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桃运医途
桃运医途

桃运医途锦衣夜行

标签: 都市小说 陈重 马艳丽
在城市打拼的陈重,得知上司和娇妻给其带绿帽子之后,一气之下回到了老家桃花村,却得到神奇治疗医术,从此尽得美人欢心……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03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3章治疗中暑


“辣子,你咋了?”陈重扔下锄头跑过去问。

刘辣子意识昏迷哼哼唧唧的也说不清楚。

见她面色赤红,浑身大汗把衣裳都湿透了,陈重用手摸了摸刘辣子的脉搏,是虚脉,呼吸弱,陈重可以肯定,这是中暑缺水导致的。

陈重上大学的时候是一所医学院的学生,原本毕业后是要进大医院当医生的,前途肯定一片光明。

谁知道分配工作的时候,被学校主任的亲戚顶了名额,为了留在城市打拼,不得已进了那家医药公司做销售,如果这件事不发生,恐怕陈重现在的命运会是另外一番模样。

陈重叹了口气,还是救人要紧,背着刘辣子放在一片通风阴凉的树荫下。

救治中暑的正常方法,是要解开病人的衣服,让她尽快散热。

陈重尽量把眼睛避开,又给刘辣子灌了些凉水,用衣服兜着给她扇风。

但是刘辣子的情况并没有好转,陈重用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还是滚烫无比,知道这是晒得时间太久,严重脱水,还好村里还有一个破旧的公家小诊所,了胜于无,去打一瓶葡萄糖也总是好的。

就是听说那个诊所这阵子好像也关门了,之前的医生嫌这里的工作条件艰苦,工资也不高,就辞职不干了。

就在这时,陈重突然感觉他摸着刘辣子额头的手心里,似乎产生了一股暖流,正在往刘辣子的身体里流动。

这股温热的气流从陈重的脉络的四面八方涌过来,陈重有点吃惊,但是还没等他回过味来,这股暖流就消失了。

随着暖流消失,刘辣子嘤咛一声,苏醒了。

“俺刚才是咋了,好像一下晕过去了,然后一股暖流进了俺身子里,麻麻痒痒的还挺舒服,俺就醒了,到底咋回事?”刘辣子砸吧着大眼睛好奇的问陈重。

“嗯,你刚才中暑了,喝了点水没事就好。
”陈重答应一声,又摸了摸刘辣子的脉搏,见已经恢复了正常,心里琢磨他还不知道咋回事呢,不过刚才那种情况就好像某种气功一样,很神奇,刘辣子居然没有吃药没有打针就好了。

刘辣子兴奋的和几个大老娘们叽叽喳喳的走了之后,陈重又到无人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又恢复成了以往那样。

昙花一现。
陈重叹了口气,不知道怎么回事,悻悻然的回了家。

回家,陈重的老娘已经能下床了,听儿子回来也高兴,油汪汪的鸡蛋汤,喷香的小鸡炖蘑菇,让人一看就有食欲,连下了三碗米饭。

陈重他爹一直默不吭声蹲在一边抽旱烟,院子里跟着了火似得。

“孩他爹,咋不过来吃饭?”陈重他娘问。

陈重他爹在地上磕了磕烟灰,愁眉苦脸的坐下来:“崽儿啊,工作没了没事,身体不行,媳妇没了就难办了。
俺家的地不好,俺去了几次。
村长也不给换地,一年下来只能勉强糊口,要不然还能存点钱给你在邻村再娶一门媳妇。

没想到他的事,这么快就传遍了,连陈重他自己老爹也知道了。

陈重恨马艳丽,恨马艳丽的娘,还恨大嘴巴的刘辣子,但是生他养他的老爹不管说啥,他也不能生气,知道老爹是为他以后的生活发愁,陈重心里不痛快,借口到村长家里换地,出门溜达溜达。

晚上的桃花村,月明星稀,能听到草里虫子的叫声。

陈重深一脚浅一脚在黑夜里走,心里也静下来了。

家里的那块责任田确实不如别家的,每年产量少的可怜,只勉强够老两口糊口的,辛苦一年下来,存不下钱,更别说干别的了。

不管怎么样,想让家里过上好日子,得换块好地才是正事,以前亏欠父母的太多。

陈重想着就进了村长张得财家。

张得财正一个人美滋滋的在院里喝小酒,看老脸通红,应该是没少喝。

见陈重进来,张得财哼了一声没搭理他。

张得财有个闺女叫桃杏,是陈重初中时一起在乡里上学的同学,要模样有模样,那会还是班花,不知道为啥,还没出嫁,现在成了村里唯一的老闺女,现在在村里的小学当老师,陈重这次回来还是第一次见她。

见到老同学,桃杏挺高兴:“爹,陈重来了。

别说,那会陈重学习好,和桃杏是同桌,两个人就有点那方面的意思,但是那会年龄小,也始终没有说破。

张得财这才抬了抬眼皮子,故意挑了一块好肉放进嘴里吧唧:“咋,大学生回来了?找俺有啥事?”

陈重说:“张叔,是家里面分地的事,这没有一块好地,不出粮食,家里要喝西北风了……”

“唉,你是不当家不知道当家的难处啊,现在村里也没钱,谁家都想要块肥地,但是哪有那么多好地?现在能勉强糊口就不错了。
”张得财喝了口小酒,不耐烦得打断了陈重的话。

陈重看了看桌子上的菜,心里骂道,村里没钱,别人糊口,你天天有酒有肉?

“张叔,这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俺爹也来说过好几回了,你看村部能不能解决一下……”陈重忍住火气耐心的说。

“别说了。

张得财站起来,脸红脖子粗的训斥道:“天天就这个破事,你不是大学生吗?不是挺有能耐吗?怎么在城里混不下去了?让女人踹了,还有脸跑到我这里要饭?”

有句老话说的好,叫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

身体上的毛病这个也不是陈重自己的问题,但是一次次被人拿出来说,拿出来戳他的脊梁骨,张得财做的太过分了。
就连老同学桃杏在旁边听的都脸红。

陈重压住心里的火气,他要换地也是为了父母和家里,“腾”的一下站起来,指着张得财的鼻子说:“就问你一句,咋样才答应给俺家换块好地?”

“哼,还敢指老子,只要上面人发话,俺就可怜你!”

“好!你等着!”陈重搁下一句话,气冲冲的出门了。

但是出来被冷风一吹,陈重也冷静下来了。

他哪里认识什么上面的人,刚才也是气头上的话,陈重苦笑,回家闷头睡了一觉,又舀了两瓢凉水灌进肚子里,想到地里去看看。

路上碰到村子里几个在树下纳凉的娘们:“重啊,回来了?干啥去?”

“嗯,回来了,晚上睡不着到地里看看。

还没等陈重走远,背后的几个人就嚼起了舌根子。

“听说是被马家姑娘踹了,又回村子的。

“咋回事?”

“说是身体不行,头上带了帽子呦……”

“看着还挺壮实的,不会吧?……”

没想到这件事情已经搞得路人皆知了,陈重紧紧的握起了拳头,但还是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低着头假装没听到继续往田地的方向走。

走到小路上,陈重路过一片深深的苇杆荒地,听到地里有悉悉索索的声响。

还以为是有什么野兽,陈重停下脚步细细一听,居然是两个人的喘息声!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这诗人有毒:这小说网站有毒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一拳分开生死路:八极拳到底是怎么吊打英灵的····李书文自己都没做到过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吾皇万岁:猪人族的主角和脑残的名字,看到作者描述一头英俊的猪头人这段撑不下去,大概也就作者这种能对猪发情的人才会觉得猪帅的,淫才!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