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夫妻一场
夫妻一场

夫妻一场草莓

标签: 安定 现代言情 理智
夫妻多年,日日相伴,却抵不过墙外新人
当楚楚可怜的女子跪在脚前,只为要她一张签了字的离婚协议
她笑了,轻抬女人的下颚:等我不要的那天,我会把他送给你

人生经历一次背叛就够了,有些痛注定一生难忘,即使他已经忘了,努力的忘了,她却拼命的记住,死死的记得
多年前的一次出轨与叛离,多年后的日日深爱与沉溺,他侥幸的以为只要他用力隐瞒,世界上会有不透风的墙,却不知道婚姻里的错误足以毁人一生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03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004章 彻夜未归的丈夫


每个女人在发现男人变心的讯号时,只有一个习惯,那就是自己骗自己。

相信女人的第六感,男人会骗你,它永远不会骗你。

他说,让她别等他回家了……

他说,他今晚会迟些回来……

凌晨三点半,她辗转醒了过来,身旁空荡荡的感觉令她不由一颤,她不自觉地伸向枕边,摸到的却是一片空气,虚无得可怕。

他说他会迟些回来,可他没说,他今晚不回来了。

她答了应他,今晚不等他了,早点休息,毕竟她不是一个人的身子,可冉苏睡不着,她潜意识的想等他回来。

结婚也许他们都不是为了爱情,他们彼此都是理智又懂得权谋的人,爱情之于他们这类人太匮乏也太奢侈了,但并不代表,她不会在婚姻中爱上他,她清冷,她理智,她凉薄,但她也是个有血有肉的女人,性格也许不会改变,但至少她想学着付出感情,她也试着努力爱上自己的丈夫,家庭对她来说很重要,她从小看尽了自己父母之间烟火弥漫的婚姻,她看似清冷理智的内心深处是渴望着安定和沉静的。

四年,有了一个丈夫,有了一个儿子,她珍惜她所拥有的一切。

还有她未出世女儿,她抚上还未显怀的腹部,嘴角溢出一丝丝淡淡的笑意,清柔而华美。

婚姻,她一直希望是岁月静好的。

即使他们之间没有可歌可泣的罗曼史,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但婚姻中相敬如宾,彼此尊重,她想,他们总有彼此相爱的那天,然后相伴走完一生,而他们需要的也许只是时间。

她在嫁给尉行云的那刻,冉苏就决定努力地爱上他,学会做一个妻子,一个好母亲,她也努力的做着。

而爱,要爱上尉行云其实很容易,他是第一个闯入她生命中的男人,她的心其实很封闭,对于男人有着似有似无的抗拒,她的性情很难动情,她习惯用理智的情绪面对一切,清晰分明地处理事情,包括爱情,所以,让她动心太难了,但尉行云不一样,他是她的丈夫,她向他敞开了心扉,她学会去在乎他,注视着他,想着他。

其实,爱有时只是一种决心和意识。

当你把所有的目光都投给一个人的时候,要沉溺和深爱,其实很简单。重要的是,你把目光投向了谁?

冉苏,她投向了她的丈夫,然后,冉苏爱上了尉行云,有多爱,她不能确定,她只知道,她爱上了,真的很清楚。

她恍惚地想起在哪处听到的一句话:“如果一个女人不爱一个男人,是不会心甘情愿地为他生儿育女的,要十月怀胎,忐忑数月生一个孩子对女人来说需要极大的决心……”

在听到儿子第一声啼哭的时候,冉苏已经在心里承认,她爱上了她的丈夫——尉行云,爱情也许不再是奢侈品。

但她知道,在他的眼里,她看不见他的情意,他的眼里有欣赏,有温柔,有体贴,有尊重,却没有一丝爱的预示。

有些事,是急不来的,她懂,她不会死死求他爱自己,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份施舍的爱,她不是那般的女人,顺其自然,她改变不了自己淡薄的性子,但她一直努力地为他照顾着这个家,包括他这个人。

也许,所有人都料不到作为ZK集团香水业首席香水调剂师,那样在他人眼里高贵典雅,能干出色的冉苏内心里其实是喜爱着自己的家庭,用心地照顾着他们的一方天地。

即使在尉行云那双工作欲极强,只关注事业和金融资讯的眼里并不那么明显,但她想总有一天他能看到她有她的好,他总会忽略她的清冷的性格发现她的好,她想总有一天他能知道一件事:

冉苏,是尉行云的妻子,而不是,尉行云的妻子是冉苏……

钟声划过“四”这个数字,一阵有些湿冷的风从没关紧的门细缝中袭来。

他,还是没回来……

这四年,他一直忙于事业,财务报表,企划专案,排满了他的时间,他有时也很晚回来,但从没有像今天一样,那么晚,那么迟,迟得让她有些莫名的心惊和忐忑。

下意识的裹紧被褥,她拿起旁边的蓝色花纹披肩披上肩头,缓缓走到落地窗边,想关紧落地窗,不料一道光晃过她的眼,她看见从车上下来的他,步伐缓慢却有着浑然天成的笃定与气势,她想唤他,却在别墅花园的路灯照过尉行云他的脸时,戛然而止,那声“行云”就这样哽在了她的喉间。

他嘴角的笑,模糊了她的眼。

喜悦,温存,温暖……冉苏心一窒,她可以用无数的话语去形容自己丈夫此刻的表情。

但,她真的,她发现,她竟然想不出任何的字眼去形容此刻自己的心境……

悲伤?难过?沮丧?还是痛苦?

似乎都不是,她只是莫名觉得冷,异常的冷,从她凝视着他的双眸里一直冰冷到脚底,心里,然后骨子里,血液里。

也许,只是她太敏感了,是的吧。

她自嘲一笑,从什么时候起,自己竟然学会了自我安慰?

也许,不是安慰,是事实吧,也许什么事情都没有,什么事情都没有过。

尉行云,他结婚前的红颜知己无数,她并不是不知道,只是那时她并没有爱上他,只是那时,他跟她定下婚姻时就表现得对那些兴致缺缺,他对她说,他觉得没意思,他收心了。

当时,她并没有抱着完全相信的态度,只是想,一切还没开始,早下定论太早,他们本就是最适合的一对,试着在一起,开始新的生活,她想,她愿意冒险。

只是,那时的她没想过,当一切都开始了,她该怎么办?

也许,什么事情都没有……她只是自己吓自己!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时空酒馆:1时空币1公斤黄金,外挂靠时空币启动。谁爱看谁看吧,反正我觉得能设计这种设定的作者根本没有脑子。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江山国色:粮草,无大毒点,文笔顺畅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盗梦笔记:原创删除后 到哪个站去了?百度都找不到好不好。。。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