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蓄意热吻
蓄意热吻

蓄意热吻青柚

标签: 姜漫 江厌 现代言情
【重生+双向治愈】 姜漫年少时遇到的人太过惊艳,导致长大后再也找不到一个能有感觉的 她没想到时隔十二年再次见到江厌是在他的葬礼上
江厌的同事找到她并把江厌生前的遗物和遗书交给她,她当时不知道是什么心情
江厌的遗物仅仅只是她高三时手腕上无故消失的那条紫水晶手链
遗书上寥寥几句话 ‘姜漫,你在哪儿?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很想你’ 姜漫看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眼泪直接夺眶而出
江厌的葬礼上,姜漫与众不同,她穿着一套白色的婚纱参加了他的葬礼,所有人都觉得她疯了
但姜漫知道自己没疯,反而异常的清醒
江厌自从他奶奶死后就没有任何亲人了
连来送送他的只是一些同事 结束后,姜漫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坐在他旁边陪着他
谁知道一觉睡了过去,再醒来竟然回到了十七岁那年
【文案二】 江厌人如其名,骨子里的劣根性改也改不掉
他没什么志向,只想努力赚钱把奶奶的病治好,带着她远离那个令人恶心作呕的地方
但世事难料
少年站在巷子口,一身黑衣,兜帽遮住的脸冷而狠厉,眼神阴戾的看着几米远的少女
“你以为你是谁?菩萨吗?老子不需要怜悯
” “老子不稀罕
” 后来,那个一脸戾气的少年甘愿为她俯首称臣,甘愿她渡他的劫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02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4章 你邀请我吗?


江厌伸手把兜帽又给戴回了头上,双手插兜看着前面穿着白裙子一蹦一跳的小姑娘。

他刚故意问的,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忘掉。即使长得不好看,她那白腻腻的皮肤在破凉镇找的出第二个来吗?更何况人家长得跟个小仙女似的。

许河看着他盯着前面的人一个劲的看个不停,伸手放在他的肩上,一脸笑意,“厌哥,这小丫头今儿转我们班了。长得白糯糯的,可好看了。”

江厌扫了他一眼,微微垂眸看着肩膀上的手。

许河微愣,反应过来立马把手拿下来。

江厌收回视线,步伐加快。

许河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己的手臂,懊恼的锤了锤手臂。

厌哥不喜欢别人碰他。

回到教室,姜漫坐在座位上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眼从进教室就开始趴在桌子上睡觉的人。

搞得许家兄妹两一脸茫然。

在姜漫要回头的第十次,许芽眼疾手快的伸手按住了她的肩膀。

姜漫一脸懵的朝她眨了眨眼,“怎么了?”

许芽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才要问问你怎么了?一直回头看厌哥,几个意思啊?”

姜漫“啊”了一声。

许芽叹着气摇头,“姜漫同学,你从进教室坐到位置上开始就一直频繁的回头看江厌同学。”

姜漫舔了下唇,眨眨眼,“有吗?”

“何止。”许芽耸耸肩,脑海里猛然想起什么,她瞪大眼睛看着姜漫开口,“漫漫,我还没问你呢,你怎么知道厌哥的?你刚来怎么可能知道厌哥?而且怎么你会知道堵厌哥就是苏烈了,然后去请校长的?”

姜漫心里一惊,但很快平复下来。

她抿了抿唇,开口:“我前几天就来这里了,第一天来这里的时候我外婆就让我去给江奶奶送吃的,就遇到了江厌同学,就认识了。然后今天我不知道是苏烈。打架嘛!不都是怕校长的吗?”

许芽歪着头点了点,“有道理。”

姜漫笑着嗯了一声,眉眼弯弯,特别好看。

“我什么时候告诉你我叫江厌?”耳旁突然传来一道冷冽的声音。

姜漫和许芽同时回头去看。

后面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桌子上爬起来了,正杵着下巴,表情淡漠,目光寒冷的看着她。

姜漫被他盯得头皮一紧,梗着脖子回答,“我外婆告诉我的。”

江厌嘴角掀起一抹冷笑,淡淡的“哦”了一声,又趴回了桌子上开始睡觉了。

姜漫瞬间松了一口气。

一上午,姜漫都昏昏欲睡的。

这里的老师讲姜漫还是不能适应,这里也有电子白板,但老师们似乎都不用,甚至是不会用。

姜漫叹了口气,最后一节课。

她依然处于出神的状态,歪着头看着窗户外面。

忽然,后面传来了一阵淅淅沥沥的声音,接着是许河的声音。

“厌哥,对不起。我忘帮你把面包塞柜子里了。”

江厌依旧淡淡的“嗯”了一声。

姜漫伸手摸进柜子里,摸到了自己早上没有吃的面包,她拿出来,回头把面包放到他光溜溜的桌子上。

“吃吧!”

她说完,就回头了,没多看一眼。

江厌看着桌子上被压瘪的面包,又掀起眼皮看着前面单薄瘦弱的背。她侧着头杵着下巴看外面,不知道在想什么,精致的侧脸,睫毛微颤。

今天她跑过去伸手掀开他帽子的时候,听到她紧张的语气,问他疼不疼的时候。

他心里一阵疑惑,但还是没表现出来。

许河看着他桌子上的面包咽了咽口水,一脸憨笑,“厌哥,你不吃给我吧!”

说着他就要伸手摸过来。

还没碰到就看到江厌快速的伸手拿起来扯开包装,一大口咬了下去。

两三口江厌就把它消灭了进了自己的肚子。

睡饱,吃饱。

江厌摸出手机开始打游戏,许河也连忙上线,和他一起在游戏里厮杀。

声音大的周围都能听见,但讲台上的老师依然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继续讲课,压根没受到干扰。

姜漫看着班级里的人,化妆的,打游戏的,看电视刷视频的,照镜子的,压根就没人听课。

上辈子她刚来的时候被惊讶到了,她一个劲的想快点回去,一刻也不想待在这里。

但相处久了,就会知道。这里和市一中不一样,那里的同学只会每天埋头苦干,只在乎自己,宿舍教室都卷的不行。

但四中不一样,他们虽然学习成绩不好,但很团结,班级荣誉很重要,他们朴实,善良。

上午放学

四中是开放式学校,吃饭在食堂吃和回家吃都可以,食堂里的饭菜不好吃还贵,所以都选择了回家吃。

姜漫外婆家的方向和许芽家刚好相反。

走出学校门口,许芽依依不舍的朝姜漫挥手,

“漫漫,我们下午见啊。”

姜漫也笑着和她挥手,“下午见。”

姜漫抿了下唇,看着前方戴着兜帽一股子懒散走着的江厌。

犹豫了几番,她还是上前走到他旁边,笑着和他打招呼,“我们一起回去吧!江厌。”

江厌偏头看她,只一眼就移开了视线。

没答应也没拒绝。

姜漫觉得自己有戏,一直在他旁边叽叽喳喳个不停。连她自己都惊讶,自己什么时候话这么多了。

江厌觉得自己耳边一直有个蚊子在乱叫,他蹙着眉伸手掏了掏耳朵,侧首淡漠的看着她,嗓音清冷,

“你很吵。”

说完,他脚下就加快了速度,离她远远的。

姜漫停住脚步,看着前方走远的人。

她很吵吗?似乎真是有点啊。

…………

破凉镇热的不行,大太阳火辣辣的在空中,紫外线强,晒得人都要褪了一层皮。

四中离外婆家大概有十几分钟的路程,不算太远也不算太近。

“外婆,我回来了。”

姜漫满头大汗的背着书包走进店里,她觉得自己脸好痛,被晒得痛死了,脖颈也痛。

外婆一看到她立马上前把手里的西瓜递给她,一脸心疼的伸手替她拂开脸上的头发,

“乖乖快吃点,这天气热呦,你这白嫩嫩的皮肤都要给晒破了。”

姜漫一脸乖巧,任由她摆弄自己的头发,接过西瓜,弯着腰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脸颊鼓鼓的像个小松鼠,甜腻的汁水还从嘴角溢出来了。

“姜奶奶,给我来一半西瓜。”

熟悉的声音传来,姜漫抬起头看过去,嘴巴还在吧砸吧砸的嚼着。

外婆看到来人立马“嗳”了一声,“厌厌来了,快进来吧,外面热。”

江厌摇了下头,“不用。”

他看着站在里面像只小松鼠似的,两颊鼓鼓的人儿,嘴巴还一嚼一嚼的,汁水顺着嘴角溢出来,顺着下巴流到了锁骨消失在了裙子领口里。

他觉得这天气似乎更热了,收回视线,他从兜里掏出钱放到了水果摊上。

外婆刚好提着西瓜出来,看到摊子上的钱,立马走过去伸手拿起来还给他,

“厌厌啊,你怎么还给钱呢?来姜奶奶这儿,就不用给钱了。你一直照顾着我和你姜爷爷,这种一点水果就不用付钱了。”

江厌伸手接过西瓜就往旁边走,边走边开口,

“一码归一码。”

姜奶奶看着他的背影叹息了一口。

……

中午有两个半小时。早上十二点放学,下午两点半上课。

姜漫吃完饭才一点,就打算睡个午觉再去学校。

刚睡下去,她就做梦了。

她梦到了江厌,梦到了上辈子她差点被破凉镇的酒鬼糟蹋了,江厌为她报仇差点死了的时候。

梦到了他牺牲时他痛苦的模样。

梦到了她没有重生,这一切都是在梦里。

姜漫猛的惊醒,全身是汗。她看着熟悉的房间,狂跳的心脏才渐渐平复了下来。

不是梦。

姜漫从床上坐起来,摸出枕头底下的手机看了一眼。

已经下午两点十五了。

她赶紧跳下床,立马换衣服穿鞋子,提着书包就往楼下跑。

外公外婆不知道去哪儿了,门也是关着的。

刚出去,姜漫就听到一辆机车的声音,她回头,看到江厌骑着一辆黑色炫酷的机车出来,头上戴着黑色的头盔。

按理来说,破凉镇上能拥有一辆自行车骑着上学家里的条件都不错了。但江厌却能骑着机车上学。

姜漫知道,这辆机车是江厌存了好几年的钱才买到的。并不是江厌喜欢机车。

上辈子江厌和她说,他喜欢速度,喜欢激情,喜欢风的声音,喜欢把油门轰到最大,穿梭在破凉镇的每个地方。

江厌伸手把护目镜掀开,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点了点下巴。

姜漫疑惑的眨了眨眼。

江厌眉宇间微微有点不耐烦,朝她又扬了扬下巴。

姜漫抿了下唇,走到他面前伸手指了指后面,试探性的开口,

“你是邀请我坐吗?”

江厌脸上的表情一顿,随即冷嗤了一声,垂眸冷眼看着她,一字一句的开口:“我让你滚开点,撞到不关老子事。”

说完,他一轰油门,机车嗖的一下就飞出去了,留下了一脸的尾气。

姜漫彻底愣在原地。

半晌,脸颊一红。

她吐了口气,赶紧小跑起来。

等到了学校的时候已经迟到十分钟了,她以为自己是最后一个。

谁知道,学校外面像是赶菜市场似的。

保安叔叔在学校门口大声的呼喊,外面穿着五颜六色的同学们打闹的打闹,还在买东西的买东西,简直不要太恐怖。

她放慢了脚步,伸手擦了下额头上的汗,刚要走进学校大门,就听见了许芽的声音。

“漫漫。”

姜漫回头,看到许芽站在一家奶茶店门口和她挥手。

许芽抱着奶茶跑过去,伸手递给了她一杯,“给你。”

姜漫眨了眨眼,刚想拒绝。

“厌哥请的,别浪费了。”

姜漫再次看过去,这才看到江厌手里执着一杯柠檬水从奶茶店里出来。

江厌看到她也是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收回了视线,一脸淡然的从她们身旁走过去。

她收回视线伸手接过来,道了声谢谢。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幻想乡变奏曲:好像是后面剧情太过黑暗,作者不想接着写下去太监了……,下面断了啥时候能长回来啊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撰写你的升神圣典:打开你的任务日志还不更?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黑魔法师:轻小说味儿太重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