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时有云卷云舒
时有云卷云舒

时有云卷云舒言眠

标签: 云之初 时衍 现代言情
对于云之初来说,时衍是她生命里的一束光,每次在无比绝望的时候,在无尽黑暗之中,时衍的出现于她而言是莫大的救赎…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18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2章 第二章


云之初忍不住叹了口气,清冷空灵的声音蓦然响起,好看的桃花眼褪去了慵懒,眼神锐利的望着柳羨羡:“你说我是因为不肯和你对戏,一怒之下推了你?对嘛?”

柳羨羡望着那双漂亮的眸子,顿时感到不寒而栗:“当然!”

云之初低声轻呵了一声:“那么还有一个问题”说话间,抬手招来了小澄,示意她站到自己面前,小澄只觉得自己懵懵的,但只得照做

“请问我是像这样和你面对面说话着,然后一气之下,突然推了你一把嘛?”

“自…自然,小方也看到了”柳羨羡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问问的有些心虚,眼神飘忽不定地看了小方一眼,小方害怕地点了点头

“柳小姐练过武嘛?”

柳羨羡的心里防线快要被云之初的三连问突破,慌张的摇了摇头。

“既然是从正面推了你一把,只凭你到地面这么点距离,且你穿的又是高跟鞋,据你所说,又是突然推的,那么…”

“柳小姐这娇娇弱弱的身体是如何做到向后摔倒的同时还能在空中做个转体的???”

众人一听恍然,这么说来,在她摔倒的时候就有人到来了,一直到现在,她也没变化过位置,很明显她摔倒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正常人在那种情况下怎么可能还能凭借自己的能力翻转过来!

柳羨羡瞳孔微张,颤抖的手忍不住攥紧了裙角,努力控制自己微颤的声音:“那…那可能是我记错了吧…是是从侧面”

云之初乘胜追击,冷冷清清的开口道:“那你说,我要是因为被你打扰到一怒之下推了你,那为什么不是在我的休息室呢,反而是在外面这种容易引人围观的地方?难道我不懂引火上身???”

“是啊,这种道理怎么可能有人不懂?”

“云之初这些年都是兢兢业业拍戏,从来没有闹出过这种事”

“听柳羨羡那不确定的语气,明显事实不是这样的”

“就是就是,况且人云老师比柳羨羡漂亮那么多,咖位相差那么大,怎么可能干这种事!”

“什么漂亮那么多?明明根本比不起来好不?”

“听说这个柳羨羡是投资方那边塞进来的人哎,不然这角色也不会落到她头上…”

云之初明明是笑意盈盈的看着她,柳羨羡只觉得浑身一股寒意,望着周围局势大逆转,趁着众人还在窃窃私语,在大家看不见的角度,微微侧过头,眼神示意了一下方方,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方方接收到的眼神示意后,见状,立刻大声呼喊:“快来人打120!羡羡姐晕过去了!”

见此,立刻有热心的人上前帮忙,各家媒体也见缝插针不停地按动快门,想要抢占第一手消息

李导见状立刻安排场务,剧组安保人员进行人员疏散。

“今日媒体探班到此结束”

“各位媒体还望多多关注这个剧本身,辛苦大家了”

言下之意,分明就是让媒体在写文章的时候关注事实本身报道,不要为了引流刻意误导大众。

但是大好的热搜新闻,试问哪个媒体会放着不管?

于是有媒体不死心,举着话筒准备冲上前去,对云之初进行提问,几个安保人员见状立刻赶来伸手阻拦

“不好意思,探班时间已经到了,出口请往那边走!”

就这样,剩余那些不死心的媒体也被强制性半推着走了出去

喧闹过后,走廊一片寂静,大家都各自忙着收拾残局

李导走上前来,愧疚地看着云之初:“小初啊,这次真是对不起你啊,明明是请你来帮忙,却让你遇上这等糟心的事”

没有一句是询问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从头到尾都是对云之初满满的信任。

云之初内心略微有些触动:“老师,这么信任我?”

虽是出道第一部剧的导演,但是真真正正算得上是云之初的启蒙老师,若不是当年李导的耐心指导,云之初也不会那么快从一个只有理论知识的演技入门者,这么快成长为实力派,这一声老师当之无愧。

李导和蔼地笑了笑:“那可不,小初是什么人,我还不了解,你这声老师是白叫的?”

云之初望着李导笑起来眼角浮现的褶皱,满头黑发中间夹杂的银发,略微有些担忧:“老师,这几年如何?”

声音全然没有了刚刚对峙时的清冷,完完全全是对一个长辈的温和

李导一愣,试着用笑容来缓解尴尬,但当对上云之初那双能看透一切的双眼时,再也笑不出来了,不自觉叹了口气:“你都知道啦?也对,身在这个圈子里怎么可能感受不到”

“在以前,我以为一个人只要有梦想,有才华,在这个圈子里总能遇到知音,总有人支持自己的作品”

“现在,我才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的离谱,任凭你再有才华又怎么样?现在这个圈子是由资本控制的圈子,不选择与资本合作,你的作品永远不会有出头之日!”

云之初接着问道:“那么老师,你妥协了吗?”

李导顿了顿,似是心底最不愿被揭开的伤疤,如今就要被这么毫无防备的展示在大众面前:“妥协了,又没有完全妥协……”

很久的很久,李导都没有说一句话,云之初避开视线,垂下眸,若有所思,小澄感受着低气压,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在我拍的《故梦》大火之后,我以为时机成熟,终于可以开拍自己筹备许久的一部戏了,可是没想到这部戏的启动资金远远超出我们所预估的”

“你也知道我的团队都是我自己组建起来的,没有经纪公司,为了筹备资金,只好到处拉投资商,四处寻求无果在我们即将绝望的时候,终于有投资商愿意帮助我们一把”

“在我们所有人想为此感到欢呼的时候,那位投资商告诉我们,想要启动这个项目可以,但是要用他们自己公司的导演,当时我只觉得自己的才华被侮辱了,当场便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也正是因为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人家可能觉得我不知好歹吧,很长一段时间内凡是我经手的剧,哪怕是最微不足道的小成本的网剧都上线不了,全部审核不通过”

“这个时候,且不说做一名导演是我终生的梦想,我还有一个团队要养着,我不能一直就这样被动,在经过我长时间的思想斗争之后,我主动向他们提出了妥协,他们也不知怎的,也答应了我的条件,前提是让自家演员参与到我的剧组来”

“如你所见,柳羨羡就是一个”

明明最不愿意提起的话题,此刻的李导却像是在叙述别人的事一样云淡风轻,似是积压心底许久的心事终于有了倾诉对象,李导说完这一番话后轻松的长吁了一口气,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便要向云之初告别:“小初啊,今天你本来就挺累的,还听我唠叨了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啊”

云之初笑着摇了摇头。

“那你快回去休息吧,老师就先走了”

云之初看着李导的背影有些出神,随即似是想到了什么,开口道:“老师”

刚走两步听到呼喊的李导疑惑的转过身来,不解地看着云之初。

云之初悠悠道来,语气轻轻柔柔,却充满坚定:“我也相信您”

李导怔愣了一下,随即回复了一个慈蔼的笑容:“好好好”,背对着云之初摆了摆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要想在这个圈子走到最顶层,实力从来不是第一要求,没有资本流量在背后支持,永远不可能登上王位,云之初一直明白这个道理,但她从来不想去争抢什么,毕竟她跨进这个圈子从来不是为了自己,现在就很好,她要的都能够得到。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传来,小澄看了一眼,飞快递给云之初:“之初姐,是沈奈姐”

云之初接过手机,摁下接听键,刚准备靠近耳朵,却被一阵吼声劝退了:“祖宗啊!我就出差两天,你这八百年不上一回热搜,一上就上个热搜第二,你可真行啊你!”

云之初默默地看了一眼手机,确定没开免提之后,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静静地听着吐槽。

“不是你说,这些个媒体天天干什么吃的!天天写这种模棱两可的报道,这什么玩意呀,《夺嫡》剧组争锋,云之初暂胜一筹…”

“就算我们不是一线二线演员,总比她一个十八线的强吧,这怎么想的,我现在刚出机场,你在哪,我去找你商量对策”

云之初没有经纪公司,与沈奈合开工作室,公关这一部分是由她和沈奈亲自负责。

云之初刚准备回应,却发现自己脚踝处传来一阵剧痛,小澄顺着云之初的视线往下看,不由得惊呼:“之初姐,你的脚…我想起来了,是救人的那个时候!”

“嗯…刚刚倒是一直没注意”

“什么脚?小初,你的脚怎么了?!”

“没事,崴到了而已”

“什么而已,你现在!立刻!马上!让小澄带你去医院,我们医院汇合”

云之初不由得无奈的笑了笑:“好,听你的”

挂断电话,云之初望着一脸愧疚的小澄,耐心开解道:“没关系,这个事就算不是你,也会是别人,一个人要想被针对,怎么都会被针对”

小澄吸了吸鼻子,强忍住泪水,弱弱地说:“真…真的吗?之初姐,还是想跟你说声对不起”

云之初有些哭笑不得:“快走吧,再不走,沈奈又该急了”

“那那些记者怎么办,还有几个在外面等着呢,医院那边肯定也有记者蹲点”

“从后门走,后门有条小路人少,况且这个时候柳羨羡早出院了”

“你怎么知道?!”

“这热搜是白上的?”

小澄边扶着云之初向前走,边掏出手机细细看了一眼热搜,热搜的最后赫然写着:柳羨羡已出院,相关内容将会进一步继续报道。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寐长生:故弄玄虚的描写方式,腻歪的紧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机动风暴:对于笔者来说是爽文中写的最好的,完全满足笔者各种爽点,记得猪脚边玩游戏边玩妹子。。。。。。可惜作者估计本人阅历不够,故事设定写来写去,还是哪一个。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不去上班后逆袭成首富:作者和主角的节操是负的,文笔很不错,不做舔狗是政治正确 所以给五星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