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重生:骄纵女配她是男配朱砂痣
重生:骄纵女配她是男配朱砂痣

重生:骄纵女配她是男配朱砂痣月亮在秋

标签: 温舒乔 现代言情 蒋荣舟
重活一世,温舒乔才知道自己是虐文里的工具人女配
前夫承彧爱着自己的姐姐,最后把她逼上手术台,将心脏给了姐姐
现任丈夫蒋荣舟爱着自己的姐姐,把他的心脏给了自己,只为了不让姐姐在愧疚后悔中度过
回到16岁那年,因为不甘而主动接近蒋荣舟,想要虐他心后再抛弃,却没想到他也早就重生了!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02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精彩节选

第1章 16年,错误开始的第一年


“阿乔!”

女人的惊呼声从别墅内响起,镜头像是延迟一样,楼梯上几人的表情动作凝固住,久久没反应过来。

温舒乔倒在血泊之中,看着台阶上神色各异的人,内心一阵悲凉。

一个两个都说爱她,可在温舒瑶面前,她总是被抛弃的那一个。

在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时,一道身影已飞快向下,越过众人朝着温舒乔奔去。

另一人跟在其后,慢了几步。

紧接着温舒瑶毫不留情地扒开挡在眼前的几人,向着他们大喝道:“愣着做什么,还不救人!”

众人这才如梦初醒,纷纷下了楼。

“我来吧。”蒋荣舟走上前来,想从温舒珏怀里接过她。

但温舒珏身一侧,躲过他的动作,眼睛通红,带着敌意看向蒋荣舟,“刚刚你明明有能力拉她一把!为什么不选择救他?她是你的妻子,现在还怀着你的孩子!”

“小珏,让他来吧,你去开车。”温舒乔扯了扯温舒珏的衣领,颇为虚弱地讨好一笑。

“可......”

“乖,我有话对他说。”

温舒珏压下怒气,将全身是血的人小心放在眼前人的臂弯里,快速奔向停车场,离开之前恨恨地瞪了蒋荣舟两眼。

眼前的视线越发模糊,但温舒乔依旧拼命睁大眼,妄图看清他脸上的每一寸。

男人脸部线条流畅,高鼻梁低颧骨,上唇薄下唇厚,一双黑沉的瑞凤眼平静无波地看着她,整张脸到了此时却没什么表情。

红唇张了张,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不甘心地宣泄自己的恨意。

“蒋荣舟,你可真是好样的,瞒了我那么久,该说我蠢,还是你演技太好。”

“我恨死你了,当年承彧逼我上手术台都没有这么恨。”

“既然你喜欢我姐姐,当年就应该让我死在那,而不是救我,你现在又让我爱上你,你让我怎么办。”

“要是能重来一世,我一定让你也尝尝这份痛苦。”

明亮的眼神带着无法忽视的恨意与不甘,逼视着蒋荣舟那淡漠的视线,那双手像要拧下一块肉般死死掐着他的肩膀。

眼前的画面越加模糊,那双眼没等到回应便永久地闭上了,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滑落,没入黑色长发。

肩上的力量一点点消失,蒋荣舟后知后觉用力地抱紧还温热的尸体,双眼空洞地看着怀里安静惨白的睡颜,半晌才艰难地说了句,“好。”本是清冷的嗓音此刻变得无比沙哑。

......

灵魂从温舒乔体内抽出,不断飘荡,眼前的画面转瞬即逝,来到了一所病房,还未看清眼前的场景,便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吸了进去。

“医生,我妹妹怎么样了?”

缓缓过后,病床上一位面色酡红的少女悠悠睁开了那双好看的桃花眼,呆呆地打量眼前的画面,是她的私人病房。

房间内还有两人,一个男医生,另一个只有一道纤弱的身影,些许眼熟。

温舒乔皱着眉,刚想开口询问,喉咙间传来一阵干痒。

“咳咳咳......”

医生还未来得及出口,便被这咳嗽声打断,不可思议地将视线转向不知何时睁眼的少女。

吊瓶才刚打上,这么快就起效果了?

“阿乔,你这么快就醒了?!”温舒瑶说出了医生的诧异,神色多了些许惊喜。

她快步走向因讶异而微微瞪大眼的温舒乔,伸手摸了摸额头,并未注意到少女片刻的僵硬。

只是没一刻,便被烫得缩了回来。

昨天,温舒乔与温母吵了一架,闷在被窝中哭了一整晚,今年夏季本就比往年更加炎热,而这小傻子还没开空调,就这么硬生生热出了40度的高烧。

幸亏昨日温舒瑶与她约好第二日一早便去爬山看日出,要不然后果难以想象。

温舒乔想起对她来说才刚刚发生的事情,心底有块消不去的疙瘩,躲过温舒瑶关切的眼神,视线飘到了电子时钟上,只一眼就挪不开了眼睛。

“2016年9月10日,7点7分21秒。”

她喃喃读出,心跳如鼓,口中低低重复着,“16年,16年......”

双眼忽地瞪大,这不是她16岁那一年吗!

16年,是她走错路的第一年。

可这真的是16年吗?

心底存疑,虽然面前的温舒瑶是少女时期的模样,但她依旧不敢相信,问出了口,“这个时钟是准确的吗?”

温舒瑶奇怪地瞧了眼神色异常的温舒乔,顺着她的视线看向墙上的时钟,对了对手腕上的手表,回道:“是对的,怎么了?”

温舒乔摇了摇头,她双目一闭,开始赶人,“我有些累,想一个人休息会儿。”

温舒瑶见温舒乔明显有心事又不肯说的模样,没问下去,替她掖好被子,柔声说道:“好,那我去看看小珏就回来,我就在客厅,有事记得叫我。”

“温舒珏?他怎么了?”温舒乔有些疑惑地再次睁开眼。

“阿乔,你是不是烧糊涂了,”温舒瑶抿唇有些好笑地点了点温舒乔的额头,说道:“小珏不是也发高烧进医院了吗?妈妈也真是......”摇了摇头,没再说下去。

温舒乔怕露馅只回了句‘哦’,便闭上嘴不再说话。

等人走后,温舒乔脑海里自动回想起了这件事。

昨天临近放学时,温舒珏摔断了母亲送她的一只毛笔,温舒乔火气上来,没接受他的道歉,而是跟他大吵了一架。

结果就是温舒珏赌气,独自淋着雨走回家,只是半路受了伤进了医院还发起了高烧,温母什么也没问,直接打了她一巴掌,将所有的过错归罪于她。

即使她解释,也只得到温母充满怒气的一句‘只是一只笔而已,哪有小珏重要。’

温舒乔有些惊讶,这么久远的事情她居然都还记得,而且每个细节都那么清晰。

她不再去想这件事,视线一抬,看到吊瓶里还有一大半的药水,一滴滴缓慢地落下,皱了皱眉,将速度调高了一些。

安静下来时她才觉得浑身难受极了,大脑热得像是被火团着烤一样,晕晕沉沉的。

而整个身子表面像是被冰块包裹住,而内里却像装了火炉,冰火两重天的滋味让人难以忍受不舒服极了。

渐渐地,眼皮有些沉重,在这难受的感觉中睡了过去。

期间,护士给温舒乔换了两次药水,擦了酒精降温,并测了温度。

再次醒来,已是傍晚,晚霞通红,云层翻滚,照进干净的玻璃窗子,落了一地金辉。

病床旁边坐着一少年,两人眉目有七分相似,眼见温舒乔有醒来的迹象,连忙神色不善地盯着少女那张冷艳的小脸看。

温舒乔睁开眼时,被这凶狠的眼神吓得一愣,但没几秒笑出了声。

除了那张脸外,少年全身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一条腿两只胳膊全搭上了石膏,身形好不狼狈。

也不知道昨天回家路上他经历了什么。

温舒珏原本想傲娇哼一声,表示自己虽然生气但还能哄的态度,可听到温舒乔那明晃晃的嘲笑声时,和好的想法如过眼浮云,瞬间消失,气得直喊,“温舒乔!你不给我道歉就算了,还嘲笑我!”

亏得自己醒来听到她高烧的消息,火急火燎地赶来,还眼巴巴地从早上坐到了现在。

这个人真的是,气死他算了,哪有这样的姐姐!

“道歉?我为什么要道歉?”温舒乔一脸无辜地看着怒气满满的温舒珏。

“你!你!你!”

“你什么你呀,结巴了?”昨日的愤怒和受的委屈不知怎么不受控制地上涌,忍不住怼了过去。

“要不是你,我能这样?!”

“可你把我的毛笔摔坏了。”温舒乔瞪他一眼,他成这样是他自己赌气的后果,关自己什么事。

那只毛笔是温母送她的最后一件礼物,用一块千年暖玉制成,触笔生温。

最重要的是,这还是温母亲自去请她的书法师父李儒云亲自制成的,其珍贵重要程度对温舒乔来说自然无法言语。

温舒乔不想继续这个争吵,转移话题,“我饿了,有没有吃的?”

“吃吃吃,就知道吃!猪都没你能吃,还笨!”温舒珏也知道自己有错在先,但就是下意识地怼回去,嘴上虽嫌弃,但还是叫人去他病房拿了吃的东西送进来。

睡了一觉后,温舒乔精神好了许多,和温舒珏有一搭没一搭地回骂几句。

温舒珏嘴不过她,被气得坐在一旁不说话了。

“张嘴。”

“干嘛......”嘴还没闭上,便被塞了一块点心,甜腻腻的滋味被柠檬薄荷化解一二,可口极了。

温舒珏与温舒乔一样嗜甜,脸色不自觉地好了一些,吃完一块,神情严肃地开口,“再来一块。”

温舒乔也不计较,继续投喂,没几分钟,几块糕点被温舒珏吞入腹中。

“其他的也来点啊!”温舒珏意犹未尽,东西入肚后才觉得饿意。

但温舒乔每样只给了一块之后就不给了,气得温舒珏直呼,“小气!”

“甜的吃多了不好,姐姐这是为你好,乖!”温舒乔真诚微笑。

温舒珏毫无形象地翻了个白眼,表示自己的不满。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开创魔法时代:立意有趣,但是内容无聊,看的郁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枪·血玫瑰·Necromancer:暴风雨中的蝴蝶的前传,已经尸骨无存了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我,改编了世界:世界观设计非常充实完善。作者在真真正正架构一个世界,而不是随手借用一下现实世界,做一些不合理的改编。各种细节,比如住房,比如礼仪都有些源远流长的背景,非常幼苗,剧情没有发展,暂定粮草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