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先秦有声
先秦有声

先秦有声当代罗贯中

标签: 军事历史 秦朝 西周
我将山海藏于此书
以正史为经,务求确凿
以轶闻为纬,不尚虚诬,注重真实的同时,以演义体的形式,再现,秦、西周波澜壮阔的历史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02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6章 外结诸侯


辟方有一心腹大臣,身居太史要职,子姓,权氏,名成。智谋过人,身怀王佐之才,上知千年,下知千年,于两军阵前运筹帷幄,处宦海之中片不沾身,占卜观天,无所不能。

二人亦是知己、挚友,辟方不称其官职,更不唤其名,而尊称先生。

辟方至太史成府中商议,太史成谏道:“王叔今独揽大权,说一不二,然若百年后登基为王,尚缺至要之物。”

辟方道:“此为何物,先生指教。”

太史成道:“王叔虽被群臣拥戴,然多为文官,登基虽成,依然被手握军权的虢、召二公所败。”

辟方道:“太子党正乃吾心头之患,王城六军权全握于虢公之手。此人饱受天恩,一心忠于陛下,软硬不吃,甚为难办。”

太史成笑到:“王叔平日聪智过人,今日怎反倒无计。”

正色道:“凡事有一利,亦必有一弊,利弊之间,互相转换,虢公师望忠心耿耿,适足可利用其中心。”附耳于辟方,耳语一番。

又拍道:“王叔之才,与成汤,武王亦不逊色半分。然成汤有伊尹为臂,才能灭夏建商。武王有周公、太师相助,方可灭商建周。若不集众人之力,霸王大业,岂非空话?”

辟方思虑一番,已知其意,道:“先生此计甚善。”

辟方命人于槐里王城之中四散谣言:“召公欲引犬戎进兵槐里,自立为王。”刹那间,闹得满城风雨。

谣言从古至今都是最致命的武器,我们现在还有法律可以维护自己的名誉,可散布谣言者是控制法律的人呢?只怕会以假乱真。但能透过事物表面,直视其本质的人却少之又少。所以,很多人既聪明又愚蠢。

辟方此人,英明之处在于知人善用,尽其所长。向手下官员敞开立功必赏之门,指出叛吾必死之路。

王叔辟方召心腹家臣蔡,携厚礼拜见申侯,约其时日发兵进京,家臣蔡道:“主公安心,臣此去即不成使命,定不辱王叔之威。”好坏之言,被其道尽,有失使命,亦无由责罚。

家臣蔡率一众仆人,数车珍宝,浩浩荡荡开向申国。懿王生命垂危之际,辟方狼子野心昭然若揭。从暗地收买朝臣,到如今公然结交诸侯,篡位之心,天下皆知。

家臣蔡行贿至申,于驿馆歇息一日。翌日,登朝拜见申侯,礼毕。

蔡道:“外臣拜见明公。”

怎料申侯大怒,道:“将逆贼打入军府。”

两边甲士齐出,将臣蔡押入军府。

臣蔡遭囚军府之中,军府内外层层把守,围的水泄不通,臣蔡又疑又惧,坐立不安。夜色稍晚,申国太宰姒骆亲带酒肉至军府,与臣蔡压惊。

太宰姒骆道:“寡君恐阁下不安,亲命在下携酒肉看望,今朝堂之事万望见谅。”

臣蔡稍安,如见至亲,道:“外臣何罪?王叔使臣下携重礼修好于上过,不知何以触怒明公?”

姒骆道:“非足下之罪,乃是王叔辟方欲行篡逆之事,以臣废君,只怕诸侯不服,将共讨汝之罪。”

蔡道:“当今天子倒行逆施,天下诸侯早有不服,皆誓臣于王叔,若王叔登大位,乃是顺天应人,只需寡君相助,事后寡君定责无其咎,事成之后,王叔承诺,必有大礼相送。”

姒骆问道:“礼为何物?”

蔡道:“在下不敢多言,见明公后,方可一吐为快。”

姒骆不敢得罪王叔使臣,下令军府放任,亲送其回馆驿歇息。

翌日早朝,姒骆奏明此事,道:“一小小家臣,料无胆量敢欺瞒主公,若助王叔辟方登于大位,非唯得之后报,更可取信于后世之君,岂不美哉。依臣之见,不如召那家臣一见,问些政事,观其何解。”申侯挥退众臣与姒骆商议

姒骆道:“以臣下之意,主公可邀其入寝宫宴请,详加商议。”

申侯道:“寡人乃一国之君,岂可邀一家臣赴宴,有失君威。”

姒骆道:“主公自此所邀并非一家臣,实乃王叔辟方,望主公明鉴。”

申侯悻悻道:“如爱卿所言便是。”

是夜,姒骆邀臣蔡至公宫之中,刚入宫门,见申侯怒目圆睁立于面前。

蔡跪拜道:“外臣拜见明公。”

申侯道:“辟方将天子囚于深宫,欲窃神器,天下人人得而诛之,寡人欲率兵进京,以清君侧,汝观若何?”

蔡抬眼答道:“明公如锥,吾主辟方如万钧之洪钟,岂有铮铮之细响矣。”

申侯大笑,道:“摆宴!”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仙界网络直播间:天界神仙都是原始人,大毒草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女帝的大内总管:神经病,就两章轻佻的要命。这猪脚性格能活过三章都是作者开了金大腿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国术凶猛:绿帽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