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殡仪馆里喜当爹
殡仪馆里喜当爹

殡仪馆里喜当爹祈丰年

标签: 祈丰年 祈年 都市小说
故事追述到百年前,那时天道崩塌,酆都沦陷,无数亡灵流离失所,酆都大帝更是招人算计,七魄皆失
后在元始天尊帮助下,造一殡仪馆,其名为有间殡仪馆,以此养精蓄锐,待来日东山再起,夺回酆都,修复天道
百年后,大学生祈年待业在家,因无法接受自己成为啃老族,更不甘心自己碌碌无为,成为芸芸众生的事实,遂外出立业,无奈自身实力与野心不匹配,终日仿徨,在机缘巧合下,看到了有间殡仪馆的招聘信息,成为了酆都大帝的委托人,从此自己不再平凡,展开了一场为酆都大帝重塑七魄,夺回酆都的漫漫旅程
人无论身前如何落魄,如何风光,在盖棺定论之后一切化为乌有,生前的不甘心与雄心将同三魂七魄一起再次走向六道轮回,无数希望,无数奇迹就此展开;这里是有间殡仪馆,是亡灵寄居之地,亦是酆都大帝落魄之地,更是无数奇迹诞生之地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21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3章 做自己喜欢的事就好,何必让人嫉妒


傍晚的微风轻轻卷起地上的尘埃,今天太阳再一次经历着东升西落,带着一天的疲惫缓缓沉入西山。

路上的行人匆匆忙忙如太阳那般,在自己的岗位上“发光发热”,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循环着与往日相同的惯例,做着自己并不喜欢的工作,直至月亮缓缓升起。

“小年,你家就在这?”孙德阳在一个小区门口缓缓停下,打趣道:“不错嘛,这个小区里的住户貌似大学教授要偏多些。”

祈年尴尬,挠挠头:“其实嘛,我感觉生长在这样的家庭对现在的我而言,更像是一种负担。”

孙德阳双眼眯成一条缝,脸上的皱纹也随着笑容舒展起来,安慰道:“没事的,高级知识份子肯定是知道平等就业这个道理的,况且他们还是你的父母,一定能够理解你的。”

“希望吧。”祈年点点头,拿着白天领取的工作服,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小区。

待完全不见祈年身影以后,孙德阳再次划燃一根火柴,点燃一根香烟,猛吸了一口,冲着天上一闪一闪的繁星吐出丝丝白烟。

待烟逐渐燃烧至烟蒂,孙德阳没有急于掐灭烟头上的火星点子,只是自顾自的仰起头看着天边那片繁星,双眼再一次眯成一条缝,喃喃自语:

“快了,快了,很快就能有个家了,有个温暖的归宿,真交人羡慕!”

待空中的最后一丝白烟消失得无影无踪后,孙德阳掐灭了烟蒂上的火星子,钻进车,将烟蒂丢进车里的垃圾桶,打开了车载音乐,播放起了记录里,播放次数最多的一首歌——《我想有个家》

驾驶着这辆黑色加长林肯向着城市边缘,那边没有霓虹灯的方向缓缓驶去。

……

小区里,楼栋里,一盏又一盏的灯耗尽自身所有力量,执行着自己每一夜都要进行的任务。每一盏灯都是划破这黑夜的力量,每一盏灯下却在演绎着不同的故事,或是温馨,或是悲惨,或是团聚,或是孤独……

“你这臭小子,究竟是去面试还是出去花天酒地了,谁家面试到这么晚。”老爸看到疲惫的祈年,丝毫没有一丝心疼的意思,继续开始着每日对啃老族的讽刺。

“真去找工作了,没骗你,我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该稳定下来了。”祈年疲惫的将手里的工牌与制服丢在桌子上。

“找什么样的工作,现在才回来,信息信息不回,电话电话不接,搞得九年义务没教你使用智能机一样。”老爸对祈年突然失联的半天表示不满,放下了手里盛满枸杞的保温杯,摆出一副势必要将这臭小子逐出家门的嘴脸。

祈年掏出早已关机的手机:“喏,手机电池又不是永动机,没电关机很正常。”

“你个臭小子,长大了是吧,翅膀硬起来了是吧,今天我身为华夏大学历史系老教授必须和你好好说道说道古代父为子纲的大道理。”

“我不想听百家讲坛,至于工作,我确实是找到了。”祈年掏出耳塞,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不带任何一丝卡顿,熟练得让人心疼。

“家门不孝呐!!!我作为祈家第十七代家主没有教好我们老起祈家的独子!我真失败!”老爸看到祈年拿出耳机,塞在自己的耳朵里时,就决定转变战略方针,走起了感情路线,

可惜结果很明显,刚才的这一场“父慈子孝”大战里,最后的结果是青出于蓝胜于蓝。

老妈从厨房里端出一盘水果,看向祈年问道:“崽种吃饭了没?”

“嗯,吃了,七荤八素,伙食还挺好的。”祈年摘下耳机,挑了一块盘子里籽最少的西瓜,塞给了在一旁emo的老父亲。

老爸边接过瓜边摇头拒绝:“不了,西瓜这东西对肠道不好。”

“七荤八素?你这位新老板估计是想让你在以后的日子里吃不了兜着走。”老妈擦了擦手,坐到老祈身边。

祈年边吃着芒果边说道:“老板是没见到,不过这工资待遇什么的我还是挺喜欢的,况且还是那种要穿西装打领带的活,绝对比您二老的大学教授风光不少。”

“呦呵,还穿西装打领带?哪家证券公司。”老妈八卦道。

祈年冲着桌上的西装与工牌努努嘴:“喏,每个月五万大洋,还有六险二金,就是离家远了点,好在包吃包住,不过,没事有双休,我闲着无聊还可以回家和我这位亲爱的老父亲一起辩论辩论关于古代的‘愚孝’。”

祈年说完后,又瞟了瞟在角落卧薪尝胆苦吃瓜的老爸。

老妈拿起工牌,刚刚还在为自己的宝贝儿子找到一份好工作而沾沾自喜,随后看到工牌上写的单位与工作,瞬间笑意全无,在短短的一秒钟内,老妈的神态转喜为怒,转怒为悲。

随即破口大骂:“我怎么生了你这样一个大孝子,三百六十行干什么不好,挨活人沾边的工作一样不找,尽做一些和死人挂钩的活!殡仪馆?摆渡员?入殓师?这是正常人该做的工作?辞职,必须辞职!”

老爸看到老妈的表情,瞬间充满了好奇,接过工牌,顿时也是头发上燃起了熊熊烈火:“你个崽种到底是谁生的?这事要是传出去,你老爸老妈的脸往哪里搁?”

祈年似乎早就料到了此刻的结局,自己生长在一书香门第世家,父亲是华夏大学历史系教授,母亲则更是华夏大学文学系教授,自古以来的殡葬思想对于这个家而言更是根深蒂固,再加之,自己一911高校毕业的金融系高材生,从小跟是数不清的鲜花与掌声。

于思想于名声,自己今天的就业选择甚至比在家啃老还严重,可是,不出去走一圈,永远也无法知道何为一山更比一山高,自己又何尝不想在国企,在名企,进世界五百强叱咤风云,可是现实就摆在这里呀,相比而言,自己更宁愿通过自己的血汗,赚取每一个属于自己的铜板。

哎,华夏民族对就业的歧视与偏见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呐。

‘噗通’一声,祈年跪在地上,重重的对着正在破口大骂的父母磕了三个响头。

“爸妈,是你们的孩子没有本事,可是我更希望自己能养活自己,况且,这份工作对于我这样一个身性自由散漫,与这个内卷时代格格不入的垃圾来说是最适合不过的了,我去意已决!请恕孩儿晚点尽孝。”

待话说完以后,祈年拿着桌上的制服,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任凭门外的父母怎样叫唤都无动于衷。

可是公务员,名企这样的工作,确实是风光无限,确实能让亲朋好友眼红嫉妒,可是他早就不属于向往蓝天的飞鸟。

……

第二天清晨,八点,太阳依旧温温柔柔的打在祈年枕边的口水,闹钟铃声缓缓响起,祈年洗漱好后,钻入房间穿着这一身墨黑色的西装,阳光揉揉打在少年脸上精心勾勒出的线条,打在胸前闪闪发光的银色工牌上,此刻的祈年显得如此成熟,成熟中伴随着几丝英俊。

说实话,祈年同作者一般,本身也不丑,只是帅得不够出众。

“祈年,洗好了没,下来吃早点啦,不是说上班地点很远吗?”今天,老妈的声音相较于往日温和了不少。

“嗯,快了,不用等我,你们先吃。”祈年感到诧异,但还是应答了下来。

“你快点过来哈,今天你老爸可是排了很久的队,才买到的灌汤包哈。”

“来啦,来啦,马上到。”

是呀,可怜天下父母心,虽不知道昨夜的他们究竟经历了什么,更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如何说服那个曾经倔强的自己。但此刻的他们依旧如普罗大众那般爱着自己的孩子,此刻的他们依旧是曾经最好的父母。

今天的老爸不再带着眼镜,低着头看报纸,而是一个劲的给自己的儿子夹着桌子上丰盛的食物,今天的老妈依旧在桌上对着自己的儿子千叮咛万嘱咐,怕他在外面冷到,怕他在外面饿到,怕他在外面累到,怕他在外面受委屈。

……

终于,这顿早餐快接近尾声;终于,老妈依旧问出了那个令广大单身青年头疼的问题。

“祈年呀,你说,你本来就难找到对象,现在又干着这样的工作,老妈子我什么时候才能抱到大孙子呐,眼瞅着隔壁跟你同龄的小王,下个月都有儿子了。”

语气如往日一般调侃,只是不难听出,今天的催婚催育里夹杂着一丝丝的感概,仿佛是梦境破碎的感慨。

祈年也听出了这丝寒意:“哎呀,老妈哟,别担心啦,像你儿子这样优秀的大龄青年,现在高低还是个月入五万的有钱人,追我的人从这里都可以排到法国,到时候让您谁便挑选儿子媳妇。”

祈年又喝了一口豆浆:“你要是实在不喜欢,让小王的孩子叫你奶奶也不是不行。”

终于,听不下曹贼理论的父亲开口了:“你在狗叫些什么?尽惦记着人家已婚少妇。”

“哎呀,哎呀,开玩笑嘛。”祈年看了眼时间,快接近九点,拿着行李箱就准备外出:“时候不早了,我五天后回来啃老哈。”

“赶紧消失,赶紧消失,看见你就烦,这不孝子。”老妈一边将昨晚上连夜做的猪肉脯塞给祈年,一边埋怨着祈年。

老爸也开口道:“你这个月钱够不够,毕竟是空档期,要不先借你一点?”

“哎呀,不用啦,人家早就给我发工资了。”说罢,祈年边走出门,边在手里晃了晃那张黑色银行卡。

在祈年刚踏出家门口的一瞬间,老爸又开口道:“你们年轻人懂车,到时候你闲着无聊看一下,喜欢什么车,回头我和老妈给你凑个首付,还是常回家看看吧。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好,不必在意那些人的话语,我们支持你。”

祈年转过身来,一缕阳光温温柔柔的照在少年坚实的肩膀上,整个人充满着温暖。

“不是看见我就烦吗?放心,车什么的先不急着买,休息日我会回来啃老的。”

说罢,祈年迈着轻松的步伐走出了小区门口,踏进了那辆黑色加长林肯里。

……

车内,孙德阳掐灭了那根还未抽完的半根烟:“家里人同意了?”

“额,虽然不清楚他们是怎么说服自己的,但目前来说还是挺支持我的。唯一的担忧就是这份工作是否会影响到我结婚生子。”

孙德阳放声大笑,启动了引擎:“我当是什么问题呢?原来是人生最大难题哟。”

“所以,看老孙您笑得怎么坦率,是结婚了?”

“没!到现在女人是啥子味道我都没尝过。”

“所以,你是?”

“你不也一样,大家都是雏鹰。”老孙回击道。

“啊,这……”祈年顿时间哑口无言,把脸埋向了车窗外的景色,目光也渐渐的从奔流不息的车流,熙熙攘攘的人群转移到那小桥流水,那蓝天白云,那草长莺飞的郊外。

忘记走了多久,汽车终于缓缓熄灭了自身引擎,那栋别具一格的中西合并式建筑缓缓浮现在眼前。

“所以,现在先去找韩小姐?还是要做什么?”祈年看向孙德阳问道。

“人家就一HR,只管把你骗进来,主要还是我带你,我必须在一个月里教会你,我这些技能,不过好在也不难,最多就是点职业礼仪以及火化炉的操作,毕竟车什么的你也会开,扛死者的力气你有的是,祈求这个月里能出现个死者什么的,让你实战演练一番。”

孙德阳依旧一脸笑容,耐心回答着祈年的问题:“你宿舍我昨天闲着没事,已经为你打扫出来了,咱们先去把行李什么的放着,把床整理一下,再和老夫杀两把象棋,午饭过后,我带你好好转转‘有间殡仪馆’,怎么样?”

“哇塞,这么好。居然帮我打扫卫生了。但是,你祈求死人的想法有点危险哈,老孙同志,这边建议你去公安局里备个案底。到时候别操劳了我们伟大的**同志,”

“去去去,你这小子,国宝的竹笋都让你夺完了,先说好了,我只是闲着,实在无聊,才帮你打扫宿舍的,待会下象棋,别因为不好意思就放水哈,老夫可强了。”孙德阳眼冒金光,看着眼前这位待宰的小肥羊。

祈年也是摩拳擦掌,回道:“呵,老孙头,你可能不太了解老夫以前可是象棋社的国手,曾经还代表学校比过赛的。”

“我倒是要看看,小孩子过家家的把戏能在老夫这能挺过几轮。”

二人勾肩搭背,向着自己宿舍走去,背影望过去犹如一对千年老友,这或许是人世间最好的忘年交。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历史的尘埃:一句话概括禁欲系黄金精神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三国幼麟传:男主角的恋人张星彩,为了给予爱人更多的“朝廷助力”,毅然嫁给了阿斗以便“吹枕头风”。作者的这个剧情逻辑设计真是脑洞青骑……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圣母降临:丧失,非常大丧失,喜欢污的朋友可以一观!但是这书被迫太监了,原因是作者写这书被他母上大人发现了,不太监不足以体现母上的威严啊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