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疯吧,我的校花女友
疯吧,我的校花女友

疯吧,我的校花女友凌昔

标签: 林溪 江微漾 现代言情
【双洁+甜宠+校园+校花+女追男+九零年代+马甲】大二学生江微漾舍命“救”下林溪,没曾想她竟如此大胆,无休无止地纠缠他…… ******** 江微漾“哎哟”地惨叫一声,连忙向旁退了两步,惊恐地看着她:“林溪,你上辈子是不是遭人虐待啊,下手这么狠?” 林溪笑得花枝乱颤,继续向前走:“嘿嘿,你想拿我怎么样?” “我,我……” 江微漾对着她的背影大喊:“我不追你了!” “追我?” 林溪回头看他,忍不住地笑出声来
“你什么时候追我了?” ******** 江微漾突然很想逃走,他从没跟女生挨得这么近
林溪率先打破了两个人之间尴尬的寂静:“其实,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生
” “啥?” 江微漾一愣,瞬间明白了,连忙说道:“哦,我没那么想
” ******** “江微漾,你快看,我身后就是喜马拉雅山!” 点开短视频,风雪中的林溪跃入了江微漾的眼帘
这是林溪不辞而别之后,江微漾第一次见到她
******** 林溪说自己只想被温柔地对待一次,但江微漾觉得自己并没让她如愿,因此很懊悔
是啊,人这一生,痛心彻骨地爱一次究竟有多难? 江微漾没有想过,无法给出回答,直到他真正意识到自己离不开林溪,她却已不在他的身边……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05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2章 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生


没错,刚才就是她。

齐耳短发,一身白色运动装,身材修长。

江微漾不敢多看,心中诧异,慌忙问道:“你,怎么没回宿舍?”

“我在等你。”

她朝他走了过来,挨着他,双手撑在石桥的护栏上。

“不用等我。你回去吧。”

“我想知道你有没有事……”

“我没事。一点小疼痛而已。”

“刚才,真是对不起,害你受伤……”

“没什么啦。只是你,没事吧?”

女孩轻轻地摇了摇头,旋即又点了点头。

在女生面前,江微漾向来腼腆,从不敢正视她们的脸。他低着头,望向黑黝黝的河面,小声嘀咕道:“没事就好。”

两人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吹着风,盯着河面。

刹那间,江微漾感觉周围静极了,宿舍楼里的喧闹声一点也听不见,而胸口却像是被什么撞击了似的,砰砰直响。

他似乎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清香,顿时浑身不自在起来,尽量压低自己的鼻息。

江微漾突然很想逃走,他从没跟女生挨得这么近。

半晌之后,女孩率先打破了两个人之间尴尬的寂静:“其实,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生。”

“啊?”

江微漾一愣,瞬间明白了,连忙说道:“哦,我没那么想。”

“他叫郑奇虎,是校篮球队的,我前几天刚刚加入篮球啦啦队,才认识的。”女孩轻叹一声,说道:“今天晚自习回来,他在路上拦住我,说要跟我处朋友,我没答应。他不让我走,我只好往篮球场那边跑,被他追上,堵在了墙角。”

“你没跟同学一起走吗?”江微漾问。

“没有。”女孩说:“她们几个今晚要去逸夫馆看电影,我不想去。”

“唉。以后还是跟她们一起走比较好。”江微漾安慰道:“我想,经过今天这件事,他应该不会再来骚扰你了,放心吧。”

女孩摇了摇头,心事重重。

江微漾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他们之间的谈话,低头摆弄起书包来。

“同学,你叫什么?”她问。

“江微漾。97财金的。你呢?”

“林溪。97贸易的。”

江微漾长长地“哦”了一声,小心脏开始不听话地狂跳起来。

林溪,林溪……

这个名字如雷贯耳。

原来她就是五朵校花之首,牡丹花魁林溪啊!

富州大学素来有“男财女贸”的传统,帅哥大多集中在财金系,而美女几乎都在贸易系。

牡丹林溪,芍药吴茜,水仙郭欢欢,玫瑰魏可欣,茉莉杨笑笑——富大男生心中新晋的五朵校花,全都在贸易系。

他自己所在的西八216宿舍,四个男生除了他江微漾之外,全都将林溪奉为女神,个个毒誓“宁可自宫也非她不娶”。

阿牧、耗子、靓仔,经常跟着了魔似地,蹲守在宿舍区女生楼下,和其他崇拜者、追求者朝着迎面而来的女神们吹口哨,瞎起哄。

说实话,江微漾打心底里瞧不起他们的这种做法,甚至感觉很反胃,但毕竟是兄弟,他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在他们夸夸其谈“自嗨”的时候,戴起耳麦听迈克.杰克逊。

所以,即便他们怎么怂恿,江微漾一次也没跟去,自然不认识身边的这位女孩。

江微漾偷偷地打量了下她的脸,清秀,白皙,连忙低下头去,生怕被她瞧见。

林溪若有所思,突然转过头来,问道:“你不认识我?”

江微漾如实回答:“不认识。怎么了?”

“哦,没什么。很多男生都认识我,可是这又能如何呢,只是徒添烦恼罢了。”林溪似乎在跟自己说,“我宁可他们都像你一样,不认识我。”

“嗯。”

江微漾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慌乱应和。

“快熄灯了,我该回宿舍了。”

“是啊,快熄灯了。”

林溪轻叹一声,歉意地朝他点了下头,转身向女生楼走去。

江微漾独自站在桥上,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女生楼的走道里。等他回过神来,这才意识到他们之间初次相识,竟然相互间没有道别。

楼管员阿姨的哨声响起来了。

江微漾摸了摸自己的屁股,强忍着痛,佯作没事一般,下了石桥,朝宿舍楼门口走去。

上了二楼,推开宿舍房门,一股泡面的香味直扑鼻孔。

“啊,老三回来啦!”

阿牧坐在铁架床的床沿上,捧着碗面,砸吧着嘴巴,问道:“要不要来一口?”

“不了。他们呢?”

江微漾低着头,揉了两下屁股,朝自己的床位走了过去。

“洗漱去了。我们还以为你约会去了呢。”

“呵呵。你们还真瞧得起我!”

“什么嘛,咱们四兄弟,就数你最有才气了,人又长得俊俏,玉树临风的,我最看好的就是老三你了。”

“少拍我马屁。在我这里,啥好处也捞不着。”

“哼!真不够意思。你不会有什么好事,吃独食,撂下兄弟们不管吧?”

“你不正在吃独食吗?”

阿牧嘿嘿笑了两声,继续把脸埋进碗面里。

江微漾将书包往书桌一撂,弯腰脱下鞋子,抬脚就把自己扔上了床。躺了一会,感觉不舒服,又翻身俯卧下来,反手揉起自己的屁股。

“摔了?”

阿牧瞪着一双小眼睛,问他。

“嗯,晚自习下楼的时候,跌了一跤。”江微漾咧着嘴,回声应道。

“靠,这么大的事也不跟哥说一声。快脱了裤子,哥给你瞧瞧。”

阿牧放下碗面,挨身坐了过去,伸手就去拽江微漾的裤子。

“没事。”

江微漾不让,用手死死地拽住皮带。

阿牧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放心,哥没那个喜好。就是验伤,验伤而已。”

“滚!”

江微漾怒喝一声,随即翻身,将屁股抵在了床内侧的墙壁上。

“你们俩在干嘛?这么猥琐!”

耗子和靓仔端着洗脸盆,闯了进来。

“老大,你不会是慈悲大发,想要非礼三哥吧?”

靓仔脸上堆着笑,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耗子也在一旁跟着起哄:“喂,老大,老三怎么得罪你了?”

“滚一边去。”

阿牧朝他俩摆了摆手,说道:“老三屁股疼,伤了。我这是给他验伤。耗子,把你的云南白药拿来。”

耗子啧啧两声,嘀咕道:“这药可贵了,省着点啊!”

阿牧一把抢过耗子递过来的云南白药,对江微漾说:“老三,你不脱裤子也可以,哪疼了,指给哥看看。”

江微漾知道逃不过,皱着眉头,撑住床板缓缓坐了起来:“我先去冲个澡。”

“这么疼啊?”

阿牧凑了过来,满脸关切。

其他两人见状,也都放下手中的活计,围了过来:“到底怎么回事?摔跤了,还是被打了?”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鹿鼎记:这本书让金庸彻底暴露了他的屁股向着哪边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魔邪之主:充分证明了极道流体系就是“学我者崩,似我者死。” 韭菜只能割一波,崩坏的地基再怎么搭建,塌败也只是时间问题。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从龙族开始打穿世界:异界,主角18岁,秘血战士,军人,这几个词一出现就知道书是什么套路了,果然就是龙族版退役军王,突兀的场景切换让我以为少看了几百字……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