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噩梦轮回:从写日记开始斩神
噩梦轮回:从写日记开始斩神

噩梦轮回:从写日记开始斩神语枫

标签: 悬疑惊悚 袁东 许哲
你是否也曾恍惚间,隐约听到几声呼喊,抬起头,却空无一人…… 你是否也曾在清晨醒来,泪眼朦胧,心头一片空洞,却是不知为何…… 你是否也曾拼命回忆自己的过去,却只看到一片模糊,记忆里的故事,似乎只是一串名字,几个符号…… …… 你是否也像我,只把它们当做无聊琐碎的小事? 遗忘了那些潜藏在,记忆深处的! 关于这个世界的! 真相!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31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5章 丁怜之死


许小哲呆滞一会儿,就迅速将笔记本往后翻,这一次他并没有细看内容,只看了最上面的日期。

“18号,

19号

……

23号!”

“17号!!!”

继续往后翻,18,19,……23,然后又是一个17号……

最后一页的字迹停留在20号。

“6月20日”

“晴”

“昨天,东子失约了……”

“距离他说的最后期限已经越来越近,东都大学已经被警卫署封锁了,根本出不去,手机也没信号。”

“我该怎么办?”

“必须要做点什么!”

字迹到这里戛然而止,后面是一片空白。

这里面一共出现了四次17号,许小哲把日期在脑袋里过了一遍,消化着日记本中的消息,每一次17号的内容大致上相似,都是在枕头下面发现了一个日记本。

时间循环!

在科技爆炸,文化思想野蛮生长的时代,许小哲对这个词并不陌生,勉强接受了这个设定之后,他开始整理现有的信息。

从收到东子的信到最后一次写日记一共是25天,中间出现了四次循环。

每次循环的周期是七天,一次循环之后,所有人都不会记得上一次循环发生的事情,但是写在日记本上的东西会永久保留。

在循环中,也会出现前一天的记忆突然消失的现象,规律尚且不明。

日记的最后一天,我决定要去做点什么,说明循环应该还没有结束。

那么我会做些什么?

许小哲思索着。

原本他以为这封信和日记本都是东子留给他的,现在看来或许有另一种可能,把这两样东西放在时间囊留给自己的,就是他本人。

是他把笔记本放在时间囊里交给了王叔,然后在另一个时间囊里留下一封信。

那个时候的他,太了解自己。

他很清楚我如果看到了这封信,就一定不会放弃跟东子的死有关的任何线索,回东都大学找到王叔,然后得到这个笔记本。

但是如果能在时间囊里给自己留下一封信,为什么不把日记本一起放进去?

这个时间囊是袁叔叔交给我的!

他出不去,他没有办法把日记本送到袁叔叔的手上!

而这封信其实不必是东子寄过去的原版,只需要有人在纸上写上同样的字,然后塞进一个空信封里就好了。

无论如何,十年前的时间囊里出现东子的信,都一定会吸引到我的注意。

许小哲没来得及继续深想,裤兜里的手机响起来。

“叮咚!”

“你的小公举来了哦!”

是姜雪特意录制的专属铃声。

“喂!”

“许哲,你去哪了?”

“快!”

“快过来!”

“丁怜,丁怜她死了。”

还没等许小哲开口说话,手机里就传来一连串急促又不大连贯的话,隔着屏幕他都能感觉到对面姜雪的那种惊慌和惶恐。

丁怜死了,许小哲想起的却是那个梳着马尾的姑娘,她们三个之前在一起……

会是她吗?

越到这时候,许小哲却越发冷静,他用尽量平静的口气说:“你先别慌,告诉我,你现在在哪?”

“我马上过去。”

“我们在石桥边上的小树林,你快点过来。”

姜雪的声音里已经带上了些许哭腔。

她们?

姜雪并不是一个人,她还是和于语在一起!

她可能有危险!

意识到这一点的许小哲多了几分急促。

七寸大小的笔记本并不好随身携带,许小哲从上面撕下来两张纸放在口袋里备用,然后将笔记本塞进内衣里面,腰背之间,用腰带刹紧。

外面套上件防晒衣,并不显眼。

收拾完毕,许小哲就立刻朝着姜雪所说的位置跑去,石桥也在大学的东侧,架在未名湖的一条支流上。

约莫一两分钟的时间,许小哲就找到了两个人的位置。

姜雪正趴在于语的怀里抽泣,相应的,于语正把姜雪揽在怀里轻声安慰。

拥有一双大长腿的于语比姜雪要高小半个头,一个小鸟依人,一个身材高挑,这一幕显得无比和谐。

刚到这里的许小哲,都觉得自己有些多余。

他并没有急着把两个人拉开,却看了眼躺在旁边的尸体,没有犹豫,他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盖在了丁怜的身上。

丁怜那双闪亮的眼睛失去了神采,原本就清凉的衣服已经被撕成一片一片的,散落了一地,傲人的身材一览无余,白皙的肌肤上带着青一块紫一块的掌印。

只有一些特殊位置盖着几块大点的布,应该是姜雪两人放在她身上的,两女穿着也很简单没办法和许小哲一样脱下一个外套。

两个手臂被反绑在背后,脖子上还有着一条明显的勒痕。

左手手腕上有一块刀伤,流的血到处都是,死状极为凄惨。

“疯子!”

沉默了片刻之后,许小哲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声。

很明显,凶手是先用绳子先勒晕了丁怜,再绑住双手把人控制住,实施暴行,同时割破了丁怜的手腕,一边强奸一边看着她挣扎死去。

如果是强奸之后再割破手腕,以丁怜被捆住手的状态,流出的血不会这样地上,树上,叶子上到处都有。

这疯子连案发现场都懒得处理一下,凶器都留在了现场,割腕的那把刀现在就攥在丁怜的手里。

更别说,遍布了丁怜全身的指纹和掌印。

以现在的刑侦手段,只要采样几个标本就能锁定他的身份。

许小哲突然想起来昨天电视上播的那个电锯杀人狂,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两个人的疯狂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许小哲转过身朝着两女问道:“你们三个不是一直在一起吗?”

“刚才我们在教学楼那边看现在的学生上课,丁怜说她想去下厕所,过了一会儿她的电话就打不通了。”

于语开口解释道:“我们在周围找了半天,最后找到她的时候已经是这样了。”

“怎么不早点给我打电话?”

许小哲问道,此时他已经打消了对于语的怀疑,别说她没有作案的时间,就这个犯罪现场也不太像是她能做到的事情……

“姜雪说你最近有心事,不想打扰你。”

许小哲目光闪过一丝丝柔和,从于语怀里把姜雪接过来,温声道:“乖,没事的,睡一觉,也许明天,一切都会和原来一样的。”

于语听到这句话,脸上闪过了一瞬的异样。

虽然很短暂,始终关注着她的许小哲却立刻察觉到了。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纸上人:好看。女主穿越架空民国,终成一代写手大神。虽然是爽苏文,但救国情怀和英雄情结还是让我偶尔被感动到。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布衣官道:20多章败退,一看就知道女性方面写不好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重燃:10年了,还是相同的套路,生硬的装逼打脸,别扭的人物性格,空洞无物的情节推进。烤鱼这十年一点进步的都没有,如果有的话只是灌水的本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