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我的师父是栾廷玉
我的师父是栾廷玉

我的师父是栾廷玉雪夜霜宁

标签: 军事历史 陆云峣 黄月渎
梁山泊三打祝家庄,栾廷玉被师弟出卖,死不见尸
·身为中二少年,陆云峣莫名来到最后一战的战场,意外得知了栾廷玉当日下落之谜,开启了不一样的《水浒》经历
在这个世界,陆云峣学武功、娶美女,抗胡虏;扶弱济困,结交豪杰,最终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11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7章 真心忏悔


从此,栾廷玉师徒三人,就在许贯忠家住了下来。

栾廷玉开始授业,可陆云峣是个残废,被包扎的像个粽子,教些套路是不行了。

不过,陆云峣的课程,也分文武,文课是经史子集、道家玄典,武课是“啮镞法。”

认字识字,是许贯忠的书童鹤儿来教,两人年龄相仿,鹤儿也没有架子,倒也学的轻松愉快。

那“啮镞法”是栾廷玉亲自来教,先拿个弱弓,射箭过来,让陆云峣用嘴去接,陆云峣浑身不能动,只能摇头晃脑去接,却又怎么可能接得住?一天下来,满脸伤痕,连牙齿都松动了两颗。

月渎来送晚饭,见了陆云峣鼻青脸肿、牙龈肿的难以下咽,气呼呼的扔下碗筷,大声闹将起来。

栾廷玉进来,问道:“你为何如此不懂礼数?我们寄居在此,已是打扰,岂能大喊大叫,叫主人生烦?”

月渎赌气说:“你这师父,把弟子打成残废不说,还用这种办法虐待他,让他满嘴血肿,连饭也吃不下,还不如活活饿死他得了!”

栾廷玉大怒:“月渎,顶撞师父,罚你今夜不吃晚饭!”

收缴了碗筷,拂袖而去。

陆云峣觉得不好意思,说:“师姐,是我连累你了。”

月渎说:“哪有什么连累?这栾廷玉,但凡有许先生一半的雅量,也不至于对待弟子这般刻薄。饿一顿就饿一顿吧,我先伺候你吃饭。”

陆云峣吃了口肉汤,摇摇头,说:“你也吃,你平日练习剑路,也是够累的,怎么能不吃饭。”

月渎说:“我也曾是读书人家的女眷,懂得‘天地君亲师’的道理,师命虽然排在第五,但既然叩头拜师,也是第一样违逆不得的言语。”

陆云峣说:“师父又不在这里,你胡乱吃两口,就说我自己吃掉了,他又怎么会知晓?”

月渎说:“磊落之人,不欺暗室,我饿一顿不打紧,但一定要无愧于心。”

门外传来笑声,内室门开,许贯忠提着食盒,笑嘻嘻的进来:“女娃儿,好志气,我这里两只叫花鸡,你吃也不吃?”

月渎说:“师父罚了我不吃饭,你传我剑法,又不肯受我叩头拜师,我怎能背了师命吃这餐晚饭?万一被师父逐了出去,我又要无家可归了。”

许贯忠面带嘉许,说道:“你这师父,真是迂腐,训斥了徒弟,心里又心疼,反而央我出面送些吃的来。见你如此尊师重道,我也不该教唆你阳奉阴违、失了磊落。这样,你刚才不是说‘天地君亲师’,师者只排在第五吗?我膝下止有二子,一直馋个女儿,收你做个义女如何?”

月渎赶紧整理衣冠,跪地道:“义父在上,受女儿三拜。”

许贯忠扶起月渎,说:“吃吧,你那师父要是责怪你,就告诉他,听从师命而违背父亲之命,是为僭越,他保准拿你没辙。”

月渎扯下鸡腿,大口吃着,流下泪来,呜咽着:“我,我终于又有家了···”

许贯忠掰下一只鸡腿:“好小子,你也真是厉害,在疾驰的马上能把栾教师拿住,躲过一劫,我问问你,你是如何看破那陷马坑的破绽的?”

陆云峣见了他们父女一番交谈,顿时觉得自惭形秽,只觉自己的灵魂丑陋而龌龊,羞惭之下,说了实话:“许先生,我原不知宋江那厮备了陷阱谋害师父,我怕那五百喽啰兵手里的刀枪,师父一个人还要分身翼护我,杀出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所以我在身后偷袭,凭借力气大擒拿了他,想要找宋江请赏,借此功劳,或许能入伙梁山泊当个头领···可我不通骑术,从马背上掉下来把自己摔成重伤,反倒让师父觉得救了他一命。”

许贯忠大笑:“好小子,总算还有救,这只鸡腿赏给你了罢。”

亲自喂陆云峣吃鸡腿,说道:“那日你口述招式,你那师父见多识广,已经明白当日你使出‘劫肘扣带’在背后擒拿了他,只不过隐忍不发,还帮你张罗治疗隐疾、清除戾气,我原防备你再度暗袭害人,今日见你和盘托出,足见尚有悔改之心。好小子,听我一句,知耻近乎勇,观过而知仁,你本性不坏,只是被那种凶残的功法伤了心性,好好跟你师父学本事,将来做个磊落人物,也不枉托生在这世上一回。”

陆云峣听得如醉如痴,似懂非懂的重重点了个头。

月渎却说道:“我那师父,却是狠毒,你看才教了一天,就把这个残废搞成这幅模样,也不知这‘啮镞法’有何用处。”

许贯忠一边喂陆云峣吃饭,一边说道:“你师父的一手铁锤绝技,比寻常暗器更百发百中,可知其中的缘故?”

月渎说:“愿听父亲大人解惑。”

许贯忠说:“自古暗器,越小越有效,那不过是对自己的手法不自信而已。你师父那铁锤,虎虎生风,却又让人躲避不得,其实才是极高明的暗器手法。这啮镞法,专门练习人的耳、目、口、鼻、心协调一体,听得风声,就能便知大小器械来路,摇动脑袋,就能阻止暗器袭人,而且那鼻子最是关键,若是对方暗器淬毒,还去啮镞,岂不是自寻死路?如今只是练习目、口、心协调,你就归于狠毒了?换句话说,即便有人能够耳目口鼻心协调一体,那么大的铁锤,却不能张口来阻止,对战时互发暗器,你师父等于多了一只手,所以我才说他的暗器手法,极其高明。”

月渎恍然大悟:“练这‘啮镞法’,其实也融合了听风辩位之法,对战时等于脑袋后面多了一双眼睛;而在交战之中,预测兵刃力度来路,更是裨益颇多。”

许贯忠只是高兴:“锤炼耳、目、口、鼻、心,是最高明的筑基之法,云峣好好学,等你练通了,自然受益无穷。”

吃完了饭,陆云峣说:“师姐,麻烦你帮我收了碗筷。”

月渎却板起脸:“亏我一直把你当成师父的恩人,原来你当时要谋害师父!从此之后,再也不理你了!”竟然收了自己的碗筷,气呼呼的出门去了。

许贯忠摇了摇头,说道:“真相,往往是最伤人的。她家破人亡,被伯父送到你师父那里避祸,被视为己出,早已把师父当成长辈亲人,所以气恼你起意暗害师父,虽然未遂,但也非一时半刻能弥平。罢了,有机会你再去弥补当时的不轨之心吧。”

顿了顿,说:“她不愿意再照顾你,我拨一仆一婢,照顾你的起居,免得治不好你,留下后遗症,被你师父嘲讽医术不精。”

陆云峣流出泪来。

对,是悔恨的泪。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今安在:其实有超多不合理的地方,剧情有毒。但小谢真是太太太太太可爱了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神印王座:伟光正的主角,光明之子的天赋,NB的老爸和老妈,这是一部富二代加官二代的成长史。不过结局沦为了家庭伦理狗血剧不能忍受。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快穿]毒酒穿肠之后:女主快穿。喜欢反转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