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武破成仙
武破成仙

武破成仙我还有存稿

标签: 奇幻玄幻 徐瑾 我还有存稿
世间万物,生死皆有定数,唯有成仙方可永恒不灭
少年年自东方而来,以一颗赤子之心,欲要探寻武道的极致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01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5章 你认错人了


阳城,上虞国的第一大边城,是东胡国南下必经之路。阳城的存在,就是抵御东胡国的入侵。

荒村距离阳城,差不多要八个时辰,加上车队有货物,还要慢上一些。

待雷彪等人到达之时,天色已接近傍晚,尽管已经偷来过几次,但每次看见阳城这巍峨的城墙,徐瑾心中还是会不由地惊叹,这得需要多伟岸的力量才能建造起来,每年的维修又得花费多少灵石。

一番例行检查后,荒村一行人便顺利进城,车辆从专用商道缓缓行驶前往贸易中心,荒村的货物数量不是很多,每次都是直接以高于市场的价格卖给阳城官方。而这福利更是由阳城城主下令的,荒村贸易的绿色通道。

不用猜就知道,肯定是卖老头子的面子,夫子不是荒村的人,甚至不是上虞国的人,没有人只毒夫子来自于哪里。

徐瑾曾把老头子的书房翻了个遍,都没有找到徐夫子人任何与外界来往的书信,也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徐瑾也曾直言不讳问过夫子,从哪里来的,家里还有什么人,有没有年轻漂亮的侄女之类的,徐夫子只是淡淡的说了句,“家里人就剩你一个了。”

二十年前,夫子初到荒村时,容貌和如今毫无差别,不见一丝衰老,而同龄的荒村老人,西去的不知道多少了。

夫子来荒村后,带领村里人开挖水渠浇灌田地,修筑学堂房屋读书认字,带领村里精壮男子上山打猎驯化家畜等。虽从未展露过其自身修为境界,但能将原本贫瘠无比的荒村,变得如今这般井然有序,村民能过上安稳富足的生活,可见厉害。

村里曾推举夫子为村长,但被他拒绝了。只是组建了村长老会,并提倡了“选拔制”和“考核制”,每四年进行一次“村长选拔”,荒村所有村民皆可参与,由荒村的人决定村长的归属。

村长选拔后,每年年末会针对村长进行一次“考核”,当年荒村的稳定、收入、村民生活状态等,都会进行一一考核,若考核不通过,则由村长老会提议重新选拔一位村长。

若只是如此,夫子或许只是一个知识渊博的大学者罢了,真正让村里人震惊的还得是十年前的“灵矿”一事。

不知道是谁散布流言,荒村疑似有一座灵石矿,这流言很快便被阳城官方知晓。

一座灵石矿对于一个国家来讲,是一笔不可忽视的财富,无论真假与否,都必须重视。

一支军队很快便到荒村勘察,在荒村西南百里内的确发现了一处中型灵矿。

后来,阳城城主亲自到了荒村,本想让军队入驻荒村开采灵矿,荒村整体迁移并补偿一定的灵石。

但夫子邀请城主相见后,改变了决定。阳城派军队驻扎灵矿,荒村出劳动力开采灵矿,所采灵矿三成为荒村所得,七成为阳城所得。

阳城城主的这一决定让人大吃一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一城之主为何给一村野夫子如此大的面子。

其中缘由无人可知,此后夫子更是被村里人奉若神明。

“这次你们来的可有点晚了,快快请进。”一个大腹便便掌柜模样的的中年人笑呵呵的迎了过来,雷彪等人见状连忙回礼。

“朱总管,又要麻烦您处理一下这批货了。”雷彪诚恳的说道,朱总管名叫朱龙,是阳城商贸中心的负责人,以往都是由他负责荒村的货物。

“哪里哪里,各取所需,各取所需嘛。各位远道而来,想必也累了,我已让人备好了酒宴,快快请进。”朱龙笑呵呵的说道,吩咐下人将荒村这批货物带下去清点整理。

“哈哈,那就恭敬不如从命,朱总管,先请!”雷彪闻言,眼中绽放光芒,长途跋涉为的就是这一顿啊。

酒过一巡,朱总管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众人也见怪不怪。这些文化人之间的繁文缛节,不如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来得痛快。

“雷大哥,吃完了今晚还是老规矩?”一满脸络腮胡的大汉,拎着一只羊腿狠狠地啃了一口,一脸期待道。

徐瑾瞥了他一眼,此人名叫王莽,村里出了名的“妻管严”,平日里在家中备受妻子折磨,路上若是多看其他女子一眼,回家便是一顿毒打。

起初徐瑾不解,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岂可居于女子之下。后来偶然看到王莽妻子如拎小鸡仔一般拎着王莽后,让他也明白了什么叫能屈能伸。

“可以,但还是老规矩,食色性也,不可赌也。若是坏了规矩,夫子定当惩罚你我。”雷彪严肃道,夫子严打赌博。

说罢,雷彪还意味深长的瞅了一眼徐瑾,他雷彪与赌不共戴天!

村里原本有个小赌坊,还是徐瑾开的,一时生意火热无比,村里但凡手里有点灵石的都去过,而且一发不可收拾,跟上了瘾一般。

赌坊很常见,玩法也就那些,但徐瑾这家伙的赌坊除了常规的玩法,还整了一些新颖的东西,比如斗鸡、斗蛐蛐之类的,他收取当场双方赌资的百分之十,而且他居然还提供鸡、蛐蛐的售卖。

那段时间里,雷彪这种见多识广的老赌狗都免不了沉迷其中,最后输的精光,全让徐瑾这小子挣的盆满钵满。

后来却被夫子强制关闭了,因为赌坊房契是夫子的,还顺便没收了徐瑾当时所赚的灵石。

“那哪能啊,灵石要花在刀刃上,喝酒听曲它不香么?”众人大笑道。

阳城作为上虞国第一大边城,其繁华程度不逊色于王都。因为是边城,人流量特别大,佣兵、商队、商人等络绎不绝,可谓是鱼龙混杂。

而阳城两大特色“赌”、“色”,更是赫赫有名。边城的人都是刀口上舔血生活,贯彻今朝有酒今朝醉,挣的钱基本都花了出去。

阳城的赌分为两种,“小赌”和“大赌”,小赌便是寻常街巷中的赌坊,也是最受普通人喜爱。大赌则是赌石,一刀下去富贵在天,财富有命的那种,身上没有几万灵石门都进不去。

色则是更具特色,风流人士称呼为“雅”和“俗”。“雅”为乐坊品茗听曲,赏仙子如画;“俗”为青楼寻欢作乐,伴美人共眠。

阳城赌坊无数,但乐坊却只有四家,名为“春兰”、“夏竹”、“秋菊”和“冬梅”,据说这四家乐坊背后都有一个显赫的势力,因此才没人敢打其注意,毕竟挣得实在太多了。

相比乐坊,青楼便要多上不少,大大小小加起来也有五十来家了。其中唯一官方认证的便是“雅序阁”,由城主府创办,当然不是城主特别是癖好创办的,更大的意义上它是一座囚牢。

雅序阁的女子个个都国色天香,美如仙子,相比其他青楼女子,这里的姑娘则是多了一分气质。

雅序阁也是一座囚牢,里面的姑娘原本出身不凡,都是贵族千金,家里犯了事受到牵连被贬为青楼女子,此生永不可赎身。

风俗楼内。

一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一脸犹豫的看着木牌上的价格,样子些许有些拮据。

“嘶~这价格怎么贵了不少。”大汉窘迫道,身边的美人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若不是平日里生意不好,早让人将这大汉轰出去了。

“官人~”美人娇滴滴道,在大汉耳边哈着一丝热气。“这价格童叟无欺,现在都是这个价,你若不信可以去其他家看看,我们可算是物美价廉的了。”

“寻欢三百,作乐一千,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大汉难以割舍,上次只体验了寻欢,也才两百,如今却要三百了。

“寻欢不过短短片刻,哪有作乐愉悦,官人若要作乐,哪怕晓星沉落之时,也有佳人相伴于侧。”女子见状,妩媚一笑。

“当真?”大汉兴奋道,这样算来的确划算太多了。

“得看官人雄风如何了。”美人娇羞道。

“作乐一千!”大汉豪迈地掏出一枚上品灵石,这可是他挖矿偷摸攒下来。

一枚上品灵石等价十枚中品灵石,等值于千枚下品灵石。

相同的事情,各个青楼都有发生,阳城每年的税收,青楼的贡献可不少。

雅序阁,这里绝对是阳城寻欢客最多的地方,质量高乘,也是最能白嫖的地方。

当然这里的白嫖可不是寻欢不花钱,而是另一种精神上的白嫖。

雅序阁另一特色“佳人难寻”可是备受这群寻欢客喜爱,所谓的特色其实就是乐坊那些玩法。

乐坊清高,卖艺不卖身,进入乐坊门便要交一定的门票费,这还只是进门,进去后听曲还要收取茶水费,若没有茶水费便只能在外围站着听曲。

大家都是来听曲的,你站着听和坐着听可是两码事,鄙夷的眼光能让你无地自容,徐瑾当初便去过一次,没钱喝茶站着听,自那以后他便发誓等他有钱了,一定把第一排的位置包了!

有街坊流言,城主公子曾有一次包坊听曲,豪掷千金想约“春兰”的青娥共赏月色,被其拒绝后便在雅序阁开设了“佳人难觅”的项目,本意上是为了讽刺乐坊女子清高之举,结果却出乎意料的火爆。

雅序阁的“佳人难觅”是没有门票的,也不收取茶水费,有一独立的包厢,设置一戏台,台下摆着二十开张桌椅,糕点茶水都是免费吃喝。

雅序阁的姑娘本就是大家闺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相比外面挂牌的价格,通过“佳人难觅”看上的姑娘要贵上不少。

姑娘在上面弹琴歌唱,寻欢客在下面举牌竞拍,由价高者获得与竞拍姑娘的**一夜。

这一创新可谓是一举多得,一是报复嘲讽了乐坊;二是通过这种方式将这些被贬的大家闺秀,心底那丝骄傲彻底粉碎;三是让寻欢客觉得新颖有乐趣,进而提升客户体验,提高青楼收入。

这个城主之子,是他娘的天才,徐瑾对于这个是赞叹不已。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能让他免费听曲,免费吃喝。

台上姑娘珠圆玉润,台下宾客如痴如醉,余音绕梁不绝,待一曲之后,便是激烈的竞争。

台上姑娘面色麻木的看下台下寻欢客,心中期盼今晚共枕之人,温润如玉便好。

最终姑娘还是被一粗狂大汉竞下,其身上散发出一股浓浓的血腥之气,可见姑娘今晚注定难以入眠。

“不解风月,这大汉。”台下一人笑道,有些可惜道,“此般温婉的姑娘,他一糙汉子怎可懂得其中滋味。换做是我,定当选一更加妩媚点的共度良宵。”

“你怕是穷吧。”有人打趣道,“只要你灵石够,姑娘还不是得跟你走。”

其他寻欢客听了,都捧腹大笑,这哥们把这当乐坊了?都是出来寻欢作乐的,给钱就完事了,哪有那么多的矫情。

“俗不可耐。”那人面红耳赤道,被众人打趣得十分窘迫。“我只是在等更好。”

“这位兄台说得对,合适的才是最好。”角落一大汉为男子解围道,“在座的各位都是雅俗共赏之人,又岂是寻常的寻欢作乐之人,相比于暂时的愉悦,我们难道不应该追求灵魂上的升华么?诸位,我可说得不对?”

坐在后排的徐瑾闻言差点将口中的糕点喷出,这是个人才啊,逛青楼能把白嫖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这脸皮属实不是一般的厚。

从开场到现在,徐瑾可是看见这人一次都没有竞拍过,要说不是和他一样来白嫖的,改明儿他就不姓徐了。

“兄台说得对。”

“就是就是,我等都是懂风月之人。”

“兄台高见,吾道不孤啊……”

此时,戏台旁的伙计走了过来,嘻笑道,“官人,夏荷姑娘邀请您共赏花月。”

嘶……

这厮不地道,这是众人的心声,雅序阁的“佳人难觅”最吸引人的并不是它类似于乐坊的模式,而是台后姑娘可以挑选心仪的宾客入房共谱山水美画。

这家伙刚才分明是通过抨击众人来抬高自我素养,都是白嫖之人好处全都让你得了!

“却之不恭,却之不恭。”大汉哈哈笑道,起身对众人抱拳笑道。

可与徐瑾对视之时,二人皆是一愣,心中诧异不已。

只见这大汉虽一脸络腮胡,但眉宇之间像极了雷彪。

徐瑾疑惑的问道,“雷教头?”

雷彪瞳孔一颤,看了看把自己打扮成大人模样的徐瑾,这小子还差几个月成年,便玩得这么花了,心中自愧不如。

“兄台,你认错人了,在下姓徐。”雷彪一脸镇定道,便随伙计去了后台。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电影世界逍遥行:棒子女主角,作者纯弱智,电影世界无数出彩的女人不喜欢,偏偏喜欢棒子饼脸大妈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诸天尽头:干草吧,玩梗太多,但是剧情,特别是和系统见面那一段剧情,我一直没有搞懂,主角哪儿来的迷之自信,第一次见面就和系统装大爷的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我的1978小农庄:剧毒。看书十多年,这样蠢的猪脚绝对能排前十。太监三本。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