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八零辣媳:我被糙汉未婚夫养娇了
八零辣媳:我被糙汉未婚夫养娇了

八零辣媳:我被糙汉未婚夫养娇了水云雾

标签: 唐蜜 沈卫洲 现代言情
【重生年代+糙汉+宠妻+日常生活+双洁1V1】 从小在乡下长大的唐蜜性格乖巧成绩好,后来被亲爸接去城里享福,本来前途该是光明一片的她,却开始了噩梦般的生活,前途毁了,所嫁非人,死时凄凄惨惨,不得善终
重来一世,她恶整了所有的渣渣,转头投奔了从小跟自己定亲的未婚夫,糙汉未婚夫冷冰冰不近人情,拒绝接受包办婚姻,让她哪来打哪回
唐蜜不走,赖上他了! 后来,唐蜜自力更生,自己摆起小摊子,赚钱钱奔小康,完成大学梦,一向禁欲古板的未婚夫为小媳妇儿操碎了心
“蜜蜜,炒菜烫手,我来
” “蜜蜜,洗衣服伤手,我来
” “蜜蜜,摆摊子挣钱辛苦,我来
” 唐蜜笑靥如花,“那生孩子呢?” “我来……呃……”一时嘴快的男人瞬时通红了脸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01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2章 害人害己


她趁着唐蜜去小厨房泡蜜水,便出去看看梁艳秋带人来了没?

现在筒子楼的楼道里没什么人,连人上楼梯的声音都没有。

转眼,唐蜜已经泡好了百花蜜出来,一碗白开水里冲泡了百花蜜,颜色瞬间变成了琥珀色,仿佛还飘着花香,一看就是上等的野蜂蜜。

江椿芳看直了眼,口水直冒,捧着蜜水咕咚咕咚喝了起来,她喝完还觉得不过瘾,还要再来一碗,唐蜜又乖巧懂事地去给她冲泡。

唐蜜在这个家唯唯诺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家里家外的家务平日里也是她一个人包办,对于唐蜜的乖顺,江椿芳早就习以为常,说唐蜜是她们家的佣人保姆都不过分。

江椿芳突然有点愁,要是这个野种嫁去了吴家,那以后谁伺候她?

唐蜜又冲泡了一碗过来,可是江椿芳突然感觉人晕乎乎的,唐蜜依旧乖巧懂事地扶住她,声音温温柔柔,毫无攻击性,“姐姐,你没事吧?”

“就是觉得晕。”

唐蜜扯了扯漂亮的唇角,“姐姐,你可能是中暑了。”

江椿芳这会儿看人已经是重影了,双腿也有点不听使唤,唐蜜扶着她进了屋,“姐姐,你需要好好休息。”

当梁艳秋带着吴家小子来时,客厅里没人,江椿芳的屋里反锁着,里头是收音机磁带里播放出来的音乐响声,听说是香江那里刚流行的曲子,声音挺大的,梁艳秋敲了两下没反应,只道是女儿听音乐听得太入迷了。

她看到桌上一个空碗,旁边还放着一张包药的纸,她立刻去唐蜜房里看看,昏暗的小杂物间没有安装灯,借着客厅的灯光,可以隐约看见躺着一个睡得死沉的少女,少女只穿着背心短裤,背对着墙打着呼噜。

梁艳秋咧嘴一笑,她知道,这事儿成了。

果然还是自己生的女儿聪明,利索办好事就躲回房间,一会儿有人追究,她只要说自己在房间里听音乐,一点都不知情就可以了。

她转身就对吴家小子说:“能不能娶到媳妇儿,顺了你爹妈的心意,就看你自己的表现了。”

吴正心里挺排斥这事儿的,但为了给父母一个交代,以后和他心爱的男朋友双宿双栖,他必须得这么做。

他听说唐蜜性子好,寡言少语的,是个十足的乖乖生,人还勤快,这种女人娶回去,将来不闹事,好控制,还能伺候他爹妈,非常适合他。

在梁艳秋的示意下,他进了那间昏暗闷热的小杂物间,一边暗骂这是人住的地方吗?一边动手脱了上衣和裤子,只穿了一件裤衩,忍着碰触女人就会反胃作呕的恶心,紧挨着沉睡的女孩躺了下去。

梁艳秋笑眯眯地给屋里留了一盏豆亮的煤油灯,然后就把门给关上了。

女儿的房间里依旧是音乐不停,她也没太管,出门去找几个筒子楼最碎嘴子的妇女来家里做客,顺便看看“唐蜜”和吴家小子做的“好事”。

唐蜜吹着江椿芳房里的风扇,抱着腿坐在床上,圆溜溜的鹿儿眼里没有一点光亮。

她的小屋子夏热冬冷,尤其夏日闷热得能褪掉她一层皮,而江启华夫妻俩和江椿芳姐妹俩的房间都有落地大风扇,吹一整夜都不带停的,没有人真正怜悯关心过她。

呵,自从来了这里,她几乎想不起来有什么可以感到幸福的回忆。

全是不堪,和痛苦。

她受够了这一切,前世自己吃过的苦,她要原封不动还给他们,不,她要让他们加倍付出代价。

唐蜜咬着没有血色的唇,褪去表面的乖巧,眼里全是重生以来的愤怒和冷酷。

也不知过了多久,外头传来杂乱的脚步声,有梁艳秋的笑声,和几个妇女的谈话声,然而笑声和谈话声在某个瞬间戛然而止,紧接着爆发出梁艳秋的惨叫声和惊恐声,她暴跳如雷,不可置信。

“吴正,你怎么能……怎么能欺负我女儿?啊啊啊啊……这不是真的,唐蜜呢?唐蜜呢?”

“嫂子,你要冷静冷静,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赶紧催他们结婚就是了。”

“年轻男女,**,做出这种事很正常,艳秋,你自己要看开一点……”

“芳芳这孩子平日里看着老实,怎么会找野男人回家睡呢,也不知道第几次了,以后还是要注意一点,万一搞大肚子以后可不好嫁人了。”

安慰是安慰的话,但周围人的话更多像是绵里藏针,一针针往梁艳秋的心口上扎,气得梁艳秋真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江椿芳是被冷水泼醒的,她一看到自己身上没穿衣服,旁边还有光-溜-溜的男人,人立马就清醒了几分,也是不管不顾大喊大叫起来,“怎么会这样,不会的,不会的,妈,是唐蜜害我的,是她,都是她……”

这会儿江启华下班回来,看到家里挤了一堆人,大女儿和一个男人衣衫不整,脸色顿时发白,心中大喊不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椿芳抱着自己大哭起来,“爸,都是唐蜜害我的,都是她!”

梁艳秋终于知道女儿房间里的人是谁了,她疯一样跑过去踹门,“唐蜜,你给我出来,出来!”

在房门快要被踹烂的时候,唐蜜一副睡眼惺忪地揉眼出来,“怎么了婶婶?”

梁艳秋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好你个小贱人,我供你吃供你穿,你居然这么害芳芳,你的良心是不是让狗给吃了?”

唐蜜冷静地摸了摸自己被打歪的脸,下一刻,黑白分明的鹿儿眼掉下颗颗晶莹的泪珠子,无辜哽咽道:

“婶婶,你真的误会了,是芳芳姐姐担心我中暑,就让我去她的房里看书吹风扇,说是她不喊我就不要出去,我从来没有吹过风扇,觉得好舒服,一不小心就睡着了,我真的不知道刚才发生了啥事,是出了啥事了吗?”

“你还给我装,你这个小贱人,我要杀了你!”梁艳秋平日里的确很会做人,可哪怕是个八面玲珑的人,这会儿看着女儿的清白被毁,还被这么多人围观,她怎么都淡定不了,一副要杀了唐蜜的凶狠表情,动手就掐唐蜜。

那可是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宝贝闺女啊,怎么能让那种男人给糟蹋了?

唐蜜紧急往周围邻居的身边躲,一脸很害怕很怯懦地求饶,“婶婶,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啥事,求求你不要打我……”

周围邻居看不过去,纷纷来劝阻,“艳秋,蜜蜜这孩子一向很乖,平时就老实得不得了,虽说是农村里来的亲戚,可自从来了你们家也都是任劳任怨,没有一句埋怨,你说人家害芳芳,你有啥证据没?”

“对啊,你们不能看人家孩子老实就欺负人吧,我看就是芳芳看上这个男青年了,两人一时没忍住在屋里办了事,没想到你们回来了才拿唐蜜这孩子当挡箭牌。”

“就是就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芳芳年纪也大了,是到了想男人的年纪了……”

“……”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惊惧玩笑:【已河蟹】变种灵异无限流又一佳作。作者的写作风格类似杂志连载作品,总体氛围比较压抑,各个副本皆为原创,恐怖气氛渲染到位,略带悬疑解谜元素。可惜主角的名字谐音“白眼狼”,令人多少感觉有些出戏。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星际江湖:还行,书荒时可以看看。这小说中的异形这么牛,但主角更牛。现已有女主三,但少年远大的目标不想停留,呵呵。兄弟情写得还不错的。兄弟的女朋友很有个性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长生不死:气运流干粮。主角一开始是个八十岁老人,行事也十分老练有智慧,建仙朝,开阴府,集气运於一体,情节通畅不小白。可惜前半粮草,後半变水草。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