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重生后,摄政王的社恐被我治好了
重生后,摄政王的社恐被我治好了

重生后,摄政王的社恐被我治好了兔子只吃萝北

标签: 古代言情 姜觉 宋辞
【系统+重生+无极品+全员喜剧人】 宋辞被恶毒上司扇到桌角创死,重生到大周,觉醒了物理意义上的打脸系统
系统:“打你亲爹的脸” 宋辞:“烂赌酒鬼,拳头早就饥渴难耐!” 系统:“打县令的脸” 宋辞:“鱼肉乡里,降龙十八掌是藏不住了!” 系统:“打摄政王的脸” 宋辞(流汗):“差不多得了” 【金手指不会开太大~】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31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3章 断绝父女关系


宋辞揉了揉眼:“大人已经帮过我一次了,不是吗?”

服了,眼睫毛掉眼里了,她还想跟他瞪一下午表示决心呢!

“押住他,带去衙门。”

“遵命!”

冷风打了个手势,不远处的四人跑了过来:“把他带走!”

没走多远的宋大有被钳制住:“干什么干什么!光天化日欺负百姓!我要去衙门告你们!”

他回头看了眼轿子,宋辞还弯着腰站在那儿,火气瞬间上来

草他妈的!

肯定是那贱人胡说八道!

这帮有钱人也是贱,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什么都管!

“放开我!我要告你们!”

宋辞看着宋大有挣扎的背影,心里乐开花,该!这种渣爹,不打个半死不残是对他的仁慈!

她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恭敬地行了个礼:“谢谢大人!等我处理好家事,一定登门拜谢!”

姜觉斜眼看了她一下:

“不必。”

倒是个知恩图报的小乞丐。

“……那我先去找他们了?”宋辞抿着嘴唇微笑,轻轻的放下帘子,火速追上冷风。

人不可貌相啊,虽然他看着高冷,但人还不错~

雨声变得迷离模糊,脚步声越来越远,轿内恢复如常。

姜觉收回视线坐正,握着的手也松开了:还是一个人自在。

只是,他一闭眼就感觉下面滑进个灰头土脸的小乞丐……

另一头,吴为刚回到衙门就被喊出来,在他的见证下,宋辞和宋大有画押,解除父女关系。

就在大家以为事情结束时,宋辞照着宋大有的脸甩了俩逼斗,事发突然,宋大有愣了半天。

反应过来后他大骂:“贱人!老子非扒了你的皮!”

宋辞抱拳:“大人!我要告他!他酗酒滥赌,借酒劲儿打死我娘,还要把我卖给**,我娘现在还躺在院儿里,死不瞑目!”

“放你娘的屁!我可是你亲爹,这种话你都说得出口?!大人啊,千万别听这个疯子的话,她胡说八道啊,胡说八道!”

宋辞提起状纸冷哼:“你是不是喝酒喝多了,小脑萎缩?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就算你想告我不孝,我也不用受罚,反倒是你,打骂妻女,拐卖人口,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古代规矩多,哪怕父母没尽责,也有血缘在,把自己的爹娘告上衙门,视为不孝,轻则罚钱,重则十几板子,她全都不想给!

“你,你个混账东西!”宋大有气急败坏,竟想当堂打人。

冷风一脚给他踹翻:“吴大人,您还愣在那儿干什么,还不快审理案件!”

吴为暗骂:老子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要处理公务,还是两个乞丐?劳力又费神!

他招手道:“你们几个,马上去她家看一下,再去**打听一下,调查清楚!要是真像她说的,殴打妻女,拐卖人口,那就是破坏本县风气,本官严惩不贷!”

“哎?大人!那贱人说的话不能信啊!大人!”宋大有骂骂咧咧的被拖走,他不明白,半天蹦不出仨屁的软柿子宋辞为何开始反抗,还变得这么能说会道,最重要是她走了狗屎运,碰上个帮她的有钱人!

叮!新手任务完成

奖励:经验+100,银子+10两,声望+20,身体素质+50,打脸强度+20

恭喜您升至lv1,债务清空

“清空算什么奖励!”

正当宋辞吐槽系统这坑人尿性时,眼前弹出个透明面板。

绿色:正常人,打了会有惩罚

橙色:小毛病,可打可规劝

红色:重罪,可往死了打(若有打击报复行为,概不负责)

黑色:自行判断(打脸黑条人物导致的死亡,概不负责)

问号:属性不确定

面板一收,宋辞看到堂上所有人的头顶都出现了颜色条。

吴大人是红色,黑脸侍卫是问号,其他侍卫是绿色

问题来了,她又不知道自己会触发什么任务,万一非让她打黑色,那不得死无葬身之地?!

“打脸也是个技术活啊”

她不想满大街都是颜色条,选择了隐藏,有需要时再看。

“姑娘,事情已经处理好了,就此别过。”冷风道。

吴为眼珠一转,象征性的出声:“冷大人,钦差大人何时到衙门?是否派人接一下?”

冷风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不必了吴大人,大人直接去住处,有情况时,自会来找你。”

吴为笑容一僵,什么叫有情况时来找他,他话里有话啊!

雨渐停,乌云散去后是碧空如洗的蓝天,教人神清气爽。

姜觉挑开帘子看了看,太阳出来了,路上开始有行人了。

冷风他们怎么还没回来?只是去画押,用得着这么久?人越来越多,他要一直呆在这儿?

焦躁和不安充斥着姜觉内心,安全的轿子变得幽暗压抑。

“卖桃儿嘞!又大又甜的桃儿!8文钱一斤!”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新出炉的大馒头!”

“烧饼,新烧的烧饼~”

叫卖声越来越多。

姜觉越来越坐不住了。

一想到自己被无数双眼睛打量,还要对他品头论足,窃窃私语,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不远处。

“宋姑娘,等下千万别掀帘子了,也不要做一些出格的事,大人脾气不好,后果很严重。”向来不喜欢管闲事的冷风破天荒的交代了几句,让王爷破例,还敢断绝父女关系,状告亲爹,他倒对这个小乞丐刮目相看了。

“评价一个人不应该看他说了什么,而是做了什么,大人帮了我好几次,我觉得大人脾气挺好的。”宋辞不以为然。

冷风和董家四兄弟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宋辞。

:脾气好?他们家王爷?

:说这话的人,她是第一个!

:又是一个被表象迷惑的

:她看起来还挺认真……

他们齐齐看着宋辞。

宋辞尴尬又不失的礼貌的微笑着:为什么他们的表情那么僵硬?她可不是为了讨好乱说啊,这是她的真心话。

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中,他们回到了集市**,黑色的轿子在路中间,像一座密闭的孤岛。

冷风再次嘱托:“宋姑娘,你只要在外面说话就行。”

宋辞点点头:“知道了。”

就在这时,后方传来马的嘶鸣:“让开!都让开!马受惊了!”

宋辞一转头,瞳孔放大。

咋啥倒霉事都让她碰到了!

五人都有功夫,早就闪到一旁,宋辞虽然吓了一跳,但反应不差,可身手不如他们,躲的慢。

眼看栗色烈马冲上来了,冷风点脚上前,抓住宋辞的衣领带起:“失礼了宋姑娘。”

马主人也刚好拉住缰绳,马蹄高抬,转头长嘶:“吁——!”

躲过去了,宋辞舒了口气:“没事没事,小问题。”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太虚幻境:猪脚有病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庶道为王:先说说上本书,看得出作者不甘心当个网文作家,那种文青喂*风深入骨髓,先以优秀的文笔故事吸引读者,然后把车门焊死拆掉方向盘,戴绿帽撕逼降智给读者喂屎,让你触不及防吃好几大碗。万年黑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香江七十载:没有那个文笔 就不要写。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