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若有余生,许你安好
若有余生,许你安好

若有余生,许你安好雨笙萧

标签: 林泽 现代言情 羊语笙
迷彩与白衣的一场命中注定
你的盖世英雄会驾着七彩祥云来见你,而我的盖世英雄,他带着光来到了我的身边,照亮了我整个黑暗的小世界,创造了温暖
那句“别怕,我来救你了
”是我们的缘起,余生有你皆是命中注定,可若有余生,我只想许你安好
哪怕见不到,也希望你安好
如果再来一次你会接受身份特殊的他吗?答案就是,我本无意,可这个人是你,我愿意
你守国我守你,是最美的军恋情话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11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8章 不一样的他(一)


羊语笙在出院这天,没有直接回小区 而是去了菜市场,买鱼去了。亲自挑了一只鱼,买了材料,才心满意足的回去。

在地下车库里,安静地停放了好多辆身份不知,价值不菲的车辆,林泽看着放在一旁的文件,在车上发呆了好久。或许真的是他想错了,他怎么能把她当成是她。转念一想,停好车。

回到家里的于晓欣被家里的人训斥一顿后,一个人关在房间里生闷气。

“你是说,当时那场心脏移植手术,没有成功?”于晓欣的妈妈,问这话的时候,自己也很惊讶。

“也不是这么说,当时移植对象,是一个江城大学的一个学生,姓羊,叫什么羊,羊语笙!对!”

门外是于晓欣的妈妈和她同事的对话,于晓欣的妈妈是江城医院的一名护士,他口中的手术当时很受林泽关注,因为于家人一直受林泽的帮助,所以她也自然而然的多关注这个事情。于晓欣听到了 ,直接跑去门口趴着听。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已经成功了,又好像没有,人家主治医生也没多透露。但是听值班的同事说 当时那个大学生,没事了,肯定就是已经准备手术了。不然怎么可能会没事。”

“这样啊。”

“话说 ,这事跟你好像没有多大关系,你为什么那么好奇?你家亲戚啊?”

“不是,当时,心脏捐赠的那个女孩子是我儿子的朋友。”

“哦~难怪你这么关心。”

于晓欣安静下来回想,她昨天看到的那个来电信息,那个人就是羊语笙!

“我就说嘛,林泽哥哥怎么会突然对那个人那么特别!”说着就开始收拾,她要去找林泽。

羊语笙在厨房里,看着正在炖着的酸菜鱼汤,心里莫名的开心。方筱慧闻着味道走下楼。

“语笙,煮啥呢?”

“哦鱼汤。”羊语笙见方筱慧来了,盛了一碗给方筱慧:“尝尝。”

方筱慧,想起了羊语笙那天在医院里反复看菜谱的时候了,一脸坏笑的看着羊语笙。拿起鱼汤尝了一口:“嗯~不错不错,藤椒的!”

“对。我那天看林泽挺喜欢喝的,我就试着想弄一碗给他,顺便去看看他的伤怎么样了。”

“咦惹~你就是想去看人家!还打着送汤的名义,把自己送过去了。”

“筱慧!”

“这一碗我拿走了,味道还不错,快拿去孝敬你的救命恩人吧~”方筱慧不怀好意的笑着说。

羊语笙拎着饭盒就走到了林泽家门口 犹豫了好久,在门口徘徊半天,方筱慧看不下去,开门直接走到林泽家门口,准备要敲门,被羊语笙拦住了:“我来,我来。”

方筱慧又一脸坏笑的跑回房里,关上门,示意羊语笙,她就在门后看着。羊语笙,走上前。敲门的手势都做好了,准备敲门的一瞬间,门开了。这给羊语笙吓一跳 ,可里面出来的不是林泽,是一个女孩子。很显然羊语笙也吓到了眼前这个女孩子。

于晓欣看着面前这个陌生的女生,脸上的表情很不耐烦。

“你谁啊?在这里干嘛?”

“我来找林泽,你是他妹妹吧?”羊语笙从刚刚的位置后退了一步,大脑仔细回想,能出现在林泽家里的可能就是他那个妹妹了,他说过,方筱慧也说过。

于晓欣打量了眼前的人,把身后的门关上了。

“你就是羊语笙?林泽哥哥现在很忙,没时间见你。”

“没事,我送的东西很快的,不会打扰他的。”羊语笙没打算理会于晓欣,她感受到了于晓欣的敌意,林泽这个妹妹,没有血缘关系,能对林泽身边的女孩子有这么大敌意的,八成是喜欢林泽,小妹妹,不跟她一般见识,准备要略过于晓欣去敲门,被于晓欣拦住了。

“你弄的什么东西?”

“藤椒酸菜鱼,你也要尝尝?”羊语笙端起保温盒饭。

于晓欣眉头紧凑,看着羊语笙:“林泽哥哥藤椒过敏!你还给他吃,你分明就是不安好心!”

羊语笙被于晓欣这一句话给吓到了,她突然想起,那天林泽脖子上的红点点了,藤椒过敏?那他那天还吃了那么多。

“你赶紧,拿走啊,还想给林泽哥哥喝吗!”

“他没说他藤椒过敏啊。”

突然,咔嚓一声,于晓欣身后的门开了,林泽脸色很难看:“你先回去吧。”

“哦。”羊语笙转身准备离开。

“不是你,晓欣,你先回去吧,羊语笙过来。”

“林泽哥哥,你不能吃藤椒的。会出事的。”

“我自己的事情我知道。”

林泽都这么赶她了,于晓欣再待下去也只是自讨没趣,只好气呼呼的走了。

羊语笙拎着鱼汤,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站在门口。

“那个,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对藤椒过敏,我下次注意。但是这个汤可能……”

“没事,你进来吧。”

羊语笙换了鞋,走过去,发现茶几上放着一个女孩子的病例,叫方筱芷。名字好听。羊语笙还没看完,资料就被林泽收起来了。林泽拿出了医药箱。

“怎么了?你那天的伤还没处理好吗?严不严重,需不需要去……医院”羊语笙话还没说完,手就被林泽拉过去了,林泽看到了羊语笙手上的伤,她刚刚砍鱼的时候不小心弄到的,她大致处理了一下,没痛感就不理会了。

“你好歹也是个医学专业的,不知道伤口会感染吗?”

林泽小心的帮羊语笙擦拭伤口上的血迹,动作很轻,他怕羊语笙会疼。羊语笙看着林泽帮她清理伤口的样子,想起了前几天他为了救她,挨了好几个棍棒。羊语笙脱口而出的谢谢,让林泽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刚想回复,但还是只回了一个嗯。

“你明明不能吃藤椒,为什么还要陪我吃?”

“忘记了。”

“那你后来还直接去医院了。”

“突然又想起来了。”

“……”

又突然安静了……

“你那个妹妹,对你挺了解的啊,从小一起长大的?”

“不是。”

“……”羊语笙真的很想撬开这家伙的脑子,都在想什么,为什么每次聊天都能把天聊死,不知道不说话很尴尬吗?他有事情做,可她没事做啊。

“那。”羊语笙打算换一个话题。

“她是我一个战友的妹妹,执行任务时不幸牺牲了,我就把她当作自己妹妹一样照顾。”林泽一边帮羊语笙包扎一边回答。

“不好意思。”羊语笙知道,对于一个军人来说,战友胜过一切,战友的牺牲对林泽打击一定很大,同时也一定是一块伤疤,羊语笙却又提起。

“无妨。好了,伤口不能碰水,我想你应该知道。”

“你那天的伤,怎么样了?”

“小伤而已。”林泽看着羊语笙忧心忡忡的,再说道:“赵伟骏的手机被我毁了,上面的东西也删了。放心。”

羊语笙抬头,他怎么知道她想问这个,不过既然没了就好。

“我把那个汤拿回去吧,然后重新给你弄一个,怎么样?”

“不用了,手受伤了,就不要瞎折腾了,我明天下午得回学校了,不用过来了。”

羊语笙听着林泽对自己的语气,突然一瞬间的失落感,林泽怎么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样,冷言冷语。难道真的是因为刚刚他的那个妹妹?

“你今天是怎么了?心情不好吗?”

“没有。”

“那我回去了?”

“嗯。”

“再见。”

羊语笙回到对门,方筱慧给她开门,见她还拿着汤回来。

“怎么了?他不喜欢啊?又,拿回来了?”

羊语笙把汤给方筱慧,“给你吧,都给你了。”羊语笙耷拉着脑袋走到沙发上躺着。

“啊?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刚刚那个他妹妹是不是,说啥了?”

“林泽藤椒过敏。”

“过敏?什么,那他不是吃过吗?上次吃的不是藤椒?”

“是啊,我也不明白。但是他上次也过敏了,我看到了。”

“你怎么,受伤了?”方筱慧看到羊语笙的手上包扎着,急忙放下手上的碗。拿起羊语笙的手。

“林泽发现的,我本来也没看到。”

“你说,林泽是不是喜欢你啊?”方筱慧端详着羊语笙被包扎的手。

“不可能!”羊语笙把手收回来,“你都没看到他刚刚对我那个冷言冷语,怎么可能喜欢我。”

“不对,不对,我给你分析一下啊,他不吃藤椒吧?不喜欢靠近女生吧?”

“嗯,然后呢?”

“但是,对你却不一样了,怕你不开心,硬是陪你吃了你喜欢吃的,还靠你这么近,连你送的高考题都做了,还有,你出事那天,他第一个就出现,为了你受伤了。我就不信你感受不出来他对你不一样。”

“我之前也有这么想过,但是,他刚刚因为他妹妹心情不好了,那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于晓欣。然后对我冷言冷语的。这叫喜欢我?”

“唉他那个妹妹,刚刚怎么说?”

“在我面前,叫林泽什么,林泽哥哥,林泽哥哥~听着瘆得慌。”

“哈哈哈哈!羊语笙,你是不是吃醋了?哈哈哈,瞧你那样。”方筱慧听着羊语笙的阴阳怪气,头一次见羊语笙这样模仿一个人。

“我吃什么醋,我这叫实力模仿好吧。”

“林泽哥哥~”

“林泽哥哥~哈哈哈哈。”

光明与黑暗之间,有可能只是一念之差,有人在黑暗里摸爬滚打只为有一天能爬向光明,而有的人在光明里横行霸道做着黑暗的事情,谁说光里的人一定是英雄,而黑暗里的一定是叛者。入夜渐微凉,而后大雨。天气预报中正报道着夜间中雨转雷阵雨,羊语笙早早就蒙着被子倒头就睡了,今天的不开心就止于此吧。

方筱慧还在写实验报告,明天得交,对于一个天天泡实验室的方筱慧来说,写实验报告已经是家常便饭了,窗外的雨下的很大,雨水直打窗户,发出哒哒哒的声音,突然,嘭嘭嘭~

方筱慧被这声音吸引过去,窗户这边发出的声音,方筱慧拉开窗户,窗外一串黑影窜进来,方筱慧吓得叫出来,对方捂住方筱慧的嘴巴,随手把窗户关上。

“别喊,我不会伤害你的,放心。”叶筠立刚刚一说完,“喂!你!”这一声闷叫,是因为话一说完,就被方筱慧一个过肩摔,摔摁在地上,不得动弹。

“说!你是谁?怎么上来的?干啥来的!”方筱慧把对方的黑色头套摘下,露出了一张陌生的脸。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居然会翻人窗户!

“等等等,女侠,女侠轻点,再拧手就给你卸下来了。”

“说!”

“我说,我就是,被仇家追杀,跑到楼顶,本想用索降下去的,但是被发现了,他们正把我往回拉,没办法我只好卡在你家窗户,敲了你家窗户,没想到你打开了,我就进来了,谢谢,是你救了我。”

“真的?”方筱慧半信半疑,这年头还有人搞仇家追杀?“你不会是个江洋大盗吧?偷了银行。”

“冤枉啊女侠,你可以搜我身,看看有没有什么盗窃物。”

方筱慧摸了摸他的口袋,好像真的没有什么东西。

“啊恘~”

……

叶筠立打了个喷嚏,一脸无辜的样子看着方筱慧,方筱慧看着他一身湿漉漉的,还是于心不忍,万一他说的是真的呢?

“起来吧,给你换身衣服。别传染我。”

“好嘞!多谢女侠不杀之恩。”

次日清晨,羊语笙被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吓醒,猛的睁开眼睛,缓一缓。然后坐起来,大早上为什么会有玻璃破碎的声音?

“筱慧?怎么了筱慧?”羊语笙在楼上叫着方筱慧,见没有声响,走下楼,准备走去厨房,睡眼朦胧,方筱慧突然出现在眼前,

“哎妈呀,吓我一跳,咋了?啥玻璃碎了?”

“没有啊,你幻听了吧,对了,语笙,你今天不是有讲座吗?不去准备准备?”方筱慧一边说一边,挥动后面的手,示意让后面的人走掉。

羊语笙可算清醒了“对啊,今天有讲座,那没事我回屋了。”

“恩,去吧去吧。”

方筱慧看着羊语笙走上楼,转身看后面,没人,松了一口气。赶紧跑去阳台,叶筠立藏在个盆栽后面。

“出来吧。”

“你室友?你咋没说有人。”

“怎么滴,这是我家,我家里有谁我得告诉你啊?你谁啊你,我是怕我朋友误会,你赶紧走吧,一会儿发现了解释不清了。”

“好。”叶筠立说着就准备翻阳台。

“你疯了!想让我背人命是不是?有门你不走!”

“不好意思,忘记了。走了走了,再会~”

方筱慧锁上门,看了门口的猫眼,确定没人,才上楼,一到楼梯口,羊语笙就出现了,给方筱慧吓了一跳。羊语笙见方筱慧的反应,属实没想明白。

“你咋了?一惊一乍的。”

“没事,我回房间。你要走了吗?”

“嗯,再不走来不及了。”

“好,去吧,去吧。”方筱慧给羊语笙让路,这动作更是是不能理解。

羊语笙今天赶去的讲座是医学系宋教授的讲座,这个讲座对羊语笙来说很重要,羊语笙打算的两个月之后去实习,实习方向还得跟教授好好探讨一番,晚点还得去兼职上班,这几天出的事情,兼职请了假,也没能去成,再不去老板得炒鱿鱼了。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我和DJ有个约会:一半残缺戴小楼,慢熊懵猪两档头,叽叽烂尾蛤蟆愁,有个张恒骑马过,总管烽火戏诸猴。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黄庭仙道:这书比前作水平低了不少,但仍可看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三国之蜀汉我做主:内容比较hntr属实看硬了挺多次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