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被迫穿书后靠装傻逆天改命了
被迫穿书后靠装傻逆天改命了

被迫穿书后靠装傻逆天改命了三两风

标签: 古代言情 林婳 程与淮
【双穿书+金手指+扮猪吃虎+马甲+破镜重圆】 【甜宠+HE】 穿书体验公司员工林婳为了同白月光再续前缘,周六加班内测穿书剧本 本穿到坏事做尽的恶毒贵妃身上 虽良心不安 但却是十足的爽文大女主 不成想突然爆发太阳风暴活动 系统BUG 她又又穿了 这次穿到一个悲催可怜小丫头身上 而这小丫头一系列的惨兮兮还是她自己的手笔? 没办法 为了出去只好重新开始任务线 熬到长大成亲的时候 却只见 嗯?怎么我的这个便宜夫君长的这么像我的白月光!? 阅读提示: ♦双C 甜宠 HE(现实and穿书都是) ♦男主追妻 先婚后爱 ♦夫妻双马甲 ♦微权谋 ♦阅读愉快~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01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精彩节选

第1章 又又穿书了?


炎炎夏日,灼日高悬,暑气四散。

凤启宫内却是与外头全然不同的景象,整所宫殿内隔十步路处便搁置了一大缸的冰块。在常有人行走的几间屋子内更是有专门值守的宫女,不断自那冰缸上头朝别处扇着凉风。

正殿贵妃榻上,斜斜靠着一名华服女子,女人艳丽娇媚的脸上写满了满足和舒适。正拿着小银叉往自己嘴中送那冰镇过后的鲜甜荔枝。

她嚼着嚼着,似是想起来什么,问下头给她按腿的宫女,“小沐,定国公一家子,是不是这几日便要出发去北境了?”

小沐恭敬答:“回娘娘,正是三日后。”

林婳喃喃:“三日后啊……这么快……”

她这些时日忙着神不知鬼不觉的往吏部安插自己的人手,倒是一时间忘了这桩事。

林婳吃掉雕花琉璃盏中的最后一颗荔枝肉,拿帕子揩了揩嘴,“去准备一下,我要传旨。”

一炷香时间后,小沐手持着林婳新鲜出炉的懿旨,一边等上头的墨汁晾干好卷起来,一边看了看上头写了什么。

“娘娘!您为什么还要封齐半夏为郡主啊?还要接她进宫?!”,小沐惊呼。

林婳懒洋洋的瘫坐在太师椅中,眸色神色晦暗不明,清丽婉转的声线此刻却如同像是从地狱之中传上来的一般。她淡淡的开口,掺杂着轻笑,“定国公一家子叫我家破人亡,我岂能让他们一家子再享天伦之乐?”

林婳拔下自己的一只护甲,拿在手中把玩,“那齐家小姑娘听说聪明伶俐的紧,两岁识字,三岁就会背诗,人又长的冰雪可爱。有这样一个可人疼的小女娃在身边时时体贴着,便是在那苦寒的北境,只怕日子也是舒坦的。”

“倒不如,召进宫来陪着我月儿,一道学习一道玩耍,岂不是好?”,林婳将那只护甲扔到桌子上,“这护甲我戴腻了,明日你叫他们再送些新鲜花样来。”

小沐屈膝应是,又道:“可是娘娘,宫里的日子终究是比北境要舒坦啊。”

她家娘娘虽与定国公府有着杀父杀兄的深仇大恨,却因顾忌着定国公府在大楚的威势和地位,不敢明着针对,这才找了借口,说是北境邻国今年来不太安分,北境镇守的兵卒压不住,要定国公一家子过去镇镇场子。

林婳听得这话噗嗤一声笑出来,“我说你这个丫头,怎么跟了我这些年,这脑子是一点长进也没有?齐半夏人都在宫里,她过得什么日子,亦或者是说……”,林婳看着小沐粲然一笑,“她是死是活,还不都是我说了算?”

便是打小就跟着林婳,小沐也着实被她这一笑迷晕了眼,她家娘娘着实是个天上地下都难得一见的美人,难怪叫那大楚皇帝,一见便失了魂,丢了心。

见林婳一切皆有成算,小沐也不再多说什么。

“娘娘,这懿旨是现在就去传吗?”

林婳颔首道:“总得给人家小丫头和她爹娘一点准备的时间嘛。”,林婳笑道:“否则别人不得说我这个做太后的不体谅人?”

“你亲自去,叫汴京的人都看看,哀家可是给足了他们定国公府面子。”,林婳最后吩咐道。

小沐卷了懿旨,福了福身子,转身退了下去。

“度云,我任务值完成多少了?”,小沐出去后,林婳闭眼进入异世界问。

原本空旷无边的虚幻中,立刻浮现出一个修长挺拔的男性人影。

“宿主,您已经完成92%的任务了。”,度云微笑道。

是的,这并不是真实的古代世界,这只是一个穿书的剧本。林婳也不是这里的人,她只是穿书体验公司的员工,来内测剧本的。

“好耶。”,林婳雀跃道,“马上就能完事儿了。”

不用扮成原主南漫的恶毒模样,林婳整个人看上去轻松不少。

“待会儿要先去买奶茶,再去吃火锅,然后去逛超市……”,林婳一边掰着手指头数,一边转身走出异世界。

这个原主南漫,是个无恶不作的典型三观崩坏的反派人物,林婳在她身体里熬了这些年,做了数不尽的坏事,她觉得自己精神压力实在是很大。

可是没办法,谁叫她剪刀包袱锤输给了同事,才被迫选了这本“恶女本”呢。

晚膳时候,小沐回来了。

说起传旨后那定国公一家瞬间变绿的脸色,林婳强忍着心中的同情,看似快活解气般的笑了起来。

小沐一边给林婳碗中布菜,一边说:“奴婢想了想,娘娘这招实在是高。先是联合了大瑶和云将军,将那齐家最厉害最难对付的大郎齐光赫绞杀在战场上,叫那定国公府落入了平庸的二郎齐光衍手中,这样咱们再对付起来可比对付齐光赫要简单多了。如今又借着北境不安定将他们逐去了北境,还押了他家看的眼珠子似的独女齐半夏进宫当人质。”

小沐谄媚的笑,“娘娘可真是智计无双。”

林婳正喝着老鸭汤,她近日事多,天又热,有些上火。闻言漫不经心的笑了一下,人质?以她今时今日的地位和权势,皇帝老儿都叫她用慢性毒药给毒死了,皇帝还是自己亲儿子华攸宁,又因他年幼,自己顺理成章垂帘听政,把持朝政,前朝又有一个对她死心塌地的舔狗将军云开诚做帮手。她何须拿一个小丫头做什么人质?笑话么不是?

三日后,饶是定国公一家多么不甘心多么不舍得,还是迫于林婳的威势,乖乖的将女儿送进宫来。

林婳懒散的歪坐在塌上,看着下头唯唯诺诺跪着的齐家小丫头。

心中忍不住一片唏嘘,这小丫头长的是真可爱,小洋娃娃似的。

原本那先帝是有意要给齐半夏和华攸宁定下娃娃亲的,但南漫怎可叫杀父仇人的女儿做自己儿媳妇,便暗中加大了给皇帝下毒的剂量,皇帝这身子一不爽利,自然没有这个心思再去想这些事情。

林婳看着这个明明惧怕却还要装出平静神色的小丫头,心中又是一声叹息,“哎,如此可人疼的小丫头若是真给了她家宁儿做媳妇儿,倒是美得很。只可惜……”,她得按照剧本走……

林婳也不愿多为难她,只是假慈悲的装出一副和蔼的模样叮嘱了她几句,叫她在凤启宫中不要拘束,只当是自己家。实则转头就把人丢到凤启宫一个小小的侧屋去了。

按照剧情,这小丫头今晚便会因为骤然离了爹娘到了她这个恶女身边,被吓出高烧来。

而林婳也会趁此机会,在她的汤药中掺些砒霜进去。

届时定国公府来问只说是小孩身体弱,染了风寒,便是传召了全太医院的太医,用尽了良药补品都没有。他定国公府还能说出什么不成?

可真当要给那丫头的药里下毒的时候,林婳终究还是迟疑了。

这几日小丫头在她这里做小伏低的早晚伺候,小小的人儿,又是在家中自小养尊处优的,却来她这里事事跟小沐抢着做,便是自己亲生女儿华昭月,她也是没享受到这待遇的。

林婳垂眸想了想,左右这个齐半夏不过是她剧情中的炮灰,剧情大抵就是将她框进宫里毒死,并没有什么别的用处。

那既然如此,不论是生是死,只要是害了她应该就差不多吧?

林婳去问度云,度云还是那样的笑意,同她说只要害了她便是。

林婳得了这个确切的答案,心上那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便将砒霜换成了痴傻药。

左右她痴傻不了多长时间,林婳便能结束这边的任务回去了,总算是给她留了一命不是么?

小沐找来的时候,林婳正在双手合十跪在侧屋的佛像前忏悔。

她这个本子,做的坏事太多,不拜一拜林婳实在是觉得良心不安。

话说,究竟得是什么人才会选择体验这种剧情的本子啊喂!

“娘娘,都办妥了,那药便会掺在明日给郡主的药中叫她喝下去。”,小沐在林婳身侧的空蒲团上跪下轻声道。

林婳汗颜,你为甚要在佛祖面前说这事啊!这不是叫她前头的忏悔全白瞎了嘛!

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知道了。”

林婳在小沐的搀扶之下起了身,“有些困了,去打水来吧,我要沐浴睡觉了。”

一夜无梦,倒是好眠。

只不过……

“唔……好疼……”,林婳吃痛的捂住自己的头。

“主线人物齐半夏,十岁。定国公府独女,生父齐家二郎齐光衍。汴京城天才智商儿童。因南漫同定国公府的恩怨,被迫进宫。后成为皇帝华攸宁的隐藏势力,嫁入云府,协助华攸宁搜集云府家主云开诚同南漫勾结罪证,架空南漫植入朝堂势力注入华攸宁人手,帮助华攸宁重新掌握全部朝堂势力。后因自己野心与华攸宁的猜忌,二人反目成仇。齐半夏矛头转向华攸宁,同华攸宁夺权,成为女帝……”

系统温和的男声一大段的往林婳脑中植入剧情和与齐半夏有关的记忆。

林婳的头痛也正是源自于此。

俄顷,系统男声再次响起,“剧情记忆皆以加载完毕。愿宿主游戏愉快。”

林婳睁着眼睛,半张着嘴盯着床上雕刻着海棠花模样的床顶发呆。

说实话,她还是糊涂的,并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因此也更不能理解刚刚系统那一大段话是什么意思?

齐半夏?为什么要跟她说齐半夏的事情?

或许是在梦吧?林婳如此想着,准备喊来小沐,瞧着这投进屋内的晨光,怕是早已过了辰时,小沐怎的没喊自己起床,她还得上朝呢!

“小……”,小沐两个字刚被她哑声喊出一个“小”字,林婳就迟钝的发现一件事。

这床顶!上头怎么会是海棠花呢!她的床顶上雕刻着的分明是牡丹花呀!?

林婳惊恐的扭头探看她所处的位置,心中咯噔一声,这不是她的房间。

但所幸,这小小的屋子里,除却她之外也再没了旁人。

林婳坐起身子,去掀被子想要下床。

眼睛的余光无意识的扫到自己的胳膊,她放开抓住一角的锦被,缓缓将胳膊抬起,与自己的视线齐平。

林婳眨眨眼,不敢置信的又闭上眼,揉了揉眼睛再睁开。

还是一样的结果。

这只短短白白如一小节莲藕般的手臂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喂!

林婳再看这房间,好像长的同她前几日随手指给齐半夏住的屋子很是相像呢?脑海中适时回响起方才系统的话语。

林婳艰难的吞咽一下,“不会吧……”

她不信邪,强撑着一副颤巍巍的身躯,一把掀开锦被,趿上床前那双明显女童大小的鞋子,几步跨到铜镜面前。

“呼……”,她深深吐出一口气,而后半晌没接上下一口。

这澄明铜镜之中映照出来的面容,不是那个倒霉催的齐家小丫头又是谁!?

都说人在遇到自己理解不了或是解决不了的事情时,第一反应就是逃避。

林婳亦是如此,她这时又想,莫不是还是在做梦?

于是乎,抬手掐了下自己的另一只手背。

“嘶,好疼!”,可手背上传来的深切痛感提醒她,这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

林婳闭眼进入异世界,“度云!”

度云浮现出来,他今次换了一身新衣裳,裁剪得当的高级面料深灰色西装。剑眉浓黑,一双多情的桃花眼。他的身材长相完全是由百名志愿者设计投票得出来的。

这样的身材长相便是放在遍地帅哥的娱乐圈那也是当之无愧的美男前三甲。

饶是林婳基本上每天都能看见他,但每次见他的时候都忍不住要小小的花痴一下,不过很显然她今天没这个闲情逸致。

度云微微笑着,“宿主,我在。”

林婳气不打一处来,“你还笑得出来?你看不见我的样子吗?这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变成齐半夏了?!”

度云接下来的一番话,如同一桶冰镇过后的凉水当头浇下。

他说因为不久前发生的一次太阳风暴活动,导致系统部分程序数据错乱,这才导致林婳明明一开始是穿到南漫的身上,在那头的主线任务还没结束的情况下,就又被迫穿到了齐半夏的身上。

林婳好半晌没说话,她理清楚这里头的因果关系之后,问:“所以我现在想出系统的唯一方法就是走完齐半夏的任务主线,然后等半个钟头出不去,系统就会给我同事发信息,喊他们来救我?”

这原是公司为了防止有些体验者过分沉迷剧情,以至于在走完剧情任务之后还痴迷着不愿意回到现实而设置的警报系统。

而林婳作为公司内测员工,却因为今天是周六,公司没人上班,这才不能叫同事第一时间发现系统的问题救她出来。

度云点头答是。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寄生:评论后补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武侠世界大拯救:后期真不能看,前期干粮!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我的妹妹可不可爱关你屁事:必须仙草,虽然我不看第一人称文来着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