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拔刀斩神明
拔刀斩神明

拔刀斩神明心念酒

标签: 奇幻玄幻 心念酒 白烛
血河奔腾,红雾缭绕,赤色的大地仿佛在燃烧
放眼望去,有的只是一成不变的红色,红色,还是红色…… 我穿越了,但没有完全穿越 因为某种不可控的因素,系统传到了生者的禁地,神明缔造的囚笼 然后系统跑路了…… 饱含着对神明的恶意,我决定复仇!复仇! 在这片疮痍的血红大陆上,白烛凭借一刀登上了那座不可能承载任何生灵的血色王座……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31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精彩节选

第1章 系统错误


痛苦、绝望、不甘、仇恨,伴随着一系列的负面情绪双眼赤红,青筋暴露,眼中满是仇恨与怒火,仿佛一头失去理智的野兽,状若疯魔,在血与泪之中燃起涛涛战意。

一名青年全身负伤,但血红的眼眸却死死的盯着前方的怪物,从中透露出的是一种他这个年纪不该拥有的狠辣与果决。

他的前方是一只庞大的巨蜥,身高几乎快要他的胸口,粗壮的四肢在地上犁出一道道抓痕,脊背上全是尖利的倒刺,口中涎水从牙缝中流淌而出滴落在地上,即使离它还有十来米,但仍能闻到一股腥臭味。

青年举起一把长刀,心怀着对活下去的渴望愤然地冲向了扑面而来的巨蜥,没有花里胡哨的技巧,也没有博人眼球的战斗,只是最纯粹最原始的搏杀。

二者早已交锋了数个来回,青年身上满是利爪的抓痕与锋利牙齿留下的伤口,鲜血已经染红了半边衣裳,长刀甚至已经在战斗中破损,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缺口,已经不再像原来那么锋利。

但透过他坚毅的眼神可以看出他完全不在乎,或者说这就是一次生死之战。

巨蜥同样带着对血肉的渴望,毫不遮掩的嗜血战意,虽然身上的鳞甲同样也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但饥饿促使它本能的爆发出属于野兽的潜能,这是最后的一战,最后的一击,两者都使出了全力。

生死就在一瞬间!

巨蜥张开它那还残留着涎水的大嘴,迈着粗壮的四肢极速向青年撕咬而去。

青年丝毫没有对眼前这一幕的惧怕,因为他经历的太多了,他没有退,也不能退。

甚至连防御的动作都没有,一往无前,破釜沉舟,没有退路可言,手中的长刀稳如山岳,持刀对着巨蜥的大嘴直刺而出。

面对巨蜥咬合下来的巨口,青年非但没有退缩,眼眸一凝,速度反而加快了几分。

就在这电光火石、雷光乍现的刹那,青年的长刀率先划过空气抵达了巨蜥的上颚,巨蜥吃痛想要迅速闭嘴。

可青年如何能让它如偿所愿,双腿猛然用力,带动着双臂向前冲刺,那不再锋锐的刀锋在这巨力的加持下,完全没有受到阻碍。

长刀直贯而入,伴随着刀锋深入肉的声音,一抹鲜红从巨蜥的头颅上钻了出来,整个长刀全部贯穿巨蜥硕大的头颅内。

伴随着巨蜥庞大的身体轰然倒下发出的巨响,青年从巨蜥的口中吃力地拔出了长刀,以及那双得以幸免的双手,身体再也支撑不住,瘫软地倒在地上。

巨蜥的临死反扑并不是没有作用,青年的双臂在那锋利的牙齿下,划出一道道狰狞的伤口,如果刚才有那么一点的迟疑,他这双手就废了。

青年将刀矗立一旁,强忍着剧痛,抑制住疲惫的精神,拖着残破的身躯盘腿打坐,深吸一口气,心中运转起心法。

随着心法流转,突然之间,那巨蜥身上冒出一抹红光盘旋而出,青年的身体出现了一股莫名的吸力,红光受到牵引没入青年体内。

仅仅是刹那,青年身体变得僵硬,仿佛血液都停止了流动,身体表面浮现出血红的纹路,好似有生命一般不断蠕动,转眼之间便布满了全身,让他看起来不像人类。

他的双目赤红一片,如同充斥了大量鲜血,随时都能滴落而出。他的喉结不断抖动,仿佛有什么东西扼住了他的喉咙,让他无法呼吸。

他在经历着某种巨大的痛苦,血光在他体内翻涌,庞大、无序、混乱的力量涌向他的四肢百骇,身体仿佛要被撕裂,如同瓷器般生出一种支离破碎的感觉,这极致的痛苦让他回忆起这些日子的不堪往事。

我叫白烛,是出生于和平年代的普通青年,我是一名孤儿,但我从未因为这个身份所困扰,因为我被一位老大爷收养了,他不仅是我的爷爷,更是我的师傅。

我也传承了爷爷的白家刀法,自从他离世之后,每天都会练上一段强身健体,也算是对他这么多少年的养育之恩的一种心灵上的慰籍,心中不曾忘记。

直到那天晨练的时候,一个自称系统的家伙找上了我,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我弄到这个鬼地方,原本我以为会是一段热血的冒险之旅。

然而……

恭喜宿主来到……

错误!

错误!

【发生未知错误,锚点偏离航线,进入死土冥界,经过计算,宿主存活概率为0,根据创造者虚明神制定系统规则的第362则第79条:由不可抗力阻挡陷入绝地,可以抛弃宿主,保存所有数据,独自脱离】

???什么东西

“系统你闹哪样,别开玩笑了,你做个人吧,我又不是不做任务,你费心吧啦把我拉到这里,你怎么能丢下我就跑了呢,咱不带这么玩儿的。”白烛慌张道。

然而系统完全没有搭理他的意思,只有冰冷的机械音还在不断回荡。

【正在剥离系统主程序,准备中,1%,5%,17%,42%……】

这一段毫无情绪波澜的电子音明确的告诉了白烛系统并没有开玩笑,它是真的要抛弃自己离开。

这一刻白烛感到难以置信,如同将他打入了万丈深渊,身体发寒,心中也非常的恐慌,他不会真的要被留在这里吧。

【系统剥离完成,准备回归,最后忠告宿主:建议自裁!】

白烛感觉体内似乎少了什么,身体一轻,随后再也听不到系统的任何声音了。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从穿越到系统的剥离持续了短短三分钟,这也给没经历过这种事的白烛一种不真实感。

这该不会是一场梦吧?

可席卷的红色尘土,若有若无的血腥气无不表示着这里的真实性,不由得对着空气中大喊道:“系统,系统还在吗?你出来呀!”

然而一阵寂静,除了阵阵风沙缭绕在耳边,甚至连回音都没有,这也让他明白他真的被遗弃在了这个未知的世界。

白烛首先观察了一下四周,赤红色的土地,以及那血色的无边山峰,上空还飘着猩红的雾气,仿佛整个世界都是红色的,没有生气,显得死气沉沉,像是万物的沉沦之地,生命的尽头。

“操!”

他怒吼一声,发泄心中的怒气,然而什么也改变不了。

他唯一带过来的东西只有一把练习用的长刀,还是没开刃的那种。

如果说刚才只是有些错愕的话,那么现在就是真正的恐慌,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了解,连现在要干什么都无从下手,更不要提如何回去。

未知才是最恐怖的,这个陌生的世界的一切都是神秘的,危险的,连系统都要退避三舍,那么必定藏有致命的威胁。

等慌乱过后,白烛心中却是前所未有地愤怒,对那个该死的系统,以及那个名叫虚明神的神灵的愤怒。

如果带他穿越的话他并不反对,但却把他留在了这样一个鸟不拉屎的绝地,这无异于谋杀,他不想死得如此的荒谬。

白烛成熟的心智让他冷静了下来,无能的愤怒只能让自己的处境变得更糟,事实已经注定,无法改变,他被留在这里,那么他必须要找到回去的路。

听那个系统说这里好像叫死土冥界,连这个系统都要惧怕,被迫脱离他。

所以这个地方肯定藏有大恐怖!

而且绝对不是他一个普通人能够活下来的地方,他需要找到方法变强,否则这里就是他的长眠之地。

他要活下去!

可……事实却是,他用尽了全力,榨干了每一丝潜力才堪堪杀死一只类似老鼠的怪物,而且这还是那种最为常见,最底层的怪物。

不过他坚信自己能活着,毕竟只要努力,什么事情做不好,只要找到一处安全的庇护所苟起来就好了。

但这个世界哪里有什么安全的地方,只有无尽的怪物和无止境的杀戮,在经历了大大小小,多次险象环生的战斗后……

白烛麻木了,在生与死之间徘徊,刀剑上起舞,提防着无时无刻会出现的威胁,他从未真正意义上休息过,身体和精神上都背负上了沉重的压力,让他喘不过气来。

他背靠在岩壁上,无神地望着一成不变的红色世界,恍惚间想起了系统所说的话:

“存活概率为0!建议自裁!”

这些天的经历让白烛知道了这个世界的残酷,这根本不是人类能够存活的世界,仅仅是最弱的怪物他都要拼死搏杀,要想活下去可以说是千难万难。

白烛在这样的巨大的压力下,内心萌生出了这样一个想法:要不自杀算了,反正也活不长。

白烛顿时有些纠结,一边是一了百了,反正迟早也是死,一边是苟延残喘,完全就是赌运气,能活多久是多久,不由陷入了两难。

那就抛硬币吧,爷爷说过,当你踌躇不前之时,上天会给你安排的明明白白。

摸出一枚硬币,心中默念:字面生,花面死!

决定命运的硬币被抛飞出去,让上天来做抉择,当硬币落回手心之时,白烛愣住了,硬币在空中旋转的时刻心中无比的纠结,可落下的那一瞬间,他发现自己早就有了决断。

爷爷还说过,当硬币抛起的那一刻其实你的内心早已有了答案,抛硬币只是一种形式,真正的抉择还是要靠自己,毕竟自己选的路才是最正确的。

就算输了又怎样,死了又何妨,我的人生我做主!

手中紧握的硬币被白烛扔了出去,去他妈的神明,去他妈的系统,去他妈的该死的命运。

老子不信命,我只信我自己!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雷霆之主:这个作者的主角都喜欢当皇帝的狗,就算是无敌天下,拥有复活、传送、预知之类武功依然跪舔。虽然口口声声是为了百姓,实际上只不过是拥有最强武力,却是皇帝的忠犬而已。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刀剑神域:摇光:不是我的菜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基甲彪汉:恩,最近在看的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