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当哥哥变成了男朋友之后
当哥哥变成了男朋友之后

当哥哥变成了男朋友之后大大怪fei

标签: 周浪 尤乐 现代言情
“祝阿水,健康长大
” 这是周浪十八岁成人礼唯一的愿望
尤乐母亲赵安惠去寺庙算了一卦,尤乐这一生五行缺水,于是取了个小名阿水
后来尤乐遇到了周浪,天生带水的海浪
从此一生无忧,平安喜乐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04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七章 小病


刘岑:“你恶不恶心?”

戢律:“就是,鸡皮疙瘩掉一地。”

“谁说我逃课的?”周浪挑眉,“我拿了书包?”

他手上空空如也。

然后在每个人的后脑勺上拍了下:“以后就算我逃课,你们也别逃课,老实点学习听到没有。”

“为啥你可以逃课,我们不行?”赵安逸这人有时候就是这么没眼力见。

周浪笑骂:“我榜首第一,你在哪?”

赵安逸:“……”

刘岑:“让你自取其辱哈哈哈哈哈。”

戢律手搭在他肩膀上也在乐,赵安逸肩一抖:“反正几个人里垫底的又不是我。”

戢律:“……你怎么还语言攻击呢!”

嘤嘤嘤。

下课铃响了,周浪逆着人群而上。

尤乐和程蓝出来,看见周浪进了教室,她不动声色走的慢了些。

周浪敲了下谁桌子,随后身后跟着个女生。

……

国庆假期正式来临,尤乐一大早坐在窗前写作业,刷题。

这是她的习惯。

“阿水,你药是不是吃完了?”尤安惠也放假,在外头喊。

“阿水妈妈进来了哦?”

“好。”

尤安惠敲了门进来:“你快检查一下是不是快没有了,妈妈带你去医院拿药顺便检查一下。”

尤乐拉开抽屉查看:“嗯,没有了。” 她又找出书包里的小药盒,也空了。

第一人民医院心脏科。

尤乐刚做完CT检查,验血,还有许多不知名的检查,独自坐在外面的长椅上,尤安惠在里面听医嘱。

医院里的消毒水味很刺鼻,还有来回穿梭的护士和家属隐隐绰绰的哭声。

她表情有些麻木,记忆里不知道来医院多少次了,坐在长椅上等结果,然后提着一大堆药回家。

尤乐干脆闭上眼,不听不看,这么一会儿就睡过去了。

她做梦了。

噩梦。

梦见她又一次来做检查,躺在核磁共振的床上被推进去,就再也没起来了。

尤安惠在旁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匆匆赶来的陈政平和陈思瑶也伤心起来。

这么一想,大概为她伤心的人也只有这些人了吧。

不过,尤乐又悻悻的开心。

还好,她并没有认识很多人,不然还得麻烦人家为她哭一场。

那样多不好。

梦里的尤乐躺在病床上,盖着白布,被医生推着走,刹那,有双手握着她的肩膀不断摇晃。

尤乐醒了。

或者说是被晃醒的。

睁开眼睛就看见周浪,手还握着她肩膀在喊她:“尤乐,醒醒。”

“周浪,是你啊。”尤乐哑着嗓子,看见他手里拿了个挂号单,恍然回神:“你是来看病的吗?”

周浪见她醒了,还笑,松了口气,轻笑:“不然呢,我来医院吃饭?”

尤乐:“……”

周浪看她脸色很白,唇色都近乎病态的白,皱眉:“你…”

想问她是生病了,话到嘴边变成了:“你要吃早饭么?”

这么一说,尤乐还真饿了,她是空腹来检查的。

点点头。

周浪变魔术似的变出一袋包子:“只有这个了,凑合么?”

这早饭是他顺手买的,临了又没了胃口,他没浪费食物的习惯,就这么拎在手上,然后碰见了尤乐。

“凑。”尤乐说,“什么馅的?”

“酸菜,豆腐,还有肉馅,你要哪个?”

“豆腐的吧。”

周浪把另外两个包子拿出来,一个嘴里咬着,一个手里拿着,把袋子折了折半个包子露出来后递给她。

体贴又绅士。

放假前那点对周浪愧疚的小心思又涌上心头,周浪好像不是那种人,是她误会了。

“谢谢。”尤乐接过,小口小口的咬着,吃的很斯文,“我有纸巾要不要?”

她想让他用纸巾垫着吃。

“大老爷们,不讲究。”周浪两三口就把一个包子解决完,像是随口问了句:“你什么病?”

她也就随口回:“心脏病,先天的。”

尤乐以为周浪会露出一种可怜或者讳莫如深的表情,因为每个人听到都会或多或少的产生点儿怜悯。

然而他没有。

“昂,小病。”周浪把最后一个包子吃完,“吃完了吗,袋子给我。”

这下轮到她发懵了,下意识把塑料袋子递给他,周浪随手揉成团,起身去扔垃圾。

走了几步又回头,尤乐听见他说:“尤乐,你会好的。”

“哦。”

“不信?”

他又退回来,坐下:“行吧,刚好今天我生日,我勉强就把这个愿望许给你,跟咱伟大的祖国同一天生日,有这力量加持,什么愿望都成真!”

尤乐没反应过来,就又听见他闭着眼睛举着手作许愿状,开口说:

——“我许愿,祝尤乐永远健健康康。”

她只是笑,眼睛亮晶晶的。

下一秒,她的主治医生和尤安惠出来,医生笑得和蔼对她说:“小姑娘,没什么大问题。”

愿望真的成真了,在这一刻。

她是健康的,哪怕一刻。

……

“阿水,你笑什么呢,这么开心?”尤安惠从后视镜里看尤乐,脸上的笑也没下去过。

担惊受怕了这么多年,听到医生说她的情况越来越好了,她能不高兴么。

“那妈妈为什么这么高兴?”

“你这丫头,医生说你情况变好,我当然高兴!”尤安惠嗔她一眼,“咱阿水小宝贝这么开心的话,妈妈带你去玩好不好?”

“好啊,妈妈。”

尤乐又笑,笑意直达眼底,这份愉悦是从心底里透出来的。

尤安惠带着她去了游乐场玩,当然那些危险的项目她肯定是不让的,单单这样回到家也天黑了。

一回到家,尤乐精疲力尽的躺倒在床上,突然想到她今天还没有祝周浪生日快乐。

又一骨碌爬起来,给没电的手机充电,大概五分钟才启动,想打给周浪打个电话,又发现自己根本没他的号码。

她犯了难。

倒是有程蓝的,不过程蓝太八卦了,直接问的话估计又要问东问西了。

对了,班群里应该有每个人的信息表,开学那会儿罗马让填的,尤乐连忙翻找着。

好一会儿她才找到,拨出号码。

电话那头嘟了好几声,才被接起:“——喂,哪位?”

低哑又带点鼻音的嗓音传过来,周浪感冒了。

“是我,尤乐。”尤乐有点小紧张,电话那头有点嘈杂,似乎是在办聚会,“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那边悉悉索索的一阵声响,然后渐行渐远,应该是周浪走到了安静的地方:“没有,逸仔岑子他们几个非的给我庆祝。”

“就是赵安逸,刘岑,也是八班的。”周浪解释,怕她不知道是谁。

“哦这样啊。”尤乐扣着床单,“我就是想跟你说声生日快乐,还有——”

“还有对不起,你是个好人。”

周浪嘴角勾起,他喊她:“尤乐。”

“嗯?”

“好人坏人不是这么分的知不知道。”周浪痞笑,“我是好人?”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在追你,被你发了个好人卡。”

“不,不是——”尤乐脸顿时就红了,磕磕巴巴解释,气急了:“周浪,你怎么这样!”

“浪哥要追谁,什么好人卡?”赵安逸脸上都是奶油,尿急出来找厕所就看见周浪在跟谁电话。

看样子还挺开心。

尤乐听见那边的声音,连忙说了句生日快乐就挂了电话。

一摸脸,好烫。

肯定是夏天天气太热了,尤乐在心里吐槽了句。

周浪看着挂了电话,笑了下,一边收了手机一边推开要往他脸上凑的赵安逸。

“你有事?”周浪冷睨了他一眼。

“你不对劲!”赵安逸目光讳莫如深的盯着他看,要看出花来似的,“浪哥,你是不是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了?”

“快走,不然我就不保证你的老二有没有事儿了。”

“嘤嘤嘤,你无情你冷酷你无理取闹。”

周浪觉得太阳穴突突的,下一秒就要忍受不了要动手的模样,赵安逸见状连忙捂着裤兜跑了。

惹不起惹不起。

等赵安逸走了,周浪才又拨通了电话:“还是我,周浪,你这生日快乐说的是不是有点没诚意?”

“那,那你想怎样?”尤乐问。

……

“死了都要爱——”周浪刚推开包厢门,就听见赵安逸嚎的惊天动地,门外已经有服务员奔走告知了。

——快来听,这里有鬼叫声。

“浪哥,干嘛去了?”

“就是,寿星怎么不得来一首?”

“对,快来洗洗我的耳朵。”

程蓝和张子健这会不知道又怎么闹起来了,满包厢的跑:“浪哥,浪哥快救我!”

“张子健你有本事别跑,谁让你往我身上抹奶油的!这是我的新裙子!!!”

事实经过是这样的,张子健想往程蓝脸上抹奶油,旁边的几人使坏,轻轻一推,他就把奶油抹人女孩儿裙子上了。

张子健躲在周浪身后:“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刘岑他们搞的鬼!”

“我信你个鬼!你过来我不打你。”

周浪笑着把张子健扯到程蓝面前:“轻点打,小心他赖上你。”

张子健:“浪哥,你无情你冷酷你无理取闹!”

周浪不再理会他。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从零开始竞选冬木市长:这个作者每本书都习惯性作死,让人不得不怀疑作者写书只是为了自娱自乐,并不在意是否完本。建议龙友们入坑前做好心理准备。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狩魔手记:很久以前看都,只记得挺好看的。。。好像有点烂尾。。。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导演直播中[娱乐圈]:来自祖安的导演女主。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