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祈愿之卷
祈愿之卷

祈愿之卷微醺馆主

标签: 奇幻玄幻 御风 微醺馆主
看腻了升级流,废柴流,退婚流了吗?老梗,枯燥,那就来祈愿之卷,七界九域,感受直达巅峰的快意恩仇
就在这一片全新的异世大陆中,因为一个年轻人的命运而搅动了一群年轻人各不相一的命运
他们不期而遇,一路之上有无边荆棘,权利阴谋,家仇强敌,有悲欢喜乐,难恨离别,更有热血激荡,红颜知己
一个又一个十年,兄弟,红颜
彼此之间不离不弃,九域遍历,七界相随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01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2章 序章,树欲静,而风不止


火愿古神遗境出世之前...

中域天界御灵城……

中域天界的顶级势力,御家就身在此处,虽与万剑林山剑宗,琉璃圣门相比还略有不足,但并不妨碍其成为顶级势力,一方枭雄。

在七界九域之中除了“愿神古卷”能赋予凡人奇力之外,在这诺大的七界中不乏各种奇异的种族,他们天生都有着奇异的能力,可也就是这样奇异的能力让他们不容于世,遭人觊觎。

除了大隐于世之外的稀少种族,唯有少数奇异种族才能傲立于七大古界中,而御家就是这万千奇异种族中的一支。

御家传承现世才未达千年,就能居七界九域大陆顶级势力可见其不凡之处。

御家,如其名,族人天生灵魂魂力不凡,统修御魂决,可驾驭‘妖’‘兽’‘异’物为其所用,战力强大,族人大都能以一当十,天赋异禀,因不是个人相斗,还有旗下妖,兽,异物等。

寻常人都不愿与之为敌,非常棘手,而且御灵城御家在凡人,愿灵师散修之中口碑良好,与之交好势力也不在少数,毕竟人人都梦寐以求一头威风的坐骑,和其有些诸多生意上的往来,利益互换,这才短短未达千年就有如此地位。

御灵城,御家所筑,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繁华人间,高城古楼,是御家势力范围的主要重城,城中车水马龙,叫卖声,游人,散修,高楼,宫殿,烟火气息不绝,琼楼玉宇,银装素裹,城中风景寻幽探胜,更有静灵月湖明如静月,其边上花林林立,争相夺艳。

静灵月湖之上花船游荡,才子佳人,傲雪欺霜,吟诗作对,不亦乐乎,其大雪也无法阻断其热情,这里仿佛不像是一方势力,更像是世外桃源。

御灵城中禁止私斗,当然修炼之人怎能以口角分胜负,御家也特此为天下各域愿灵师们在城中各处准备了生死台,方便其处事,报仇,解决私人恩怨,时间日久,反成了一处看热闹的好去处,毕竟修炼之人又怎会怕区区血光呢。

而此时城中那最耀眼的白玉宫殿之间,偏殿林园之中...

有俩人正在下棋。

其一男子身着蓝白相间的仙气长服,颜如冠玉,雅人深致,头上配饰着一枝白玉真龙簪,目如朗星,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淡淡桃红色的嘴唇,俊美突出的五官,极致完美的脸型,加上一袭蓝白,更是气宇轩昂,宛如世外之仙,一头漆黑如墨的黑发披肩而下,举手投足间流露出他高贵的气质,彰显不凡。

另一人则中年之感,身着深褐色长服,身材修长,壮实,相貌英气,眼帘不怒自威,朴素中不失华感。

只见其蓝白袍男子抬手落子一气呵成。

“承让了,林云叔,”

蓝白锦缎的男子微微笑道,这一笑,为本就丰采高雅,品貌非凡的男子更添了几分世外之气,想来用“公子世无双”来形容最不为过了。

“家主,你棋艺越来越高超了,老朽甘拜下风。”相貌英气的中年男子御林云微笑着摇头感慨道,灼灼的虎目中的佩服毫不掩饰,毕竟他这下棋还是自己教的,没想到如今都超越自己了,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家主的天资不论在哪方面都是出类拔萃……

“林云叔,过奖了,你可不要让着我才好啊。”御天语气轻和谦虚的微微笑道。

中年男子摇摇头

“……唉,家主可感觉今年冬至比往年冷了些许。”御林云端起茶杯起身,茶端在嘴边轻微晃动,似闻似喝,又望着远空大雪轻声感叹道。

御天微微点头。

“树欲静,而风不止...

据御龙长老下边之人传来消息,说南方琉璃圣域有疑似火愿古神的遗境出世,这中天域恐怕不会再平静……”御天也起身微叹述道,除去不同往年的凛冬,看来今年要变化的不止是这凌寒的天气。

“家主,此事我们也该去看看了,若是让万剑林山等其他名门势力得了还好,若让琉璃圣门那般伪君子得了,岂不是助长了他们的羽翼,让其更肆无忌惮,况且如真是上古火愿古神遗境,我等也应去一寻机缘才是。”御林云手指轻拂茶杯如是言道,微显的眸光中像是有着火焰在跳动,这样的古迹或许能寻得那传说中的愿神古卷也不一定。

“我也正是如此所想,不过苑儿快要生了,应该就这俩天,这时候我不能走,我要陪着她,等苑儿生了再去不迟。”御天星目略有波动,微微说道。微风吹动他那的三千墨丝,气质斐然,提到苑儿之时那俊美的眉眼都化成了温柔。

“理当如此,此事也不急着这一时,那上古遗境应该还有月余才会完全现世,从时间上看,还有富余,我也想赶快看看我的小孙子临世。”御林云微笑赞同道,对于家族里每一个新生命的诞生,御家人都心有期待,更何况这次还是家主之子,每个人心里都期待不已。

“...家主...家主...家主,...夫人快生了。”

正在此时一名秀气可人的小侍女从远处急匆匆跑来大声喊道,小远就能听到她那着急迫切的丽音。

御天闻声一个瞬移直接到了小侍女身旁着急问道:“你说什么,苑儿要生了是吗?”

见侍女还要行礼,御天急的拿住侍女肩膀问道:“是不是,是不是苑儿要生了,”

“是的,是的,夫人要生了。”侍女看平时威严绝世的御家主如此着急乱了方寸的模样急忙点头回道。

御天放开侍女肩膀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开心急笑自言自语道。

“苑儿要生了,我要做父亲了...,

苑儿要生了,我要做父亲了...”

此刻御天心境就如他的话语般乱了分寸,完全不知所措,惊喜交集。完全没有了刚才那运筹帷幄,睥睨天下的气势,真就像一个快做父亲的普通人,开心的不能自抑。

御林云瞬身到御天身旁拍了拍他肩膀笑道:“傻小子,别发呆了,还不快去看看,陪着苑儿。”

看到他这幅模样,御林云自然也是为他开心的,他这种心情御林云也很能体会,毕竟自己也是当了父亲的人,都是从他这一步过来的。

不等御林云说完御天就已冲了出去,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御林云摇摇头替御天开心,忍不住失笑道:“比我当年还有不如呢,如此慌乱,看这样子哪还有一家之主的风范啊!真是……成何体统!”

“噗呲...”

看着御林云装做严谨,评头论足的样子,侍女御云儿笑出声来。

“你这丫头,有何可笑的。”御林云抬手敲打到侍女天灵盖。

“阿...,哎哟!”

侍女御云儿捂着头,撅起嫩唇,装的气急败坏道:“林云长老,您当年和家主可差不多哦,御青少爷快生的时候,你都是一样紧张的,手忙脚乱的,比现在家主也好不了多少,我们大家都看到了……哼。”

“瞎说,我可没像这小子一样有失风度。”好像被侍女云儿说中了心事,御林云心虚着眨眼道。

“林云长老你……”

见侍女云儿还要说话,御林云马上拉住她说道:“走,我们也赶快看看去。”

御林云拉着侍女云儿瞬身而去,让她没有再说话的机会。

御家凤栖宫……

“啊……!啊……!啊……!

远在凤栖宫外就可听到一阵阵响彻心扉女子的悲音传来....

“夫人,定念……稳神,静心运气,...用力,...用力,快出来了,”

痛苦的忍痛嘶鸣还在继续,和稳婆在房间中让人沉静的催促安慰声,能在御家接生的稳婆自然也不是一般人,她的话夹杂着莫名的沉静之力,让听到的人不自觉的想要遵从。手上也没有停止动作,木属生命之力从她身上滚滚而出,在为其主母更好的减轻痛苦负担。

“啊…!……啊……”

伴随着一阵阵阵痛苦的喊叫声……!稳婆的催促声!……指导声……安慰声……

其屋内侍女手忙脚乱,被动的听着稳婆的安排,都在为其主母时刻紧张准备着。

手里纱布,温水,丹药,各种奇珍异宝,为主母,和未诞生的小主担忧着,都为其主母能顺利产下麟子,后能恢复元气,紧张着,焦急着,只听其声就可想象其屋中是何种情形。

屋外...

御天急张拘诸,神色紧张,手不知何立,在屋外来回渡步,尽管御天着急不已,可也压根帮不上任何的忙,一看就知道是刚要上任的新手奶爸,完全不知所措。

“小天,别着急,苑儿温柔善良,平日待人更是贤淑大方,苑儿定能母子平安。”御林云刚到就看到其御天那神色不安,手足无措的样子,赶忙上前安慰道,侍女御云儿紧随其后。

“是呀!是呀,主母那么好,一定会平安无恙的,家主你就放心吧,”

“林云叔,这叫我如何放心,唉……!”御天称呼一声后又继续打手渡步,可见其心中何种心情,根本无暇理会其他,虽然御天心中也安慰自己道,苑儿是不会出事的,母子定然能够平安,可是这着急的心情压根没有任何办法控制。

“爹爹,你们这是怎么了?”这时远处五六个七八岁的小孩子玩着雪,看到了这边着急的几人,忍不住迈动小小的声音,好奇的问道。

“青儿,你怎么来了,乖,带着弟弟们去那边玩去。”御林云看着跑到自己身边的儿子,蹲下身帮他擦去头上的落雪,慈爱的关心问道。

“我们好像听到苑姨的声音,她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感受着父亲大手的抚摸,御青不知是腼腆还是被冻的通红的小脸,憨憨担心道。

“嗯,我们都听到了,苑姨是不是受伤了,我们这里有疗伤圣药!”其余几个小男孩同声道,有些担心自家姨娘。说完不忘拿出了自家父母给自己准备的伤药圣丹。

“小少爷们,你们就不用担心了,去玩吧!你苑姨没事的,她要给你们带一个小弟弟回来。”侍女御云儿看着这几个可爱的小家伙微笑的解释道,说完帮他们收起了丹药,看着他们傻傻担心的样子,还真是可爱的紧呢!

“小弟弟?”几个小男孩懵懂不解,一脸疑问。

“青儿以后你们就知道了。……来,把小少爷们带到那边去玩。”御林云说完对着那远处站岗的女侍卫吩咐道,跟他们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楚,还是支走为好。

“是,林云长老。”听到御林云的手势召唤,女侍卫迅速来到了几个小可爱身边。

“嗯,那爹爹,小弟弟来了你要告诉我们哦,我们这就去为他准备个见面礼。”小御青兴奋的说道,对于能有一个新生命出现,哪怕是小小的他们都心怀期待。

“嗯嗯,我们也要去准备。”其他几个小男孩也很开心的道,都很欢迎小弟弟的到来。

“好,那你们快去准备吧!”御林云看着自己懵懂的儿子欣慰笑道。

“林云……”御林云妻子,苗笙踩着白雪,默默来到了这里。这是一位华贵长裙,深色毛绒披风,成熟美丽的中年女人,无声的在外为她的妹妹夏苑担心着,不过她的担心并没有御天那么重,因为她作为一个过来人她知道夏苑一定会母子平安的,当然这过程可不会好受。

“夫人,辛苦了。”此时听到夏苑产子的声音,御林云还是忍不住想再次对苗笙说一声辛苦了。

握着御林云的手,苗笙微微一笑,随后对着御天认真的说道。“苑妹妹会没事的。”

“嗯……多谢苗姨!”御天心不在焉的回道。

平时也就是苗笙和夏苑关系最好,此时她对夏苑的关心也不会比御天少。

雪越下越大,越下越急,伴随着阵阵风声,寒风呼啸,仿佛是为了迎接什么,雪花在空中像是在跳舞,又像是高歌,在虚空之中飘出不一样的意蕴,像在刻画一出迎接主人的天空白雪画卷。

屋内慌乱着急的动静还在继续,女子的痛苦的声音并没有减少,只有稳婆在不断的安慰……

又持续了一小段时间后……

“啊……”

在女子一声痛苦的嘶鸣中,一个稚嫩的哭声响起。

“...生了,...生了,...生了!……………”

屋里屋外的人都忍不住开心的异口同声道。

雪停了,就像刹那间定格一般,不过这时候没人会注意雪是否还在下……

屋内...

御天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宝贝终于来到世间,他的耳朵白里透红,耳轮分明,外圈和里圈很匀称,像是一件雕刻出来地艺术品,那红嘟嘟地脸蛋闪着光亮,像九月里熟透地苹果一样,淡蓝色眼睛看着自己的父亲,布灵布灵闪着光芒,非常惹人怜爱。

御天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握着床上一温婉女子的玉手,女子两片薄薄的嘴唇在笑,长长的眼睛在笑,腮上两个陷得很举动的酒窝也在笑,满满都是幸福的样子。

虽然看上去还很虚弱,面颊上还有未干的香汗夹杂着发丝,但不影响其是一尊象牙雕刻的女神,她大方端庄,温柔姻静,秋水明眸中含情脉脉,无一不使男人深深崇拜。

“苑儿...,你辛苦了。”御天剑眸深情望着夏苑,手紧紧的握着,似是好想为她分担一些此刻的疲惫痛苦。

“天哥...,不辛苦,这些都是值得的,……看看我们的孩子,多可爱,多漂亮,像你一样呢。”夏苑看着御天又看看孩子微笑着,一只玉手轻抚过御天的俊脸,又摸摸宝宝嫩嫩的脸颊,温柔的柔声言语。

御天无声低头轻吻夏苑额头,紧握着夏苑的玉手,嘴角含笑,星目中满满爱意,可见其情深意切,此刻只羡鸳鸯不羡仙,真是一对璧人。

此时无声胜有声……

未经世事的侍女们捂脸羞红了脸颊……稳婆看着母子平安的一家三口,笑意然然。

御林云苗笙夫妇,等一众人看着眼前的一家三口,满眼羡艳,都替他们微笑开心不已,更有侍女御云儿眼角湿润,看着辛苦了许久的主母心疼不已,在她心中早就把她当做了自己最亲的亲人,看她苦尽甘来,母子平安,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了。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电脑附身:脑洞还是可以的,但保持该作者一惯的烂尾太监习惯,另外略有些小毒点,已弃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魔幻版主神成长日志:主神建设比较有新意,后面感觉有点写崩了,总体来说给个干粮 吧,还是可以读一读的。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边戎:前面好看,后面看得好累啊,阿菩的书都一样,心怀鬼胎的几个人结成异姓兄弟,能共患难,不能同富贵,各有各的想法,大业未成,最后悲剧收尾,决定了,下次看一半就弃书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