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太子要我当宠妃,被我拒绝
太子要我当宠妃,被我拒绝

太子要我当宠妃,被我拒绝越青蒿

标签: 古代言情 周雪意 越青蒿
【1v1双处+成长型女主+虐谁都不虐女主】 最初,周雪意是皇太子的外室,被他金屋藏娇,受他千娇百宠
后来,周雪意怀有身孕,入宫封妃,日日尔虞我诈,只为争得帝王的垂怜
最后,周雪意入主中宫,成为皇后,生下三子一女,盛宠不绝
帝王对史官说,爱她甚过爱自己
…… 以上,来自偶然出现的预言之书《娇宠少司命》
周雪意咬牙切齿,把这把破书撕成两半,烧成一堆灰—— 去你的娇宠,去你的虐恋,去你的帝后情深! 老娘要的是权倾天下、名垂青史! 只有老娘虐别人的份,没有别人虐我的份! …… 不久,周雪意亲自送太子入黄泉
后来,周雪意成为手握重权的大司命
最后,她立于亿万生灵之上,成为杀伐果断的新天帝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31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5章 巨蟒


周雪意拎着荀蔺一路披荆斩棘在林间避蛇穿梭,她的夜明珠和荀蔺的灯盏都已经落在腐尸旁边。要不是有漂浮的鬼火,当真是要看不见路了。

一路逃到一条河边,看了眼后面紧追不舍的蛇群,周雪意提了一口气,带着荀蔺蜻蜓点水般跃到河对面。

她一松手,荀蔺一个没站稳,趴在地上吃了一口草。

河的对岸,蛇群却齐齐止步河畔数米,几百双绿色凶眼不甘地望向河对面,却始终不敢再上前一步,纷纷后退,隐匿在草丛、枝叶、泥土、腐尸之间。

周雪意松了一口气。

“雪、雪意……”

又听到荀蔺颤抖的声音,周雪意才松下的神经再一次紧绷——又出什么事了!

回头一看,荀蔺趴在地上,一只较为细长的红身绿眼扁头蛇半身藏在竹篓半身扶在荀蔺的肩上,头时不时往荀蔺的脸上凑。

周雪意:“……!!!”

有完没完!

之前的红身绿眼扁头蛇虽然身形细长却十分有力,像软剑一样。如今这头藏在竹篓里和他们一起过河的蛇比一般的蛇更长更细一些,却没有那么有力量,看起来软绵绵的。

周雪意定睛一看,在蛇的身上看见雄黄粉的痕迹。

荀蔺的竹篓里都是各种药。这只蛇可能戳破了包雄黄粉的纸,在雄黄粉里滚了一遭。

周雪意定了定心神,握紧匕首,道:“你别动。”

荀蔺浑身僵直,即使那毒蛇几次碰他的脸他也不敢动。

这条蛇大概被浓浓的雄黄粉整得有些懵有些累,伏在荀蔺的肩上,休息一下,又直起身碰一下荀蔺的脸。

周雪意神色一凛。

哼,都是有规律的。

唰——

匕首飞旋而出,横斩七寸,分尸两半。

蛇头掉在荀蔺的肩上又滚落到地上。

喷出的血溅了荀蔺半张脸和半面脖子。

荀蔺死里逃生,惊魂未定,却也不敢再趴着,赶紧站起来,懵了一会儿后,一个劲儿地擦拭蛇血。

周雪意从树干拔出匕首,匕首不知沾染了多少条蛇的血,早已看不出最初的银白模样。

河的两岸大树繁盛,枝叶生长到河上,但好歹露出些许天光。

是阴天了,天气沉闷,只是没有下雨。

河水潺潺,水下似乎堆积一些暗黄色或者暗棕色的石头,环境晦暗不明,周雪意看得不甚清楚。

阴凉的河水淌过周雪意的指间,利刃搅动河水,血液尽数化开,血腥之气传到河底。那些大大小小的暗色石块顷刻间抖动化开,冲向水面。

周雪意洗干净匕首,忽然感到一阵刺痛,她猛地收回手站起,莫非河里也有蛇?

可再看手,一只暗黄色的虫子粘在她的手上,咬出一个伤口,不过几个呼吸,就将小小的伤口越钻越大,直接钻进血肉。

“什么东西?”周雪意蹙眉,正要拿匕首挑开,却见匕首上附了好多这样的虫,她头皮发麻,随手一抛把匕首扔在地上。

荀蔺闻声过来,作为大夫的他一看,道:“这是水彘蜂!可能有毒啊!”

别处的水彘蜂没有毒,黑木林的就说不定了。

周雪意能够感觉到它在一点点蚕食自己手掌的肉,匕首已经不能用了,她当即拔下头上的一根银簪毫不手软地把水彘蜂挑出,甩在地上,一脚踩死。

殷红的鲜血汩汩流出,被银簪挑出的肉翻在外面,她倒吸一口冷气。

太痛了。

从小到大,她那里受过这种痛?

周雪意几乎要哭,眼泪都要流出,看见一脸吃惊和担忧的荀蔺,又生生把眼泪逼回。

荀蔺这么脆弱胆小,她还是不要哭,免得再让他忧心害怕了。

“你忍着点!”

荀蔺从竹篓里翻出水壶、药粉和绷带,先用清水清洗伤口,然后撒上药粉,最后用绷带包扎好。

周雪意翻着手,包扎得很好。

“我还以为你会很慌乱。”

正常人遇见这种事情肯定慌乱,荀蔺也慌乱地不行。想起之前自己的大喊大叫、大惊小怪,他就羞愧地低下头。

他是真文弱,周雪意却不是他以为的弱质纤纤。

好歹他也算经历一些事情,总不能看着同伴受伤还那么慌乱吧?

匕首上还附着着水彘蜂,周雪意只好从包里取出一张事前写好的符咒化出火来把那些小虫子烧成灰,再用河水快速涤荡一下。

药铲丢了,匕首是他们唯一的武器。

二人循着五行定方仪指示的方向继续前行,一路上小心翼翼、紧张兮兮,有一点点的动静都要停下来巡查四周,犹如惊弓之鸟。

大概走了半个时辰,林子里拂过徐徐清风,风中携带馥郁的花香。二人又往前走了一阵,拨开浓密的藤蔓,眼前赫然出现一株苍天大树,枝繁叶茂,缀满金色的小花,如同繁星一般。

巨树的周围开阔平坦,地上铺满矮小的茵茵绿草。

“荀蔺,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周雪意久不说话,一开口就是气若游丝,语气轻飘飘。到了这个稍微亮堂一点的地方,荀蔺才发现周雪意已经是脸色苍白,唇色发黑,是中毒的迹象。

“是刚才的水彘蜂!”

荀蔺扶着周雪意坐在绿草上,靠着大树。周雪意浑身发冷,五脏六腑隐隐作痛。

荀蔺急忙从背篓里掏出清毒丹就着水囊里的水给她吃下。

这清毒丹能够减缓很多种毒性,但正因为其有广泛性,而没有做到针对性有深度。

“不知道有没有用啊!”

荀蔺喃喃自语。

花香馥郁袭人,闻着这个味道,吃了清毒丹,周雪意的痛楚稍微减轻。她睁开眼睛,仍然虚弱,扬起一个苍白无力的笑:“谢谢、”

荀蔺心一颤,道:“这一路都是你在帮我,我哪里担得起这一声谢。”

枝叶摇晃,周雪意和荀蔺抬首仰望,金色的小花颤巍巍,纷纷扬扬从树冠上飘落,好似落了一场金色的花雨。

她伸手接下一朵,像桂花又不是桂花,碎金一般。

“真漂亮啊!”荀蔺不由赞叹。

周雪意正想附和,忽然发现荀蔺的头发纹丝未动——这里没有风。

没有风,为什么枝叶颤动,落花漫天呢?

“不好!”

周雪意忍着痛楚,猛地站起,拉着荀蔺往前跑。哗哗哗,无数的碎金小花和绿叶飘散,凌杂飘荡落在二人的发上肩头。

回首一看,一只粗壮无比的黑色巨蟒自树上绕爬而下,身体卷着树干,一双如成年男子拳头一般大的红色眼睛死死盯着二人。

周雪意忍不住一颤。

“快跑!”

那些红身绿眼扁头蛇之所以不敢过河,不仅是因为河里有数不清的嗜血水彘蜂,更是因为河对岸有这只红眼黑蟒。

细长小蛇,安敢在蛇霸王跟前放肆?

簌簌簌簌,巨蟒穿行林间,紧紧跟在二人的身后。可怜周雪意,已经中毒还得强撑着身体施展轻功带上荀蔺一起逃亡。

那簌簌之声,就像催命铃一样紧追不舍。

“雪意,你别管我了!”眼看巨蟒就要追上,荀蔺心一横,决定舍弃自己这个累赘,他哽咽道,“请你回去告诉我师父,荀蔺来生再侍奉他老人家!”

“闭嘴!”周雪意怒喝,她已经够难受够紧张够累了,荀蔺还在试图推开她添乱!

“我周雪意从来不会抛弃同伴!”

听到这话,荀蔺眼中飙泪:“雪意……”

周雪意可没空在这抒情。

烦躁,身体上的痛楚似乎已经消失,心中烦躁之气渐生,越来越浓,难以压抑。一气之下她随手砍断一截较细的树枝。停在枝干上,用火符点燃,将着火的树枝掷向巨蟒,又施展轻功跳向另一株树。

巨蟒身型硕大中此一击,被火烧得刺痛,甚至隐隐有些焦味。它在地上几个扑腾,皮糙肉厚硬生生压灭了那一团火。

巨蟒眼中怒气更甚,急速穿行,只见它长尾一扫,才落在某处枝干的周雪意和荀蔺齐齐被拍下树,狠狠撞在某树干,摔在地上。

“咳咳咳……”

一口血涌上喉咙,周雪意猛咳数声。

巨蟒有灵性,知道刚才用火烧它的是周雪意,此刻直接朝周雪意而去。

周雪意伏在地上,眼看巨蟒越靠越近,忽然间,那巨蟒竟然换了一张脸——皇太子朱炎!

她这一愣神,便被巨蟒用长尾卷起,勒得几乎断气。而在她眼中,巨蟒已不是巨蟒,变成了人首蛇身的皇太子!

“为、为什么!”周雪意已经失去辨别的能力,她艰难呼吸着,愤怒不已,“你还是想杀了我!”

巨蟒亮出獠牙,垂涎欲滴,长尾卷着周雪意靠近蛇口。

眼见周雪意要入蛇口,荀蔺不由悲痛大喊:“雪意!”

周雪意似是全然未闻,她目不转睛死死盯着“朱炎”,冷笑:“没门!”

刹那间,尖利的匕首扎入巨蟒血红的左眼,闪电一般迅疾,她手腕一动,硬生生把那颗眼睛挖出。

殷红的鲜血流进张开的蛇口。巨蟒痛的滚来滚去,长尾四处乱甩。周雪意动作不停,巨蟒把她勒得再紧,她也不停地用匕首刺蛇身、剜蛇肉。

她一下被拍在地上,一下被砸在树干上,最后巨蟒松尾,将她甩到一块石头上。

巨蟒转身,独眼怒视,狂躁地爬来。

周雪意挣扎站起,哼了一声,盯着那巨蟒,道:“我来这里出生入死难道不是为了你吗?”

荀蔺呆了,她这是在说什么?

而那巨蟒摄于她方才的狠绝,虽然恨极,竟然一时不敢前进。

周雪意握紧匕首,横于胸前,道:“难道,是我推你的吗?”

她冷笑:“朱炎,还不是你蠢!”

鬼魂状态的朱炎:……

“想杀我!你做梦!”

说罢,周雪意足间一点,纵身一跃,扬起滴血的匕首,大喊:“去死吧!”

荀蔺:!!!

朱炎:……

巨蟒牙齿锋利,目光仿佛能喷火,却又是长尾一甩,把周雪意一把打落,摔在荀蔺边上的树干上。

“噗——”

周雪意接连呕出数口血。

荀蔺连忙扶起周雪意。

周雪意这时终于清醒了一些,眼前的是巨蟒,不是朱炎,她出现幻觉了。

她用袖子抹了一把唇角的血,喘口气,道:“荀蔺,是我害了你……你快跑,别管我!”

说罢,她用力推了荀蔺一把。

周雪意情绪波动,一口血涌上,呛到她咳嗽不止,口腔里全是血腥味,还想,如果不小心掉到河里,一定要被那群水彘蜂吃的连渣都没有。

“我不会走!”

文弱、胆小的荀蔺此刻不动如山,巨蟒又爬了过来,他张开双手,挡在周雪意的身前,呼吸急促,睁大眼睛和巨蟒对视不敢眨一下。

“滚开!”

荀蔺大喊。

“你要是敢过来,我就杀了你!”

他厉声威胁。

周雪意心下叹息,怪她年轻气盛,擅闯黑木林……正当她以为自己要葬身蛇口时,那巨蟒竟然退了。

它瑟缩着后退,盘踞在一棵巨树上哀嚎,仍然望着周雪意和荀蔺。

周雪意:???

莫非这就是荀蔺上次能够从黑木林全身而退的原因?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无限制演绎:古惑仔系列劝退 特别讨厌这种题材 包括电影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重生之我变成了蛆2:仙草吧。文风优雅,笔锋犀利,骨气奇高,词彩华茂。情兼雅怨,体被文质,粲溢今古,卓尔不群。算是难的好文。老书虫衷心推荐。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第一侯:希行新文,点赞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