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大唐:身负两朝血脉,我绝不认命
大唐:身负两朝血脉,我绝不认命

大唐:身负两朝血脉,我绝不认命秦报

标签: 军事历史 李恪 秦报
穿越成大唐皇子李恪,身上流淌着最尊贵的血脉
父母双亲皆出自皇族帝裔,祖父是唐高祖李渊,外祖父是隋炀帝杨广,父亲是千古一帝唐太宗,母亲是隋朝长公主,身负两朝血脉,李恪凭什么认命? 他要做皇帝,开创辉煌的盛世
他要华夏子民,安居乐业,人人如龙
他要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为汉土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22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5章 房玄龄怒了


第二天,官府放出了消息。

蜀王李恪将在三日后为陛下选妃,名额只有三个。

一时间,城内到处都贴上了告示。

让所有人惊奇的是,这次选妃别具一格,竟然不是官府评选,而是由齐州第一美女胡玉玲、蜀王李恪、齐州司马、齐州长史、齐州别驾五人负责评选。

更特么令人震惊的是选妃完全公开,百姓可以参观。

一时间,这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盖过了征粮的风头。

刺史府,议事厅。

李恪正在和众人商量怎么才能将难民吸引到齐州来,房弘义一脸凛然正气地走进来,“殿下不可胡作非为,臣身为齐州录军参事,阻止殿下犯错,是臣的本分。”

“房参事此话何意?”李恪眉毛一挑,沉着脸问道。

“为天子选妃,是礼部或宗人寺应做的事情,殿下一未请示朝廷,二未请示陛下,擅自做出这种决定,简直目无法纪!”

“陛下是父,殿下是子,岂有儿子为父亲选妃的道理?”

“请殿下收回成命!”

儿子为父亲选小老婆?这特么也太离谱了吧!

房弘义得到消息后立刻赶到刺史府阻止此事,没想到刚走进议事厅便看到李恪正在和属下议事。

嗯,所有人都叫上了,唯独没叫自己。

房弘义有些窝火,这刚上任没多久就遭到了排斥,换谁心里也不爽啊,但当着李恪的面,他也不好发作。

“若本王执意如此呢?”坐在主椅上的李恪眼睛微眯,盯着房弘义,语气平静地问道。

房弘义一怔,随即义正严词地道:“殿下冥顽不顾,臣只能弹劾殿下,向朝廷上奏!”

“房参事,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殿下为陛下选妃,是为了筹钱买粮,把关中的灾民接济到齐州!”

“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陛下肯定会同意,你又何必在这里指手画脚,胡搅蛮缠?”

李恪没开口,程处立忍不住站出来怼道。

房弘义背后的靠山无非是其大伯,房玄龄,当朝宰相,可他程处立也不是吃素的,老头子乃卢国公,右武卫大将军。

庶子怎么了?庶子总比侄子亲吧?

所以程处立一点也不虚,该怼就怼。

“接济关中灾民?”

房弘义迷糊了,一脸疑惑地看向李恪道:“殿下,臣怎么不知道此事?”

“你知不知道不重要。”李恪摆了摆手,一脸无所谓的表情,“你的职责是监督齐州官吏,并无行政之权。”

“告诉你作甚?莫不成要你教本王做事?”

房弘义呃了一声,哑然无语,旋即话锋一转道:“殿下既然愿意接济灾民,为何不直接买粮献给朝廷赈灾?”

把灾民接到齐州,不是多此一举嘛!

齐州百姓已经够多了,大唐将天下划三百六十个州。

按照人口将其分为上州,中州,下州。

三万户以上,则为上州。

齐州便在上州之列,三万八千余户,共计十一万五千余人。

要是把关中灾民接纳到齐州,齐州的人口都快有二十万了,仅次于长安,这还了得?

筹钱买了粮献给朝廷?

李恪笑了,当老子傻啊,凭什么事情让我做了,名声让朝廷赚了,当本王是做慈善啊?

把灾民搞到齐州,才是最终目的!

人口越多,群众基础越大。

以后和李承乾、李泰、李治争皇位的资本才越大!

李恪巴不得全天下的百姓都到齐州来才好呢,这样他还争啥皇位,直接黄袍加身得了。

眼下就有一波收买十万百姓的机会,他能眼睁睁地看着机会溜走吗?明显不能。

“好了,此事你就不要再管了,若有不满,尽管告去!”

李恪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懒得跟房弘义瞎哔哔,“选妃之事,本王会写秘奏送到京城,就不劳你费心了。”

“殿下目无法纪,胡作非为,臣一定会上奏朝廷!”

房弘义向京城的方向拱了拱手,冷着脸离开了。

众人又继续讨论刚才的事情。

“殿下,把灾民吸纳到齐州,朝廷那边恐怕不会同意。”

负责管理齐州户口和土地的司户参军一脸凝重道。

大家现在都想跟着李恪做一番大事,就像他昨天说的那样,人口才是财富,有了人才能发展起来。

做出政绩,以后说不定有机会踏入**,扶摇直上。

不想当宰相的官,不是好官。

但朝廷也是有法律的,百姓都是有户籍的。

没有户籍的肯定是黑户,抓起来是要坐牢的。

如果齐州吸纳了关中灾民,就意味着发生灾害的那几个州的百姓人口会减少,朝廷那边肯定会有自己的考虑。

齐州已经是上州了,再把十万灾民吸收进去,人口都快赶上长安了,难民不会让朝廷有别的想法?

所以,大家觉得难度不是一般的高。

司户参军这么一说,在场的人都轻轻点了点头。

程处立更是直接道:“殿下,要不还是别折腾了,筹钱买点粮交给朝廷,这样便不用承担抗旨的罪名,就别节外生枝了。”

朝廷不就是要征粮赈灾嘛,齐州百姓拿不出粮,咱自己筹钱到各州买点粮交上去还不是一样?

至于接收关中灾民,麻烦一大堆,费那个劲干嘛?

程处立哪里知道李恪的真实想法,他只是觉得事情太麻烦,没必要折腾来折腾去。

除了程处立之外,李崇真也是这么想的。

他俩本来就是勋贵,以后没有爵位继承也衣食无忧,对升官这种事情兴趣不大。

六曹判司的各部官员倒是想跟着李恪做一番事业,可此时也被血淋漓的现实打败了,一个个有些气馁,觉得程处立说得没错。

干脆,别折腾了。

见众人态度消极,李恪有些生气,立即道:“谁说没办法了?不就是找个正当的理由把灾民叫到齐州吗?”

“章丘、平阴、莱芜等几个县的防洪堤不是该修缮了吗?”

“反正也是官府出钱,不如让灾民来做,以工代赈。”

“齐州的防洪堤不仅要修缮,还要加高,加固!”

“除此之外,官邸、驿道、寺庙等等,该修缮的都要修缮,反正都是官府掏钱,不如雇佣灾民来做。”

“这个理由,够不够正当?”

话音刚落,在场众人若有所思,随即眼睛一亮,面有喜色。

程处立一拍大腿,激动地说道:“正当,非常正当。”

杜腾点了点头,随即皱着眉头道:“可这也并非长久之计,就算灾民到了齐州,等修完这些工程,他们也是要走的。”

谁又愿意背井离乡呢?

李恪嘴角一扬,笑了,“到了本王的地盘,还想走?”

见李恪这副表情,众人面面相觑,莫不成殿下还有后手?

李崇真、程处立俩人大眼瞪小眼,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把人留下来,只能气馁地看向了李恪。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先把人忽悠,咳,接济到齐州来,再徐徐图之,当务之急是筹备三日后的选秀,需做好准备。”

李恪也没说怎么把人留下来,卖了个关子转移话题。

众人一脸无语,搞了半天,原来殿下也没想到法子啊!

……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眼又是两天过去了。

京城,长安,尚书省。

唐代最高的决策与行政机构。

尚书左仆射房玄龄正襟危坐,审阅着案牍上堆积如山的奏折,右手拿着笔仔细地在上面作出批示。

在审阅完一本奏折之后,房玄龄又伸手摸了一本奏折,准备继续审阅,按照惯例先扫了一眼奏折封面上的书写者。

房弘义。

啊?弘义?他不是在齐州任职吗?这还是房玄龄半个月前亲自拍板,让吏部安排下去的。

怎么刚上任就递了奏折?

面带惊讶的房玄龄翻开奏折,开始认真审阅。

几个眨眼的功夫,房玄龄满脸怒容,啪的一下反手将奏折拍在桌上,横眉冷目道:“蜀王怎可如此目无法纪?”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无上崛起:什么时候起点又多了一个小白大神.别的小白大神还有出彩的地方,这本书,呵呵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女配修仙记:文章里一堆感叹号。。。。。这样的文章也有这么高的分?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编出来的幸福:就记得这主角给自己的朋友带绿帽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