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分手后,偏执影帝直播硬舔求复合
分手后,偏执影帝直播硬舔求复合

分手后,偏执影帝直播硬舔求复合曲然

标签: 封景恒 现代言情 苏落云
【误会+打脸+双洁+追妻火葬场+微马甲反转+甜虐】 又名只想搞钱后,偏执影帝在片场跪着求复合(男女主偏理智) 苏落云和封景恒在一起三年! 在他成为影帝的那一天,一张二十万的支票轻飘飘的扔到了苏落云跟前,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的眼睛:“苏落云你见好就收,你一个赌鬼的女儿就只值这个价!” 曾经的深情缱绻都成了一场笑话
高利贷追债,母亲病重急需手术,苏落云扔下自尊,咬牙收下
半道上,医院传来噩耗,母亲去世
悲痛欲绝,幡然醒悟,要什么爱情,搞钱才是硬道理
五年后! 国际影后苏落云华丽回归,石榴裙下追求者无数,万草丛中过,片叶不粘身
片场上,现任封氏集团总裁,为了家族生意息影的封景恒再度出现
外界性子高傲的他,在众人面前鞍前马后端茶倒水、低声下气的轻哄:“落落,都是我错了......” 微博爆炸,从此之后苏落云身后多了个甩都甩不掉的影帝舔狗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01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3章 他放不下她


气氛骤然紧张。

封景恒微眯起了眼睛,浑身散发着冷意。

鼻头里轻哼了一声,他上前了几步,走到了苏落云跟前,高大的身影极具压迫力的笼罩在她身上。

“ 你的本事就是陪喝吗?影后?”

“到底是什么样的局,值得你喝成这样。”他不屑的轻笑出声。

嘲讽的意味太浓,但苏落云这些年一颗心早已被练的刀枪不入。

她垂下眸子,淡淡的应了一声:“自然是比不上封总含着金汤匙的出身,可以肆意妄为,我只是个普通人做些普通事。”

“只是陪喝?!”封景恒冷笑,眼底意味不明。

“龌龊的人才会想龌龊的事。”

苏落云神色不变,强硬的抬着头看他。

胃又开始痛了,她不想再继续跟他纠缠,甩下这句话后,抬脚往上走。

前方正撞上一道抱着大捧红玫瑰的俏丽身影。

"景恒哥哥。”

一如记忆里那道熟悉的绵软的声音。

苏落云将视线投向她,女孩穿着白色蕾丝的公主裙,头戴着小小的皇冠,干净纯洁,像是坠落人间的精灵。

联想着封景恒一身银灰色西装,窄腰长腿,帅气逼人。

她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那朵红色玫瑰。

和对面手上抱着的一大捧玫瑰,是一样的。

有些事情不言而喻。

苏筱雅显然发现苏落云居然出现在此,很是有些惊讶,微张着红唇,呆在了现场。

一直到苏落云面无表情的从她身边经过后。

才回过神来,神色复杂的望向了楼梯下的封景恒。

片刻后,哑着嗓子喊道:“景恒哥哥,走吧,订婚要开始了。”

封景恒低垂着眼帘,头顶的灯光落在他身上,他看着苏落云消失的方向,有些说不出的意味深长。

“嗯,走吧。”

去宴会厅的路上,苏筱雅抿着红唇,精致的眉目间带着深深的愁绪。

红唇张了张,终于是忍不住问道:“五年了!景恒哥哥,你还放不下她吗?”

“她当初可是为了钱和二叔合作,想要害死你。”

“即便这样,你也还是放不下她吗?”

三楼的卫生间里,明明没有喝什么,苏落云却是吐得昏天黑地。

多年下来,她的胃实在太脆弱了。

不远处的宴会厅里,浪漫的悦耳的音乐声一直到这里都能听的清楚。

不过数百米的距离,却仿若两个世界。

苏落云抽出纸巾,擦了擦嘴。

她对他残留的爱意,早就在那个雨夜里混着眼泪消失殆尽。

无论他们如何,都与她无关。

爱情算什么东西,赚钱才是硬道理。

电话响起,苏落云让助理小赵备一杯水,在包厢门口等她。

吃过了药之后,舒服了些许后,再度回到了包厢。

她没再喝酒,今时今日的地位,也没有人可以逼她。

之前不过都是礼貌和客气。

酒桌上,有女孩明显已经喝多了,通红着脸,神色有些涣散,却还不得不笑着硬撑。

苏落云看着她,就像是看着当初的自己。

封景恒嘲讽酒桌。

可当初他成名的那个角色,是她一杯杯和制片人喝出来的。

当时和制片人约了饭局,一言不合,他拔腿就走,徒留下她一杯一杯白酒像是水一般,往胃里咽,不住跟人赔礼道歉。

回了家,还得忍着难受,轻声细语的哄他。

确实他有实力,但是谁给他机会呢?

随意寻了个理由,苏落云将喝多了的女孩叫了出来,扶着她去厕所吐了一通后。

等她出来,端着水,将解酒药递给了她:“吃一颗吧,舒服点。”

“回去就别喝了,没事的,有我在。”

女孩眼圈一红,喉咙哽了一下,抿唇道谢道:“谢谢苏姐。”

苏落云弯唇浅笑;“在外面再待一会吧,等药效起了再进去,你也缓一缓。”

大半个小时后,酒局散场。

苏落云主动的揽下了送这几个女孩回去的事情。

车上那几个女孩被灌的都有些懵了,问了许久,才总算是问到了地址。

这些都是刚进龙腾娱乐公司的年轻小演员,被叫过来活跃下场面。

住的地方也都聚在一起。

但安置完她们后,也基本也到了深夜。

送的最后一个是吃过解酒药的女孩,她的情况还稍微好些,还能走路。

不像那几个最后是被同屋的人扛回去的。

“ 谢谢苏姐。”夜色里,女孩的脸依旧是红的,看向苏落云的眼睛却是亮晶晶的,写满了感激和崇拜。

苏落云站在车旁,笑了笑:“没事,以后别这么傻乎乎的,他们递给你就喝,能躲就躲,明白吗?”

“ 哎。”女孩眨着眼睛,呆呆的点头。

苏落云失笑,时间也不早了,抬脚上车,从车窗里看向她稚嫩的脸,眼神认真,最后留了一句:“你叫明依白是吧,我看过你演的戏,那年夏天里的楚夏演的很好,继续加油!”

“长安旧事里,期待和你的合作”

挥了挥手告别,前方的助理小赵见状轻踩油门,车辆滑进夜色里。

透过后视镜,小赵看着她瞬间疲惫下来的脸色:“苏姐,你还好吗?”

苏落云揉了揉有些发疼的眉心:“放心吧,我没事的。”

“这么多年,大风大浪都过来了,不至于刚回来就倒在这里。”

小赵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最后没有发言。

今天刚回国,住的公寓还没有收拾好,苏落云暂时住在酒店里。

一进门,勉强着自己卸完妆,做完一系列的护肤之后。

迷瞪着眼睛,一扑到床上,便睡了过去。

梦里是一片湛蓝色的海和大片大片盛开的红色玫瑰,拽着她往海底的深处落了下去。

第二天,晨光初起,天边被染上了一片金黄。

经纪人王姐提着早餐进门的时候,她还在床上躺着。

整个人连头一并缩在被子里,双腿蜷缩着,像极了个没有安全感的小猫咪。

“落落醒醒,起来吃早饭了。”

王姐走了过去,轻轻的掀开被子,露出了一张比玫瑰还要娇艳几分的脸。

她轻轻耸了耸鼻子,像是蝴蝶扇动翅膀,挣扎的轻轻的颤动着眼皮,不设防的样子格外惹人怜爱。

“乖,快起来了,吃了再睡,不然你的胃又要痛了。”王姐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低声轻哄着。

苏落云平时都特别的乖巧,很是理智和坚强,从来都不用操心片刻。

只有在将醒未醒的时候,格外的脆弱。

仿若一触就能戳破她柔软的内心。

听助理小赵说,她昨晚喝了些酒,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情绪有些不对劲。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星球博物馆:忽闻常侍起新篇,不教老朽慨万千。昔时多少未完本,化作一星报君前。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无聊大纲文,毕业三年写了2本麻瓜研究又想回学校研究魔法。脑洞出个活动手办,其实原著早就有那玩意了。原著避开魔法原理没写,这书就瞎巴巴,一股牛排里放了方便面调料的感觉。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从离婚开始的文娱:文青作者 标记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