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乱世偷香
乱世偷香

乱世偷香北方一条人

标签: 军事历史 李香姑 赵三炮
赵三炮,一个读了几天书的农民,每天乐得其所种植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最大的梦想是娶一个漂亮老婆
不料战乱来临,小小的农民被卷入刀光剑影的战火,他将怎样生存下去?请大家拭目以待……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05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8章“炮香”会谈


最终,赵长卿这个即将喷发的活火山被赵海翁以盖世之力镇压了下去。这盖世之力便是赵老头儿的鞋底子。

眼见三儿子要爆发,赵海翁在一瞬间扔掉口中的烟袋。又大惊失色地将烟袋捡了起来轻轻擦掉灰尘,小心放在桌上。然后脱掉鞋子,如脱缰的野狗一般冲到李茂、儿子中间,将鞋子扬起,厉声喝道:“不可胡来!”

也不知是在训斥儿子,还是在指责李茂。

他此刻内心是心疼儿子的。这段时间他可是很清楚,自己这个傻儿子对李香姑是何等的痴迷。“娶香姑”已经成了他的执念,如今希望顿时破灭,怎能让他不气愤?

别说是他,就是赵海翁自己,对于“儿媳妇突然从李香姑变成了李飞”这一噩耗,也是一时无法接受。

这就好比你费劲巴拉写了一本一千万字的小说,算算稿费,满怀希望地去定了一套别墅,回头一看稿费收益——两毛五……

在此向李飞壮妹道歉,本作者无意冒犯。

……

怒发冲冠、满面通红、已从醉酒中清醒过来的赵长卿立刻被父亲的气势压迫得头晕目眩。

“爹,快把鞋子穿上。太臭!太臭!呕……”赵长卿捏着鼻子乞求道。

李茂也没好到哪里去。他感觉自己不知不觉已从鬼门关走了一趟。

他偷偷擦了一把冷汗,暗自嘀咕:自打有狗那年就没遭遇这么严重的危机了。

李大寨主和赵长卿自发比赛起了憋气,二人的脸色由黑(白)变红,由红变紫。

“赵大嫂(娘)可真了不起!”两位参赛选手暗中对老海媳妇儿竖起了大拇指。

见李茂儿子(李茂:嗯?我降了辈分了?)被自己震慑住之后,赵海翁满意地点点头,慢悠悠地穿上了鞋子。

一刻钟后,尘埃落定。

“两世为人哪!”两人心里同时松了一口气。

……

夜风从窗户吹进房间,带来了新鲜空气。赵长卿感觉此刻自己又活过来了,瞪着眼睛气呼呼地盯着老匹夫。

李茂长出一口气,对赵长卿回以善意的微笑(赵长卿:善意?啊呸!作者不为人子),转过脸来对着赵海翁说道:“老哥啊,你劝劝长卿吧。”然后又闭上了嘴巴,紧步逃离。

赵家父子听到李大寨主一离开房间,门外就传来大口喘气的声音,仿佛即将窒息的人突然嗅到了新鲜空气。

“我死也要娶香儿姑娘!”待李茂走远,赵长卿冲着房门大声吼道。

“你可真有本事。”赵海翁又把烟袋送进嘴里,冲着儿子恨铁不成钢地骂道。

赵长卿哼哧哼哧喘着粗气,猛地回头,问向父亲:“老头儿,你去了这么久就带回来这个消息?你咋不揍他的?还有,刚才为什么拉我?”

赵海翁长叹一口气,垂头说道:“我也打不过他啊,咱爷俩捆一起也不是人家的对手啊。”

赵三炮:“……爹,你大可不必这么直男。”

“三炮啊,这户人家,咱们高攀不起的。”

“啥意思?”

“唉!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说罢,赵海翁摇晃着身子走出了房间。

顿时,赵长卿感觉房间内的空气又纯净了不少。

……

第二天,在赵海翁的“保密保密再保密”的一再嘱托之下,“长卿的媳妇儿不是李香姑,而是李飞”这一重磅消息就在赵家小团伙儿内人尽皆知。

“唉!可惜了。”老海媳妇、赵长恭、赵长风发自内心地感慨。赵家祖坟看来还是没有冒青烟的。

“唉!可惜了。”俩妯娌随着婆婆叹了口气,赵家的颜值担当还得在她们俩之间角逐。赵家祖坟看来还是没有冒青烟的。

“好呀好呀!”仨小屁孩高兴地手舞足蹈。如果他们再大几岁,他们一定会称赞:“赵家祖坟可冒了青烟了!”

哼!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哪座坟。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仨孩子的话被长卿听到了。为了让家里人患难与共,他把仨孩子都给揍哭了。

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有福同享,有不高兴的事当然要一起唉声叹气啦。

“唉,我何曾受过这样的打击!”赵长卿躺在床上,盯着房顶暗自生气:“除了上学堂时追袁先生的女儿被拒绝,偷看钱百万的女儿被钱百万那丑得出奇的老婆打,去刘寡妇……”

半个时辰后,回忆了八九不离十不太开心的经历的赵长卿重新重重叹了一口气:“除了这些,我何曾受过这样的打击。”

……

军师赵先生罢工了。

典司内的人最先得到了消息。倒不是他们的消息最灵通,只是相较于其他部门的人,他们离开了赵长卿工作很难开展。

这足以见得赵长卿的地位。这位优秀的年轻人在老鹰寨是多么的重要!

十名典司成员焦头烂额,他们此刻聚在一起揣摩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面前的桌上摆放着寨内人员名录。

“你们说,赵先生是不是要去别处高就了?”典司员甲压低声音问道。

“别瞎说,赵先生为了寨子呕心沥血,怎么舍得离开。”典司员乙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但愿如此吧,如果赵先生离开了,对我们来说也是一大损失啊。他是个人才,说话又好听。”典司员丙表达了对赵长卿的喜欢。

“俺也一样!那么话说回来,你们看懂了赵先生写的东西了吗?”一位五大三粗的典司员——丁,把他们的思绪拉回到工作中。

与其他人相比,这位“丁”同志不像其他读书人一样羸弱。相反,他是寨子里仅次于李飞的壮士。

“嘶……”整座寨子仅有的十位“读书人”同时犯了难。

赵先生的书法高深莫测,龙飞凤舞、洋洋洒洒、一气呵成的字迹,岂是此等凡夫俗子可以琢磨透的。

“赵先生凡事亲力亲为,这些都是出自他的手,从来都不让我们过问。此刻,我对他是无比的怀念。”典司员丁感慨道。

“得了吧小丁丁,是谁第一次看到赵先生的字时说‘这是哪个孽畜写得,我家的狗写得都比他好看’,现在又在这里装白莲花。”典司员癸挖苦道。

“小癸癸,这话以后莫要再提。”典司员丁尴尬地提醒道。

……

于是乎,典司瘫痪了,因为看不懂赵长卿写得字而瘫痪了。

十位典司员将此事汇报给了李茂,希望大寨主出面翻译。李茂胡子一翘,把众人撵出大殿。

这帮兔崽子,挖苦老子不识字?李茂恶狠狠地揣摩着。

……

无官一身轻啊!

此时的赵长卿真切体会到了躺平的乐趣。如果说在以前像这般躺平,只能被称作是游手好闲、无所事事。

现在可不一样了,他身为一座数百人大寨的军师,谁还敢指责他?

重新说。

现在可不一样了,他身为一座数百人大寨的军师,除了三位寨主、除了他爹娘、除了两位兄长、除了典司员小丁丁,除了……(此处省略六百三十二个字),谁还敢指责他?

赵长卿感觉自己牛逼坏了,甚至想叉会腰。

不过,他内心里实际上并没有这般轻松,他很苦恼!他很气愤!

李茂这老匹夫可恶的很,他明明知道自己喜欢香儿姑娘,还用模棱两可的话来骗自己。真当自己是小绵羊了?

“我立志是要娶个大美女的!”直白的赵长卿很骄傲自己这样一个俗人有这么骄傲的梦想。

亏得自己还傻了吧唧地为寨子出谋划策,原来老匹夫这么看不上自己。现在想来,人间真是不值得。

更可恶的是,老匹夫还把李飞许配给他?也不看两个人的体格差距,他此刻想到了一个词:泥牛入海!

他说过:死也要娶李香姑。

虽然如果娶不到香儿姑娘,他不会选择去死。但让他娶李飞,他就可以慷慨赴死了。

再次真诚地向李飞壮妹表达最诚挚的歉意。

“唉,这样对李飞姑娘公平吗?”

他的良心不断指责着自己,这让他对李飞产生了深深的愧疚。

为了弥补这愧疚,他央着赵海翁去向李茂回复:我赵成赵长卿不愿娶李飞,请李飞姑娘只管恨我赵长卿吧!

“她恨得是赵长卿,与我赵三炮何干?”渣男赵三炮不断如此安慰自己。

但这些天他有些提心吊胆。因为他时常能听到门外传来duang duang duang的声音,想必这一定是李飞那厮在门外徜徉。

难道,小姨子……啊呸。

难道,这黑厮已经被我的美貌与才华折服了?我这该死的无处安放的魅力,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啊。

那么门外是李飞吗?还真是的。

那么李飞是来找赵长卿的吗?还真是的。老海媳妇儿可以作证。

老太太心疼三儿子,在床前安慰了半天,这死孩子一句话也不放。这可把她气得不轻。

奈何这是自己亲生的儿子,眼见李飞气势汹汹在门外徘徊。她担心得紧,怕这黑厮伤害三炮。便守在了门口,用瘦弱的身躯把李飞挡在了门外。

“三炮可真有魅力,把这黑丫头急得团团转。唉,死老头子叮嘱不让与李家发生冲突,直说这家人我们惹不起。问他也不说原因,也不知吃的什么药……黑丫头这块头,我哪敢惹啊?”老海媳妇终日在门前胡乱琢磨。

……

一连多天,李飞硕大的身影时常在门外徘徊。赵长卿越来越心急,老海媳妇儿越来越担心,仨孩子越来越开心。

这一天终于来了。

这天傍晚,刚吃过晚饭,随着一阵duang duang duang的声响传来,赵长卿“嗖”的一声蹿到了内间,而后一道身影出现在赵家小屋门前。

一时间,屋内的人尽皆如临大敌,只有三个小屁孩开心地跳起身子,开心地叫了一声“三婶儿”。

长恭、长风脸上极为尴尬,拉过仨孩子**打起了屁股。顿时,“哇哇哇”的哭声暖透了赵长卿的心。

“小鬼们别瞎叫,我喜欢的是大将军,军师这小身板差得远了。”李飞第一次在赵家开口,说话时脸上极为认真,不像撒谎。

“我不配,我很开心。”赵长卿在内间腹诽。

“那李卫长此来何意?”赵长恭与李飞同为三卫的卫长,属于平级。待听到李飞的话,他从揍孩子的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抬起头问向李飞。

“受香姐所托,约军师去后林亭子一叙。”

“哦!”赵长恭答应了一声,又低下头认真揍起了孩子。

“那为何一脸不开心的样子?哦对了,她就长这样,那没事儿了。”老海媳妇儿暗自揣摩着,一颗悬着的心又放回到了肚子里。

“现在吗?”内间的赵长卿迫不及待地开口。

李飞:“是。”

“好的,马上来。”赵长卿声音飘出,随后内间传出霹雳哐啷的声音。

待李飞走后,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赵长卿从内间探出罪恶的首级!看到确实没了李飞的身影,他才大胆地走了出来。

“兄弟胆子这么小,何苦去后林应约?若是李飞诓你,该当如何?”长恭媳妇儿扬了扬眉毛,不冷不热地问道。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赵长卿目光如炬,大义凛然。

……

后林小亭距离寨子半里,因这四周都有亲卫的人巡逻,倒也安全。

赵长卿蹑手蹑脚来到亭外不远处,但见亭内孤单一人背对于他坐在桌前。

确认安全,赵长卿快步走向亭子。

“来了?”

“来了。”

“来吗?”

“来。”

赵长卿坐在李香姑对面,接过她递过来的一杯茶,抿了一口,呆呆地看着这位朝思暮想的美人。

“赵先生好大的架子,我托飞儿多次去请先生,直到今天才把先生大驾请来。”李香姑低着头,蹙着眉,声音依旧冷淡。

“咳咳。”赵长卿尴尬地轻咳两声,转移话题道:“香儿姑娘召小生前来所为何事?”

“你我之间何曾这般熟悉了?”李香姑面带憔悴,缓缓开口。

赵长卿失落万分,强撑内心问道:“李姑娘有何事?”

“爹爹要攻打泗洺关,赵先生怎么看?”

“自取灭亡。”赵长卿毫不客气。

“唉,先生所言,与我尽同。”李香姑轻叹一声,两弯柳眉皱在一起。

双方各自陷入沉默,一时间,茫茫夜色中仅有虫鸣。

良久,李香姑端起茶杯小酌一口。许是茶已冷掉,又将茶杯放下,两只小手揉在了一起。

“赵先生可否去劝劝爹爹?你的话还是有份量的,爹爹或许会听。”李香姑的声音越来越低,近乎是用哀求的声音说道。

赵长卿的心里揪成了一团,对李香姑的模样感到万分心疼。

但是想到了李茂耍他的态度,他心一横,淡淡说道:“无名小卒,何谈份量。”

李香姑又重重叹了口气,抬起眼眉,与赵长卿对视,银牙轻扣:“你这是心冷了……是吗?赵三炮赵三公子?”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灰烬之燃:能再有趣点就好还是没趣,文不捉人,正统异界文,作者脑洞有的,设定也可以,就是这剧情干干的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赤之沙尘:明明从小和手鞠没什么交集,就因为原著大丸舔手鞠,男主就必须舔手鞠?干脆直接收了野生女角算了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诡三国:我负责任的说,这书跟严谨,翔实,智商在线之类的词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在任何一个三国志游戏的论坛里蹲仨月看人撕逼,回头再看这书都能发现海量的漏洞。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