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愉神:一骑绝尘
愉神:一骑绝尘

愉神:一骑绝尘影墨客

标签: 军事历史 军神 李墨
以智勇纵横于沙场,万军不可敌
以铁腕屹立于朝堂,鲜血染黑衣
这是一个人故事,也是一群人的故事,是天下众生的故事
以李墨为轴,未知的命运开始缓缓先前
{简介无力... ...}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31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8章“转进黄草坝!”


次日。

定州军主力所在。

天空才蒙蒙亮起。

这十万定州大军的主将李存道就已经早早的起床了,因为他接到了鸾字营传来的急报。

在李存道的命令下,整支大军都运转了起来准备着拔营前的一切。

李存道已年过花甲身形也不复昔日的壮硕,头发已经花白眼神中有些浑浊。年轻时征战留下的伤病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这位老将。

虽然他的身体已经日暮西山,但他的智慧随着岁月的沉淀已深不可测。

李存道六十二岁,从二品镇北将军,定北侯。

从官职到爵位,都是他历经数十年的拼杀换来的。

在中军帅帐内所有的高级将领全部到齐,这些人官级最低的也是五品的杂号将军。

杂号将军那可入了品级的。李墨所任的校尉一职虽只和杂号将军仅差一级,但一个是入了品级一个是不入品,差距还是相当明显的。

但李墨,李青鸾,李大彪这些校尉,与一般的校尉又极其不同。李墨他们这些校尉只有一个顶头上司,那便是主将李存道。而某些校尉的话则是归纳在部分杂号将军麾下。

李墨等人都是比较特殊的校尉,每个人都是独领一营有很大的自主性,而且麾下的军士都有一定的特殊性。

虽名为议事,但这些将军更多的是听李存道,以及副将田起在说。

论及副将田起就不得不说一下他的身世背景。

田起是世家出身,其身后田家的势力在大昊当属前列。仅三十二岁便任职正三品安北将军,任定州军副将。

虽然少不了田家在背后的运作,但最关键的是他的为人及能力都得到了李存道的认可。与大部分世家子弟不同,田起心系百姓明国家兴亡是一个极其正派的人。

也正因为田起身上的品质,才能得到李存道的赏识及看重。

不然的话若是没有李存道点头,不说田起只是副将,就算当上了主将也只会被李存道架空。李存道在定州军中的威望无人能及,定州的百姓也极其认可李存道。

在所有将军行完军礼坐下后,李存道也道出了召他们前来的目的。

用浑浊的双眼扫视了众将一眼后,李存道语气平淡的说道:“鸾字营传来急报,天门关已经失守了。”

“天门关失守?”听到这个消息众将皆是不敢相信,一个个的脸上都带着惊疑,天门关代表着什么在场的人都明白。

“肃静!”

听到李存道威严的声音,众将纷纷沉默但脸上的惊疑依旧丝毫不减。

待众将收声后,李存道方才继续说道:“天门关失守已是事实,现在当务之急的只有一件事。是大军停止前进返回后方城池固守,还是继续前进于野外与鲜卑大军作战。”

其实对于这个问题李存道早有决断,但他想看看众将的反应。他想看看在面对危局时,底下的这些将军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底下的众将还未出声表态,坐于李存道一侧的副将田起就起身说道:“回军固守城池,无异于放弃了整个定州北部,一旦大军固守城池就再也没有办法制衡鲜卑铁骑了。所以末将以为,应当加快行军速度尽快找到鲜卑主力。”

“恩有道理。”李存道点了点抚须道:“其他人呢?有没有什么不同的意见?”

“末将有异议”只见底下的一位将军反驳道:“按照田将军的话,我军将会在野外与鲜卑大军交战。鲜卑大军十万铁骑,而我军大多又皆是步兵在野外如何敌之?依末将之见,不如退回后方固守城池以逸待劳,如此一来还能减少将士们的伤亡。”

“恩本将知道了,坐下吧。”李存道脸上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摆手示意对方坐下。

接下来的时间里众将都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但大部分将领都是支持退守城池的计策,少部分将领则是支持主动出击。

当最后一个将领说完话后,田起终于还是按耐不住起身说道:“荒谬!尔等可知,退守城池固然能减少伤亡,但却相当于放弃了整个定州北境。一旦我大军退守城池,鲜卑只需数万骑兵就可将我军牢牢的牵制在城池内。

待到那时整个定州北部诸郡就没有其他力量能够阻挡他们了,到时会有几座村庄被毁?会有几座城镇被攻破?会有多少百姓会因此丧命家破人亡流离失所?”

呵斥完众将,田起转身对李存道说道:“将军。田起依旧坚持自己的观点,我军不应后退固守城池,反而要加快前进。”

“田将军先坐下吧,稍安勿躁。”

在李存道的安抚下田起暂时坐下,但如果李存道的决定与他相反的话,田起依旧会据理力争。

众将们也默不作声一个个都将目光投向了李存道,毕竟不管他们再怎么商量提出意见,但最后只有李存道拥有最终决定权。

李存道并未着急,而是询问起了身后的亲卫统领:“孟春。既然你也在大帐内说说你的意见吧。”

“尊令!”得到了李存道的授意后,孟春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在田将军阐明利害之前,末将也觉得退守城池比较妥当。但若是因此而导致有百姓受难的话末将不愿意,身为军人若不能保家卫国庇护百姓,那要这身上的戎装何用?所以末将赞同田将军的提议。”

“哈哈... ... 说的好啊。”只见李存道发出了爽朗的笑声,显然他很满意这个回答。

其实底下有好些将领在听完田起阐明厉害后,也都纷纷放弃了固守城池的想法。毕竟这些将领大多都是出身于定州,之前之所以选择固守是因为身为军人的固有思维导致的。

毕竟身为军人,他想的更多的是以自身最小的代价来换取更大的胜利。描述的简单点就是他们的目光和格局,都还局限在军队中。

但有个别将领想的更深,这些人虽然也是出身寒门地主但家乡并不在定州。他们考虑的更多是寒门的利益而不是定州的利益,一旦定州军受创那他们的利益也会受损,所以他们自然是坚决反对大军于野外与鲜卑交战的。

由此可见,哪怕是在定州军中在某些事情上也并非铁板一块。

虽然同属寒门势力,但那些出身定州的寒门将领以及庶族出身的将领,和那些非定州出身的寒门将领也尿不到一个壶里。

虽然那些庶族出身的将领,在平时与定州本地的寒门将领也有些争端,但在这一刻他们是一致对外的,抵制这些非定州出身的寒门将领。

结果自不用说。定州军定州军,都叫定州军了,那自然是定州出身的将领在人数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之前支持退守城池定州出身的将领,一个个又开始支持起了田起的提议。

双方各执一词各有各的理,吵得不可开交。

“肃静!”只见李存道怒而拍板呵斥众将道。

听到李存道的呵斥,众将一个个低下了头不再争吵。

扫视了一圈之后,李存道的心里也深感无奈。哪怕是在寒门势力内部也是矛盾重重,而身为代表寒门武装力量的定州军也是如此。

若不是李存道个人有着极高的威望,也很难压住底下这些桀骜不驯的将领。

但李存道最头疼的是继承人的问题,他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活不了几年了,但至今为止他都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继承人。

这个继承人不但要有能力,还要能压住这些将领,重要的是能代表寒门的利益。最重要的一点,目光不能仅局限于寒门,万事要以国家与黎民百姓为先。

但一个寒门出身,又有能力能压住众将,又把黎民百姓放在第一位的人,很可惜,没有。

驱散了脑海中的那些困扰后,李存道宣布起了自己的决定:“大军即刻启程继续北上不得有误,胆敢阴奉阳违不尊军令者。军法处置!杀无赦!”

听到李存道的话,那些支持继续北上的将领自然是高呼英明。而那些不支持的,虽然不情愿但也只得领命。

相比于这些人,李存道的想法就很简单没有丝毫的纠结。他既是寒门领袖之一,更是一位以保家卫国庇佑百姓为己任的军人。

遣散众将后,李存道主动留下了田起。

一副精良的定州地图张开。

李存道指着北四十里外的黄草坝说道:“大军抵达黄草坝后开始筑营。黄草坝西靠大凉山,既可就地取材建筑防御工事又可保侧翼无忧。”

“的确。”田起点头赞同道:“黄草坝土地松软,也有较为密集的水系,虽然只是些不足两三米宽的小溪,但也能对鲜卑骑兵起到一些限制,虽然对我军也有些影响但问题不大。”

“哎!若不是情况不允许,老夫最想的还是在丹河南岸构筑工事。虽然丹河最宽处不足二十米,最窄处不足七八米但也比黄草坝好多了。”

李存道不禁感慨道。

“哎... ...天门关失守终究还是对我们影响颇大啊。”田起也出声附和,语气中也颇为无奈。

“罢了!”李存道挥手道:“命令大军启程吧。”

“末将遵令!”

在田起离开后,孟春连忙上前搀扶脚步有些踉跄的李存道。

“老咯。孟春啊,让亲卫营加快速度吧。”

“明白!”

没有拖延太久,早已准备好的大军开始缓缓开拔。大军的目标也从驰援天门关,变成了进驻黄草坝。

对于身子骨已经非常不好的李存道而言,长途行军简直就如同一场玩命的旅途。

但没办法他不来不行啊。李存道不来话田起这个副将根本压不住底下的那些将领,不管田起的为人在怎么样,但他始终是世家出身。

而定州军可谓是寒门的大本营,田起的出身就注定他无法避免被排挤。就如同世家在其他地方以及朝堂上,打压排挤寒门出身的官员一样。

这是大势,李存道也无可奈何。

目光回到丹河... ...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网游之大盗贼:蜗牛跟风作,就是主角无感,妹妹急需钱治病,主角靠游戏赚钱,但游戏里送装备送技能送的止不住,主角很大方,很善良,很违和。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重生之神级学霸:挺恶心的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诸天从茅山开始:三观不合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