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别走啊!宗门需要你
别走啊!宗门需要你

别走啊!宗门需要你少缎回忆

标签: 奇幻玄幻 张幸遇 李语希
啊!你问我为什么那么强 那当然是我的宗门太强了咯
长老们看着掌门偷懒,一气之下跑到我的面前集体递上辞职报告
身为掌门的我看傻了眼,这是集体翘班了吗? “哎!等一下……什么!你们要辞职不干了!!为啥⊙∀⊙?”,我发出惊人问号
“我还想多活几年啊!掌门!你不干事偷懒,我们长老承受不住了!”
长老们气哭大吼道
黑心掌门抱着宗门长老哭喊着说:“别走,宗门需要你们!我一定会升职加薪!修改工作时间的啊!” 这是黑心掌门的压榨劳动力变强记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22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6章 重金求购


我喜上眉梢,意识中打开系统并查看背包。迫不及待地点开青铜礼包,看看这青铜礼包能给我什么惊喜。

“叮,获得向上改命卷一张(修改资质,改变命运的道具)”

“叮,获得训练器材一套(仅适用于后天阶段)”

“叮,获得灵泉一口(喝一口,精神焕发,消除疲劳感)”

“叮,获得掌门专属空间玉带(专属物品,只有一件)”

“好东西啊,好东西”,我高兴得肩膀都颤抖起来。

李语希正在后面聆听掌门训话,可听到一半,却发现掌门开始不对劲起来,身体像是抖筛子,开口询问道:“掌门,你没事吧!”

“语希,你掐我一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我看到改名卷,犹如饿到发昏的乞丐看到满汉全席,不敢置信的询问。

李语希把耳旁碎发拢到耳后,装作害羞说:“掌门,我知道我成为你的徒弟让你很开心,但,你这反应是不是过于夸张了。”

我眼神一瞟,对她说:“没大没小,你今天的解药延后,再把你刚才偷的钱给我,以后再偷钱,掌门我可不会惯着你。”

李语希一听,立马收起假装的样子,嘟囔道:“先忍你一时,再找机会报复你。”

我走出房间,喊她:“大徒弟,十分钟后门口见我,十分钟你不在我可就走了哦!”

大徒弟望着主角那嚣张的模样,恨得牙痒痒。可无可奈何,把柄在他手上,内心暗暗发誓:待我解药拿到,我就远走高飞,顺便把你门派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顺走。

——十分钟后,客栈门口。

李语希缓缓走到门前,一席洗的干干净净的红色长袍,背着跟人高的行李,这堪比人高的行李在十分钟内整理好真是让人目瞪口呆呀!

我走到她身前,把手从行李上一挥,把她的行李装进了系统背包中。

大徒弟睁大双眼,不灵不灵的看着我,好奇问到:“掌门,我们的门派只剩你一个人了,还有空间存储物这样的好东西呀!而且能装下这么大的行李,价值不菲呀!”

我又开始吹牛模式,边往回走边说:“那当然,我们的门派可是底蕴深厚,可是来自上古,传到我这一代就没落了,可是你放心,自我这代,一定能在我们的身上重现辉煌……”

——

大马路上,一个青年正在对旁边的美少女进行洗脑工作,一旁的美少女也时不时的点头赞同,好一副师徒。

可心思却不尽相同,男的想要让女的对门派产生认同感,女的则开心的对门派的财富打起了小算盘,妥妥的小财迷。

不一会,主角来到自己的摊位,一眼看到之前大主顾的小仆和两个小跟班,对他们招手道:“嗨,兄弟们,我回来了。”

小仆看到主角,赶忙“虚”的一声,跑到主角跟前,说道:“大师,你可来了,我找你半天了。”

我疑惑的看着他,不解问道:“怎么・_・,难道诗写得不好,放心,写得不好我再给你少爷写一首,不过钱得另算了。”

小仆紧张道:“不敢不敢,大师你还不知道你的诗已经入文道三境了,少爷特让我请你去许家做客,不知大师是否有空呢?”

我听的前半段一脸茫然,后半段倒听懂了,而旁边的大徒弟可直接震惊了三观,拉住我的手说:“你写出文道三境的诗了,真的吗?你知不知道你要赚发了,哦!我们要赚发了。”

我也知道了我嫖的诗很好,出名了,我结结巴巴地说道:“什么是文境三品,我一直呆在山上,不知道啊。”

大徒弟扶额笑哭:“你这都不知道,文境就是文人书画的品质分级。

一境是生香,是指书画之作源源不断传出异香。

二境是传神,是指书画之作栩栩如生。

三境是化物,是指书画之作吸收天地灵气凭空造物,但物是死物,不会动。

四境是化神,是指书画之作造物是活物但没有灵智。

五境是生灵,这就是有灵智的活物,是传说中的境界。”

大徒弟一口气说完,头骄傲的像只得胜的公鸡。一旁的小仆也看呆住了,三境之后的境界他也不知道。

我看着小仆的反应,暗道:“我这大徒弟也不是省油的灯,怪不得能让系统察觉到。”

我清了清嗓子,给大徒弟吃了个脑瓜子,说:“为师没让你说话,就知道抢答,不给掌门点面子吗?”

李语希摸了摸头,撇了撇嘴,站在一边生闷气去了。

我也不管她,跟小仆问道:“那就是没事,可我走不开呀!”

我眼神示意小仆,瞥向旁边的**跟班。

小仆立马领会,拿出自家少爷给他的十张一百两银票不留声色的塞进我的袖袍中说:“大师,这些不是问题,只要您跟随我来许家做客,许家更是重金求购您的诗作。”

我一看,好家伙,整整一千两眨眨眼就给我,这许家的羊毛很好薅吗!唐诗宋词的威力就是大,超乎哥的想象啊!中华文化真博大精深!

我也不客套了,点头笑道:“放心,我们现在就去。”

我拿出四百两银票,递给一旁的**跟班说:“现在,我已经还清欠款了吧,那就赶紧走吧,还有这一百两就给你们大哥,谢谢他的关照,剩下的当做你们这一天一夜的辛苦费了。”

两位跟班感激涕零的道谢,回**交任务去了。

大徒弟看得两眼发光,真恨不得把那四百两银票拿到自己的手中。

只要吃过没有钱的苦,就知道钱在这个大陆是非常重要的,修炼乃至生活都需要钱,门派更是如此,简直是一个销金窟,所以得出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结论。

我招呼着大徒弟赶紧跟着,我们要开始门派启动资金的赚钱计划。

……

我们来到许家的后门,许家不愧是地主老财,后门也是建的富丽堂皇,想想自家的残破门派,就感到一阵心酸,心中又暗自振作起来,我一定会让门派成为这片大陆最靓的仔。

我们穿过一个一个庭院,每个庭院都有高阶后天武者戒备,大徒弟紧紧跟在我身后,我也充满戒备。

小仆看我们紧张,就解释说:“没关系的,三境作品太珍贵,要做好保密工作。”

随着不断的深入,我们也来到目的地。

房门口,显眼的许二少爷一下映入我的眼帘。

许二少也非常惊喜,连忙跑到我的身前恭敬的邀请我们进入。

我也笑呵呵道:“许二少,又见面了。”

许二少爷也回道:“是,我们也是有缘分啊!大师里面请,家父已等候你多时。”

我也不客套了,跨过门槛进入房间当中。

房间内非常宽阔,两旁摆放珍贵的红木椅子,正前方坐着许家家主——许振武,长相精悍。

许家家主走下朗声说道:“大师不知尊姓大名?”

“鄙人不才,姓张名幸遇,清风门掌门”,我回答道。

许家主单刀直入说:“张大师,我也不客气,我想要一副二境之作,我以两万两白银加五颗灵石购买。”

许家主拍拍手,两旁的侍女打开手中的盒子,十张面额两千两的银票和泛着淡淡雾气的菱形灵石放在盒中。

我的呼吸不由得加重了,镇静心态道:“许家主真是破费了。”

许家主让侍女放下盒子,说:“不,二境之作虽然市值这个价,但有价无市,是许某占便宜了。如果不满意,许某愿再加五千两。”

“许家主,真性情啊,那张某就当交个朋友,许家主就之前的价格吧!请许家主多多支持清风门就行。”

“好,张掌门也是豪爽,那张掌门现在有收徒的想法吗?”,许家主询问道。

“有,但之前本门深居山林,隐修不出(纯粹之前刚穿越就被赶鸭子上架做掌门),门派名气不显,甚是苦恼。”

许家主就说道:“张掌门,五天后,晋城将要举行收徒大会,尽招晋城的优秀少男少女进入门派修行,这是个机会。”

我暗自记在心中,面上说道:“谢谢许家主告知,不甚感激。”

许家主朗声大笑:“无妨,无妨,张掌门到处打听也可以知道。”

我随后从唐诗宋词三百首中选上一首诗“行路难”,作好交给许家主。

许家主念罢。

诗作之上忽然出现一位文人墨客们拿着金樽喝着价值千金的美酒一杯杯下肚,桌上的珍馐飘出阵阵香味的异象。

画面一转,文人墨客停下嘴边杯,手中筷,拔剑四顾,一脸茫然。渡河被冰雪堵塞,登山被风雪封山。

画面又一转,白发老翁垂钓于碧溪上,另一位老翁乘舟梦日,一艘大船出现在空中,乘风破浪,云帆直挂到沧海。

不一会,异象因为灵气不足化作烟雾回到纸中,纸张没有破裂。

这磅礴的气势让旁边的人睁大了嘴巴,诗作竟然达到了真正的三境之作,书画化物。

许家主也惊颤巍巍,对我说:“张掌门大才,是我孟浪了,这画我可收不起。”

“可我急眼了,那这些可怎么办?”,我焦急问道。

“这权当我与张掌门投资吧,就送与张掌门了”,许家主大气道。

我转念一想,“那也不让你吃亏,这首诗就放在许家主这吧。”

这可是三境之作,放在何处可有聚集灵气,体悟大道的功效。许家主万分感激道:“多谢张掌门,看天都黑了,就请张掌门在此过夜,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

我把银票和灵石收进玉带中,怀揣着巨款留宿许家,躺在许家的锦丝棉被中,怀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进入了梦乡。

大徒弟也为今天的奇葩经历暗暗心惊,服下那无用的解药开始晚上的修炼,想到自身的情况也充满了期待。

这一天,也终归落幕了,期待明天新的开始。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自完美世界开始:单纯蹭热门小说热度的垃圾书,作者没有一点自己的东西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一击魔法师:还可以,书荒可看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马伯庸作品集:我很喜欢,在历史中虚构真实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