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穿到农门,退婚后我成了将军夫人
穿到农门,退婚后我成了将军夫人

穿到农门,退婚后我成了将军夫人山间飞絮

标签: 傅泽安 古代言情 林音音
【双洁+甜宠1v1】     林音音死了又活了才知道自己是从一本书穿到了另一本书里,只是这一次上天终于厚待了她一回
  可惜还不等她庆祝一下,便发现一家子糟心事接踵而来
  退了奶奶定下的亲事,嫁给村上最穷的姜家老大,众人都等着看笑话,林音音却表示不慌
  上辈子的武力慢慢回来了,爹也和离了,想办法赚银子支持他考取功名
  重生的小妹作妖毫不留情出手收拾,打猎,卖吃食,村上的人等啊等啊,看着姜家起了新房,买了田地和铺子
  小日子越来越惬意,自家相公却是越看越觉得熟悉……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04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6章 教训顽劣的妹妹


今早的气氛可比昨晚上轻松多了,林音音学着其他人将饼子泡在碗中,再夹一些菜,别说这样以来汤也有了味道,呼噜噜一碗下去,连胃都暖了许多。

孟氏他们吃过饭后便拿着工具下地去了,碗碟自然交给林音音姊妹俩。

往常林欣欣从来不沾手,每次让她做什么活,她就找各种理由,原身也是傻,次次都退让了,很多时候都想着自己是姐姐应该的。

可现在林音音却是不准备再惯着她,两人将碗碟都收进灶屋的大锅之中,林欣欣像往常一样打算转身离开被林音音一把拉住。

“去洗碗。”

“什么?!”

林欣欣跟被踩住了尾巴似的,声音又尖又细,一脸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你叫我洗碗?”

林音音捏了捏眉心,“小点声,赶紧的,我一会还得给兔子打草去呢,你要是想让娘回来揍你就别洗。”

她反正今天是打定了主意绝对不会再帮她干活,说罢转身就走。

林欣欣的反应不慢上前就丢了手里的筷子拉住林音音。

“每回都是你洗的,凭什么让我洗,我才不。”

理所当然的样子,可见她说的是真的。

林音音看了看她抓着自己胳膊的手,唇形慢慢的抿成了一条直线,抬眼眼神略带冷意的看着她。

“我再说一次,去洗碗。”

“我就不!我才不听你的,我都约了魏云柔去摘葡萄了,再不去人家该等急了。”

那些油乎乎的汤汁摸着难受死了,冲再多遍水液难免会有味道,万一一会给人闻见她多尴尬啊,她才不要洗呢,这活往日里都是她干的,她才不干呢!

林欣欣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一脸嫌弃的看了看乱七八糟的碗碟,转身就想走。

这个妹妹真是被孟氏完全教坏了。

林音音深吸了一口气,打量了四周一眼。

灶台边上放着用剩下的柴火,因为大多是从山上捡的,有粗有细,林音音快速抽了一根拇指粗的树枝。

“我最后说一遍,去洗碗。”

“要洗你洗,我得走了,人家该等急了。”

林欣欣根本没把这个姐姐当回事,见她抽了根树枝撇了撇嘴,还不等转身她就觉得屁股一疼。

拇指粗的树枝半干不干的,在林音音手中那就是最趁手的物件,啪的一下抽在身上,林欣欣疼的啊的尖叫一声,一边躲一边骂。

“你疯啦竟然敢抽我!”

林音音可不惯着她,她现在是林音音自然有义务管教妹妹,几次接触下来哪里还会不知道林欣欣是什么德行,在孟氏面前林欣欣如何撒娇耍赖她管不着,可在自己面前,那就不行。

林音音控制着角度和力度,树枝跟长了眼睛一下,不管林欣欣怎么躲都躲不开,一下下全都抽在屁股上。

夏日里身上的衣衫本就单薄,即使没有内力加持,也让林欣欣疼的大哭不止。

实在是太疼了,而且不管她怎么诅咒谩骂,林音音抽她的动作都没有停止,十几下后,屁股火辣辣的即使不用看也知道定然是肿了。

林欣欣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被人打,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见林音音再次扬起手中的树枝她崩溃的抱住林音音的腿求饶。

“呜呜……姐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别打了,呜呜……”

不管这话是不是出自真心,在这一刻她是服软了。

她不知道林音音是怎么回事,在以前从来不敢跟她动手的,多少次被气得直哭也是偷偷背着人不敢让人瞧见。

林音音停下手,面无表情的看着抱着自己腿的人。

“你真知道错了?”

林欣欣点头,猛点头,生怕点的慢了再挨一顿。

“那行,从今天开始该你做的事我不会再帮你,如果你再敢偷懒别怪我动手。”

林欣欣哪里敢说不,刚刚那架势恨不得能抽死自己。

她擦了把脸从地上站起来乖乖的走到灶台前,锅里有小半锅热水,从一旁地上的水桶里舀了凉水兑到锅中。

林音音就拎着树枝倚靠着门看着她,在背对她的那一刻林欣欣无声的咒骂了几句,忽然听见身后传来催促的声音。

“快点,一会跟我一起上山割草去。”

林欣欣手里拿着抹布瞪大了眼睛扭头看向林音音,“我也要去?”

娘也没说让她去割草啊。

林音音甩甩手中的树枝,威胁道:“怎么了,家里这活你也有份,以前不叫你做,你就以为这些活你没份了?”

难道不是吗?

林音音发现她这个妹妹其实也没什么心眼,心里在想什么根本就藏不住,全都在脸上,想想也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如果不是像她一样经历了另一世,大抵都是这般天真的吧。

林欣欣是真的被抽怕了,见她举起手下意识的就是一缩,根本不敢再顶嘴,只是刷锅的时候忍不住在心里怨怼几句。

不过这些林音音才不在乎,今天的目的就是给这个妹妹一个教训,让她知道自己以前都干了些什么,虽然这么一次不见得能让她改变多少,能吃点苦头也行。

林音音说到做到,盯着林欣欣洗涮完毕一人背着一个背篓锁上院门往南面走。

他们村子三面环山,尤其是南面,山峰的高度是最高的,物资也是最丰富的。

往常她们拾柴火打草基本都是在山脚下那一片,家里的长辈从小就告诫他们不能往深处走。

深处资源丰富,自然也就危险,没有足够自保的能力冒然进山,能不能活着走出来还是未知数。

以前也不是没有人进入深处碰碰运气,大多音信全无,久而久之人们更加忌惮。

今日有林欣欣跟着林音音没打算去什么危险的地方,只在山脚下割草采采药草。

都是些常见的大黄甘草什么的,虽然常见对林欣欣来说这就是一些不认识的草。

见林音音仔细的将它们收拾干净放进背篓里,心里愤愤的骂句,脑壳坏掉了。

她这会儿已经缓和过来了,自然对林音音的态度也没有一开始那般惧怕。

眼珠子转了转,她记得这周围有个沟,从沟的另一边可以去另外一条路,是个甩掉林音音的好机会。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时轮,命轮:都8102年了,能不能换个不是骄横女主 懦弱男主的套路?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罗马共和国的法师:啰嗦,水,文笔干涩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过分注重“跑团”游戏,导致真实性渣的一塌糊涂,连虚拟网游都不如,至于克苏鲁的感觉就更不要想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