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大叔你好坏
大叔你好坏

大叔你好坏苏凡

标签: 现代言情 苏凡 黄局长
传闻真的只是传闻,禁欲系大叔简直是要了她的小命
人前对她颐指气使,私下把她生吞活剥,连求饶的机会都不给她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02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6章 倾国又倾城


六点十分!

她记得上一次看手机是六点五分,天啊,她觉得自己已经这么睁着眼睛躺了很久了,怎么才过去五分钟?

从五点半躺在床上开始,她就没有闭过眼睛,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而在她脑子里反复出现的,就是那个名叫霍漱清的男人。对她而言,他是个位高权重的男人,是一个她只能在新闻里看的人物,却没想到昨夜和他单独待在一起。

细细算起来,之前和他见面总共就两次,而且都是在饭桌上,每次她都坐在他对面,和他隔着一张桌子。毕竟他是省委办公厅的副秘书长,她也不敢盯着人家看,只是借着给他敬酒的机会偷偷瞄了两眼,就被他给吸引了。

他长的很好看,却不是时下流行的奶油小生或者面瘫男,可是她还没仔细看清楚,就迎上了他的视线,那一刻,她有种做坏事被抓的心虚,赶紧低下头,却又担心他会不会生气,偷偷地微微抬头用余光看了他一下,竟瞥见他的嘴角好像微微向上扬了一个很小的角度,顿时,她的脸就变得滚烫起来。

临走时,她跟着局办公室主任一起恭送他。她刚要跟着主任向他弯腰,眼前却多了一只大手。她赶紧抬头看去,竟是他伸出来的手。什么都没来得及想,她机械式地把手伸过去,他便轻轻握住她的手指摇了两下,很快就松开了。而她的脸,又不争气地热了。

和他的第一次见面,留给她的只有自己的孟浪带来的尴尬。就在她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不会见到他的时候,局长亲自打电话叫她一起去陪领导吃饭,当她再次怀着诚惶诚恐的心跟着办公室主任去了的时候,再次见到了那位霍秘书长。

这次,她吸取了教训,绝对不敢再看他,低着头胡思乱想,胳膊却突然被办公室主任推了一下,她赶紧抬头,竟然一下子就盯住了霍漱清。

“你工作多久了?”他问她道。

“啊?哦,霍秘书长,我,我还不到一年。”苏凡忙答道。

“怪不得。”他淡淡笑了下,道。

她不懂他什么意思,黄局长赶紧笑着对她说:“小苏,快给霍秘书长赔罪!”

赔罪?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却还是端起了酒杯。

“别用这个吓年轻人,没什么罪不罪的。”霍漱清端起酒杯,对黄局长说。

事后,苏凡才从办公室主任那里得知在那之前,霍秘书长问她话了,而她没听见。黄局长所说的罪,可能就是这个吧!

“随意喝点就行了。”霍漱清对她说。

她却还是端着那红酒杯喝了好大一口。

“小苏多大了?刚工作的话,应该还很年轻吧!”他喝了一口酒,问道。

“二十四岁!”她老实地说。

他点点头,却没再说话。

这就是和他的第二次见面。

距离这次见面两天后的昨天晚上,是江城入冬以来最冷的一个夜晚,她接到了黄局长的电话,说霍秘书长家里有点事,让她过去一下。局长交代了一大段,叮嘱她要听霍秘书长的吩咐什么的,根本没给她开口的机会。

冒着寒风,她出了门。

站在他家的门口,她摘下手套对着手哈了几口气,然后猛搓了几下自己的脸颊,让自己看起来不至于像是从冰窟里出来的人,然后才抬手按响了门铃。

门开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开了门,她忙挂上礼貌的笑容,开口叫了声“霍--”,秘书长三个字还没出口,他就说“进来吧,外面挺冷的”。

苏凡忙跟了进去,就看着他折回了客厅。

奇怪,他家里怎么这么冷清?一点点声音都没有?局长到底让她来做什么呢?

这么想着,她看见了玄关处随意扔着的一双男式皮鞋,应该是霍秘书长的,可他居然连鞋都没有摆好。

打开鞋柜,小心地将他的鞋放了进去,她准备给自己找一双女式拖鞋,却根本没有看见这里有任何一双女鞋。

真是奇怪,他家里怎么没女人吗?他的妻子呢?

当她走到客厅口时,看见他正坐在沙发上翻书。

“霍秘书长,您好,黄局长让我过来--”她习惯性地缕了下耳畔垂下的碎发,礼貌地问。

“先坐下。”他看了她一眼,用手指了下自己旁边的位置。

把包包放在旁边的绿植边上,她坐在了距离他半米的地方,有些不安地捏着双手。

“你叫苏凡?”他问。

她笑了下,没说话。

“想喝点什么?牛奶,茶,还是水?”他起身,问。

怎么好意思让他倒水?她忙站起身跟了过去,道:“我自己来吧,霍秘书长!”

他低头定定地看了她一眼,道:“那你自己倒吧,不要拘束。哦,顺便给我添杯茶。”

她转过身看着他坐在沙发上,想了想,才说:“晚上喝茶会影响睡眠--”

他看着她笑了下,道:“没关系!”

苏凡这才怪自己多嘴说这种话,赶紧走过去拿起茶几上的茶杯,给他添满了水端过来。

不知道是因为房间里暖气太好,还是她太紧张,之前还觉得单薄的呢子大衣,现在穿在身上好热,她不禁有点口干,接连喝了好几口水,却不知道他一直在看着她。

他就坐在沙发的另一个角落,斜靠着,左胳膊肘撑在沙发扶手上,修长的手指搭在下巴上,饶有兴致地望着眼前的这个女孩。

今晚,他陪着省委书记覃春明接待了几位客人,喝了点酒,酒没喝多,就是在回家的路上吹了点风,感觉到晕乎了。回家后冲了个澡坐下来看书,就接到了江城市环保局局长黄笑天的电话,说是小苏很仰慕霍秘书长的才华,有些问题想要当面请教,请霍秘书长给个机会见她一次。

混迹官场十来年,这种话,霍漱清听得出来。小苏,苏凡,那个害羞的女孩子?这年头,真是很少在官场上看到像她那种自然的女孩了。而他,向来都是个洁身自好的人,深知男女关系会对自己的仕途有什么影响,即便是遇见了不错的女人,也都没有任何出轨的行动。今晚,也许是酒精的缘故,他竟然答应了黄笑天,明知这个黄笑天只是因为得知他霍漱清要继任江城市市长了才来巴结的。

被他这样盯着,苏凡觉得好不自在,如坐针毡,可是,她刚进门的时候已经问过他需要做什么了,他没说,要是再问一遍,是不是不好啊?不管好不好,也总比这样干坐着舒服点。

“霍秘书长--”她开口小声地叫了一声。

他“哦”了一声,问道:“你今年二十四?”

“是!”她应道,却不知道他为什么又提起她的年龄。

“有男朋友吗?”他喝了口水,问。

“还没有!”她疑惑地答道。

他点点头,放下杯子,道:“你坐那么远干什么?怕我吃了你?”

她忙否认,却见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想了片刻,她起身,慢慢向他的位置挪过去,最后坐在距离他二十公分的地方,抬头对他干笑了一下。

事实上,只要他伸出胳膊就可以轻松地揽住她,他却没有,但是他做了一件同样意义的事。

她的手,毫无预兆地被他握住,苏凡惊讶地盯着他,就见他把她的手拉了过去,放在自己的掌中,时轻时重地揉捏着,一股隐隐的力量从他的指间传了过来。

“霍--”她想要抽回自己的手,一点点的,却被他握着根本拿不开,情急之下,叫了他。

他却淡淡地笑了,眸色深深地望着她。

“知道黄局长派你来做什么吗?”他问。

“他,他说,说您这里需要人手帮忙--”她结巴地说。

看着她紧张的通红的小脸,那不断颤抖的小嘴,还有掌中这柔软的小手,霍漱清脑子里的酒精开始发酵。

他微微一用力,便将她拉入自己怀里,她惊慌地抬起头看着他,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肾上腺素开始发挥效果,苏凡的心跳加速,血液加快了流动,呼吸频率加快,汗水也渗出了皮肤。

她的小嘴,不停地一张一合,那么红润的嘴唇,犹如被清晨露珠捧着的樱桃,那么的甜美,诱惑着人去品尝。

只有这一次,一次就可以了,一次没有关系,她是个好女孩,霍漱清!

脑子里,不停地回荡着这个声音,那份被他常年压制在身体深处的渴望,在此刻躁动起来。

他轻轻捧起她的脸颊,嘴唇慢慢地考了过去。

看着他的五官在自己的眼里不断放大,她以为他要倒下去了,因为她清晰地闻到了他身上的酒气,他一定是喝多了才这样。

“您,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她忙问。

是,他很不舒服,现在就想把她压在这张沙发上,然后品尝她,爱抚她--

可是,她的这句话,又唤醒了另一个霍漱清,他猛地怔住了,盯着她。

这丫头是真的不懂吗?到了这个地步了,还问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四年前,他跟着覃春明从东华省来到江宁省,别说是在这异乡的江城,就是在老家榕城,又有多少人关心他的身体吗!可是这个丫头,竟然主动--

“你想要什么,告诉我,我会满足你!”他的唇擦过她滚烫的脸颊,停在她的耳边。

是啊,说清楚,只要把这件事变成一场交易,他就不会再有负担,而且,这个女孩,很明显需要他的帮助。

那滚烫的呼吸,烫的她一个激灵,不禁在他的怀里扭动了一下。

她想要什么?想要很多很多,钱,房子。可是,她不想从别人的手里得到这些东西,特别是他这样一个位高权重的男人!

“不,不,我什么,什么都不需要--”她答道。

好一会儿,霍漱清没有动弹,苏凡不知道他怎么了,直到耳畔传了一声他的叹息。

那双大眼睛在他的眼前一闪,霍漱清蓦地松开了手。

“回去吧!我要休息了!”他松开她,转过身端起水杯子又喝了一口水,道。

苏凡不懂他怎么这样奇怪,难道真的是病的很重?可是,他又让她走--

他是领导,他让她走,她就走吧!免得惹他生气。

“小丫头,以后,多长个心眼!”他的声音,从她的背后传来,苏凡猛地停住脚步。

在她回头的那刻,他竟然从沙发那里站起来,一步步走向她:“你走吧,我还要反锁门!”

她立刻转身走向大门。

然而,就在她回身拉门的时候,看见他踉跄了一下,扶着墙的手虚晃了滑下去。

苏凡怎么都想不通自己又返回来进了他的家门,霍漱清更加想不通,可是酒精刺激着他的大脑,已经没有多少脑细胞可以思考这个问题了,更加没有能力来控制自己的身体行动。

这到底是怎么了?

苏凡来不及多想,用尽力气扶起他。

她几乎是半背着他找到了他的卧室,把他扔在床上的,他个子那么高,力气又大,跌到床上的时候,把她也拽了下去,直接将气喘吁吁的她压在自己的身下。

糟了,他这样躺着不是回事啊!苏凡抬起手背擦去脸上的汗水,赶紧坐起来,给他盖上被子。

也不知道他家的体温计在哪里,苏凡看着他的睡脸,轻咬了下唇角,鼓起勇气伸手去摸他的额头,试试他到底有没有发烧。

可是,她的手一下子像是被烫到一样地收了缩了回来,这个人怎么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发烧成这样还喝酒?

没办法,也不知道他家的药在哪里,只好去洗手间泡了冰毛巾来给他擦脸和手脚来降温。

霍漱清的酒性是好的,醉了只是睡着,可酒性再怎么样好,胃里不舒服总是要吐的。

这一夜,对于苏凡来说是一场折磨,她从未做过这些事,不管是给他喂水,还是帮他降温,还是擦洗他吐过的污秽之物,她都数不清这一夜自己跑了多少趟洗手间。

直到半夜,他才算是真的安静了下来。

眼前的一切,如同梦境一样的虚幻,他即便是睁大眼睛,也无法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朦胧中,他只看见一个人在给他擦额头,端着杯子喂他喝水。

是孙蔓吗?

苏凡坐在他的床边,静静地望着台灯下这张脸,心中深深叹了口气,关掉灯走出了他的家。

第二天一大早,霍漱清是猛然惊醒的,他每天都是六点起床,十几年了雷打不动,今天睁开眼的时候看表,发现自己竟然睡过头了。

冲了个澡,擦身上的水的时候,他不经意瞥过头看见浴室那面穿衣镜上的沼沼水汽,伸手一摸,水珠便凝结在一起流了下去。而他的记忆,也在水珠流过镜面的时候猛地闪了出来。

昨晚,那个苏凡来了他家,他还--

霍漱清的手,按在了玻璃镜面上。

昨晚,他应该没做什么吧?一点印象都没了。如果他和她之间真的发生了那种事,她现在应该还在他的床上,而不是不见了。

该死,霍漱清,你昨晚真是犯下大错了!

擦干身体返回卧室坐在床边,再次回想昨晚的经历,在确定自己没有和她发生关系之后,他才安心地开始换衣服。

可是,当他路过客厅时,竟看见了挂在阳台上的衣服。

难道那个苏凡昨晚还给他洗衣服了?这个女孩子还真是--

他突然想不起词了,愣愣地看了一眼阳台,然后穿上厚风衣匆匆走出家门。

第二天,苏凡和平时一样早早来到了办公室。昨晚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她却一点困意都没有,躺在床上睁着眼睛,脑子里全都是刚刚的事。盯着黑漆漆的房顶躺了半小时,她还是从被窝里爬出来,反正也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睡觉,她就干脆起床洗衣服了。

自从上班以来,苏凡每天都是最早来到办公室的一个人,打扫完办公室的卫生,给办公室里的花浇完水,其他的同事也才霍续到来。

办公室里偶尔有几句聊天的声音,苏凡也不在意,她只是盯着那些枯燥的数据进行处理。这对于学文科出身的苏凡来说是非常头疼的一件事,可是没办法,考试是一码事,考进来到了单位,被分配干什么就得干什么。还好,经过这近一年的磨砺,她也算是熟练掌握了自己的工作技能。

今天,她盯着电脑上的数字,脑子里总是会想起霍漱清,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病好了没有。她虽然想问,可是又知道自己没有权利去问,也就只能这么想一想而已。

然而,十点多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竟是黄局长打过来的!

糟了,不会是霍秘书长跟黄局长说她昨晚去了之后什么都没干吧?他家里明明没有任何需要她帮忙的地方--要是黄局长怪起她来,她就实话实说。不过,霍秘书长那么大的官,应该不会和她这么一个小人物计较才对!

手机铃声一直响着,可苏凡的脑袋里胡思乱想着,根本没有接听手机。

“小苏,小苏?”对面办公桌的李姐见苏凡一副神游太虚的模样,起身走到她身边轻轻推了推她。

“是?”苏凡突然盯着她,李姐指了指苏凡的手机就走出了办公室。

于是,苏凡赶紧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传来黄局长的声音“小苏,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看来还是昨晚的事情啊!苏凡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前去黄局长办公室。

因为在心底里总是觉得霍漱清不会在黄局长面前告她的状,苏凡也没有特别不安的地方,来到黄局长办公室门前抬手敲门。

黄局长见她来了,一改往日那副让人敬而远之的神态,笑眯眯地从椅子上起来,道:“小苏来了啊,快坐!”

苏凡礼貌地叫了声“黄局长”就坐在他手指的位置,黄局长走过来坐在另一张沙发上。

可是,黄局长只是看着她微笑,并不说话。

“局长,您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啊?”她问。

“小苏啊,你昨晚有没有按照我说的做?”局长微笑着问。

苏凡点头。

“你是个聪明人,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以后啊,要多和霍市长沟通--”黄局长道。

“霍市长?”苏凡惊问。

“霍秘书长马上要做咱们云城的市长了。”黄局长这么回答了她,可是心里泛起了一丝疑惑,难道昨晚霍漱清没和她说?对哦,霍漱清有什么必要和她说呢?她只是陪他睡一晚而已,霍漱清怎么会和她说那么多事?

苏凡猛然间明白了局长巴结霍漱清的原因了,霍漱清做了云城的市长,就是黄局长的直接领导了,怪不得--

“小苏啊,你在工作和生活方面有什么问题,不要霍虑,跟我说,我会想办法给你解决的,啊?”黄局长此时完全就像是慈父一般。

苏凡也知道领导说这话只不过是官腔而已,自己又不能给他任何好处,他怎么会对她这么好?尽管心里不相信局长的话,她还是点头了。

黄局长似乎是放心了一样,整个身体也放松了下来。

然而,就在此时,黄局长的电话响了,苏凡赶紧起身准备离开,局长没说话算是应允了。

黄局长走到办公桌边接起电话,那头传来霍漱清的声音。

“黄局长,你好,我是霍漱清。”

“是霍秘书长啊!”黄局长忙向门口望去,发现门刚刚闭上,不禁有点懊恼,怎么没把苏凡这丫头给留下来呢?

“是我,有件事想麻烦你一下。”霍漱清直接说。

“您只管吩咐!”黄局长一听霍漱清这话头,不禁暗喜,看来,把苏凡送给霍漱清这一步棋是走对了!

“吩咐倒没有!”霍漱清道,“我想问一下小苏的电话,你应该有吧?”

黄局长脸上已经乐开了花,忙说:“有有,您等等。”于是,黄局长很快就把苏凡的手机号报给了霍漱清。

霍漱清拿笔很快就记下来那一串数字,笑着对黄局长表达了谢意,然后就挂了电话。而黄局长这头,已经是高兴的连那几根白头发都快翘起来了。

苏凡还没回到办公室,就接到了霍漱清的电话。

霍漱清是用自己的手机给她打的电话,完全陌生的一串数字。

“喂,您好!”她礼貌地说。

“你好,我是霍漱清!”他的声音,和昨晚听起来有些不同。

“哦哦,霍秘书长!”正在楼梯间的苏凡赶紧走到窗户边,“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霍漱清笑了下,道:“昨晚辛苦你了,我想请你吃顿饭,你今天晚上有空吗?”

他请客?苏凡只要一想到和他面对面,就有点不知所措。和他这样的人一起吃饭,再怎么好吃的菜都吃不出味道,还不如自己煮方便面呢!

“不必了不必了,您别客气--”她拒绝道。

“下午六点半,京城西路万盛大厦的马克西姆餐厅,你自己过去,我就不来接你了!”他根本不管她的拒绝,直接这样说。

他这种带着命令的口气,却透着让她陌生的温柔,也说不出再拒绝的话了。

“那就先这样,我还有事要忙!晚上见!”他说完再见,就挂了电话。

此时的霍漱清,在苏凡那颗小小的心里,顿时高大了好多好多。

给领导跑腿不是稀奇事,可是,从没有人像他这样。哪怕只是一顿饭,苏凡已经有了一种被人尊重的感觉。

霍秘书长真是一个好人啊!苏凡心想。

这一整天,苏凡的心情都因为霍漱清晚上这顿饭而高涨。她平时本来就喜欢对人笑,在办公室里人缘极好,今天她更是难掩欣喜之情,让同事们不禁怀疑她是不是有了男朋友。

京城西路距离环保局所在的民主路还是有一段距离的,京城西路是云城市的繁华地带,而民主路相对偏僻一些。下午下班的时候正好是交通的高峰期,很难打车,苏凡便提早下班离开办公室,毕竟这是她第一次被一位高官邀请吃饭,可不能迟到。

好不容易打了一辆车,可是路上交通堵塞,到了万盛大厦时,已经快六点半了。

苏凡赶紧上了电梯,来到位于十三楼的这家高档的西餐厅,却不知道霍漱清有没有订位子。就在她站在餐厅门口时,手机响了。

“你到了吗?”是他打来的。

“嗯,我在餐厅门口。”她忙说。

“你让服务员领你进去,16号桌,抱歉,我早上忘了跟你说位置,你稍等一会儿,我很快就到。”他说。

“没事没事!您注意安全!”她习惯性地关心了一句,霍漱清在那头不禁扬起嘴角。

服务员领她来到那张方桌前面,苏凡便坐在一个朝门的方向,脱掉羽绒服,她坐在椅子上好奇地向周围看去。

餐厅的装修以黑红二色为主,丝毫看不出奢华的,干净利落中透露着一丝神秘的气息。

冬天的夜晚到来的总是很早,特别是在这样的阴天,即便现在才六点多,外面的世界已然是华灯初上的景象。

他订的是一个靠窗的位置,餐厅又是在云城的地标建筑高层,坐在窗边向外看去,云城的夜景尽收眼底。

穿城而过的上清江两岸,此时早已是繁星点点,江边的滨河大道上车流不断。

尽管在这座城市已经生活了六年,她还从没有像此刻一样感觉城市的瑰丽。也许是因为从没有在夜晚,在这样的高度欣赏城市的夜景吧!

霍漱清缓步走近餐厅,一眼就看见了她,可是她专注于外面的夜景,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

她今天穿了一件淡蓝色的毛衣,头发没有像昨晚那样扎着,而是披了下来。她的头发并不是很长,披下来也只是过肩。餐厅里柔和的灯光和音乐包围着她,而她好似跳脱了这个尘世的仙子一般。他的脑海里,猛地跳出那首古诗--“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霍倾人城,再霍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再难得。”

被文山会海、迎来送往侵蚀的身体,此刻突然觉得清爽了起来,他微微一笑,大步朝她走去。

“来很久了?”他坐在她对面,含笑问道。

她被他这句话从幻想中拉了回来,忙抱歉地笑了下,道:“没有没有,我刚到。对不起,霍秘书长,我,我没--”

他摆摆手,道:“不要总是跟我道歉,迟到的人是我!”他说着,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的脸上又飞起两团红云,心里不禁笑了。

真是个傻姑娘!

“我们点菜吧!这家店的法国料理做的很地道,你喜欢吃什么,随便点,不要跟我客气!”他说着,抬手示意服务生过来。

苏凡接过菜单,却不知道该点什么。

上面的单词,她是认得的,毕竟她是从外语系毕业的,主修英语,辅修法语。可是,认识归认识,这些单词对应的味道是什么,她却完全不知。

他的视线,从菜单上掠过去,静静地落在她的脸上,发觉她在很认真地阅读菜单。

“你学过法语?”从她的表情上,他做出了这个判断。

苏凡不禁诧异,他怎么会知道的?

“学过一点,我本科的专业是英语。”她认真地回答。

他点点头,问:“你喜欢吃什么?”

她不禁有些囧,却还是老实地说:“对不起,我只认识这些字,可是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味道--”她说着,觉得很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盯着那洁白桌布上摆放的镶着金边的餐具。

和她见面这几次,他感觉她好像总是会这样低头,而低头之前,脸上就会有一点不知所措或者不好意思的表情。

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和她对视之时她这样的低头让他记住了她,还是说她那投向他柔柔的却又闪躲的眼神撩动了他的心,总之,她走进了他的视线。也正是如此,他才会不自主地在餐桌上主动问起她,却没想到这个丫头当时竟然神游太虚。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呢?而正是那一次的问话,让黄笑天意识到了苏凡的价值,所以才会有了后面的接触。

此时,她低下头,依旧偷偷抬头看他,他忍不住笑了。

“要是你不介意的,我来点!”他说,她忙点头。

“鲜贝海鲜沙拉,奶油蒸鲷鱼,烤小羊排和意大利空心面套餐。”他对服务生说完,又问她,“来点红酒,怎么样?”

尽管她不善酒量,可是吃西餐喝红酒是标配,看他举手投足间的利落,应该是店里的常客,还是听他的好了。

她点点头。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武煌焚天:诸位可点下我的ID,查看我的“历史”,如在优书网发的评论、龙空发的帖子或回帖等内容……这可证明,我从不乱发帖、乱评价。但这本书,我给的评价是“垃圾”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4/5这简介真的误导人,其实是克系无限(设定很棒有点诡秘的影子),女主要靠作死来兑换能力,所以骚操作一堆很有趣。ps所谓高冷的男主,其实是给女主打辅助被迫害心灵的队友【男妈妈】。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混乱战神:主角是冷静理智的战士和领主。战斗过程描写很精彩,可惜烂尾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