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恶女难宠王爷和离吧
恶女难宠王爷和离吧

恶女难宠王爷和离吧艺沫

标签: 穿越重生 竹长乐 萧亦寒
一次旅行的途中,竹长乐遇到了一个道士说她有大富大贵之命,而前提是让她嫁给一个傻王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03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2章 小九


翌日,竹长乐顶着黑眼圈,爬起来穿上衣服。
在经过一夜的思想斗争,她决定既来之则安之,凭自己是现代人这种身份,创个业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小九……伺候本王更衣。”
萧亦寒带着起床气,又傻乎乎的声音,让竹长乐再次认清了事实,吼他也哭,打就更不要说了。
吃过早膳,就有其他侧妃,来给她请安。
她一一见过后,在她们那些人口中得知,萧亦寒是七王爷,六岁的时候得过一场天花,命救回来了,但却烧傻了,自己却是王相国的女儿赵若瑜。
昨夜的婚礼,是皇帝亲自赐婚,赵若瑜不从以死相逼,结果死了还得带回王府来安葬。
要不是中途死而复生,婚礼就成了葬礼了。
她心思道:“合着我是穿在相国府千金的身上?
代替她嫁了?
那她真死了?
可我怎么和她长得一模一样?”
思绪未完就被一人打断:“姐姐,妾身先行告退。”
接着,又有很多妾室退出了堂。
竹长乐猛的拍了拍扶手:“管他几个人吃饭,一个傻子王爷,一群莺莺燕燕,我一个正室是时候当家做主了。”
当下就叫来了账房,预支的银两,换上了便装,自行出门而去。
由东街逛到西街,腿脚酸痛歇息了一会儿,又起身逛到了北街。
勘察了地形,回府路上一直在思索,一不留神就撞在一个人后背,连忙道歉。
那人回头,直勾勾的看着她,似笑非笑的表情,让她一眼就觉得这个人肯定认识赵若瑜。
定睛一看,眉宇之间又有些像萧亦寒,不由自主的望痴了思道:“要是萧亦寒是个正常人该多好啊……” 那人露出调笑的表情:“既然你嫁给了皇叔,那我们的海誓山盟就此作罢。”
说话间,那人拿着玉扇挑着她下巴,朝她露出轻蔑之气。
竹长乐一脸怪异的看着他,移开他的扇子,淡淡道:“你是谁家的公子?
我是死过一回的人,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
言罢,转头就看见萧亦寒一脸不高兴的站在门口,傻傻的喊道:“要是小九喜欢被人这样,本王也可以这样调戏你。”
那人闻声,异常高兴,大笑着,朝萧亦寒行了个礼便离开,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竹长乐用对小孩说话的语气道:“说什么呢?
你傻啊!
哪有这样说自己妻子的?
还有,我不是小九,我叫竹长乐,也不是什么赵若瑜。
这件事,以后再解释吧,反正我不是赵若瑜。
你就把我当成死而复生,失忆了吧,能明白吗?”
萧亦寒挽起她的手,高兴的走进去:“本王明白,你不是小九,你叫竹长乐是本王的妃子。”
竹长乐努力摸摸他的头笑道:“你也不傻嘛。”
晚膳期间,萧亦寒像是多了一个新玩伴,特别的粘竹长乐。
“长乐,给本王夹这个……” “长乐,喂给本王吃……” “长乐,本王喜欢吃这个,记下来……” 在手忙脚乱中,总算喂他吃完了饭,伺候他去睡觉。
她偷偷的跑去厨房,偷了些点心吃,结果听见有人在门外悄悄的说话,亦发出嬉笑之声。
她刚进王府,并不知道。
因为萧亦寒心智不全,全王府上下都很看不起他,偷偷摸摸的事情比比皆是,府中的幕僚和家室有着数不清的乱七八糟关系。
待那一男一女离开,她才敢偷偷探头出去。
却被人从府上,劫走了。
“哟呵~赵若瑜,你竟然维护一个傻子。”
说话这人正是白日之人。
“你是谁?
我不认识你。”
那人微感诧异,随后靠近她耳边轻声笑道:“那晚你可不是这么说的,还要本宫替你回忆吗?”
竹长乐闻声:“本宫?
难道是太子?
我这是穿到什么人身上?
怎么那么多屁事?
我就想好好结婚谈恋爱怎么那么难?”
接着那人拿出剑,挑下她脖子上的丝巾,露出一道很深的痕迹,嘴角一扬:“本宫知道你的忠心了,交代你办的事,定要替本宫办好,到时候母仪天下的位置,便是你的了。”
“什么?
什么忠心?
你说的什么和什么?”
竹长乐被迫跪在地上,完全不知他所言何事。
似乎这句话,惹怒了他,抬手就扇了她一巴掌,脸上露出巴掌印,冷哼一声:“赵若瑜,本宫可没有时间和你玩猜谜,没找到玉印,本宫剥了你的皮!”
说罢,手一挥,她便被人套上黑布,送回了王府。
萧亦寒见不着她,一直差人在寻,她却从门口进来,两眼通红,脸上还现着手印,捂着脸就奔向房间。
她竹长乐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
一时间,所有的委屈涌上了心头。
许久,萧亦寒伸手拍拍她的背稚气道:“长乐,你不要哭了,你要什么本王都给你。
母后说过,要是以后本王娶妻了,一定不能让她哭,要是她哭了,本王就要给她买很多漂亮的衣服很多好玩的东西…….” “你懂什么啊!”
竹长乐有气出不了,只能朝他出:“全府上,谁把你放在眼里?
就连你那些幕僚也都乱七八糟的,莺莺燕燕各种乱套,亏得你是个傻子,要不然不得气死,头上都长出了一个大草原了,还在上面自由奔跑。”
她这一吼,萧亦寒也跟着大哭起来。
他并不是哭自己头顶草原,而是哭她又吼骂自己。
两人哭作一团,半个时辰后,都止住了哭声,看着对方狼狈的模样,相互笑了起来。
“我也是个傻子!
哎"' 半月无话,竹长乐把府里的事情全部了解了一遍,又陪着萧亦寒玩了半月。
发现他并不傻,只是心智只有六岁罢了,如若有人教他琴棋书画,士农工商,他还真能慢慢学会。
但偶尔他也有犯傻,心智不全,胡言乱语的时候,那时候就比较难控制,逮谁就冲谁傻笑个不停。
竹长乐翻看账本:“府上一月一千银,我和王爷拿五百,其余的分给他们。”
账房有些犯难:“这……”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天阿降临:自从永夜还不如直接太监的收尾之后,不说一生黑,但这本书我黑定了,没看过,一星走好,就是这么主观任性! 以此奠基我过去5年的追书时光!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谁说骑士不能背刺: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剧情乱的一匹,完全理解不了。就是作者写了一个阴谋,读者也知道有阴谋,但这个阴谋只在作者脑子里,一点信息都没写出来,一点也没有!所以就感觉里面人物做的事莫名其妙的。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梦想进化:这作者真是越混越回去了,不如把这书改一改,丢去飞卢可以上天榜,至少能进前十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