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蜜宠甜婚,想要嫁给你
蜜宠甜婚,想要嫁给你

蜜宠甜婚,想要嫁给你姜望舒

标签: 姜望舒 现代言情 陈默
五年前姐姐车祸过世,付予安凭空冒出来,以“未婚姐夫”的身份自居
对付予安,姜望舒典型的有心没胆,只敢肖想,从不敢奢望得到,更没想到有一天居然会等到付予安亲口对她告白
可当幻想成真,她却退缩了
状态:连载中 时间:05-31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3章 他这人就这样


傍晚的时候下了场雨,路上还有积水,姜望舒从商场出来的时候接到付予安的电话,问她在哪儿。

她踩着水坑里的水,看脏兮兮的雨水没过涂了红色指甲油的脚趾,扯了个慌,“我在家呢。”

那边沉默片刻,“我就在你家。”

“哦。”她脸上未有半点慌张,又改口,“我在陈默家......”

顿了顿,又道,“我今晚不回去了。”

那头说,“那把地址给我,我去接你。”

姜望舒咬咬牙,吸吸鼻子,仰头把眼泪咽回去,“不用,我明天直接去看我姐,这边走近。”

又是沉默......

片刻后那人叹口气,电话里又响起打火机的声音,和他低沉的嗓音,“那你一个人小心。”

她说好,挂了电话给陈默发了个消息。

内容只有五个字:我们分手吧。

她在公交站台等走了三辆公交车,没有回复,遂又掏出手机,把备注“宝贝陈默”的手机号拉入了黑名单。

刚下过雨有点儿冷,她不准备坐公交了,伸手拦了辆出租车,随便找了家酒店,顺带在超市买了几瓶啤酒,浑浑噩噩上了楼,这一天恍若活在梦里。

刚开门进去,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是付予安:你还小,有些事不着急。

过了会儿,又进来一条:要学会保护自己。

她笑了,回过去:我不小了。

实在不难想象他这会儿一本正经皱着眉头措辞的模样。姜望舒打开一罐啤酒,咕嘟咕嘟灌两口,叹口气,伸手一摸,脸颊都是湿的。

陈默跟一个女人亲亲我我从酒店出来的时候,她其实并没有太大感觉,生气吧,多少有点儿,哪有被带了绿帽子还能无动于衷的,可随后一想又释然了,本来也没有多深的感情,分就分了,她得庆幸没在这个渣男身上浪费更多的感情。

喝完全部的五罐啤酒,她一夜无梦到天亮。

第二天在酒店楼下花房买一捧白菊,坐23路公交到陵园,天气晴朗,已经有人比她先到。

那人很高,一米九,或许还要再多一点儿,衬衣西裤,背影看一丝不苟,姜望舒把白菊放在墓碑前,转身,瞥见他敞开了两颗扣子的衣领下微凸精致的锁骨。

两捧白菊,两个人,两下里都沉默。

不时有哭哭啼啼的人从身旁经过,又诧异他们的平静,频频回头,哭声随着脚步声渐行渐远。

他点燃一支烟问她,“怎么来的?”

姜望舒道,“陈默送我来的。”

“他人呢?”

“我让他走了。”

付予安叹口气,又问,“今天回学校吗?”

“嗯。”她挥挥手,皱起眉头提醒他,“姐姐不喜欢你抽烟。”

“我知道。”他又抽了一口,走两步过去把烟熄灭在垃圾桶里,对她道,“正好我顺路,送你回去吧。”

姜望舒擦擦墓碑上姐姐的照片,学着照片上的人笑的样子问他,“姐夫,你说我跟姐姐像吗?”

付予安摇摇头,“一点儿也不像。走了,我送你回去。”

她失望的叹口气,小跑着跟上他,“你为什么还单着?难道打算单一辈子?”

付予安在姜望舒心里就是这世上最痴情的人。

他跟姜望瑜在一起后没多久,姜望瑜在去东林采风的路上出了意外,当时家里拮据,所有的医疗费用都出自付予安。

他不声不响,静静守在手术室门口,直到医生出来,摇摇头,说治不了了,他才像有了点反应。

母亲哭的晕过去,她不知所措的站在他身边,眼里满是绝望和惊恐,家里没有顶梁柱,她灰头土脸的从学校跑过来,本来就惊魂未定,此刻更如晴天霹雳。

付予安揉揉她发顶,安慰她会好的,然后红着眼眶同医生商量所有可行的治疗方法,只是可惜,姜望瑜伤势过重,送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转危了。

先进的医疗技术或许可以帮她换一颗健康的心脏,却没办法帮她换一个健康的脑袋。

姜望舒在医院的走廊里哭的几乎断气,临近傍晚一抬头,发现没了付予安。

这个在刚刚握住她的手,给她站着的勇气的人,这会儿不见了!

她一下就慌了,母亲晕过去了,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醒,剩她一个人,要怎么处理接下来的事?

她一边哭一边找,最后在楼梯间找到边抽烟边落泪的他。

那是她第一次看见他哭。

车窗外的风景交替更迭,往事像电影默片般在她脑海里一幕幕闪过,直到车子停在她学校门口,付予安叫她下车,她这才像经历了一场轮回,恍然回神,解开安全带同他道别。

凌凌看到熟悉的车,就知道一定是送姜望舒的,蹦蹦跳跳跑过去,勾住姜望舒的脖子,跟车里的付予安打招呼,“大哥,又来送姜姜啊。”

付予安少言,冲她点点头,又问姜望舒,“周末回家吗?”

她说不了,“这周末有考试,我妈约好了跟朋友一起过生日,你也不用回去了。”

他好像嗯了声,关上车窗,发动车子,慢慢消失在转角路口。

凌凌啧啧两声,“大哥还是不爱说话啊。”

姜望舒反手也勾住她脖子,“我一直想不明白,你叫他大哥,这是怎么论的?”

凌凌认真的解释,“他不是你姐的男朋友嘛,可你姐不是......认真算他根本不是你姐夫,你都不这么叫,我更不能这么叫了,可不这么叫总得有个称呼才行,那只能叫大哥了。”

解释完了,又砸吧砸吧嘴,一副打探消息又不大好意思张口的猥琐样儿,“那个......大哥还没有女朋友吧?”

姜望舒笑着反问,“你有想法啊?。”

凌凌讨好的黏上去,“不是,我就随口问问,你看吧,人家好歹是一事业有成,稳重端方的成熟男人,软件硬件都不差,可......说难听点儿,他跟你姐又没结婚,总不能一辈子守身如玉当个鳏夫,终身不娶吧?”

姜望舒眼神闪了闪,“我妈上次问他了,他说没遇到合适的,暂时还没这个打算。”

“什么叫还没遇到合适的?这么多年了,一个都没有,唬谁呢?”

他的私生活,姜望舒并不过多参与,不过没遇到合适的这个说辞,确实可信度不高。

姜望舒平时跟付予安的联系并不多,他很忙,几乎只要不是他主动现身,姜望舒是找不到他的,见了面也就是问问彼此近况,至于他的感情生活.......

他不主动提起,她也不好直接问,多数都是母亲开口,甚至提过想要帮他介绍,不过寻摸来寻摸去,也没找到个跟他合适的。

在他心里,姜望瑜或许真的就是那个一直过不去的白月光,只是可惜他们有情人,还没来得及长相厮守就已经天各一方。

她驱散这些有的没的,漫无边际的想法,挽着凌凌的胳膊回宿舍。路上凌凌接了个电话,喂了声,又把手机递给她,“陈默,找你的。”

她昨天给陈默发了“我们分手吧”的信息之后就拉黑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至今天,这么久,现在才想起来通过凌凌来联系她,不是手机没在身边,就是刚从温柔乡中睁开眼。

“看见我给你发的信息了?”姜望舒先发制人,“认识字儿吧。”

陈默在那头叫屈,“姜姜,你怎么了?怎么回一趟家就要分手?是......心情不好?还是我哪儿做错了?你说出来,说出来我一定改!”

姜望舒从口袋里摸出钥匙,开门关门,打开免提,一边换衣服一边问,“华庭酒店的床舒服不舒服?”

凌凌瞪大了眼,指指手机又看看姜望舒,一脸不可思议。

那头被噎了一下,略一顿,开始装傻,“什么酒店?你说什么呢?姜姜你别吓我,到底怎么了?”

“陈默。”她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平静且温和的道,“昨天下午你在哪儿?”

“我在家啊。”

姜望舒掏出手机,打开相册找到昨天拍的照片,发给凌凌,又用凌凌的手机发给陈默,“我是有点儿近视,可我不瞎啊,这照片上的人是你吧?那你怀里那个呢?”

那头彻底沉默了。

“你还有什么话想说吗?”

“那个是我......”

“妹妹?还是姐姐?”姜望舒打断他,“总不会是普通朋友吧?”

陈默声音渐次低了下去,“姜姜,我们见一面吧。”

姜望舒摇摇头切断了电话,倒是不见有多难过,脸上的表情还是失望居多。

凌凌张嘴哑然了半天,深吸口气,消化了一下两人刚刚的对话,还是觉得无比震惊,“你们分手了?陈默居然......劈腿了?”

“你至于这么惊讶吗?”她换下了素净的衬衣牛仔裤,翠绿纱裙外套了一件防晒衫,装了几本书跟她道别,“我去找周老师,陈默要是再打电话找你,别搭理他。”

凌凌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快刀斩乱麻的分手,渣男劈腿,这种情况,不上去呼他两个大嘴巴怎么能解气呢?

不过姜望舒的心思现在并不在这上面,马上要毕业了,她得抓紧时间找工作,学校的事尽快处理完了,马上就要步入职场了。

付予安这么多年来,大大小小不知帮了他们家多少忙,甚至自己当初上大学的学费都出自他手,零零总总算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外债,总这么欠着人家的也不好,她抬头看看艳阳高照的天,心想,总有渐行渐远的那一天,还是赶紧把钱还上吧。

付予安送完姜望舒回去的路上出了一起交通事故,车子缓慢的穿梭在拥挤的车流中,他点燃一支烟,抽着抽着就晃起了神,一脚刹车没踩住,跟前边的车追尾了。

红色的玛莎车主下来找他理论,他看看对方的车,把烟掐了说,“我全责。”

玛莎车主打量他一眼,跺跺不合脚的帆布鞋,拿出手机找他要号码,“我这车修起来可贵,新车,我还没上保险呢。”

付予安点点头,“我赔的起。”把自己的手机号告诉对方,又介绍,“我带你去修车吧。”

玛莎车主把耳前的一绺头发挂到耳后,扑闪着两只妆容精致的大眼睛问他,“不坑我吧?”

他原本只是想省点儿麻烦,不过对方既然这么担心,他总不好强求,“那你带路。”

玛莎车主摇摇头,“我才刚回来,对这儿不大熟悉,还是你带我去吧,反正你全责。”

付予安就带她去了杨青那儿。

杨青大概检查了一下,报了个数字,付予安没意见,玛莎车主也不甚在意。

车一时半会儿开不了,玛莎车主打了个电话跟那边的人说自己有事去不了了,又问付予安,“这你朋友的店吧?”

付予安点点头,“找不到我,来店里也行。”

“你要跑啊?

“忙。”他简直惜字如金。

他的车也要留下修,跟杨青打了个招呼,从车库开走一辆车,撂下玛莎车主,先离开了。

杨青一面指挥着员工干活,一面笑嘻嘻的上去打招呼,“你这车过两天就能修好,留个电话吧,到时候修好了通知你。”

孟梵望着付予安离开的方向喃喃,“你朋友好像不怎么爱说话。”

杨青“啊”了声说是,“他这人就这样,特闷,没什么意思。”

“我觉得挺有意思。”

“啊?你说什么?”

“没什么。”孟梵笑嘻嘻的转身,去车里拿了高跟鞋换上,拒绝了杨青留她手机号的提议,“我有他的号码,到时候我直接联系他就好了,对了,你那朋友叫什么来着?”

“付予安。”

“付予安……”她改了备注,心情大好,临走前还夸了杨青的发型。

店里的伙计啧啧两声,“还是付哥魅力大,杨哥,你得加把劲儿了。”

“有你什么事?”杨青扔了瓶矿泉水过去,“干.你的活去!”

伙计们都去干活儿了,杨青一个人又开始咂摸,有五年了吧?付予安还不会是有什么毛病吧?改天得给他找个心理医生看看,他还真能一辈子不娶了?

付予安好好滴开着车,到了停车库,无端端打了个喷嚏,手机在副驾驶上震动,他寻到停车位,把车停进去,接通电话,“喂?”

那边俏生生一道活泼女音,“付予安是吧?车修好了记得通知我,我等着开呢。”

他关上车门,嗯一声,等了会儿,那边没再说话,又利索挂断。

到了办公室,季骋在等他,说上次做的项目,有些细节要跟对方再沟通沟通,付予安是负责人,晚上约在汉廷吃饭,让他准备准备。

付予安是公司的软件工程师,也是半个老板,当初跟李季骋合伙开了这家公司,没多久姜望瑜就出事了,那之后他狠颓废了一阵,公司的事都是季骋在打理,同为老板,但他之于季骋总是显得更洒脱一些。

他很少出去应酬,但这次的项目一直都是他在跟进,对方既然选在汉廷沟通细节,让别人去,也不合适。

“嗯。”他整理了几份文件交给文特助,看季骋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打量他,皱皱眉,“还有事?”

“你不回去换身衣服?”

“不了。”

季骋摇头叹气,“文特助,你这助理当的可不称职,去给你们付总拿身衣裳来,你可是咱们公司的门脸,大小也是个人物,不穿好点儿怎么行?”

文特助看了自家老板一眼,的确是门脸,不然公司也不会平白无故进来那么多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程序员。

付予安办公室里有个隔间,他有时候忙得很了,索性就不回家,在公司对付着睡一夜,隔间还是季骋让人弄的,现在已然成了他半个家。

他在里面换好衣服,跟季骋驱车去酒店。

问题倒也好解决,菜还没上齐,事情就已经解决的七七八八了。

对方经理要跟他碰杯,付予安稍一提唇算笑,红酒一口的量,他一饮而尽,摸摸口袋,烟瘾犯了,借口去卫生间,在走廊点了一支烟。

一支烟燃到尽头,他把烟头按熄在垃圾桶上的烟灰缸里,掏出金属烟盒,里面只剩一支,他点燃最后一支,继续吞云吐雾。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木叶寒风:真反面典型。 现在是个人都想来点轻松搞笑了 问题人家大神搞笑能让我笑 包袱给的恰到好处 你这种只能是尬 完全没有想笑的**甚至还有点想吐。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邪恶狂想曲:看到开头,觉得很惊艳,代替魔鬼引诱别人堕落,很有意思的情节,可惜外挂来得太快,拿到外挂之后只能当H文看了。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万界圆梦师:合理性不要细究,细究这个的能毒死你,撇开这一点还不错无限流有很多种,很不幸,本书属于依靠法则技能糟蹋原著的方式推进剧情的,各种毁原著。本书也就脑洞能看,但很快也乏味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