往里面走的同时笑道。

陈浩林往床头的位置退了几步,心里将老头子大骂了一百遍不止,就这个女人,别说是她家里有钱,就算她是国家最高领导的女儿,老子也绝对不要!

看来,这江家别墅是呆不下去了,只能开溜了。

“你想干什么?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叫了。”陈浩林指着她,满脸激动的说道。

女子咧嘴一笑,脸上的肥肉颤动了老半天都没能停下,快步往里面走来,道:“想不到你这么害羞,真有趣。”

“有趣,我趣你妹!”

陈浩林大骂一声,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施展出轻身功夫,一溜烟冲出了房门。再不开溜就完了,大好青春非得葬送在她手里不可。

“咦?人呢?真奇怪。”女子疑惑的嘀咕一声,然后打开衣柜,将手里的衣服挂了进去。

陈浩林逃出房间后,直接冲进了大厅,见江天和韩蓉都坐在那里,急忙打了个招呼,道:“江叔,韩姨,我有点事先出去一下。”说完,快步朝大门口那边走去。

江天疑惑的看着陈浩林,道:“欣雅已经回来了,有什么事我叫她陪你一起去吧。”

听到这话,陈浩林顿时浑身都是一哆嗦,急忙摆手道:“不不不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江叔韩姨再见!”说完,这货一溜烟冲出了别墅。

来到外面后,陈浩林害怕江欣雅会追上来,毕竟自己长得这么帅。所以,他又绕了好几个弯,跑出去有两三里地之后,才停下身来松了口气。

将手机拿出来,陈浩林急忙拨通了老头的电话。

“喂,死老头,你还我一百万。”

那边传来老头有些疑惑的声音,“你个兔崽子,老子让你财色双收你还不乐意?”

“我色你妹啊,那也叫色?”陈浩林破口大骂道:“我说你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事情给我,搞了半天是在坑我。”

老头的语气显得更加疑惑,道:“江欣雅很丑吗?”

“那不叫很丑,那个叫丑到天怒人怨,丑到令人发指!”陈浩林激动的道。

“有这么夸张吗?我上次看她那照片感觉还挺漂亮的啊。”

就那二百五十斤的身材,跟非洲人差不了多少的皮肤,那还叫很漂亮?陈浩林都不想骂人了,“老头,你什么都不要解释了。我给你两条路,第一,还我一百万。第二,我去刨了你祖坟。”

老头笑眯眯的道:“你先别激动。不就是一百万吗?多大的事啊!”

“那你到底还不还我?”

“别谈钱,谈钱多俗啊。”老头笑呵呵的说道:“这样吧,为师我呢,也给你两条路。回去娶了江欣雅,一辈子不愁吃喝;或者你自谋生路,你身上不是还有五毛钱吗?也算有创业资金了吧。”

五毛钱……五毛钱……

陈浩林有种骂娘的冲动,就没见过这么缺德的师父。

“你到底要钱还是要祖……”陈浩林激动的说着,可说到一半却听到电话里面传来“嘟嘟嘟”的声音,老头已经挂电话了。

陈浩林气得差点没将手机砸地上,急忙再次拨打,可老头却干脆拒接。

对于老头那守财奴的本性,陈浩林比谁都清楚,知道这钱是要不回来了。可一想到这些钱是自己出生入死了整整三年才得到的,不由一阵肉疼。

那是他以前当兵的时候,执行一些特种作战任务时捞的油水。现在退役了,本想一百万也够挥霍几年了,可没想到刚回家就被从小收养他的老头给坑掉了。

这哪里是师父,分明就是坑货啊!

江家别墅里面。

江天和韩蓉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这时,一个漂亮女孩从里面走了出来。她看上去二十岁出头,身高大约一米六八,上挺下翘,杨柳细腰,穿着一件粉色连衣裙,脸上有些不满的样子。

“老爸,老妈,你们怎么就这么急着把我嫁出去嘛,我才二十岁而已,大学还没上完呢。”她跑到沙发旁,钻进江天和韩蓉的中间坐下,嘟着小嘴说道。

如果陈浩林在这里,他非得把肠子悔青不可,这才是真正的江欣雅啊!之前房间的那个,只是在帮忙收衣服的女佣。

江天伸手捏了捏女儿的脸,笑着道:“女大当嫁嘛,再说了,像浩林这么好的男人,天底下可没有第二个了,你要好好珍惜才是,老爸还等着抱外孙呢。”

“我都没见过他,你们就让我跟他结婚,这未免也太草率了吧?”

江天笑了笑,道:“你们年轻人现在不是流行闪婚吗?等会见了他,聊着聊着就熟悉了。”

“对,你爸说的没错。浩林这孩子不错,妈给你把过关了,你就放心吧。”韩蓉说着,随后看向江天道:“对了,这浩林也出去这么久了,怎么还不回来?”

“我打个电话问问。”

江天将手机拿出来,找到了陈浩林的号码,可打了一个竟是无人接听。

江天皱了下眉头,又打第二个,可陈浩林直接关机了。

“这孩子,难道是没电了?”江天自言自语着,然后找到了老头的号码,按下拨号。

很快,那边就传来了老头的声音:“我正打算找你呢,对于小丫头和那兔崽子的事情,我看就算了吧,那小兔崽子不乐意。”

听到这话,江天顿时愣了,“不……不乐意?”

“对,那兔崽子说你家丫头长得太丑了,丑到天怒人怨,令人发指;他没这么重口味,所以闪人了。”老头淡淡的说道。

由于这手机的声音比较大,一旁的江欣雅将所有话听在耳里,顿时气得咬牙切齿,握紧了拳头。那混蛋竟然敢说她丑,实在太可恶了!

江天也傻眼了,自己这女儿虽然不说貌若天仙,但也绝对跟丑字搭不上边吧?

“老爷子,你是不是搞错了?浩林还没跟欣雅见过面呢,怎么会说这话呢?”

老头道:“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那兔崽子就是这么说的,可能是看到小丫头的照片了吧。他还说,就你家丫头这姿色,别说给他做老婆,就是给他提鞋,给他当侍女都是对他极大的侮辱。”

如果让陈浩林听到这些话,估计会直接跑回家去跟老头玩命。他什么时候说过这些话了?这明摆着是栽赃陷害嘛。

“这……”

江天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自己这女儿有那么丑吗?

就在这时,一旁的江欣雅已经忍无可忍了,一把将手机抢过去,愤怒的咆哮道:“你转告那姓陈的,本小姐看不上他,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绝了,我也绝对不会嫁给他!”

“啪!”

江欣雅狠狠的将手机丢在了茶几上,心中说不出的憋屈。

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别人眼中的小公主。从来只有她拒绝别人的份,就没有男生不喜欢她的,更没有男的会违背良心说她丑。

用“丑”这个字来形容她的,江欣雅今天还是头一次听到。而且,这个说她丑的男人,竟然还是父亲给她选的未婚夫!

可恨,太可恨了。陈浩林,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江欣雅咬紧牙根,在心里暗暗发誓。

“欣雅,你别往心里去,你是天下最漂亮的姑娘,是他的眼光有问题。”韩蓉拍了拍女儿的后背,道:“浩林这孩子也真是的,看着挺大度的一个人,说话怎么这么尖酸刻薄呢!”

江天摇了摇头,道:“可能是这位老爷子在里面添油加醋了。乖女儿啊,你千万别往心里去,你妈说的对,是他的眼光有问题。”

“不管怎么样,我绝对不会放过他的!”江欣雅银牙紧咬,站起身来便朝楼上跑去。

回到楼上后,江欣雅立刻便拨通了一个号码:“喂,给我调查一个人……”

陈浩林满脸郁闷的走在马路边上,根本不知道江欣雅已经在背后开始策划对他的报复计划。

此刻,他心中在思考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今晚,睡哪里?

仅有的五毛钱已经给了司机,现在自己兜里的情况,就像小孩的裤裆一般,毛都没有。

“难道要当一回小偷吗?”

陈浩林自语着,随后便急忙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自己怎么说也是正人君子,社会的榜样,绝不能干这种没前途的事情。虽然以前在部队经常趁女兵洗澡时玩偷拍,但此偷非彼偷,那个比当小偷要有前途一万倍。

拍照,是一门艺术,是一种享受。

君不见,冠希郎一夜之间名声大噪。君不见,宗瑞兄一日之内誉满全球。这一切,皆是因为一个小小的相机。可见,拍照是一门多么伟大的事业!

对于自己的人品,陈浩林从来都没有怀疑过。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走进了一片居民区,正准备找个好心人家借宿一晚,但就在这时,角落里突然冲出一拨人来,挡住了他的去路。

陈浩林数了数,一共有八个人,肥的瘦的高的矮的全都有,唯独没有一个长得像好人的。

为首的是一个胖子,他冲过来就满脸凶相的瞪着陈浩林,举着根木棒结结巴巴的威胁道:“小子,抢……抢劫!识……识相的把钱全都交……交出来,否则老子弄死你,管杀不……不管理!”

“老大,那个字读埋。”旁边一个瘦子小声纠正道。

“不用你说,老……老子知道。”胖子瞪了眼周围的几个小弟,心中暗骂:这台词是那个蠢猪写的?字看上去都差不多,读音差了这么远,靠。

陈浩林很无奈,自己现在比要饭的还穷,竟然还能遇上抢劫的,真是人生一大喜事啊,他笑呵呵的看向胖子道:“大哥,我正好没钱了,要不你先借我点吧?”

胖子眼珠子一瞪,举着木棒怒道:“你妈的,少……少给老子装傻,要钱还是要命?”

陈浩林看了看胖子,笑眯眯的提醒道:“大哥,你该减肥了。”

胖子被气得差点冒烟了,他可是来抢劫的,眼前这家伙不利索掏钱也就算了,竟然还关心他的身材问题。可恨,可恶啊!

胖子最讨厌别人说他胖,更讨厌别人说他没有减肥,因为他真的非常努力的在减肥了!

为了减肥,他甚至都放弃肉食,减少饭量,每天只吃青菜萝卜,活的跟个兔子似的。他如此艰辛的努力,可陈浩林竟然还拿他的身材说事,这让他如何不愤怒。

看着脸色铁青的胖子,气得身子都有些发抖,陈浩林笑呵呵的挠了挠头,“大哥,你身子怎么在发抖?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歧视胖子的,你不用紧张。只是,你借我点钱好吗?我今晚没地方睡。”

跟在胖子身后的那些人也愣了,眼前这家伙是傻子吗?

“我让……让你妈的装傻,兄弟们给我摁住他,拿……拿钱!”

胖子这话一出,身后的那些人顿时一下子将陈浩林围起来,摩拳擦掌,一步步逼近。

扫了眼周围这几个家伙,陈浩林乐了。这几个可是自己送上门来的,从他们身上抢点钱,先去吃个饭再说,饿了一天了,肚子都呱呱叫了。

就在陈浩林打算动手的时候,他突然感觉侧面一阵风声呼啸而来,转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运动装的女子飞速朝这边跑来,她冲到近前一脚便朝其中一个地痞的后背踹去。

“啊!”

一个瘦骨嶙峋的家伙来不及躲避,惨叫一声,直接被踹了个狗吃屎。

踹翻一个之后,美女怒视着几个劫匪,喝道:“八个人抢劫一个弱男子,真是太不要脸了,赶紧给我滚蛋,否则姑奶奶的拳头可不认人。”

这女的很漂亮,长得眉清目秀,看上去二十五岁左右,身上带着一股狂野的味道,英姿飒爽。不过,陈浩林却有些郁闷,弱男子?谁是弱男子了!

“哟呵,这哪……哪来的小妞啊?长得还挺……挺标致,要……要不陪兄弟几个去乐呵乐呵?”胖子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美女,搓着手露出了满脸的淫笑。

“啪!”

美女连话都没说,直接一拳过去,砸的胖子鼻血长流,然后急忙抓住陈浩林的手转身就跑,“还愣着干什么,快跑啊!”

陈浩林本来还想抢点钱的,可没想到好事全被这美女还搅合了,唉,果然是红颜祸水啊!

另一边,胖子捂着鼻子咆哮道:“啊!我的鼻……鼻子!追,快追,别……别让他们跑了。此仇不报,我誓……誓不为犬!”

“老大,是誓不为人。”

胖子瞪着眼,怒道:“放屁,这个词老子是在电视里学的,错不了。”

“可电视里说这句话的不是人,是哮天犬……”

八个地痞在后面猛追,陈浩林则不急不缓的跟在美女后面,享受着那小手的温软,心里感觉这美女还是挺不错的,自己跟她素不相识,她竟然拔刀相助,实属难得。只可惜,挡了自己的财路……

美女回头看了看后面,有些焦急的道:“你能不能跑快点?亏你还是个爷们呢,跑得这么慢,白长这么大个头了。”

陈浩林看了她一眼,干脆停下脚步不走了。

美女顿时急眼了,瞪着他喝道:“你干什么?快跑!”

陈浩林指了指前面,淡淡的道:“你看,前面也有他们的人。”

美女定秀眉轻蹙,可不是吗,前面也有七八个人手持木棒朝这边冲来,跟后面那帮人明显是一伙的。还真是前有狼后有虎,进退两难啊!

前后十六个人围过来,直接将他们俩堵在了中间。

“跑啊,你们倒是跑……跑啊!这一带都是老子的人,我看……看你们往哪跑。你个贱人,敢……敢打老子,等会看老子不……不**。”胖子鼻孔里面塞着两团纸巾,说话声音嗡嗡的,样子看上去挺逗。

看到他们十六个人都是满脸笑,美女脸色变得有些发白了,不由自主的跟陈浩林靠近了一些。

“胖子,你最好别乱来,我是**,难道你想蹲大牢吗?”美女说着,急忙从兜里掏出自己的警官证。

难怪那腿法还不赖,原来是个**。陈浩林眼睛一瞟,看到了证件上的名字——易雨馨。

有些出乎意料的,胖子看到证件后,并没有退后,反而兴奋的笑了起来,“兄弟们,把……把这小子打残,把这妞给带……带回去,老子今晚要尝尝**的鲜……鲜味。放心,少不了分……分你们一杯羹。动……动手!”

周围那帮小弟一个个兴奋得嗷嗷直叫,有几个抓起木棒扑向陈浩林,另外几个则激动的朝易雨馨冲去。

“你们……你们简直目无王法!”

易雨馨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今天她休假,身上自然没有枪。她急忙推了一下陈浩林,然后摆出一副格斗架势,低沉着声音道:“你先走,我练过,挡他们一阵没问题。”

陈浩林没有说话,而是突然一个转身,一脚毫不留情的往后踢出。

“啪!”

叫声很白痴,但却喊出了他绝望的心声。

有一种痛,深入骨髓,揪心割肺。它看不见流血,却血脉断裂。你欲哭无泪,却心泪成河。它让你无颜面对女人,更让你绝子绝孙。这种痛,它还有一个文雅学名,受全世界公认,叫做——蛋疼!

毕竟,这断子绝孙脚可不是闹着玩的,万一倒霉被踢中,那以后别说娶老婆,就连逛窑子都成问题了。

“妈的,发……发什么傻,都给老子上啊!”胖子指着陈浩林大叫道。

“上啊!”

一个不怕死的小弟大吼一声驱散心中的恐惧,举起H国人便朝陈浩林砸过去。

“啪!”

清脆的耳光声传出,所有人都没看清楚陈浩林是怎么出手的,等看清的时候,他的手掌已经抽在了那小弟的脸上,顿时打得他在地上转了整整三个圈,牙齿飞出两颗,最后“砰”的一声栽在地上晕了。

那些跟在后面想冲上来的小弟,看到这出头鸟的惨状后,顿时一个个都倒吸冷气,急忙停下了脚步。

所有人都胆战心惊,头冒冷汗。

然而就在这时,陈浩林却突然一个箭步冲到领头的胖子面前,直接掐住了他的脖子,手臂上一用劲,更是将足有两百斤的胖子掐着举了起来。

一时间,胖子呼吸困难,被憋的满脸通红,手脚胡乱挣扎着,拼命的想要吸一口空气,但脖子被陈浩林掐住,别说是空气,就连个屁都吸不到。

易雨馨彻底的傻了,单手将两百斤的胖子举起来,这需要多大的手劲啊?

看到老大都被抓了,周围那帮混混吓得肝胆俱裂,哪里还敢上前半步。

“老大,我妈喊我回家吃饭了,我先走了。”一个小弟直接转身逃了。

“不讲义气的东西!”另一个小弟嘀咕了一声,可随后转念一想,他可以不讲义气,那我还讲个屁义气啊?于是也急忙扭身就跑。

“老大,这天快要下雨了,我先回家收衣服了……”

眨眼之间,十五个小混混全部逃了。陈浩林随手一甩,将胖子扔在了地上,他没有被陈浩林掐死,但差点被自己的那帮小弟给气死,太没出息了。

胖子正贪婪的吸着空气,这时陈浩林却走过来一脚踩在他胸口上,冷冷的道:“你钱包在哪?”

胖子满脸惊恐的看着他,“裤……裤兜里,你……你想干嘛?”

陈浩林直接将他钱包抓了出来,翻开一看,里面只有三百多块钱。将钱收起来,陈浩林把空钱包还给了胖子,“滚蛋吧。”

胖子之前差点被掐死,胆都吓破了,哪里还敢说半个不字,急忙爬起身来连滚带爬的跑了。

旁边的易雨馨目瞪口呆,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陈浩林本以为她会谴责自己抢劫胖子的,毕竟她是**。可没想到,这美人跑过来便抓着自己手臂,满是期待的道:“高手,您怎么称呼?收我做徒弟吧!”

身为**的易雨馨,做梦都想着能拥有强大的武力。眼下碰到了高手,她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陈浩林愣了一下,“让我给你当教练?”

“对对对,可以吗?”易雨馨激动的道:“你放心,你该怎么收费就怎么收费,我绝对不会还价的。”

“那你能让我睡吗?”

易雨馨顿时瞪起了眼睛,脸上一股怒气升腾而起,眼看就将爆发了。

这时,陈浩林感觉到不对了,急忙解释道:“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我没地方睡,你能先帮我找个住处吗?”

易雨馨脸上的怒火渐渐消散,“你没家?”

“我今天才来淮江市的。”

易雨馨沉思了一会儿,抬头盯着陈浩林看了看,感觉这家伙也不像是坏蛋,便说道:“这样吧,我租的那套房子刚好还有个空房间,你暂时住进去吧。不过我家里住的都是女的,你可不能有什么歪心思!”

全是女的?这么说来还不止易雨馨一个?

陈浩林心中兴奋啊,看来自己时来运转了,刚摆脱了丑女未婚妻,就可以跟这种极品美女同居了。

“不会要我交房租吧?”陈浩林急忙问道。他身上可只有三百块钱,还是刚才抢来的。

易雨馨也看出来了,眼前这家伙虽然厉害,但似乎很穷,要不然也不至于没地方住。抓住了这一点之后,急忙说道:“房租归我。但是你必须教我搏击之术。”

“成交。”

“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陈浩林。”

两人边走边聊,十分钟后便来到了易雨馨家。

陈浩林走进里面扫了一眼,四室一厅的房子,装修还算不错。虽然没法跟江家别墅相比,但是,有易雨馨这美女相伴,这也不是江欣雅所能比的。

“这房间是我的,第二间是我妹妹的,第三间也住了人,你就住最里面那间。我丑话可说在前头,你要是敢打什么坏主意,后果你懂的。”易雨馨指了指四间卧室说道。

见陈浩林盯着卧室那边傻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易雨馨眉头一皱,拳头在他身上砸了一下,“喂,我说话你听见没有?”

“放心吧,有你这个**在,我哪敢打什么坏主意。”

易雨馨有些得意的样子,道:“谅你也不敢。”

就在这时,大厅里面的灯突然闪了一下,然后熄灭了,四周顿时一片漆黑。

“我不是昨天才交过电费吗,怎么又停电了。”易雨馨嘀咕了一声,然后将手机拿出来,用显示屏微弱的灯光照明。

陈浩林摇头道:“刚才闪了一下,应该只是灯管坏了,家里有备用灯管吗?”

“有,不过要找,我先去把厨房的灯打开再说。”易雨馨说着,用手机屏的微光照着,朝厨房那边走去,陈浩林也跟在她后面。

本来易雨馨的视力很不错的。可由于刚灭了灯,还有些不适应,尽管手机照着也看不太清楚,刚走出去五步远,一不留神便踢到了椅子。

“啊……”

一声惊呼,易雨晴身子失去平衡,一个踉跄便迎面朝地上倒去。

陈浩林在后面看的真切,这要是摔下去,磕破了漂亮的脸蛋,岂不是太可惜了吗?

美女有难,绝不能袖手旁观。

陈浩林急忙往前踏出一步,一哈腰将易雨馨的身子接住了。

急忙用那非常关心的语气道:“小雨姐,你没事吧?”

易雨馨感觉面上有些发烫,摇了摇头道:“没……没事,只是,你的手在干什么?”

“没干什么啊,我怕你摔倒,所以就接住你而已。”

易雨馨有种抽人的冲动,自己被他抓得生疼,他竟然还说没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抓的是什么地方?”

“我抓的是什么地方?”

陈浩林自语了一声,手上抓了抓,心中暗呼真爽的同时,嘴上“啊”得一声惊呼,然后直接将易雨馨给丢在了地上。

不是他不懂得怜香惜玉,而是,这紧要关头不丢不行啊,要是让易雨馨误会了可就不太好了。他真不是故意的,刚才黑灯瞎火的。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求道武侠世界:屁股正不正不在我评分范围内,毕竟是武侠小说。主要是文笔太干了,不抓人,没爽点,只会跟着剧情走,猪脚性格还不讨喜,跪舔原著猪脚,恨不得给原著猪脚当儿子!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拣宝:没有看完,看章节大概就看了三分之一,越看越无聊了,靠金手指走到哪捡漏捡到哪,开始还是蛮稀奇的,后来太千篇一律了,不知道后面会不会有变化,然而撑不下去了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地狱app:主角是个精神病,打完十几个关卡书就此戛然而止,结局还行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