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趁老婆怕我,忽悠她跟我一起败家
趁老婆怕我,忽悠她跟我一起败家

趁老婆怕我,忽悠她跟我一起败家妖颜

标签: 周家豪 程婉君 都市小说
【重生年代+渣男悔过+调教宠妻+奶爸+兄弟情+事业暴富!】 重生1976,回到妻子带着女儿跳井的前一天,周家豪泪流满面
钱财?权利?名誉? 周家豪统统不在乎
重活一世,他竭尽全力只求赎罪,守护妻女安好,在老母亲床前尽孝!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04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6章 你是不是又惹事了?


周家豪进院子的动静不小,几乎是爬着回来的。

他实在饿得没力气了!

做桶的时候强撑着,跟周五叔说话时也笑嘻嘻,但回家的路上他紧绷的神经一松懈,那叫一个饥肠辘辘。

一迈进家门,周家豪直奔灶台。

生火滚上锅,天已经开始黑了下来,小沟村这时候还没有通电,红扑扑的火光映得屋子里一闪一闪的。

程婉君没忍住,爬起床,想看看周家豪在干什么。

她猜到周家豪中午没吃排骨,多半是饿了,她的身子好了些,已经能下床了,生火煮饭她可以帮忙的。

她还想跟周家豪说一说明天去生产队的事,毕竟她一走,朵朵在在家里就没人照顾了,要是周家豪明天还准备旷工,那就在家里带一带朵朵。

放到以前,程婉君都会带着朵朵一起去生产队,但她现在身子还虚,怕照顾不上朵朵。

其实程婉君心里多少也有一丝希冀,她想问问周家豪下午捧着那些木板去了哪。

结果刚掀开门帘,程婉君就看到周家豪在锅里下米。

黄橙橙的小米,在昏暗的月色下闪动着诱人的光泽,程婉君的眼睛当即瞪直了。

她都忘了有多久没喝过纯小米汤了。

以至于她反应过来时,才发现周家豪居然下了足足半锅的米!

“起来了?那你看着锅,我去弄面。”

见程婉君走出来,周家豪将勺子一递,没去理会程婉君震惊的目光,走进了仓房中弄面。

家里早就没有油了,发面来不及,能做的干粮只有煎饼。

倒了约摸一斤面在老旧的瓷盆里后,周家豪才发现搪瓷盐罐里的盐只剩薄薄一层了。

目光略微闪动。

周家豪的手停顿了一息后,嘴角忽然升起一丝笑意,一股脑把盐全倒进面里,浇了四倍比例的水调成面糊糊。

葱花是没有的,角落倒还有三个发芽的土豆,周家豪将土豆削皮挖去不能吃的部分,切成薄丝混进面里。

而在灶台旁,看着周家豪倒出那么多白面后还依旧很有份量的布袋子,程婉君终于忍不住了:“这些东西,你都是从哪弄来的?”

程婉君神情十分复杂。

她看得到周家豪神色中的疲惫,也听得见周家豪调面糊糊时咕咕叫的肚子。

这个男人,中午捧着那么多木板出去,真的是去做木工了吗?

他是看她病了,想帮她分担?

还是看她病了,再也不能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所以才自己动手?

程婉君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但她能清楚地感觉到周家豪今天的变化。

以前的周家豪从来不会摆弄锅碗。

她甚至都不知道周家豪还会做饭,能炖排骨,还能调面糊!

“我说这是我给别人做桶换的工钱,你信吗?”

面对程婉君询问的目光,周家豪五味陈杂。

他为家里弄来了白面,小米,红枣,他该骄傲吗?

他骄傲个屁!

这本就是他该做的。

他只是做了该做的事,只是才刚开始承担本就该他承担的责任。

他此刻真的很想向程婉君说出一切,说一声对不起,说以后会越来越好……但程婉君能信吗?

周家豪知道,他现在还不能够改变对程婉君的态度。

不是怕程婉君起疑。

而是他只有强硬起来,程婉君才能乖乖听话,不会胡思乱想。

否则,就算家里的三个瓮全都堆满米,程婉君也不会舍得比平时多吃一口饭。

没等程婉君回答,周家豪又恢复了冷冰冰的态度:“行了,你问这么多干什么?赶紧煮好米给我腾火。”

家里的灶台只有一个。

连锅都只有两口,其中一口已经被周家豪熬树胶霍霍了,只剩下煮着米汤的这个锅能用。

而被周家豪这一训,程婉君果然不说话了。

印象中,这男人一旦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就是要动手的节奏。

如果她再敢多说几句,免不了要挨拳脚。

不过程婉君此刻,委屈是有,更多的却是心疼。

就算周家豪带回来这些东西,是想一个人偷偷吃,她也不觉得奇怪,她早就习惯了,这本来就是周家豪会做的事,尽管她也不清楚中午周家豪为什么会把排骨分给她和女儿。

但周家豪一个人就算再能吃,能吃得了这么多吗?

就不知道省着点吗?

这个男人,还是那样,一点都没变,从来不为以后考虑。

二十分后,眼瞧着米汤快熬好了,何家柱突然变戏法似的不知从哪里抓出一把红枣,丢进了米汤锅里。

程婉君眼睛又瞪大了,紧跟着就又心疼起来。

这可是红枣啊!

凡是带甜味的东西,这时候绝对是小孩子的最爱。

一个米汤而已,至于放十几颗枣吗?

如果朵朵能有一颗红枣……

程婉君喉头滚动,她想开口问一下周家豪,能不能把米汤里的红枣给朵朵吃一个。

就一个就行!

为了朵朵,就算周家豪对她动手,她也愿意尝试一下。

就在程婉君鼓起勇气要开口时,竹栅栏外,一阵交谈声由远及近,在这寂静的小山沟里分外响亮。

“家豪家还有多远?咋还没到?我这老腰快废了!”

“亏了,没想到这铁疙瘩树一棵能有这么重,做个桶哪用得了这么多料?必须得让家豪给多添一个扁担!”

“哎呦,猴子你慢点走,石头硌我脚了……”

远处,二十多个村民哀声怨道,直呼上了周家豪的当。

今晚在小沟村绝对算得上一个热闹的夜晚,生产队几十号人下工后结伴去半山腰砍树,好不壮观。

本来,一群人还觉着占了周家豪的便宜,毕竟砍一棵树送过去,就能省半斗米的钱。

六斤半的米,怎么着都得八角钱。

结果半山腰的这些不知名的铁疙瘩树,真正砍了以后才知道,那叫一个重啊!

现在的人虽然大都吃不饱,但浑身都是力气,一个成人扛二百斤东西不在话下,起初这点事谁都没放在心上。

但真正砍下来后才知道,这树还真跟铁疙瘩似的,连全村最有力气的周铁侯,一个人都扛不起来一棵。

没办法,一群村民只能两人扛一棵,合伙往周家豪家里扛。

而一个人要两个桶,两个人就是四个,也就是说,两个人搭伙,得扛四趟!

照这速度,不扛到半夜根本扛不完。

关键周家豪还特别嘱咐他们,这树必须连枝芽和花一起扛过来,想削减树枝省点劲都不成。

娘嘞,上一天工,就算拿满十个工分,也才八角钱,还没这么累!

院子里。

搅拌着米汤的程婉君有些害怕。

她嫁给周家豪之前并不是小沟村人,隔得太远,村里人说的都是方言,有些话她听清了,有些话她没听太清。

但‘周家豪’这三个字,她绝对不会听错。

有什么事,能惊动村里这么多人一起找过来?

再一想周家豪今天又是带回来小米,又是带回来白面的,程婉君急得手都有些抖了。

“周家豪,你是不是在外面又惹事了?这些东西到底是哪来的?”

一个‘偷’字,闪现在程婉君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如果这些东西真是周家豪偷来的,绝对会被绑去游街!

“你还愣着干什么,他们还没来,你快跑啊!”

程婉君压抑着声音,几乎是吼着说道。

周家豪无语地摸摸鼻子。

程婉君居然又吼他!

不过,周家豪也没想到村里的人能来这么快,但这来的时机倒是真巧。

他搓了搓手,把面糊糊锅往瓮里一藏,不慌不忙,垫着布子把米汤锅端起,示意程婉君接着:“你拿碗进屋跟朵朵先吃,别点灯,也别出声,偷摸着吃。”

程婉君下意识地接过了锅,周家豪已经朝门口走去。

他居然还敢出去迎上?

程婉君脸都白了,不过也清楚‘赃物’得先藏起来,忙掀开布帘子把锅端进了屋里。

与此同时,小沟村的村民也到了。

走在最前面的,正是生产队的队长余树人。

“余队长,辛苦辛苦,麻烦往这边放,堆在一块……”

周家豪开了竹栅栏指挥着,眼睛明又亮。

木桶的生意虽然看似挺有搞头,一个下午就接了43个桶的单,能得小270斤粮食。

但需要耗几天功夫不说,周五叔的话也没说错,桶的生意不是天天有的。

270斤粮食听起来唬人,却吃不了太久,当下和后世不能比,饭菜都没油水,又大都是糙粮,成人一顿吃十个馒头不嫌多,遇上周铁侯那种能吃的,放到后世半顿饭都能吊打直播界所谓的大胃王。

便是周家豪自己,一天三顿想每顿吃饱,三斤粮食都是说少了。

半斗米六斤半,充其量是全家一天的饱饭,这点粮食想吃好,只够月余而已。

而等村里人都不需要桶了,不论他再搞什么花样,材料都是必不可缺的,有了这些树能省下他不少的功夫,创造的价值远不是半斗米能比的。

“家豪,想占你的便宜可不容易,光跑这一趟,我回去得多吃两个馍馍。”

余树人放下树后,擦着汗笑骂。

“是啊家豪,材料自备没问题,但这么大一棵树,得做多少个桶?桶换新的了,扁担还是旧的也说不过去,你多做一副扁担给我们呗!”

周铁猴等几个村民也围上来说道。

都是一个村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大家伙倒也不真是想贪一副扁担的便宜,否则也不会苦哈哈直接把树扛下来才跟周家豪谈。

但扛树确实费了不少力气,这才第一趟,周家豪多少得表示一下。

“一副扁担,多大点事?不过铁钩子我可没有,只能做个扁担杆子。”

周家豪笑哈哈刚应下,忽然用手捧住了肚子蹲在地上闷哼起来。

“家豪,你怎么了?”

余树人等诧异看来,都注意到了周家豪脑门上流出来的虚汗。

偏偏这时,周家豪的肚子还咕咕地叫了起来。

“你不会还没吃饭吧?是不是家里没粮了?”

余树人皱起了眉头,有关切,也有恼怒。

周家豪家里的情况他当然了解。

生了个小丫头是黑户,周母又出了事,程婉君虽然在妇女生产队,那边不归他管,但最近程婉君生病的消息他也听说了。

可这怪得了谁?

上个月三十天满勤,刮风下雨不计,也有二十四天。

结果周家豪倒好,总共就干了九天,缺勤比上工的天数都多!

这几年年底工分结算,队里别的社员都能发一百多,甚至二百多块钱,可周家豪那点工分,除了没钱发,连该交公粮的分都凑不够,已经连续三年欠账,到现在整整欠了队里一百八十块钱了!

但凡周家豪平时多上点工,挣上点钱,至于过成这样?

可余树人也没办法说什么,该说的话早两年他就说破了嘴,周家豪自己不争气,他又能怎么样?

“余队长……”

周家豪此刻的身子像是散了架的模型,看起来虚弱不堪,也是真的很虚,颇为吃力道:“家里没盐了,这几天浑身上下都没劲,否则我也不好意思让大伙帮着扛树啊……”

顿了顿,周家豪喘着气道:“要不余队长行个方便,按市价换我点盐行吗?不然我怕明天都没力气做桶啊!”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头号玩家:如果你喜欢看绑架全人类的话,这本可以看看。至少主角一言一行牵动全世界这个爽点是能get到的。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影视世界中的旅行者:不能带脑子,就一夏祭八意淫。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紫府仙缘:结尾不好,粮草。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