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穿越成京城第一小傻子
穿越成京城第一小傻子

穿越成京城第一小傻子Pioneer

标签: 乔幽 古代言情 苏子骞
【古代言情+穿越+轻种田+女强】 被称为修真界女魔头的冀瑶,因为渡劫失败穿越成了殷京城的第一傻子,乔家三姑娘,乔幽
冀瑶看着自己住的破烂院子很无语,好歹是前镇国公府的嫡女,怎么乔家对她一点都不好呢? 没办法,只得靠自己了
写话本,画小人漫画,入股酒肆,一点一点先做个小富婆
在一次偶然调查自己过去和乔幽父亲死的真相的途中,惹了北镇抚司指挥使苏子骞的桃花,入了他的眼
冀瑶很无力:“打又打不过我,还想撩我?” 想我做你小娘子,打得我再说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19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精彩节选

第一章 渡劫失败


冀瑶是在呜呜咽咽的哭泣声中醒来的。

她头疼欲裂,原本想着渡过最后一场天劫就可以成仙的,不知道是不是没吃饱还是没睡饱,在渡劫最重要的步骤。

她没力气了,然后就被雷劈了。

她都怀疑是不是她平时太过嚣张了,连老天爷都觉得她晦气,就不让她成仙了。

冀瑶睁开眼,就看到一个穿着都是补丁的洗的发白的衣服的一个小女孩。

女孩背对着自己,头发有点凌乱,哭哭啼啼的抹着眼泪。

冀瑶的第一反应就是她在哭自己的丧。

呜呜,自从师傅那个老不死的失踪了之后,她留下的那些烂摊子就得自己收拾,想着师父那不要脸的样子和留下的孽债,冀瑶有摇了摇头。

后来的冀瑶不得不装作很无理的样子,那些世家门派,不是筹谋怎么围剿她,就是想着怎么逃脱她的围剿。

那些人打又打不过自己,跑也跑不过自己,害的自己每次都要装作很愚蠢,很受伤的样子放他们走。

唉!自己的心可真累。

现在,竟然还有人为她哭丧,说不一定是自己的小粉丝。

冀瑶伸手拍了怕那个哭泣的小女孩的后背,那个小女孩被吓了一跳。

冀瑶:......难道她又把自己的内力用出来了?

就像上次一群还围剿她的人中有一个修炼了体修的人,自称自己的身体已经可以抵挡住任何的攻击。

然后冀瑶就拍了拍他的后背,以表示自己对他的赏识,不小心就给那人拍出了内伤。

又给自己添了一笔罪孽,她那时候欲哭无泪,就想跟他们说,不是我太强,是你们太弱。

最终没说,为了表示自己是个好人,想着道个歉,但是那些人急急忙忙抬着那个体修的人跑了。

那个被吓了一跳的小姑娘转过身来,冀瑶看她没吐血,不由得松了空气。

人没死就好,至于什么武功内力的,自己给她几颗丹药就行了。

冀瑶艰难的抬起身,那个小姑娘看到这样,连忙伸手过来扶她,说:“小姐,你醒了?”

小姐?冀瑶的脑袋昏昏沉沉的,这是个什么称呼,她在修真界里被人称呼过很多,什么“女魔头”“姑奶奶”“胸大无脑的魔女”。

她那时候还是特别喜欢听的,特别是最后一个。

上次这么称呼她的人还是在上次。

那是个炎热的夏天,冀瑶发现在一个发廊发现她师傅的踪影,她一开始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一阵迷惑。

不过想到她师傅那个臭得行,突然就释然了,她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她去到那个发廊的时候,有个染着黄发的男人不怀好意的朝她露出猥琐的笑容,冲她吹了个口哨道:

“小姐,包夜多少钱?有没有全套服务啊?”

冀瑶那时候本来天气就很热,她被发廊的那些味道熏得头疼,自己手里的冰淇淋也吃不下去。

她朝着那个黄毛笑了笑,冀瑶对自己的笑容很有信心。

那时候师傅才失踪之后,打不过那些老妖怪和老道士,就对着他们笑,准能逃脱。

那个小黄毛搓搓手朝她走来,冀瑶一个冰淇淋拍在黄毛脸上,然后一脚就把那个黄毛送进ICU。

从此不能下床。

时间回过来。

冀瑶起身的时候就看到周围还有五六个的像她一样的女孩,她启唇问道:“这里是哪里?你叫什么?”

那个小女孩,连忙用衣襟擦了擦泪水,那张圆圆可爱的脸上因为有灰又沾着泪水显得脏兮兮的。

“小姐,小的叫阿奴,我们被人拐了。”说完又哭了起来。

冀瑶又被她哭声弄得头疼,然后才想着她的话。

被人拐了?冀瑶觉得好笑,自己可是忽悠圈的大佬,把人拐卖了,那人都可能还感激自己呢!

再说了,自己都这么大了,她抬手看了看。

白白嫩嫩的皮肤,还有那双胖嘟嘟的小手,再看看自己的小短腿,和自己的以前大长腿相比。

简直是,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形容。

冀瑶陷入了沉思,渡劫的后遗症吗?以前也没听师傅说过啊!她又暗自检查自己的功力,幸好,除了这具身体有点瘦小外,其他都还有。

所以,被人拐了,是真的。

“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我头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冀瑶觉得有必要了解一下自己是不是还是这个身份,她现在一想,头就疼。

阿奴告诉冀瑶,好像听那些人贩子说,她是什么府的三姑娘,叫乔幽,说是有什么人给他们钱让他们把乔幽贩到北边边疆去。

冀瑶咬了咬“乔幽”这个名字,觉得还不错。

于是就打算好好的认识一下这个世界,顺便再查查到底是谁要把她弄到北边去,最后再确定一下自己值多少钱。

如果自己满意就放过他,不满意就打死他。

她丫的,被人贩卖了还要给人贩子钱,越想越气。

她想着,就打算起身,突然就感到全身酸软,头痛欲裂,然后头一黑就要倒下去。

阿奴急忙扶着冀瑶,冀瑶只感觉自己肚子里空空荡荡的,然后还传来一阵咕咕的叫声,在寂静的空间里就显得很响亮。

饶是厚脸皮如冀魔女,现在也觉得不好意思了。

阿奴看她圆嘟嘟的脸上有点殷红,不由得抿嘴一笑,伸手拿出一个菜饼递给冀瑶说:

“乔姑娘,我只有这个,你可能吃不惯,但是现在只有这个,你要吗?”

阿奴看到冀瑶不像之前她遇到的那些小姐的一样蛮横,于是就改了称呼叫乔姑娘。

以前跟着师傅的时候,三天饿九顿,最后还是自己出去设置陷阱捉野鸡。

最后发现师傅居然是个富婆,冀瑶那时候真的想骂娘。

冀瑶看了眼菜饼,只有一个小碗大小,她伸手接过,咬了一口,只感到像石头一样。

她费力咀嚼了,然后又用力咽下去,还是觉得膈嗓子。

她抬眼看了眼阿奴,想问她有没有水,但是看到阿奴盯着她手里的菜饼,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

以前,师傅总跟她说,可能自己一顿的食物,就是别人一天甚至几天的口粮了,所以师傅让她知道饥饿是什么感觉。

所以她上次把那个冰淇淋拍在黄毛脸上后,又要他赔偿了精神损失费,去买了冰淇淋给那些孤儿院的小孩们。

冀瑶掰了一半给阿奴,笑着对她说:“谢谢你的饼呀!”

阿奴似乎也知道了是冀瑶看到她一直盯着饼看,不由得脸一红,但是还是接过了菜饼,吃了。

渡劫失败的第一天,冀瑶觉得先放这些人贩子一马。

因为可能是自己还没适应这具身体,脑袋昏沉,全身使不上力,就坐下来挨着阿奴躺着。

为了缓解阿奴的慌张和恐惧,冀瑶就问了问她的身世。

阿奴出生一家重男轻女的农户,从小出生就一直帮着家里人做农活,她的娘总告诉她说女人生来就是赔钱货。

她帮着自己的弟弟们,家里的脏活累活都是她干的,她之前也是这么认为的。

直到,她在一次上山砍柴的时候扭伤了脚,被一个路过的女人救了她,那个女人是同村的阿奴的一个姐姐,杨绣娘。

村里的人都说杨绣娘是被大户人家当了宠妾,但是阿奴却听她说是在京城里开了一个小面馆,虽然可能不如别人,但是杨绣娘说是靠自己活着,不需要看别人脸色。

从此,为自己而活这个就印在了阿奴的心里。

后来,她在无意间听到爹娘要把她许给他们那里一个市镇的一个卖猪肉的鳏夫做妻,原本阿奴也觉得嫁了也就嫁了,毕竟女大当嫁。

但是她有一次看到那个鳏夫有个混账小子都比她大了,让自己去给她做娘,她心里又想起杨绣娘跟她说的话。

“你要是有一天不想嫁人了,就来接京城找我,虽然阿姐不可能保证荣华富贵,但是可以吃的饱。”

于是,她跑了,后来快到京城了,经过一个市镇的时候,问了别人路,被人骗了,就被拐卖了。

冀瑶倒是很欣赏她的这种敢于拼搏的精神,她拍了拍阿奴的肩膀,安慰她说:

“没事,我们会出去的。”

阿奴做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她又问冀瑶道:

“乔姑娘,您呢?您记得自己是怎么被人骗了的吗?”

冀瑶一顿,费力想了想,只模糊记得在一个小山崖上,有一个人推了她一把,然后不知道怎么就顺着小山滚了下来撞到了石头,其他的一概不记得了。

她摇摇头说:“我不小心伤到了脑袋,事情都忘了。”

所以,推她的和出钱让人贩卖她的,到底是不是一个人?

冀瑶越想脑袋越疼,索性不想了,和阿奴相互靠着睡了。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那年那些穿越者:有点失望,但在同类中还算中上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从拍情景喜剧开始:文抄类型,比较专注于拍电视剧,一开始都是情景喜剧,后面渐渐拓展到其他类型的电视剧,有大量原电视剧剧情描写,一口气看下来没什么毒点,就是文抄文抄,是本类型小说的粮草。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地球最强男人的战记:屁股歪到死,剧毒。歪的一点逻辑都没有。纯粹为了黑而黑。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