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江湖和术
江湖和术

江湖和术莲花大师

标签: 刘四九 莲花大师 都市小说
我叫刘四九
2000年,我带着一身和术,踏入江湖
  我曾化身神鬼莫测的花门老千,赌桌上战无不胜,所向披靡;   也曾周旋倾国倾城的兰门莺燕,欢场里朱唇万点,任我采撷;   我曾论道妙手回春的疲门医圣,谈笑间金石续命,银针还魂;   也曾携手摸金倒斗的册门高手,古墓中机关算尽,异宝随身
  我曾威凌四方,调和叵测人心;也曾望盖九州,重定江湖规则
  我拼了命地去做这一切,只是为了在以后的江湖角落里,再也看不到,那一双双孤弱绝望的眼睛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13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6章 和道


老灯头跟我说过,和门弟子闯荡江湖,必须要做的有两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挑局”。

另外一件事,叫做“和事”。

没错,就是和事佬儿的那个词。

“挑局”是为振威。

“和事”则可养望。

故而,和门弟子“挑局”,不能任性胡来。

绝不能眼里不揉沙子,不分青红皂白,见局就挑。

要知道,江湖明暗八门,多是做一些见不得光的勾当,若真的严格说来,没有一个是干净的。

但明暗八门能够传承至今,每个行当都有自己默认的规矩。

这些规矩守住明暗八门的行事底线。

让他们能够相对安全地行走于人世间的灰色地带。

不会轻易引起官府的反弹,从而达到长久传承的目的。

这些规矩,江湖共守。

对于破坏规矩的人和事,每个行当都是不加容忍的。

而和门弟子的“挑局”目标,就是所有破坏江湖规矩的人和事。

比如这一次。

分头男这一帮野蜂,至少犯了两条江湖规矩。

一是欺凌苦弱。

二是赶尽杀绝。

最开始我从分头男的手机开始注意到他们。

然后通过鬼谷惑神诀,确认了他们的野蜂身份。

这个时候,我还没有要挑局的念头,甚至都要离开了。

但他们却突然“起局”了。

如果他们圈中的目标,是正常的心生贪念的赌徒,那我绝不会去挑他们的局。

而他们却在明知道挎包男身上的钱是救命钱的情况下,还敢悍然“起局”。

这就是欺凌苦弱。

就凭这一点,我就该挑了他们的局。

于是,在分头男以洗牌出千“收局”的时候,我便决定入局。

我的年纪和表演让他们放松警惕。

我又故意露财引动他们的贪念。

我已经算好了,这个时候入局是最合适的。

一来,他们的收局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二来,我的出现,能让他们更为自然的收局。

第三,他们还能额外收割一头羊牯。

果然,分头男顺利让我入了局。

但有一点我实在是没有想到。

他们完全可以借着“二鬼抬棺”的规则,逼迫挎包男弃牌,从而结束收局。

但他们却引着挎包男写了欠条!

所谓“二鬼抬棺”,是一个花门黑话,指的就是**里的这个规则。

三家不能开牌!

多少赌徒都是因为陷入“二鬼抬棺”的局里,因为没钱下注而弃牌,手里捏着大牌跳了楼。

所以,奉劝各位,千万不要沾染赌博的恶习。

久赌无胜家,这里面,太多陷阱了。

这就是他们所犯的第二条江湖规矩。

赶尽杀绝。

孩子的救命钱输得一干二净,又写了两万块钱的欠条。

这种情况之下,遇到心眼小的。

怕是转眼间就自己抹了脖子。

于是,接下来,在他们再次以千术收局,想要圈我的时候,我出手了。

先是以鬼谷惑神诀改变了分头男的想法。

让他把本来要发给长发男的K豹子发给了我。

然后,在他们想要以“二鬼抬棺”将我强行赶出牌局的时候。

以鬼谷惑神诀影响了分头男和长发男,让他们同意了我写下欠条,并三家开牌。

最终,我赢下牌局。

挑局成功。

复盘结束,我长出了一口气,闭目养神。

我感到有些疲倦。

刚才接连使用鬼谷惑神诀,耗费了我很多精神。

第一次实战使用,还不太熟练。

还有很多能够改进的地方。

慢慢地,我靠在座椅上睡着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彭城站就快到了。

我先到分头男他们的车厢里晃了一圈。

下车之后,我便进了出站通道里的洗手间。

洗手间里,挎包男正蹲在小便池旁边的墙角,低声哭泣。

我走到他面前,冷冷说道:

“王大龙,抬起头来!”

他的身份证就在我身上。

王大龙缓缓抬起头,脸上涕泪横流,眼中充满了绝望。

“现在的感觉如何?”

我看着他的眼睛,问道。

“我该死!我该死!”

王大龙一拳一拳的砸着脑袋,哭着道:

“我不想活了……我该死……我对不起小伟,对不起……活不下去了……”

我蹲下来,从包里掏出两万块钱和那张欠条。

将钱和身份证放到他怀里。

把欠条揉成一团,伸指一弹,弹进了旁边的蹲厕下水道里。

王大龙手里捧着钱和身份证,浑身颤抖着,惊愕地看着我。

“希望你记住今天的感觉。”

我缓缓起身,道,“以后永远不要再赌!”

紧紧抱着两万块钱,王大龙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丝毫不顾地面的脏污,向我连磕三个头。

我没有躲闪,受了他这一拜。

这一拜,承载着两条人命的重量。

我受得起。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有旅客也来上厕所了。

“还不把钱收起来?!”

在我的提醒下,王大龙赶紧手忙脚乱的将钱和身份证塞进包里。

随后他便站了起来,望着我。

他嘴唇翕动着,刚要说些什么,却被我伸手止住。

“赶紧走!孩子还在医院等你!”

王大龙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便转身离开了洗手间。

我抬手摸了摸心口。

那里的暗袋里,静静躺着老灯头给我的那张照片。

然后,我点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

下车前,我特意去王大龙的车厢转了一圈。

目的之一,就是为了施展鬼谷惑神诀,让王大龙尽快下车,来洗手间里等我。

对于“挑局”时,对待局中人的方式,老灯头曾经说过,每个和门弟子的选择都不一样。

有人雷霆震怒,有人和风细雨,有人放任自流。

老灯头说,这种选择,就是和门弟子的道。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要践行的道。

我只知道,失去父母和失去孩子的疼痛,应该都是一样的锥心刺骨。

所以我把王大龙引过来。

给了他和他的孩子,生的希望。

抽完最后一口烟,我转身走出了洗手间。

出站通道里,分头男等三人,正站在洗手间对面的墙壁前,抽着烟望着这边。

这就是下车前,我去他们车厢的第二个目的。

我嘴角浮起一抹冷笑,径直向他们走去。

见我走来,他们都丢掉手里的烟卷,站直了身子。

平头男和长发男满脸敌意,分头男却是面带微笑,向我拱手说道:

“人间寻道义,蜂聚风雨惊。抬手问兄弟,花开哪一支?”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我的庄园:1、作者精神白皮而且很低级的;2、作者没去过国外;3、作者根本没有写作天赋;4、辣鸡书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神游:估计是石真人的风月宝鉴犯禁了,不过像这种能正常出版的早期老书也封,岳不文泥垢了!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谢文东:当年的神书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