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此生欢喜唯你
此生欢喜唯你

此生欢喜唯你长安巷子

标签: 沈晏欢 现代言情 陆晚微
暗恋,就是,我喜欢你,却从未开口 暗恋,就是,我喜欢你,却未曾敢想 暗恋,就是,我喜欢你,却渐行渐远 陆晚微喜欢沈宴欢五年,却因为害怕失败,不敢表白,直到他消失在自己的生活里,沈宴欢喜欢陆晚微五年,却误会她喜欢别人,选择放手,离开她的生活,他们错过的不仅仅是五年,还有那段不曾一起经历过的青春,那段原本应该属于他们的五年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20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精彩节选

第1章 暗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陆晚微看着微信聊天界面的:这些话我不会感到厌烦,我也不是不回你的消息,只是抱歉,你很优秀,祝你能早日找到那个完全属于你的男孩。

是啊,他拒绝了,这样的少年,连拒绝都是这般温柔,陆晚微把眼泪憋回去:哭什么,你还有机会说出口就够了,然后发消息给他:好,那就祝我们都可以闪闪发光,也祝你早日找到你的女孩。再见啦。

那边并没有回消息,可能是因为天太晚了吧。

宿舍的女生看到她哭,问她怎么了,陆晚微笑着说:“表白被拒,没什么大不了的。”

陆晚微回想起自己和他的故事...

“好了,大家安静一下,一会有个新同学要过来,你们别吵了,是个帅哥,女生们你们要注意你们的口水。”班主任吴强走了进来。

烈日炎炎,A中是G市直属高中,好资源好老师向来是独占的,但开学也是最早的,六月底,高二学生就开了学,教室里的电扇就像摆设一般,恰巧空调这两天也坏了,早有同学开始了抱怨,教室里一呼百应,哀怨声一片。

班主任吴强接到通知,一个学生选的是文科,但系统弄错,成了理科,上了一个月了,才变回来,吴强是A中的英语老师,为人风趣幽默,学识渊博,颇得学生爱戴,算得上A中的王牌教师。

这下,几个平时好活泼的一个男生起了哄:“老师,你的意思就是咱们班男生没帅的,不能让咱们班的女生流口水了呗。”其他的男生也相继起哄。

吴强白了他们一眼,说:“你们还算有点自知之明,女生们你们说你们班的男生帅不帅了。”

女生齐刷刷的摇头说:“不帅。”

教室里笑闹一片,吴强摆着手说:“行了行了,来两个男生,给新同学搬个桌子凳子的,还有这新书,班长,你一会带着新同学去教务处领一下,还有你们,客气一点,这位新同学比较害羞。”吴强对着他们可不放心。

这群男生倒是拍着胸腹表示:“老师放心,我们会好好关照新同学的。”

说着说着,有个老师带着一个男生过来了,吴强出去和那位老师交谈,教室里开始了讨论:“诶,你们说老吴这么重视这新同学,看来这位的确学习不错。”“老吴不还说他害羞呢,你说是个什么样的男生呢。”“你看他的身高,再看他的身材,光看这个就够帅了吧,你看这群女生,早就色眯眯的盯着他了。”

吴强笑着和那位老师再见,领着新同学进教室,来人身穿白色上衣,灰色运动裤,白色鞋子,手上还戴了一块表,普普通通的打扮,可是,比女孩子还白皙的皮肤,精致像老天爷雕刻的五官,一米八的个子,正直夕阳西下,少年逆光而来,夕阳打在他的身上,似是为少年批了一身晚霞,这少年似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一般。

吴强看着一群傻愣住的学生,心里乐滋滋的想:惊艳到了吧,我就知道,你们是个这反应,没出息。咳了一声说:“宴欢啊,别理他们,他们就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沈宴欢笑着点头,吴强拍了拍手说:“好了,新同学来个自我介绍,咱们就开始上课吧。”又对着沈宴欢说:“你先做个自我介绍,然后你的位置在最后一排靠里面的窗户的位置,先这样坐着,等到下一次月底我们就会重新安排座位,如果你有什么座位要求也可以提出来。”

沈宴欢即使选择了文科,理科成绩也不差,分班时可是在理科实验班,A中分三个等级,实验班,重点班,普通班,到了高三,还会有个精英班,所以,那位老师也会依依不舍的送沈宴欢来文科班,希望他可以改变想法。

沈宴欢其实很喜欢坐在最后一排,一个人学习,思考,不喜欢和别人坐在一起,吴强的安排倒是合了他的心意,他笑着说:“谢谢老师。”然后对着下面的人说:“你们好,我叫沈宴欢。”

其实说是笑着,更多的还是害羞,这句话说完脸就已经红了。

陆晚微看了他一眼,便低下头,和同桌聊天,陆晚微是个追星女孩,她对于生活中的男生没有丑帅之分,因此对于沈宴欢,她其实并不感冒。

吴强让他去了自己的座位,之后,就开始提问上节课所讲的,答不对当然就是站着。

下一节课是数学课,数学老师任鑫这是中间断了好几年再次回到讲台上,但不可否认,她的能力在A中绝对数一数二。

任鑫早就知道班里来了个新生,但吴强特意交代过,这男生很害羞,也就没有当众调侃他,这节课是要自己学习讨论的,任鑫趁着大家讨论,走到沈宴欢跟前说:“理科班学的比较快,但我看过你的成绩,数学是比较差一点的,你可以跟着我们再学一次,加深记忆,多和大家讨论,班长是个热心的,学委的英语比较好,数学课代表是自愿当的,成绩并不是很好,男生里面轻舟,嘉远,向南,人虽然闹腾了点,但数学还是很不错的,你可以和他们多交流交流。”

沈宴欢因为任鑫的突然接近,整个脸都红了,用嘴做拳头状捂着嘴点点头。

任鑫没想到这个男生竟然这么害羞,笑了一下,无奈的走了。

下课铃声响了,任鑫回到讲台上说:“好了,这节课你们讨论的差不多了吧,下节课,我们就这张卷子上的错误率高的讲一下,还是老办法,只讲方法,这次数学卷子很简单的,120分以下的,是不是得给我一个错题分析呀,课代表明天上课收齐呀。”

又是一节英语课,吴强看着一群人叹气,撇了一眼,幸灾乐祸的问:“哟,王哥,这是怎么了,唉声叹气的。”

“哎,数学啊,要写错题分析的啊,我太难了,119分,就差一分就差一分啊。”王磊的数学很差,文综却很好,因为他这个人喜欢看历史,喜欢逛,喜欢关心国家大事。

吴强说:“这次的数学不难吧,这简简单单的摸底考试呀,你看看,你看看你的成绩,一看高一就没好好学。”

王磊是个“小混子”,但成绩是很不错的,毕竟这可是实验班,150分的卷子考119,已经很不错了,但是相对于其他成绩就有点不能看了,而且这次卷子真的是很简单。

上课铃声响了,吴强接着上节课让他们讨论,最后以提问的方式问其他组,互相检验成果。

陆晚微,王艺蓉,赵曼丽,顾轻舟,许嘉远,宋向南是一组,他们组这三个男生可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这不,开始作妖了,三人对视一眼,宋向南放下卷子,凑近了说:“诶,我有一个想法,我们一会去提问新同学怎么样。”

王艺蓉和赵曼丽也很有这个想法,对这不能太认同,两个人狠狠点头。

陆晚微想拦他们,也来不及,或者说,其实陆晚微也很感兴趣,毕竟这一下课,其他班的女生都来看沈宴欢,让陆晚微觉得很有趣。

但几个人都不好意思去问,毕竟吴强可是特意吩咐过了,他们这可是欺负新同学啊。几人最终决定石头剪刀布决定,谁输了谁去。

陆晚微输了,只能默默接受现实,其余四人,除了顾轻舟都在嘲笑的看着陆晚微,陆晚微心里也是恶趣味的,看看这位新同学脸到底有多红。能和顾轻舟做同桌,陆晚微可不是个傻白甜,这可是朵黑莲花,和顾轻舟黑切黑,顾轻舟永远败下阵,顾轻舟心里奸笑:一群二货,疯了,敢这么看着这位姑奶奶,以后你们可就没什么好日子喽。顾轻舟和陆晚微从高一到现在,基本是次次同桌,自从知道陆晚微不是个傻白甜,招数就没敢再用在陆晚微身上了,笑话,自己可惹不起。

他们是第五组,很快,吴强说:“好,第五组选择一个人来提问。”

陆晚微站起来,转身,看着沈宴欢那个方向,说:“我选的是沈宴欢同学,请沈宴欢同学回答一下,D篇阅读理解,第二段开头那句话是什么从句,以及它的判定理由。”

沈宴欢真的是,唰的一下脸就红了,站起来,看着陆晚微的方向说:“是原因状语从句,此句中途有逗号,并且后有because,根据句意翻译可得。”但沈宴欢的声音是极小的,要不是吴强站在他身边真的是一个字也听不到。

吴强看了一眼陆晚微那组人,让沈宴欢坐下,心里暗叹:这些个捣乱的主,怎么都在这一组了。

下课后,赵曼丽感到不太好,转过身子对着陆晚微说:“晚微,你说我们是不是不太好啊,沈宴欢的脸好红,都过了这么久了,他的脸还红着。”

陆晚微其实对刚才的做法是有点抱歉的,陆晚微身边的男生都是大大咧咧的,从来没见过这种男生,感觉自己让他丢了脸面,正巧赵曼丽也说了:“要不我去道个歉吧,哎,不太好啊。”

赵曼丽点点头说“好,我们一起去吧。”

陆晚微把顾轻舟打醒,说:“让我出去。”

顾轻舟是有点起床气的,但一看到是陆晚微也就没了气,站起身来,让了位置。

赵曼丽比陆晚微先出来,就先过去说:“对不住啊沈宴欢。”沈宴欢忙摆摆手说没事没事。赵曼丽得到他的回答也就走了。

陆晚微不好意思的走到沈宴欢跟前,对着他说:“沈宴欢,真的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你还好吗?”

沈宴欢抬起头看她,脸又红了,但没说话,其实沈宴欢是觉得陆晚微就是个小女生性子,没有多在意,只是自己的性格不太适合在这么多人跟前说话,许久之后说:“我没事。”

得到回复陆晚微笑着说:“你没事就好,那我就回座位啦。”沈宴欢看到她回去,又低下头看卷子

回到座位后,顾轻舟凑到她跟前说:“我说,陆晚微,怎么看上了?”

陆晚微笑着看着他,掐他的胳膊,说:“顾轻舟,嘴不要可以捐了,脑子不要,也捐了。”

顾轻舟悻悻的闭了嘴,惹不起惹不起啊。王艺蓉,许嘉远和宋向南看着笑了起来。顾轻舟警告的看了三人一眼,三人立刻收起了笑容,笑话,我惹不起陆晚微,还治不了你们三个。

下来是一节语文课,平平淡淡的过去了。到了吃饭的点,陆晚微的好姐妹苏琪悦在二班,下课就来找她了,两人拉着手去食堂,苏琪悦不是个八卦的女生,对沈宴欢并不感冒,她只对学习感兴趣,欧,不对,她也是个追星女孩。

食堂的饭千年不变,陆晚微和苏琪悦吐槽,但还是吃的起劲。陆晚微和苏琪悦也算是A中的女神,颜值样貌是不差的,再加上学习好,倒是很多人的关注点。不过还好,A中男女食堂是分开的。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陆晚微和沈宴欢并没有交集,两人就是个平行线,各自忙各自的。转眼间到了月考,考试完了,有的人感觉自己也完了。

实验班的卷纸难度一下子提高,甚至还有出现后面要学习的内容,有的人感觉自己已经完了。

A中实验班的成绩很快送了过来,人手一份,不意外,第一又是顾轻舟,第二是陆晚微,第三是薛莉,第四是沈宴欢,只是数学成绩和其他人的相差太多,150分的卷纸,数学考了67,这样的分数,如果不是和数学老师有仇那就是和数学有仇了。

沈宴欢看了眼自己的成绩,就把成绩单揉成一团,塞进抽屉里,继续做手中的数学卷子,但是很显然,他并不是很会做,对着答案一步一步来。

“陆晚微,不行啊,又在我后面。”顾轻舟嘚瑟的看着陆晚微冲她挑眉。

陆晚微从高一就一直在顾轻舟后面,对这已经看淡了,陆晚微的英语一向是个弱科,但顾轻舟的各科都很优秀,自己输得心服口服。

王艺蓉注意到沈宴欢的数学,指给陆晚微看,陆晚微自然也看到了他的数学,她突然明白为什么沈宴欢不选理科了,就算他其他科再高也填不了数学这个洞,这数学可比自己的英语差多了啊。

考完试的第一节就是英语课了,也该换座位了。吴强走进来,拿着成绩单,说:“你们都看到成绩了吧,一会上课,往后站,一个一个选座位啊。”

顾轻舟和陆晚微还是选择了老本营,最里靠窗的两个位置,吴强看着两个,无奈的说:“你们两能不能换个位置,你们高一班主任跟我说你两就喜欢坐那,到了高二了还是那啊。”

两人嘿嘿的笑着,顾轻舟说:“老师,这安全,我也得需要点安全感啊。”

吴强白了他一眼,紧接着到了沈宴欢,沈宴欢又选了自己坐的最后一排的位置,吴强开口试图改变他:“嗯,宴欢啊,要不坐前面点。”

沈宴欢站起来,两手在一块摩挲,脸又红了说:“不了不了,这挺好的。”

吴强早知道沈宴欢的脾性,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座位选好了,吴强朝着顾轻舟和陆晚微的方向看,嘴里吐槽:“真是流水的同学,铁打的你俩。”两人前后人一直换,就两人不动。

这一次,陆晚微又找到了个好姐妹,江衣瑶,简直太对她胃口了。不过也因着这样,陆晚微的下一次月考成绩倒退了。

又是一次月考成绩出来了,陆晚微第一次排名年纪第五,而且这次一班的成绩远远低于二班,只比三班高0.2分,吴强脸色不是很好的走进教室。

这次,班里并没有热闹,前两次的考试成绩,一班把二班三班甩的根本看不见,同学放下心,老师也有点随意,结果很明显,骄兵必败啊,同学们的脸上都不开心,即使顾轻舟还是年级第一。

这次的数学比上一次更难,沈宴欢上课从不听老师讲,他的数学再次惨不忍睹,竟然只有60分。

吴强把成绩单放在桌子上说:“这段时间不止你们,我们老师也放松了,你看,事实证明,这样下去,咱们都完了,这次我来排座位,我也研究好了,你们先都往后站。我叫一个坐一个。”

“顾轻舟,你和王艺蓉做同桌,看看你和陆晚微的成绩,这掉的呀。”顾轻舟心里知道这陆晚微就是因为和江衣瑶上课玩,下课玩,成绩才不好的,但也没有反驳吴强的话,毕竟现在吴强的脸色不是很好啊。

“陆晚微坐这”吴强指了靠窗的一个位置,不过不是以前的那个靠窗,而是走廊的靠窗。

“沈宴欢,你不要坐你那个位置了,坐陆晚微后边。”沈宴欢是很不想的,那个位置外面来来往往的都能看见,他是很不适应的,可是他看向吴强的眼神,发现并不能改变什么,只能默默地去了那个位置。

陆晚微旁边坐的是许嘉远,她的好姐妹坐在中间第四排,旁边是宋向南,所以说她是不会孤寡的,宋向南也是个能说的。

陆晚微扭头冲着沈宴欢打招呼,这两个月,陆晚微和沈宴欢没有半点交集,这次意外没考好,倒是又和这个腼腆的男生有了交集,只是,陆晚微没想到,自己竟然日后会喜欢他。

沈宴欢听到打招呼的声音,抬起头看着陆晚微,很不意外,脸又红了,点点头说你好,就低下头继续看卷子,陆晚微自觉没意思,也就不和他再说话了。

“行了,你们先自己讨论,这卷子有什么不懂的,最后汇总给我,我最后也会提问的。”吴强还是遵循了老办法,毕竟这是A中的传统,学生自主学习,实验班的学生自主学习能力很强,根本不用担心讨论的时候会说闲话,最后还是没搞懂,能说闲话,就是都会了,闲的无聊。

这边是陆晚微,宋向南,沈宴欢还有其他三个人一组,这六个人里沈宴欢英语最好,就由他独挑大梁,负责主讲,陆晚微时不时会穿插几句,沈宴欢平时说话会红着脸,但是一到了英语上,一下子就认真起来,说话也很大声,讲的十分详细,陆晚微心里对他改观。

下课后,苏琪悦给陆晚微送了自己妈妈做的小饼干,陆晚微给顾轻舟,江衣瑶,许嘉远分享完后,转过身子,递了两块给沈宴欢,沈宴欢摆手说:“不用了不用了,谢谢。”但是这次,他的脸没有红。

陆晚微还想说些什么,就有男生叫沈宴欢搬水,沈宴欢就走了,突然,陆晚微想到,沈宴欢好像从来没喝过教室里的水耶,他也没有带杯子,每天中午晚上下课,他永远是第一个走的,老师刚说下课,他就走了。

陆晚微想着就觉得这个人挺有趣的,沈宴欢搬完水后,就看到陆晚微笑的不对劲,感觉瑟瑟发抖,但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坐到位置上,仿佛陆晚微不存在。

陆晚微看到他回来,八卦的问他:“沈宴欢,你为什么不喝教室里的水,我没见过你喝诶,而且你每天回家好积极的。”

沈宴欢被问的一脸懵,说:“我着急回家吃饭,饿呀,不喝教室里的水是因为我懒得去接。”

他这一脸正经又懵的样子,陆晚微不得不为沈宴欢鼓掌,她感觉到沈宴欢绝对比想象中的有意思多。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神风之后:好书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太*******经:如果完结的话绝对是神作,然鹅坑了( ̄ー ̄)太喜欢江小鼎了,所以给仙草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志怪世界的旁门道士:绝了,刚开了系统,练了两天就去打boss,还是一无所知 正面硬上,还打赢了……这主角着实脑子不好使,还强加穿越者身份…我不反对低智主角,要么你写得精彩也行,可你这也太……七章打完章章带毒……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