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我的百分百男孩
我的百分百男孩

我的百分百男孩脆枣十九

标签: 现代言情 陈灿好 顾存栎
十七岁的理科学霸陈灿好阴差阳错穿到了十七岁姐姐的身体,十七岁的姐姐面容姣好,身材高挑,面对不熟悉的文科学习,从来没接触过的艺术培训,陈灿好能否冲破难关?一边是要维持姐姐的现任男友,一边是自己喜欢的百分百男孩,陈灿好该如何做呢?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11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6章 回忆


“天哪,安安。你昨天晚上干了什么。”

淡灰色的黑眼圈与白皙的皮肤格格不入,总是第一时间抓住旁人的眼睛。

大概天蒙蒙亮的时候才闭上了眼睛吧,陈灿好回忆着,心里万分感谢刘妈这座桥梁递来的“天梯”,让这执拗的两人有台阶下。

“你是不是担心温久一晚上?”苏笑盈握住陈灿好的手,眼里满是心疼。“早上醒来学校论坛都爆了。温久也太可伶了。”

”学校论坛?“

……

一把抓过苏笑盈递来的手机,微颤的双指放大印有公章的图片。

“高三(2)班温久因违反学校规章制度,故取消w大学的报送资格。”完了完了……不会是因为我温久最后沦落为一名小助理吧,就不该只为自己考虑约他去图书馆啊……

学校路边的奶茶店,望向透明的大门,门外的亮度好像和凌晨闭眼的时候一样。陈灿好叹了一口气,手拿着果茶晃了晃,吸一口,索然无味。

“等很久了吧。”温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到了陈灿好面前,陈灿好回过神,连忙摇了摇头,心虚的眼神想要在温久身上找到倦意与或者是埋怨,但是什么都没有,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

“论坛你看了吗?”温久低着头看着被吸管搅拌的果茶,淡淡地问道。

“看了。”

“你有被罚吗?”

“没事,只是写检讨。”

“今安。”

“温久。”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温久低头浅笑,下巴抬了抬示意让陈灿好先说。

“温久,我相信你。”

温久抬眸,撞上陈今安坚定的目光,两只眉毛轻挑,惊喜于陈今安的肯定,又对陈今安的肯定不明所以。

“强者没有了护身符也是强者。”陈灿好挺直了腰板振振有词,“我看了你联考的成绩排名啥的,又查了w大学,相信我,不需要保送,你也一定能考上。”

温久望着陈今安,然后又闭上眼睛,点了点头,心里有块无人问津的地方好像第一次传来了敲门声。

“该你了。”陈灿好低头,吸了一大口果茶,百香果的味道充斥整个鼻腔。

“我只有一句话。”

“嗯?”

“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一定在。”

但是我不会再自私,在我需要你的时候找你了。

也不知道学习了多久,陈灿好看着没有任何消息的手机,深深地叹了口气,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只想出去走走。

或许只有明亮的灯光和喧嚣的人群可以让一切的未知抛之脑后,陈灿好不知不觉走到繁华地带。

“帕莉!帕莉!”不远处传来急切地呼喊。陈灿好猛地转头,帕莉两只耳朵甩在耳后,吐着耳朵向她跑来,但他们之间相隔的是一条马路。心跳提到嗓子眼儿,脑子里一片空白,唯一想做的,就是保护帕莉。

陈灿好咽了一口口水,一只手举在身体前面示意帕莉不要过来,双脚走在马路上,犹如光脚走在烫脚的泡脚水里。

扑通——手掌和膝盖传来**感,火辣辣的疼痛随之传来。陈灿好跪坐在路边,一旁的帕莉哼唧了一声,乖乖坐在陈灿好旁边。

顾存栎来不及等到滑板停下,跑到“事故地点”确认情况。原本来时只属于顾存栎的“坐骑”已经成为“病号”的交通工具,当然,陈灿好不仅获得了帕莉吐舌头傻笑一个,还有肿胀的左脚踝,以及握在手中的药膏。

次日清晨。迎接陈灿好出门的是顾存栎的山地车。

“小顾啊,真是个热心肠的孩子。有空来今安这里玩儿,我给你们做好吃的。”刘妈边说边搀扶着陈灿好到后座。

“我其实也可以坐公交车去的……”

“那不方便,哎呀咱俩顺道儿。”顾存栎把斜挎的书包放到前面,为陈灿好挪空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学校的大门在陈灿好的眼睛里越来越近,门口督察会学生胳膊别着红袖,手拿本子和笔,四处张望。

风声从耳边吹过,见顾存栎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陈灿好急切又低声的说道:“顾存栎,你把我放门口就可以了,学校里不能骑车。”

“没事儿,你情况特殊,我到时候给他们说就行了。”

陈灿好继续把视野拉回侧面的风景,直到抬眼与正对着督察会学生不可置信的眼神。

......

“我错了,你别生气了。”顾存栎拿着饭盒坐到了陈灿好的身后。乌黑的头发附着在校服上,丝毫没有要转身的意思。

“下午有社团文化艺术节,我大发慈悲,下午任凭你差遣,怎么样,我好吧.……对了,我奶奶让我把这个带给你,是大早上……“陈灿好转过身,看着保温盒里的大骨汤。

“替我谢谢顾奶奶。”

顾存栎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个轮椅,在校园里参加社团文化艺术节,蛮引人注目。

“哎,这不是陈今安,她和温久真是太可怜了,原本是我们广播社的两大支柱呢,现在,唉……”

我想他了。

忽然一段思绪注入陈灿好的头脑。

都怪顾存栎,说好了一起去又没叫我,我又要迟到了,呜呜呜。教学楼入口,果然,有人检查。那就不管啦,反正早死晚死都得死。

“同学,登记一下迟到,叫什么名字,几班的。”

“高一…二班,陈…李若然。”脑袋如捣蒜般点头。本想溜之大吉,耳后传来声音。

“我记得你的名字。”转头看,对上一双坚定的眼神,“你叫陈今安。”蓬松的黑发软软地贴在有些小奶膘的脸颊上,洁白的牙齿随着话语声的消失也躲藏起来。可恶,怎么这么冷酷无情的揭发会从这样的人口中说出,隐忍,隐忍,切不可恼羞成怒。

“对,我就是陈今安,你叫什么名字啊?”

“温久。”

“行,温久是吧,我也记住你了。”

哇,终于加入了我心心念念的广播社了!想到这个校园每个角落以后都会留下我的声音就很期待,嘻嘻。

“这些就是迎新会议的主要内容了,新的社员也不要担心,每个社员都会有老社员来带的。”

“社长,我可以换一个……”

“不可以,你这样,会让我很没面子的。”温久一本正经拦在面前。

其实和温久在一起合作也挺好啦,这家伙写稿和播音样样都行,不过我也没有拖后腿,我可是很听话和懂事的。

“来,给你的。”

温久看了一眼递来的牛奶,“谢谢,这篇稿子你写的很好,我回去再改改,明天就可以用了。”

“那可不,我写的当然好了。”下巴高高扬起,隐藏不住的得意,“不过学长,我有一个事一直想要问你。”

“什么事,你说。”

“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呀,我在学校有那么出名吗?”

温久把目光转过来,“我记得中秋晚会你表演了节目。”

“哇,你可真厉害,不愧是学霸。”

“其实我也不是……”温久拿着牛奶,转着牛奶瓶,“谁的名字都可以记得住。”

好紧张呀,第一次一个人在午餐时间广播,高二已经进入全面复习阶段了,也不好意思再麻烦温久了,加油,陈今安,你可以的!

“好,接下来是高一二班陈可末为高一二班卢尔点播的《温柔》。”指尖把按钮推出,按照纸条在电脑上提前准备剩下的音乐。

“陈今安。”

“嗯?”把目光从电脑挪到发出声音处,温久满含笑意的站在桌前。

“温久!你是来陪我一起的对不对!”

“不是。”温久把手伸进口袋拿出纸条,"收集了我们班的点歌纸条。"

“赶紧走,赶紧走,不要影响我广播。”一把抓过纸条,摆摆手,目光回到电脑,什么嘛,要么就别来,人家都预约着点歌,这是啥操作,以为我会开后门?想都别想。

“听说这是你最后和我一起广播了?”

“嗯,马上就要高三了,高三学生是不允许参加社团的。”温久嘴巴瘪成了一道线,无奈地摇了摇头。

唉,今天的主题是送给高三学生的“离别”,好像也格外的应景。

“……人生就是一列开往坟墓的列车,路途上会有很多站,很难有人可以至始至终陪着走完。当陪你的人要下车时,即使不舍也该心存感激,然后挥手道别……”

忽然温久点了点稿纸,转头看,温久摘下耳机,用唇语一字一句的说道,你,愿意,继续,搭乘,我的,列车吗?

屋外的蝉叫与燥热,在诉说着每一个离别脚步的不舍,每一个酷暑和严寒都在衬托着这些日的不平凡,每个从无到有,好像都顺其自然,但每个从有到无,却显得刻苦铭心。

“是商务座吗?不是我可不愿意。”温久左手托腮,右手比着ok的手势,嘴巴咧到了耳朵后。

但随即两人好像都意识到了一件事情,还正在广播啊!温久只记得那天身上很痛,心里很甜,而我记得,手上很痛,心里很甜。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高山牧场:@lonelytoad : 牧场文开宗之作? 主角通过空间改造物种,但是情节发展很平实,唯一不喜的地方是关于狼群的描写,感觉主角利用空间赋予狼以智慧,反而给它们带来挣扎痛苦,不如蒙昧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御妖至尊:来!是兄弟就干了这碗鸡汤。为了庆祝这次重聚,这碗鸡汤我先干为敬。这碗鸡汤,是我以我自己敬的,你随意,真的。说起来上次见面还是几年前,这碗鸡汤我可等了好久啊,来,干了!咕咚咕咚。。。。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女装的日常:主角男,为避免被仇家追杀,日常女装,绝色。文笔极佳,主角性格颇为恶劣,但却不让人觉得讨厌。主角的美貌似乎有些夸张,书中其它角色各有特色。 主角太变态了,有点承受不住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