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搞笑,我疯批反派,职业作死好吗
搞笑,我疯批反派,职业作死好吗

搞笑,我疯批反派,职业作死好吗君止

标签: 古代言情 沈卿竹 贺兰絮
【女强女攻无反/甜宠/女师男徒/双洁/反派/1V1】 【高岭之花疯批反派长公主VS扮猪吃虎白切黑炮灰质子】 作为一个职业反派,沈卿竹为了完成任务,每天都想死在主角手里,可偏偏主角不争气害她任务失败,系统让她直接换男主
为此她收了个炮灰徒弟开始培养,怕他一不小心就死了,拿着‘恶毒师尊’的剧本,操着老母亲的心,背地里当宝贝一样宠,资源、机遇、权利,地位,缺啥给啥
这让原本一心想着利用她变强的贺兰絮更加不知所措
“师尊,徒儿想要什么您都给吗?” 她冷笑回答:“你若听话,命都给你
” 他以为只是戏言,直到师尊握着他的手,将匕首低着她心口露出几分诡异的笑容
“乖徒,可以动手了
” 这是他唯一一次没听话,反常的将她禁锢在身边日日卑微祈求
“徒儿会很乖,会听话,求师尊,别抛下徒儿……” #沈卿竹:关于某个在外不可一世的新皇在我面前哭成狗这件事# #贺兰絮:关于我仇人变成我白月光后又成为了我师尊,最后娶我为夫这件事# —— 温馨提示: 1.男主是成长型,后期强大
2.男主这边有一条暗线,对女主摇摆不定不是自愿
3.女主对自己的人设有误解,其实她是个真疯批
4.如有个别剧情漏洞勿细究,只要看得开心,爽就完了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05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006章 本宫和她,只能活一个


剑如其名,眼前寒光一闪,一把锋利的利剑不知从何处迅速飞出。

直接斩断了温云昕手中的长剑,稳稳当当的横在了她脖子上。

温云昕及时停下脚步,垂眸看着自己脖子上的利剑,吓得瞪大眼睛,一动不敢动。

难以置信的看着沈卿竹:“你怎么……”

她想不明白,明明阵法已经困住了她,为什么她还能操控法器?

为什么同样是法器,寒光剑却能直接斩断她的剑?

像是看出了她心中的疑问,沈卿竹看着那个呆呆傻傻的位面女主,反倒是有些宠溺的冲着她淡淡一笑。

“噢哟,这就傻了?”

“……”

“寒光不是法器吗?”

沈卿竹静静的望着她,表情有些无辜,“本宫什么时候说过它是法器?”

她此时没心情跟温云昕瞎掰扯什么,清冷的目光转移到冷子燃身上。

“本宫和她,只能活一个,不难选吧?”

她很随意的说完瞅着他,希望他识趣点,别逼她打人。

温云昕僵着身子垂眸看了一眼脖子上的寒光剑。

微微偏过头,目光紧张的望着他,轻声唤了一声:“子燃哥哥……”

她眼里带着希翼,她觉得子燃哥哥一定会选择她的。

就算沈卿竹是他曾经爱过的人,可她也照样是他爱着的人啊!

然而接下来,冷子燃的犹豫让她心里的期望一点点的跌落谷底。

若是以前,他一定会第一时间选择她的。

温云昕有些不死心,苍白着小脸,声音微微颤抖的开口,带着几分祈求。

“子燃哥哥,杀了她,我就不怪你之前的欺瞒,好不好?”

冷子燃目光冰冷的默默望向她,看着她噙着泪水倔强的不肯哭出来的样子,心里有些不舒服。

他觉得有点烦,那个女人是怎么做到以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要求他去杀别人的?

若是在平时,她这么说倒没什么毛病,毕竟人都想活着,这很正常。

可在一心求死的沈卿竹面前,不知为何,温云昕这副惺惺作态的样子,让他更加觉得恶心。

“你的意思是,我若不杀,你就要怪我了?”

“不是……”温云昕下意识的回答,可她刚开口,就被冷子燃接下来的话打断。

“我选沈卿竹。”

温云昕惊愕的看着他,积攒在眼眶中的泪水如河坝决堤一般涌出,在这一瞬间,她对他失望透顶。

同时她也想不通,为什么,从三个月前的那一瞬间开始,一切都变了。

又好像什么都没变,只是那个人变了。

她微微张了张嘴,想要跟他说一句话,可她此时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们还有一个月,就要成婚了……

可身为未婚夫的他,却在他们即将成婚前,为了别的女人,放弃了他的未婚妻。

沈卿竹也对冷子燃露出几分看不透的神情,这人觉醒了自我意识,连未婚妻都不要了,比她还冷血。

此时系统突然出声提示:【禀报宿主,冷子燃再次出现OOC行为,主角光环数值正在迅速下降,已无法达到任务完成指标。】

下一秒,冷子燃突然神情微变,低喝一声:“死!”

霎时间冲到沈卿竹面前猛地一掌打了过去,那浓郁的杀气,显然是冲着要她的命去的。

听到系统提示的沈卿竹有了防备,右手掌心重重的拍向地面。

震开了加持在她身上的阵法同时,冲到眼前的冷子燃也猝不及防的被阵法中分散开的强大能量迎面攻击,连续后退了好几步,薄唇紧抿,嘴角隐约有鲜血溢出。

他稳住身子之后便立即飞身接住被弹飞差点摔落的温云昕。

距离沈卿竹不远的她自然也被波及到,而且还伤得不轻。

喷出一大口鲜血之后,她顾不上身上的疼痛,伸手紧紧地抱住冷子燃,止不住大哭起来。

“子燃哥哥,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云昕别怕,都是误会,我怎么会不要你呢?你受伤了,先别说话。”

冷子燃将她扶起来,面容一如之前那般清冷,可此时对待温云昕的时候,却比之前多了几分温柔。

见温云昕颈脖间一条细微的血痕正流着血,他立即拿出疗伤和止血的丹药喂给她。

原本横在温云昕颈脖间的寒光剑早在阵法被破的那一瞬间,就立即风雨无阻的回到了沈卿竹身边。

但阵法破的突然,它撤退的再快还是不小心划伤了温云昕的脖子,虽然它承认它有故意的成分在里面。

剑身吸了点温云昕的血,一回到沈卿竹身边就将吸进去的血吐了出来。

好像在说这血难喝的连它这种以血为食的剑都喝不下。

沈卿竹依旧盘腿坐在地上,无奈地看着身边那个调皮的寒光。

里面住着一位寒光剑灵,只是产生灵智的时间不久,所以心智就像个小孩子一般。

也没法跟她完全的心意相通,所以她得通过它做出来的动作判断它想说什么。

“她的血还不好喝?”温云昕怎么说也是这个位面的女主啊。

寒光立在她身侧,左右晃了晃,微微凑到她手边,讨好似的将剑尖戳了戳地面。

沈卿竹一看就知道它想做什么:“你主人可受伤了,等下要伺候好。”

寒光在空中蹦跶两下,表示同意。

见此,沈卿竹让它贴贴脸,让它吸了点血便将脸挪开。

寒光也知道满足,剑身欢喜雀跃的在空中打转,感觉主人的血好喝到飞起。

见主人要起身,它立即听话的横在她身边,势必要当个乖乖的剑灵宝宝。

沈卿竹看着它那卖乖的样子,微微失笑,很给面子的扶着剑柄优雅的缓缓起身。

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身上略微凌乱的衣裙,虽然她此时形象有些狼狈,但举手投足间,皆带着来自她自身的高贵和冷傲。

看着对面不远处那两个人开始上演煽情戏份,她甚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来冷子燃的自我意识还不能长时间出现。

男女主相亲相爱,对她来说是一件好事啊,感情越好,**越多。

“子燃哥哥,杀了她,她肯定使了什么禁术,你从三个月前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了,都不爱我了……”

温云昕突然对着冷子燃哭诉,再次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沈卿竹身上。

冷子燃目光冰冷的抬眸看向沈卿竹,“是吗?”

他的记忆确实停留在三个月前围攻沈卿竹的时候。

正准备离开的沈卿竹接触到他的目光,身形微顿,清冷的目光微微一扫。

“你们继续,别管本宫。”

冷子燃在温云昕的催促下,控着剑拦在了沈卿竹面前,阴冷的眸子泛着杀意。

“你到底做了什么?不说就休想离开!”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我是大导演:http://lkong.cn/thread/1569301 绝世毒草,谁与争锋我是来拉黑作者的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六爻:晋江仙侠文,强烈推荐阅读。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黑锅:如果在十八年悬案告破之际结尾就好了,竟然还有一卷光做菜,一卷尽找人!当然老常里面的男女关系依然不太喜欢。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