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冒牌二小姐送上门,王爷转身偷笑
冒牌二小姐送上门,王爷转身偷笑

冒牌二小姐送上门,王爷转身偷笑风栗壳

标签: 凤庭誉 古代言情 覃楼月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楚凤国,成了冒牌的二小姐,准未婚夫娶了别人,母亲和侍女也被同父异母的姐姐给害了,还稀里糊涂地嫁了一个风流成性又心狠手辣的王爷
以为这已经够惨了,没想到还有更惨的,嫁的王爷居然还是个被皇帝与皇后盯上要除掉的弃子,她差点连小命都丢了
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在追杀中求生存,这日子要怎么过?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17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6章 一箭之仇


那个侍女小翠说,九皇子正在院子里陪其他皇子喝酒,喝酒自然就有话题,说不定能探听到她想要的呢。

于是,覃楼月在九皇子府悄悄转了几圈,终于发现在湖边的一个凉亭周围站满了护卫,此时凉亭里几个穿着锦衣华服的男子正在饮酒说笑,其中就有一个背对着她,穿着大红喜袍的男人,应该就是九皇子了。

覃楼月躲在暗处,只能隐隐约约听到那些男子的说笑声,但具体说了什么还真的听不到。看来今晚上似乎不是一个探听消息的好时机。

覃楼月轻轻起身退后,脚上突然传来了枝桠断裂的声响。

糟糕!就在覃楼月暗道一声不好的时候,听到动静的护卫从四面八方向她这边跑来。

凉亭里的几个皇子也没有打算在一旁看戏,齐刷刷奔了过来。

看来不打一场是走不了了!

覃楼月周旋在几个皇子之间,还要防着周围的护卫,可谓是腹背受敌。好在她的武功底子不错,对付几个皇子还在能力范围之内。

覃楼月也不想恋战,指尖突然多了几根细长的一端系着红线的银针,直接飞向了几个皇子。趁着几个皇子躲避银针的时间,覃楼月朝着一个方向快速离开九皇子府。

九皇子府的护卫紧追不放,覃楼月一路奔跑,都不敢停歇,逐渐甩开了身后的护卫。

但是……

覃楼月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太阳穴突突地开始跳动,似乎她这个路痴又迷路了。

环视一圈周遭的摆设,布局丝毫不亚于九皇子府,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覃楼月甚至认为,她是不是还在九皇子府转圈?

似乎,她不认路的毛病又重了。

覃楼月因为走错了地方,陷入了自我怀疑里。但因为经常犯这样的错误,所以她的这种情绪很快就过去了。

她这是误闯了谁家的府邸?覃楼月刚想转身离开,不远处就传来了说话声,她只能轻手轻脚地躲进了离她最近的一个屋子里。

可是,事情往往就是这么不巧,屋子的门再次被打开了,接着原本黑漆漆的地方亮起了烛光。

“王爷,奴儿还没有沐浴呢。”

一个娇滴滴的女声传进了覃楼月的耳朵里,她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本王没那么讲究,伺候好本王再沐浴也不迟。”

一个男子的声音也传进了覃楼月的耳朵里,听着嗓音还蛮好听的,可是他说的话……

覃楼月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感觉全身都不舒服,一听两人的对话就明白了,接下来他们要做男女那点事,她可没有兴趣参观,还是找机会尽早离开比较好。

“王爷,您轻点。”娇滴滴的女声再次响起。

“你自个儿把衣物脱了。”男子的语气听着十分地不耐烦。

“王爷,奴儿想您帮脱嘛。”女人的尾音拉得很长,声音里满满地都是撒娇,接着就是一阵悉悉簌簌的声音。

覃楼月趁着两人脱衣的空挡,猫着身,轻手轻脚地走到门边准备开门,可是突然一个茶杯贴着她的耳边丢了过来,把她刚开了一条缝的门重新给关上了。

糟了,又被发现了!

那个王爷不是准备做少儿不宜的事吗?你做你的就好了,让我走还不行么?

覃楼月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出现在眼前,她侧头一躲,两人随即打在了一块。

躺在床上的女人,衣衫尽落,正攥着被褥挡在身前,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情景,忍不住尖叫出声。

屋里的动静也惊动了外面巡逻的护卫,霎时间,整个屋子就被里三层外三层给包围住了。

覃楼月还未看清那个王爷的脸,拿过了手旁的东西就丢了出去,一把折扇横在了男子的面前,她抓住了这个机会快速跑出了屋子。

屋外,围满了护卫。

覃楼月暗骂了一声,双手指尖多出了十根细小的银针,银针急速飞了出去。趁着前排护卫倒地的时间,覃楼月借着空挡快速跑出包围圈。

忽然身后有疾风袭来,覃楼月转头一看,一支箭矢已经穿透了她的皮肉,疼痛瞬间窜遍了她的五脏六腑。

覃楼月顺着弓箭射来的方向,隐隐约约看见一个穿着白色里衣的男子正把弓箭丢给身旁的护卫。

覃楼月一鼓作气逃了出去,趁着空隙折断了箭羽,回头看着身后的府邸,牌匾上“誉王府”三个字映入眼帘。

“誉王府,我记住了,我一定会回来报一箭之仇的。”覃楼月捂着受伤的肩膀,身后又响起了有节奏的脚步声,只能咬着牙,忍着疼痛急忙没入了黑夜里。

桃子在门外守了两个时辰,见覃楼月迟迟未归,正着急时,忽然听到屋里有动静,料想着应该是人回来了,朝四周看了看,急忙开门进去。

覃楼月的脸色煞白,若不是她及时做了止血处理,说不定一路回来,她的血都要流尽了,虽然伤口止血了,但是真的疼。她长那么大,练武磕磕碰碰,受伤也是难免的,可像今晚这样伤了整个肩膀的还从来没有过。

“桃子,给我拿药箱过来。”覃楼月喘着粗气道。

桃子刚进门就看到覃楼月坐在桌前,捂着左肩的手掌间染满了鲜血,急声问道,“小姐,您怎么受伤了?是不是又碰上黑衣人了?”

桃子问话的功夫已经拿出了药箱走到覃楼月面前,却不知道如何下手。

“没有。”覃楼月也不指望桃子能帮她,“等一会儿你只要按我说的做就好。”

“是,小姐。”桃子看着覃楼月指间的鲜血,吓得直掉眼泪,但还是认真地点了点头。

覃楼月拿出了纱布之后,按压着伤口把箭矢给**。箭矢拔出的瞬间,血像水柱一样喷涌而出,直接溅在了桃子的脸上。

桃子虽然害怕,但还是抹了一下脸,按照覃楼月说的,急忙把止血的药粉撒在覃楼月的伤口上。

覃楼月就在一旁指导,伤口很快就包扎好了。

“小姐,怎么回事?是九皇子的人伤了您吗?”桃子利落地收拾好药箱放在桌上。

“不是。”覃楼月想到“誉王府”三个字就皱起了眉头,但此时她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管这么多了。

“我要休息一下,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我。”

桃子拧着眉应下了,“是,小姐。”

因为覃楼月当着大家的面打败了覃荣凯,所以这两天暂时还没有人敢来惹她,她也得以好好地养伤。而且也没有听说九皇子府和誉王府的护卫在搜寻刺客,覃楼月也就放心下来。

伤口经过两日处理,没有发炎的迹象,而且已经开始愈合了,覃楼月这才舒舒服服地泡了一个澡。她这两天让桃子给准备了几套衣装,大多都是容易活动的劲装。

洗完澡之后,覃楼月换了一身白色的男装,在头顶上方绑了一个丸子头就带着桃子从后门溜出去了。

桃子主要是给她带路的,顺便说一说京城里的那些达官显贵。

两人走到一处装修豪华的茶楼,里面看着就有很多达官显贵家的公子哥在喝茶聊天。

“桃子,我们进去凑凑热闹。”覃楼月说话的同时已经抬脚往茶楼走去。

桃子的装扮像一个书童,跟在覃楼月身后走进茶楼,小心地扯了扯她,低声说道,“小姐,这里面坐着的可都是有头有脸的公子哥,我们惹不起,还是走吧。”

“我们又没有去招惹他们,怕什么?”覃楼月由店小二领着去了一张空着的方桌前坐下,随口就点了几样小二口里介绍的点心。

隔壁桌的几个公子哥都不约而同地看向覃楼月主仆两人,一边喝茶一边小声议论着。

“那不是前两天大闹九皇子府的覃府二小姐吗?”

“看着模样就是了,只是听说她很喜欢穿粉色,今天怎么一身男人的装扮,这是被九皇子刺激地改性了?”

“你们是不知道,听覃府那边透出来的消息说,这覃府二小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了一身妖术回来,把覃将军都给打败了。”

“妖术?什么妖术这么厉害?覃将军可是征战沙场多年,立功无数,那武功跟手段可不是一般人就能对付的,你莫不是道听途说?”

“我可是从覃府的侍女嘴里亲耳听到的,假不了。”

几个公子哥不约而同收回了目光,生怕被覃楼月盯上了,然后在他们身上使用什么妖术。

覃楼月离几个公子哥不远,自然把他们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了。覃府的侍女传出来的她会使用妖术,恐怕这是覃雪烟身边那个丫头银杏干的好事吧。在武力上不能讨到好处,就只能耍点嘴皮子功夫了,倒是挺会败坏她的名声的!

覃楼月跟桃子在茶楼呆了许久,糕点也吃了不少了,但关于那些黑衣人的消息却是一点都没有眉目。

“桃子,结账,我们走了。”覃楼月率先起身。

桃子叫来小二结账,几盘糕点算下来就要一百两银子。

桃子有点心疼地掏出一张银票,抬眸看覃楼月,“小姐,这一百两银子可是我们一个月的月钱,这几盘糕点就要上百两,实在是太贵了。”

“一百两银子很多吗?”覃楼月对于楚凤国的消费还不是很清楚。

“小姐,大小姐院子的月钱可是十万两银子,我们院子只有一百两。”桃子又解释道。

“按这么说,给我们的钱是有点少。”覃楼月扫了眼旁边一脸鄙夷的店小二,“先把钱付了。”

“是,小姐。”桃子心疼地把银票递给店小二。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吾乃游戏神:不晓得侵犯了多少神的职权了,他们都瞎了?杀死怪物(类似献祭)赐予力量,妥妥和狩猎神职权重叠。还有各种建造图纸发放,土地作物的催熟,财富,死人复活等等,你这是嫌命太长。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纸上人:好看。女主穿越架空民国,终成一代写手大神。虽然是爽苏文,但救国情怀和英雄情结还是让我偶尔被感动到。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秩序剑主:LOW破天际,西幻开头打太极拳,还是大学必考项目。郭嘉的广播体操不比这玩意强?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