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快穿的那些日子
快穿的那些日子

快穿的那些日子钟遇明月

标签: 林妤 现代言情 钟遇明月
(食用指南:有男主但出场次数很少
已开启了直播,购物软件等金手指,属于慢穿) 已经当了三年社畜的社恐咸鱼女孩,林妤
被醉汉用猫捉老鼠的游戏杀死在了楼道里,本以为死了就无了
结果老天爷跟她开玩笑,给她了一个快穿系统
于是咸鱼林妤为了活命穿梭位面之间,却发现自己好像有点不为人道的身份
呕吼,这位任务协助者是系统主神? 主神都亲自下场了,那还要她这条咸鱼穿来干嘛啊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23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1章 刀下亡魂


把夹耳朵上的运动耳机收起,放进包里。掏出放在包里的钥匙扣,把封闭了一天的房门打开。作为一个日常社恐人最大的小确幸,就是下班回家的一路上戴着耳机听着歌,没有遇到一个熟人,安全抵达家门。

长长呼出一口翻滚水雾的呵气。开门,进屋,落锁,一气呵成。

屋里的暖气够足,带给回家的人一股氤氲缭绕的幸福感。

林妤换上粉红色带着卡通熊形象的拖鞋,打开窗户通通风,拉上窗帘,换上家常服打开冰箱,研究着今天晚上要做什么晚饭。

她是那种很普通,却又有些不一样的年轻人。普普通通的上完二本大学,找了个普普通通的文员工作,长的并不出众,身材也不够曼妙,每个月开着三四千的工资,买不起什么名牌包包,却也够一个女生在三四线的城市精打细算的过活。

林妤每天最喜欢的时间就是窝在厨房里研究菜谱。那种感觉让她安心且宁静,仿佛是在做瑜伽冥想,脑子里没有什么杂念,也不用考虑忙了一天的工作任务,认真且专注地做好每一顿饭,哪怕吃的人只有她自己。

她没有像其他的同学一样,去大城市拼搏打拼,而是像咸鱼一样安于窝在自己出生的地方,就像现在。她在城市的东边生活,父母在城市的西边生活。同一座城市,不近也不远,一个很舒服的距离。

一边做着今天的晚饭,一边给自己准备着明天的午餐。刚毕业的时候林妤做过一段时间的外卖骑手,结果对于外卖行业接触多了之后,她自己就再也点不下去外卖吃了。除非有同事说要点外卖聚餐,否则只要能自己做饭,宁可累一点,提前一天准备好第二天的盒饭,也不肯再订外卖。

疫情期间,经济不景气,同事都在传过段时间可能要裁员的事。林妤的单位本就不是什么国企,整个单位的人员加起来可能还不过百。加上这几个月工资发放时间越来越晚,这传言看来可能是真的。

林妤一边收拾刚刚做完菜留下的厨余垃圾和灶台上沾染上的油烟,一边思考如果被辞退自己要去做些什么。

正打算下楼去丢垃圾,刚穿好鞋子,手机微信铃声却响起来了。林妤一手拎着手机一手拿着垃圾袋,慌忙的掏出早就放进包里的耳机,单手插耳机挂好,开门就出去了,却没有发现钥匙串还落在鞋架上没有拿。

接通了爸妈微信视频电话,爸爸的大嗓门传来的声音震的耳机外都能听见。

“小妤!你那边信号不大好啊!”

“我在电梯间等电梯呢!爸,我妈呢?”看着快卡成PPT的通话屏幕林妤的嘴角微翘,这通话质量也真是绝了。

“你妈啊?她正做饭呢。”依旧是大的离谱的嗓门。

“咋还这么晚才做饭吃?”注意到屏幕最上方显示的时间,都快晚上九点半了。

“这不是你妹她们今年就高三了嘛,学校强制晚自习,一会十点才能到家。”林妤爸爸一边捶着腿一边回答。

一般大部分90后都是独生子女,但林妤家特殊,父亲早年腿落下残疾了,听说是服兵役训练的时候出了事故于是就提前退了下来。母亲小时候发烧烧到耳朵有些问题,能听见声音却也听不真切。两人一聋一瘸都是不好找对象的老大难,到了二十七那年才经人介绍结了婚,解决了婚姻大事。计划生育的时候,俩人都在厂子里做工人,本是不能再要孩子的,结果因为两人都有残疾证,达到指标,组织上支持再生一个,俩人一合计觉得养的起,且害怕就林妤一人,以后两人都不在了连个血脉亲人都没有,于是以近四十岁的高龄怀了娃,家里就又多了林婕这个妹妹。

林婕今年17,林妤26。姐妹俩年龄差了将近十岁,代沟都叠了三重了。林婕自小就是个争强好胜拔尖要强的孩子,打小就瞧不上姐姐那股子佛系咸鱼气质。因着年岁差距大,从小看管照顾林婕的也是这个她唯一的姐姐,所以林婕最怕姐姐林妤,却瞧不起她安于现状的态度。毕竟是亲姐妹,说不上多讨厌,也许更多的也只是恨铁不成钢的气恼罢了。

到了楼下的垃圾桶旁边,林妤单手把垃圾袋扔进垃圾桶,一边站在原地跟林爸聊天。

“今天又腿疼了?”注意到林爸一直皱着眉用手不停的捶打着大腿,林妤关心的问。“你上次不是说康复医院的中医针灸挺管用的吗?最近怎么没去?”

“嗨,老毛病了,就是馋酒了,喝点酒它就不疼了。”一边操控着轮椅,一边从橱柜里拿出半瓶之前喝剩下的酒。“那医院那地,现在这严峻的形式,去多了,自己疑心。”

给自己找了个酒盅,满满倒上一盅,窃喜着小咂两口。“而且去一次耗半天,排队俩小时,看病五分钟。去那干啥?还不如喝点小酒吃点你妈做的油炸花生米。你妈那花生米啊!那对我可是神药,吃上两粒长生不老,啧!”

林妤站在楼下大门口,笑里带着点心疼。“那也不能总靠喝酒止疼啊!赶明个我休班,带你再去查查。酒这东西,不是好东西,你还是少喝点吧。”

“你这说的可不对,酒是粮**越喝越年轻。你看看你爹我,是不是连皱纹看着都少了许多啊!”林爹笑得一脸褶子,看着比平时更显老了。

林妤被逗的乐出声了,看着老爸那多半张脸都被笑成了菊花的样子,她实在做不到违心说老爸年轻了。可她也知道,林爸扯开话题不愿意去医院是心疼钱,不论这钱是老两口的还是林妤的,他都心疼。

林爸自己心里也知道,这腿都疼了三四十年了,再怎么查也就那样,顶多打打针吃吃药,镇痛药的效果也会慢慢消减。与其把钱浪费在他那两条早就注定是一辈子债的腿上,不如让俩姑娘吃好喝好过的好。

林妤心事重重的挂断了电话,电话那头她隐约听见妹妹林婕开门的声音,看到妈妈端菜上桌匆忙的身影。

跺了跺有些冻僵发麻的双脚,林妤裹紧了临出门前随手套的羽绒服。

今年冬天还真是有够冷了。

林妤活动开了冻麻的双脚,想着下次不图省事穿这双单鞋了,现在天气真不适合穿这么少。

一边想着一边打卡开了楼下大门门禁朝楼洞里走,根本没注意自己身后晃晃悠悠的跟了一个邋里邋遢的醉汉。

等林妤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在按电梯了,她莫名觉得身后有人在盯着自己,喘气声音粗壮而混浊。那种被人用恶意的眼神盯上的感觉如芒在背。

她没敢转头和那人对峙,毕竟现在人家什么都没做,如果真的是意图不轨的人,她转身不论是看到了对方的面孔还是大吼大叫都有可能激怒他。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在楼上的电梯缓缓下落,还有五层就到了一楼——林妤和那个醉汉面前。

林妤祈祷电梯上有人,却又害怕如果电梯上的是个孩子或者老人,会不会更危险。这时候林妤的神经绷得很紧,单手攥住手机,假装在戴着耳机听歌,装出一副根本没有察觉到危险的样子,一边思考如果真的出事要如何自救。

电梯缓缓下行,四楼……

三楼……

二楼……

林妤余光瞥到那醉汉投射在地上的影子,那人手上好像举着什么东西要朝她砸来。

她快速闪开顺势倒地滑开,啤酒瓶落地,嘣出一地玻璃碎片。甚至有几片嘣到了林妤的脚面上。酒瓶里甚至还有些啤酒,泛着白色的沫子铺了一地。

电梯终于到了一楼,电梯门缓缓打开,但电梯里却一个人也没有。

这一刻林妤也不知道自己是走运还是不走运的。她也顾不上想那么多,因为她看到了那个醉汉发狂发狠到充血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

突然,那人开始笑,像是个疯子一样,止不住的大笑,然后喃喃自语的说着什么。

林妤趁着这疯子发疯的时候悄悄拿了片玻璃碎片在手里。然后就听那疯子说。

“没了……我踏马什么都没了……老婆没了,孩子没了……钱,王八蛋!……全赔了,骗子……”

然后是一连串的国骂。林妤听得云里雾里的,也想骂娘,你啥都没了为啥要拿我撒气?

“呵……我什么都没了,你们也别想活!”疯子好似坚定了什么信念一般,朝着林妤扑了过来。

林妤虽然没有练过什么武术啥的,但对上一个晃晃悠悠站都站不稳的人,至少闪避是做得到的。

刚刚在哪醉汉嘀嘀咕咕的时候林妤的脑子也没停下的飞速转动,生命危险把她这只咸鱼都逼得开始疯狂动脑想要翻身扭转局面了。

刚刚醉汉砸碎了酒瓶那么大的动静,整个楼道里却没有一户人家出来看看的,再加上林妤怕激惹到对方一直没敢有大动作,所以醉汉发狂大笑,正常来说楼道里的住户是听得到的,老楼没有那么隔音。

说明原地等待靠别人救自己怕是难了,有良心的住户可能会打报警电话,但等**过来,怕是自己不凉也得残了。就照这人现在死也要拉个垫背的心理,自己想逃脱太困难了。

大门在醉汉身后,且有门禁系统,打开花费的时间够醉汉捅死自己再补两刀的了。同理电梯也是不可能的,楼道住户也不会有人开门。那么唯一可以走的路就只有向上的楼道了。

自己家住十三层,楼道每层有两个出入口,但出入口中间的长廊很长,如果自己一边叫喊着火了一边向上跑应该有几率活下来,只要开门的住户里青壮年够多的,压住一个除了酒瓶没有其他武器的醉汉应该是可行的。

于是林妤闪过醉汉扑过来的身影后拼命的朝走廊另一头的楼梯间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喊“着火了!救火,快帮忙救火!”

一层住户除了极个别快速打开了门紧接着又被快速合上以外几乎没人出来。

醉汉跌跌撞撞跟着林纾身后,他此时的眼里根本没有注意到那些打开又合上的门,他一心就想追上林妤然后弄死她。

毕竟一个醉汉的思维是正常人根本不可能理解的,更何况一个疑似精神有问题的醉汉。

林妤从A楼梯间爬上去跑过楼道再从B楼梯间爬上去,一层层爬一层层喊。正当她以为已经甩掉了身后发狂的醉鬼的时候,却不想醉汉居然在爬到第三层的时候智商上线了,晃晃悠悠进了电梯,把每一层都按了一遍。

林妤以为能叫来人的呼救却成了压垮她的稻草,变相的把自己的位置暴露给了逐渐清醒的疯子醉汉。但什么都不知道的林妤根本不敢停下喊叫声。一个原因是她还寄希望于有人听到能出来帮忙,哪怕什么都不做,但当人足够多,也是有可能会吓退那个醉汉的。另一个原因也是她被吓到了,从没经历过这种事的林妤,恐惧的牙都在止不住的打颤,只有喊些什么才能给自己壮壮胆子。

林妤手里的手机也在一遍遍打给110,但万万没有想到,这时候110居然占线了。(温馨小提示:遇到这种情况时,正确方法是不要一遍遍挂断再打,而是不要挂断电话,总台会快速处理一个,迅速的进入第二个。)

至于那个醉汉,明明他酒醒了,但他的眼神却越来越疯狂。赤红着眼睛,杀人的心态已经从拉垫背的升级为猫捉老鼠的游戏了,每每有人因为林妤的喊声出来准备救火的,在看到醉汉那种癫狂变态的样子时都被吓回去了。偶有几个热血青年也被父母拉着退回了屋关上了门。于是,警局的电话更占线了。

醉汉恍若未闻,对那些打开的门一点都不感兴趣。他只想杀了那只一直叫嚷的老鼠,他要把她分断成好几块。他不在乎被别人看到了样貌。他本来就没打算活着。可能他原本就是个变态吧,这一刻他居然很兴奋。

林妤终于站到了自己门口,她疯狂的翻找自己家的钥匙,但什么都没有!

哪里都没有!

林妤身后的电梯打开了。

醉汉看到了自己的“小老鼠”,满脸挂起了诡异的笑容,掏出了兜里本来用来自杀的小刀,在林妤身后狠狠的捅了下去。

也许是割到了大动脉,鲜血一下喷涌了出来。带着温温的温度洒在了醉汉的脸上,他却露出了陶醉的神情。

一刀,又一刀。

姗姗来迟的**终于赶到现场,拿着手枪冲上来了。

那些住户中有人报了警。

醉汉好像依旧沉醉在杀人的快感中,无视那些**,再次抽出刀子**了林妤的心脏里。

林妤想要张嘴痛呼,但血沫呛进气管里,她什么都说不出来。痛,无尽延绵的痛。

**当场击毙了已经完全清醒了甚至意图袭警的醉汉。但林妤的大脑已经宕机了,除了痛,慢慢放大的瞳孔里仿佛什么都看不到了一般。

林妤的意识在疼痛的洗涮下已经麻木涣散掉了。直到她的眼前突然出现了纯白色的光亮。那光亮仿佛带着无尽的暖意,驱散了林妤所有的痛苦。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骑士号角:这书其实也是别人推荐的。。不过,我跟你讲,主角每天喂妹妹体液喂得饱饱的什么。。不要太赞!!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网游之金刚不坏:我曾以为再为了搞笑也要先保住脑子 我错了 这傻逼属性刀和正好能配合奇葩属性的功法 也没什么好说了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野猪传:表面是后宫文,实质上是绿帽文。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