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我想和你的余生谈一下
我想和你的余生谈一下

我想和你的余生谈一下真香菌菌

标签: 凌煜寒 现代言情 陆亦童
凌煜寒,心理系海龟博士;陆亦童,同为海归一枚两个人在一起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第一次见面,他是她的心理咨询师 六年后再见,她:“你谁啊?我不认识你,你这样合适吗?” 他:“怎么不合适?我觉得很合适,合适的不得了~”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18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6章 门铃突然响起


经历了这个小插曲之后,陆亦童发现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她终于从“二妈”和“妹妹”的阴影中解脱出来了;坏消息是她悲催地发现,她!更!加!睡!不!着!了!她只要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今天错发给凌煜寒的那几十条消息,实在是太尴尬了有没有?尤其是他回复的那个【?】和【哦】,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想表达什么?她总觉得这简单的话语之中包含着浓浓的不屑和极致的嘲讽之意,这让陆亦童坐立难安。所以她就这样睁着眼睛直勾勾地瞪着天花板一直瞪到黎明,将近早晨6点的时候才终于支撑不住,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放弃讨好 离开通俗的评价 放掉牵绊 自由只是一股能量。放弃预料 享受意外的来访 放掉不安 随心所欲我说的算 放开形象 跳出约束的框框 放下习惯 自由需要一点胆量 放开计较 无视空洞的理想 放下负担 为所欲为你说的算 放开计较 放下负担 放弃预料 放掉不安 随心所欲我说的算~”

陆亦童一觉睡到了中午将近12点,却完全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她正做着美梦呢,她梦到自己和自己朝思暮想,心心念念的偶像表白了!而且偶像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于是两个人就开始过起了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某一天,她正准备和偶像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时,突然她的手机铃声毫无预兆地响了起来,让她的新新偶像老公以及她的美梦全部在一瞬间化为了泡影。

睡梦中被手机铃声惊醒,差点没把陆亦童的心脏病给吓出来,再加上自己好不容易才梦到和自己的偶像结婚,谈恋爱,这么难得的美梦居然在这么关键的时刻被骤然打断!双重buff加持下,陆亦童气得一脚踢开了被子,然后一下子把手机扔到了旁边。一分钟之后,他又担心错过什么重要的消息,只好灰溜溜地又把手机捡了回来。她发誓,她从来没有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这么讨厌这首歌,她恨不得现在立刻就建议有关部门把这首歌从华语乐坛的歌曲清单中清除出去!

她拿起手机,随意地瞟了一眼来电显示,冷冰菡三个大字异常嚣张地在屏幕上闪烁,闪得她眼睛生疼。她咬牙切齿地按下了接听键,很没好气地对着手机麦克风吼道:“我警告你,如果今天这通电话你说不出来什么让我觉得满意的事情的话,我一定跟你绝交!而且我还要我把你以前上学的时候干过的所有糗事全部公之于众,发到网络上,写到传单上到大街上去发!让你身败名裂你信不信?”

冷冰菡正在吧台为客人调酒呢,为了解放双手,所以她的手机夹在脑袋和肩膀之间。她偏着头,耳朵紧紧地贴着手机屏幕,却不曾想冷不丁地听到陆亦童的河东狮吼,炸得她耳朵嗡嗡的,脑袋也嗡嗡直响,差点没把她震出脑震荡!她下意识地就想把手机扔出去,但是在最后一秒她终于意识回笼,改变了主意。然而不幸的是,她刚刚调好的一杯酒就这样被华丽丽的打翻了。玻璃做的的酒杯碎了一地。

清脆的玻璃破碎的声音瞬间引起了酒吧里所有客人的注意。客人们纷纷转过头来想要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那位刚刚点酒的客人看到自己点的酒好不容易调好了却又撒了一地,更是怒火中烧。怒气冲冲地冲到冷冰菡的面前,语气非常生硬地质问道:“你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还能把我点的酒给弄撒了?我等了多久,你知道吗?就你这笨手笨脚的怎么还好意思在这里做调酒师?你们酒吧的服务质量就这?我看干脆关门大吉,你直接回家放羊玩去吧。”

冷冰菡看着面前虎背熊腰,五大三粗的男客人,他的脖子上挂着一条不知道是真是假的金链子,左右手臂上还分别纹着左青龙,右白虎,留着小板寸的发型,一脸横肉,打扮得那叫一个社会。冷冰菡凭本能就觉得自己这回可能是碰到了硬茬儿了,不由紧张地咽了咽口水,任凭对方的唾沫星子如同瀑布一样飞溅到自己脸上,就全当免费洗了个脸,顺便做了一个口水面膜吧。冷冰菡也只好这样安慰自己了。

她一脸歉意地陪着笑:“这位大哥,实在是不好意思!都怪我太不小心了,都是我的错。您看这样行不行?我再为您重新调一杯酒,并且再额外赠送给您一杯怎么样?”

“就只多送我一杯酒?”那个男客人明显对这个结果不满意,还想着得寸进尺。

“那……您今天在我们酒吧所有的消费都免单,怎么样?这个结果您满意吗?”由于酒吧里还有许多客人,为了不对酒吧的声誉造成负面影响,冷冰菡本着息事宁人的原则,又一次做出了退让。

不知道是觉得自己理亏,还是良心发现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这样欺负一个女孩子有点心虚,纹身男终于做出了一副大发慈悲,高抬贵手的样子,装作语重心长地对冷冰菡说道:“那好吧,看在你一个女生一个人开酒吧也不容易的份上,那就姑且这样吧。其实我也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我这么做不是为了刁难你,只是想让你长点记性,以后做事的时候认真点儿,下次你可能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碰到我这么通情达理的人了。”纹身男理直气壮地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下。

冷冰菡忍住心中的不屑与冷笑,笑着说道:“是是是,大哥,您这么通情达理,我真是感激不尽(我甜蜜的谢谢你全家),请您稍等,我马上把酒给您调好,送过去。”

“那好吧,那你动作快点儿。”纹身男说完,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你那边是发生什么事了吗?”陆亦童隔着手机听到了酒吧里的动静,有些担心的问道。

“你还好意思问?还不是因为你!”冷冰菡有些沮丧地说道,“刚刚都是因为你那一手狮吼功,把我吓了一跳,然后失手把客人的酒给打翻了。所以刚刚被客人给骂了一顿,还做了一笔赔本生意。”

“啊,这,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现在轮到陆亦童理亏了,刚刚被电话惊醒的怒气也所剩无几了。

“光嘴上说那多没有诚意呀,我要求物质赔偿,还有精神损失费!”冷冰菡说道。

“那好吧,那你想要多少?”陆亦童无奈,只好任由她敲诈自己,谁让自己现在是不占理的一方呢。

“回头请我吃饭,而且饭店必须要高端大气上档次,还得由我指定!”不得不说,冷冰菡敲起陆亦童的竹竿来那叫一个毫不手软。

“好吧,好吧,现在你最大,你说了算。”陆亦童忍痛答应。

“哦,对了,刚刚你吼那么大声干嘛?差点没把我耳朵震聋了!我要是变成了聋子,以后你养我啊?”冷冰菡有些不满地问道。

“你还好意思说呢,扰人清梦,天打雷劈,你知不知道?”一说到这个事情,陆亦童的起床气又上来了。

“什么什么?你说什么?扰人清梦?拜托大姐,现在都几点了?太阳都快下班了好不好??你怎么还在睡?你搁这养膘呢?”

“要你寡!我爱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雨女无瓜!”陆亦童不服气地反驳。

“那行吧,我们这种苦逼打工人跟你比不起。不过话说,你做什么好梦了,被打断之后让你的起床气这么大?”

“我梦到我和我偶像谈恋爱,结婚了。结果梦刚做到一半,就让你的夺命连环call给打断了!!你说我的起床气大不大?”如果冷冰菡现在和陆亦童在一起的话,一定会看到她脸上羞涩的神情,然后她肯定会狠狠地嘲笑陆亦童一番。不过该来的总是会来,即便是隔着手机电波,冷冰菡的嘲笑也虽迟但到。

“就是你那个c位出道的小偶像?”冷冰菡的语气里带着几分轻蔑,显然对这个小偶像并不感冒。

对对对,就是他!怎么样?他长得很帅吧,而且还相当有才艺呢,唱跳俱佳!”说起自己的偶像,陆亦童的语气显得非常激动。

“……行吧,你说帅就帅吧,不过我实在是不知道他有什么值得你粉他的,长得跟白切鸡似的。”冷冰菡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了。

“你说什么?我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要不然我400m的大刀顺着网线也要穿过去砍死你!”陆亦童听到冷冰菡的话,刚刚还很羞涩的语气瞬间变得阴恻恻的。

“好好好,我错了,行了吧?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饶了我吧。”冷冰菡识时务者为俊杰,见事不妙,火速认错-

“好吧,念在你是初犯的份上,这次就不跟你一般计较了,”陆亦童一副很大度的样子,“不过话说你给我打电话是为了什么事?”

“哦,被你这么一打断,差点忘了说正事。是这样的,若初这两天不是没有飞行任务吗,所以我就想着你也刚回来,咱们趁此机会聚一聚,就在我的酒吧里,我请客!怎么样?今天晚上来不来?”

“那个,我今天有点不舒服,还是算了吧,下次吧。”陆亦童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了。现在她根本就不能听见萧若初这个名字,一听见这三个字,她就瞬间回想起昨天晚上发错消息的尴尬事。就这短短几分钟的说话时间,她的脚下已经又备份了一个银河系,所以她决定冷静一下,给自己一个缓冲的时间,这两天他不想见任何人。

“你怎么了吗?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紧?要不要我陪你去医院?”冷冰菡的语气很关切。

“没关系,不要紧的。我自己休息两天就可以了,你们就好好聚一聚吧,不用担心我的。”陆亦童这谎话说得有点儿心虚,觉得有一些不好意思。

“真的没事吗?”冷冰菡不是很放心,又追问了一句。

“真的没事。”

“那好吧,那你自己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见陆亦童坚持这么说,冷冰菡也不好再问,只好不放心地嘱咐了一句。

“好的,我知道,我一定会的,拜拜。”说完陆亦童就挂了电话。

结束了和冷冰菡的通话之后,这偌大又安静的屋子里就剩下陆亦童一个人,睡觉是肯定不可能再睡了。她一时半会儿又找不到什么事情可做。人有时候就是这样,越无所事事,周围的环境越安静,就越容易胡思乱想。

挂断电话之后没几分钟,陆亦童的脑子里就又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来这两天她和凌煜寒之间发生的各种令人窒息的堪称社死名场面的尴尬事。这些事情就好像深深扎根在她的脑海中一样,无论她怎么做,却始终如影随形,挥之不去。

为了强迫自己忘掉这些事情,陆亦童不得不给自己找点事情做,以此来分散注意力。她打开电视机想找一部电视剧来打发一下时间,结果第一眼看到的是就是某知名电视台正在播放的某言情偶像剧。而且现在正在播放的这个桥段好死不死就是女主为了引起男主的注意,故意给男主发错消息借机表白。

陆亦童看得紧紧皱起了眉头,头皮直发麻,倒不是因为这个剧情多么的无脑,幼稚肉麻和煽情,而是因为她看到这里,刚刚好不容易有些淡忘的记忆再一次如潮水般涌入到她的脑海里,让她觉得坐立难安。哦,这该死的联想能力!怎么就偏偏在这样的社死时刻技能点满了呢?其他该需要想象力的时候,怎么就一点想象力都没有呢。

陆亦童懊恼地关掉了电视,然后从书架上拿出来一本书,想让自己经过知识的洗礼从而达到心灵的净化与沉淀。然而事情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样发展。她完全都没有沉浸到知识的海洋里面,她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一翻开书本,她错发给凌煜寒的那些文字就如同被谁赋予了生命一样跃然纸上,每一个字都无比清晰的浮现在她的眼前,仿佛在提醒她不久之前她经历过怎样的糗事。

就在陆亦童快要抓狂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龙符:如果作者不是梦入神机,这本书还能获得这么高的名词?什么瘠薄玩意,还不如以前的《永生》,《永生》虽毒,但有着一股心气,这本书通篇都是“好怕怕哦”,神机越写越回去了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帝国之刃:第一章笑尿,一岁说话,两岁会走路的天才。。。。。。这是低能儿吧?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诸天从茅山开始:作者恨国,黑大陆,舔港台。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