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穿书之两个世界
穿书之两个世界

穿书之两个世界珠玉莹莹

标签: 古代言情 封梓南 王芭柯
我穿越了,没有上帝视角的我穿越了
我只想找死,一次,二次,三次,死不了
然后,我就顺其自然吧
结果,一个打击,又一个打击
我失忆了·······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14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2章 第一次找死


第二日,日上三竿,我趴在被窝里迟迟不愿起床,瓜丝肉丝在一旁左一个不合规矩,右一个不合规矩,就差双手合十念经了,我实在被念的没招了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春茧蚕丝被滑落下来,光溜溜的上半身展露无疑,还有馒头般的凶器也亮了出来。

瓜丝肉丝被眼前的场景吓呆了,可能是没想到我会裸睡。

呆了片刻,双双脸颊红云密布。

直到她们意识到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才害羞的转过身去。

都是女人有啥不好意思的。

然后我就躺了回去,蚕丝被蒙过我的头顶。

肉丝道:“娘娘,里衣给你准备好了,你现在就穿吧。”

她将我的里衣放在了我的枕头旁。

不是我说你啊,肉丝你这破嗓门怎么稍微提高点音量,就变成大嗓门呢,本来的一点睡意,全被你搅合了。

我拿过里衣磨磨蹭蹭穿好,见她俩还在背对我站着。

我清了清嗓子,示意我完事了。

她俩转过身来,一人给我穿衣裳一人给我穿鞋子,这项目完毕后。

俩人又开始一人给我化妆,一人给我梳头。

分工明确,各司其职,有条不紊,合作愉快哈。

她们一边工作一边听我训斥。

“你俩自作主张把我失忆的事情传播了出去,这种背主行为,只可一次,不准有下次。”

她俩狂点头。

这种做领导的感觉真心不错耶。

我又摆谱道:“以后我问什么?你们答什么?我让你们干什么?你们便干什么?”

她俩又狂点头。

嗯,不错。这下属上道。

足足用了半个时辰,她俩终于捣鼓完。

我心有期待的来到更衣铜镜前,一袭淡蓝色蝶戏水仙裙,内衬淡绿色锦缎裹胸,袖口绣着精致的银纹蝴蝶,裙摆一层淡薄如清雾笼泻绢纱,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钗上垂下水晶串成的吊坠,整个人看起来又淡雅又好有气质呦。

我正飘飘然,一个老嬷嬷推门而入,然后我就被请到了慈宁宫。

来到慈宁宫,我看了看左右两侧站着的漂亮妃子,她们分别身穿赤橙黄绿青蓝紫的衣裙,颜色太多,眼花缭乱,我刚想打招呼,就被主座上的老太婆一记眼刀,吸引了目光。

她长的慈眉善目的,可怎么一脸不悦的样子?

不得不说太后就是太后,往那正襟危坐,妥妥的皇家威严气势。

我扭过头问我身后的瓜丝,“你知不知道啥情况?”

瓜丝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小声催促道:“快请安啊,娘娘。”

“怎么请安?”

瓜丝肉丝一脸黑线。

这时一个妃子阴阳怪气的说道:“皇后娘娘连给姑母请安都忘了,还真是新鲜!”

不得不说这妃子是真好看,柳叶弯眉,肤白若雪,腰身纤细,一袭通体红艳的华服,端的是妩媚妖娆啊。

可这一波操/作却猛如虎,我眼看着太后脸色更加深沉下去。

扑通一声,我跪了下去。

瓜丝肉丝也同时伴随我。

我刚想说话,我说什么来着,此时我恨死自己了天天就知道看仙侠剧,这下可好连最基本的常识都不会。

我是应该说臣妾呢?还是说儿臣呢?

我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

这时老太婆说话了,她微眯着眼,“皇后,看来是真失忆了。”

我头如捣蒜。

“皇后失忆了,皇后的丫鬟也失忆了吗?请安都迟迟不来,我看就是故意的。”那妃子添油加醋道。

顺便冷冷扫了一眼我的丫鬟们。

话音刚落,我扭过头看到她俩正在瑟瑟发抖。

“喂,肉丝,一会再抖,这老娘们谁啊?”我问道。

肉丝没听懂,瓜丝好像听懂了,答道:“娘娘,那是云贵妃。”

我了然于心,伸直我的小腰板:“云贵妃是吧,你到底想咋地,能不能给句痛快话,一句一句的到底憋什么炮呢?”

云贵妃楞了楞,很是懵哔,半天说不出话来。

“放肆。”只见老太婆狠狠拍了一下案几,“皇后,你是越发不把哀家放在眼里了是不是?哀家要是不找人去请你,你今天还能过来吗?”

确实不能。

这摆明了要问责,看来这老太婆是我的敌人。

我摇摇头,死猪不怕开水道:“老太婆,你不就是想罚我吗?”

太后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额间青筋剧烈蹦跳着,一看就气的不轻。

一众嫔妃屏住呼吸,生怕引火上身。

老太婆怒道:“来人,给我掌嘴,给我好好教训教训这个没有教养的皇后。”

瓜丝肉丝立刻跪伏下去,哭道:“太后娘娘,您开恩啊,我家娘娘病了,她不是故意的啊。”

哎,这,这怎么扇巴掌了,我爸妈都没打过我呢?这得多疼啊。

我也跪伏下去,此时不怂何时怂,我详作哭泣,“母后,我错了,对不住,真的错了,我能提个建议不?”

我抬头泪眼汪汪的看着老太婆,老太婆复杂的看着我,我冲她抱拳,你赢了,你是老大。

老太婆摆了摆手,掌嘴的嬷嬷,拐了个弯,绕了回去。

她沉声道:“皇后,有话说?”

我眼珠转了转,说道:“母后,您赐我一杯毒酒吧。有句话说的好,治标要治本。”

老太婆气笑了,“皇后不愧是皇后,你真是好样的?”

这咋还夸上我了,我是真心求死啊。

突然瓜丝哭哭唧唧道:“太后娘娘,真不是我家娘娘不早早来给您请安啊,是皇上罚我家娘娘禁足了,三天不能离开凤仪宫。”

姐妹,你这反射弧好长哦。

老太婆面露狐疑吩咐太监去请皇上,然后坐下。

封梓南进来之后,坐在安排好的椅子上,坐姿端正,下巴略上扬,一张冰块脸,喜怒不形于色。他上下打量跪着的我。

他一袭明黄色华服,腰束玉带,衬得他肩宽腰窄,真是玉树临风美少年啊,他会不会揽镜自顾夜不眠呢?

我想的有点多,我看他眸光还凝在我脸上,我瞪了回去。

不是,大哥,你看啥呢?我脸上有花啊?

欠欠的云贵妃把刚才的事情叙述了一遍,然后所有人都在等待皇上的回答。

封梓南移开视线,平静道:“母后,我确实罚皇后禁足了。”

老太婆点点头。

“但是,皇后罔顾礼法,对您不敬,一定得罚。”他口气很重,似乎要置我于死地。

我心喜。

老太婆叹了一口气,摆摆手道:“我罚不了了,你的皇后要寻死,快带她走吧。”

封梓南纳闷,问道:“寻死?”

这时云贵妃告状道:“皇后娘娘让姑母赐她一杯毒酒,说什么治标要治本。”

封梓南哦了一声,这一声令我胆战心惊。

然后我就当面接下了封梓南那凌厉的眼刀,好可怕。

难道这就是浑然天成的帝王霸气?

他径直走了过来,一弯腰把我扛上了他的肩膀,向外走去,我闷哼一声,在一众嫔妃嫉妒冒火的目光中渐行渐远。

封梓南步履轻缓,不紧不慢,后面跟着太监总管。

太监总管一张大饼脸,小眼睛,微眯着,眼睛就不见了。多么显然的吃瓜表情啊。

我冲他挤眉弄眼,他目光来回飘,装作看不见。

所以说美女也不是对所有男人都管用。

我不过是想知道皇上带我去哪?你不好奇吗?问一句啊?我的表情一目了然,怎奈你偏偏装蒜啊!

不到一盏茶功夫,封梓南将我带到一处凉亭,他将我放下后对那太监总管耳语几句,太监总管就走了。

微风习习,我俩的衣袂飘飘,阳光射来,光芒笼罩,如梦如幻,如在粉红泡泡中,不过很快的就打破了泡泡。

因为,我俩大眼瞪小眼,一时间尴尬无比。

半晌,太监总管回来了手上拿着一条白绫。

我瞬间瞪大了双眼,一边瞪眼一边摸着我脆弱的脖颈,这是改吊死我了,我抬头看看房梁,不对,亭梁,一时间背脊发凉。

我舌头都在打结:“皇上,不··不用这··这么麻烦吧,这吊死多··多丑啊。”

一张俊脸靠了过来,以至于那温热的呼吸都能扑到我的面颊,他眯着他那狭长的眼眸,道:“皇后,这是怕了。”

我拍拍胸脯,道:“死都死了,我··不··怕。”

封梓南拿过白绫,我伸长脖子,双手紧握,闭着眼,心脏怦怦,等待着,突然手腕一紧,我猛的睁开双眼,那白绫如一条白蛇将我的双手蜿蜒绑紧。

“哎,哎,这是几个意思?”我一脸问号。

封梓南没理我,他拽着白绫的另一头,这白绫挺长,一看就有九尺,他一用力我就如犯人一样跟着他走,他在前面拽,我在后面跟,我突然想起了我牵着我家哈巴狗的样子,想着想着我的小脸就慢慢气红了。

我在后面愤愤喊道:“士可杀不可辱。”

突然,他顿那,扭过头,满眼的挑衅,道:“我就辱你了,你能奈我何?”

然后头也不回的继续大步向前走去。

由于封梓南身高腿长,我在后面追着还有点费劲,他牵着我在后宫主干道上开始遛弯,表现的云淡风轻,风轻云淡啊!

我满脸的黑线,有史以来,最引人注目的时刻,突然好想老鼠,它要是帮我挖个洞该多好。

不远处一众嫔妃笑的那个灿烂啊,一朵一朵花在我目光中怒放着。可见赤橙黄绿青蓝紫的衣裙,不是白穿的,百花争艳啊!太后也春光满面,心满意足。

还是我的两丫鬟比较好,那面容好像吃了苦瓜,还无法上前。

我被他遛了足足有半个时辰,突然,他在前面大声道:“皇后,你让我母后颜面尽失,我就让你把脸丢尽。”

我在后面气呼呼道:“有种你杀了我啊。”

他身体僵了一下,没说话。

我继续作死:“没种就别哔哔。”

他好像听懂了,转身就向我走了过来,周身以可见的速度冰冷了起来,他绕着我快速走了几圈,我还没反应过来,那剩下的白绫就把我从上到下缠的死死的宛如木乃伊,然后他轻轻一绊,我就倒在了地上,起也起不来,动也动不了。

我瞪着滚圆的双眼,什么意思?

脚步声越来越小,人呢,都走光了。

我在后宫的主干道上躺了一天,直到黄昏,我的两丫鬟才眼含泪水的给我解绑。

肉丝哭腔:“娘娘,你以后可不能这样了。”

瓜丝吧嗒吧嗒掉眼泪:“嗯嗯,相爷该心疼了。”

我盘腿坐在路上,一只手支着我的下巴,吟道:“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瓜丝肉丝茫茫然。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无限归来之超级警察:剧毒无匹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溯流文艺时代:年代感十足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剧透诸天万界:主世界稀烂的聊天流小说。我想看剧透后,剧情世界如何变化,可惜几乎没有。主世界则很粗糙、稀烂,浪费时间的无脑小白文。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