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萧瑟无归处
萧瑟无归处

萧瑟无归处墨雨归尘

标签: 古代言情 时子温 萧悯生
【双强】【1V1双洁】【无女主】 悲悯苍生终成恨,惟君性温始暖人 一个是尽职尽责的摄政王,一个是母死父嫌的世家子,爱哭的人和爱笑的人,彼此都在向对方前进
副cp多多,都可以磕的
本文又名《一时萧萧》,翻开章节,体味他们的喜怒哀乐吧!感谢每一个支持的人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04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2章 他是气质清冷内心柔弱的世家子


“小叔,”萧景趴在桌面上看着萧驰吃粥,“你怎么就那么肯定林骏成家儿子会没事呢?”

“不能肯定,只不过是让魏延放个心罢了。”萧驰边吃粥边回答,言语中有些模糊,不过萧景还是听出了大概意思。

“小叔,那要是真出人命了怎么办?让魏泠守寡吗?”萧景捏了块糯米糕放到嘴里,细细地嚼着。

“出人命怪我喽!又不是我杀的。”萧驰终于将最后一口粥送进嘴中,拿起一旁的帕子擦了擦嘴。

嗯,认真地擦了擦嘴,确保嘴角没有任何东西后,才停下。

小叔,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损呀!这么不负责任,你到底是怎么说服我父皇,将我托付给你呢?

萧景看着离自己很近的那张精致的面容,出了神。

明明只比自己大三岁,眉宇间却比自己多了不知多少的阅历。

小叔的五官很整齐,无论从哪个方向看都显得干净利落。小叔别的没什么特色,独独那双眼睛,双的恰到好处,瞳孔漆黑又有神,可以用一眼万年来形容了。

小叔还未加冠,扮相还十分的少年,尤其是左耳耳根的那个黑曜石,为他添了不少风采,简直是美男子一个!

“小叔!”萧景一声唤回了萧驰的思绪。

“臭小子!吓我一跳。又怎么了?”萧驰嘴上骂着,脸上却满溢着微笑,宛如三月的春风。

“小叔这么大了,怎么还未为景儿娶婶婶呀!”萧景调皮地问道。

“臭小子,你看你皇叔我是娶妻的料吗?”萧驰含了块冰糖,自嘲道,“眼睛鼻子乱飞的长相,娶哪家的女儿,都觉得人家好端端的一棵白菜被自己拱了。”

小叔,你这是容貌焦虑吗?小皇帝心中对着萧驰翻了几个大白眼,你五官乱飞,那我是什么?五官搅在一起吗?

萧驰拿了个油桃子,咬了一口,桃子很脆,能听见“卡蹦”的声音。他站了起来,又咬了几口,不一会儿就剩个桃核了。

“小叔,你今天不陪景儿吗?景儿这还有许多要处理的事儿呢!”小皇帝屁跌屁跌地跟着萧驰,可不能让他跑了,不然这些事儿就落到自己头上了。

“萧景,你是皇帝还是我是皇帝?”萧驰抓住萧景的手,一本正经地问道。

“小叔,这不废话吗,当然是我啦。朕可是名副其实的九五之尊。”小皇帝一脸骄傲的神情。

“既然你是皇帝,那政事为何还要我来处理?”萧驰拍了拍他的头,笑着松开了他的手,转身就走。

“那,小叔……”萧景看了看萧驰的背影,又低头看看自己的手心,什么时候有了个桃核!

“小叔——”萧景故意将声音拉长,显得自己十分的可怜,“小叔——”

“哎呀,叫魂呐!”萧驰一脸嫌弃地转身看向萧景,“别叫了,派人将奏折送到摄政王府,我晚上回去再看。”

“小叔!”萧景一个蛙跳抱住了萧驰,“景儿就知道,小叔对我最好了!”

“三年后就要加冠了,还这么幼稚。”萧驰嘴上这么说,手上却慈爱地摸了摸萧景的头。

萧景松开了摄政王,不解地问道:“小叔,你今天是有什么事吗?晚上才回府?”

“有事,事多着呢。”萧驰整了整被萧景弄乱的衣服,“身为圣王朝的摄政王,那几个办喜丧的人家,我不得去给人哭一哭?”

萧驰满脸的笑意,都没有一点悲伤的样子,这是给人哭丧的?小皇帝挑了挑眉,又诓我。

————

“时兄!时兄!你可算来了。”

京城美食第一楼——留香楼的一处雅间,走进一位衣着整洁的公子。他仪态极佳,每走一步,身上就响起一声清脆的铃声。

“时兄,你还这么不紧不慢,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急,还有十天就是我大婚了!”坐着的人明显很急了。

来人抿嘴一笑,规矩地坐下,整了整袖子,不经意间露出了腕上晶莹剔透的腕珠,腕珠上挂着两颗更为精致的玉铃铛。

进门时的铃声,就是它发出来的。

“今天朝上那位怎么说?”来人捏了颗花生,搓去皮,填到嘴中。一举一动都伴着清脆的声音。

“摄政王说……”那人声音有些大,来人微皱眉头,看他一眼,他立刻改口,“萧驰说,让婚事正常举行,不用担心。”

“这么说他是有把握抓住那人喽!”来人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我看没有,听我爹说,他只是让魏丈放心的嫁女儿,其他什么也没有干,就散朝了。”林家儿子满脸的愤恨,摄政王不管,偏自己的爹还硬要他如约娶亲,说是如违约就丢了林府颜面。

可他是林府的独苗呀!武功又不深,要是真挂了,那损失得多大,他爹就没有算过吗?

“林泽呀,你想想,是个人都会猜到,大将军的儿子能力非常,怎么可能被人暗杀。”来人打了个哈欠,伸出了双臂,展出了纤细的腰身,看上去有一丝丝的娇美。

“时兄,你是知道我的真实水平的,你说万一我被那歹人盯上了,该怎么办呀!”林泽更加焦躁了。

“放心,大不了就是一死呗。”来人言语中带着调侃,脸上带着几分笑意。

林泽瞪着他,咬咬唇,上前攀住他的胳膊,使劲的摇啊:“阿凉——”

呃,那声音恨不得拉长到天上去,恶心!

“滚滚滚!”时凉推了推林泽,奈何他就像个化了的糖人一样,黏黏糊糊的,不肯松手。

无奈,时凉扶了扶额:“救你,我答应救你,赶快放开!”

“好的。”林泽立刻放开了他,又帮他扯了扯弄乱的袖子,“那我们约定,大婚那天,时兄可要替我出头啊。”

“怎么?你想入洞房时让我跟着吗?”时凉笑了笑,完好的唇线,就想三月桃花一样诱人。

“不不!你替我去。”林泽毫不羞涩地说。

时凉忍住口中刚喝下去的茶水没吐出来:“林泽,你有病吧!你怎么不直接让我替你拜堂呢?”

“时兄若可以,当然最好,指不定那歹人在什么时候就下手了呢。”林泽一副胆怯的样子,丝毫看不出是圣王朝常胜将军的后代。

“那我要是打不过他,怎么办?替你死呀!”时凉白了他一眼,很是嫌弃。

“时兄,你看你是丞相府的老大,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就算不小心挂了,还有人继承家业,比我一根独苗好多了。”林泽为了哄他,甚至亲自下手,给时凉捏肩。

“你这话怎么这么欠揍呢?”时凉抓住他的手,使劲的捏道。

“疼疼疼!阿凉,放过我吧!”林泽感觉骨头都要被捏错位了。

时凉看他满脸痛苦的样子,最终放开了他,接着就起身一副要走的样子。

“时——兄——”林泽又拉长了声音。

时凉捂住耳朵,满脸厌烦:“别叫了!十天后要是萧驰没个结果,我不会不管你的。”

说完赶紧逃了,只留下了一阵悦耳的铃声。

房中的林泽看见他出去后,捏了几颗花生扔到嘴里,嚼着笑着。

嚼完了,他站起来,抖了抖衣服,恢复成常态,吆喝道:“小二,结账!”

————

京城偏僻处,有一户人家门上满挂着白花,贴满着白纸。

令人惊奇的是,白纸下面能看到一层艳红的痕迹,像是两层纸是同时贴上的。

“可真是喜丧呀!”萧驰摇了摇头,走进这户人家。

萧驰这身穿的很素,故而从外面是看不出是大家公子的,为了方便,他也没有带任何侍卫。

院子里很静,连个扫地的下人都没有,好奇怪啊!

萧驰四下打量了一下,三进四出的院子,标准的大户人家,怎么就跟闹鬼了一样?一个人都看不见。

“有人吗?”

有人吗……

回声,只有回声。

没有人?萧驰又往里走了走,还是一个人影都没有看见。

他走进正堂,里面空荡荡的,摆件也很少。萧驰用指腹摸了摸堂中的桌子,一层尘土,估计这家人已经走了大概五六天了。

“公子。”

“哎哟!”萧驰被从背后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忙得转身。

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看着没有什么危害。

萧驰长舒一口气,上前一步,摸摸他的头道:“孩子,下次不要这样了,人吓人太不厚道了。”

那少年在萧驰的手落到他头上时,眼睛猛地放大,像是吓到了,他握了握拳头,努力平复波动的心情。

萧驰见少年不吭声,就俯下身,揉了揉他略有些脏兮兮的脸,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怎么就你一个人呢?他们呢?”

少年的面部肌肉有些僵硬,他抿着嘴,抬起手,抓住萧驰揉他脸的那只手,盯着萧驰。

“哦。”萧驰懂了少年的意思,并不是每个十五六的人都像他侄儿一样,任他触碰。于是,萧驰收回了手。

“公子,”少年后退几步,直到感到安全,“这家人五天前全部搬出了京城,小人是被留在这儿看院子的。小人姓秦,家中排行老二,别人都唤小人秦二。”

“秦……尔?”萧驰顿了足足五秒钟,才憋出了这个名字。

“回公子,是秦二。”少年很不满意他发错了音。

“嘿,都差不多。”萧驰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自己很乐意。

少年脸色明显黑了一个度。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全属性武道:干草级是书,小问题不少但是能看,就是作者脑子不好,前面十几章说悟性100了,之后有写了几万字然后悟性再次100了,去拍卖行之前说4成给阵亡的队友家里,拍卖之后钱平均分了。。。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无限之召唤笔记:我记得内容,特为徒手拆高达和女流氓 1.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明匪:到时候不知道我们这位文青作者会不会一拍脑袋让主角投降啊。。。。。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