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初识江南
初识江南

初识江南画糖春

标签: 初识 江南 现代言情
飞机飞越北京上空,耳边响起广播提醒
初识放下手中的杂志,侧头靠在了窗子旁
她突然想起了江南
那个说着喜欢她,然后为他发了疯的少年
她伸手抚在了窗子上,过了许久,温婉的声音轻唤着重要的名字,“江南
” 初识是江南刻写在书桌的秘密,是江南的执念,江南的贪念,更是江南的命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27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3章 少年


想想在车里所做的心理建设,这次没有拒绝,弯腰换鞋时,轻轻的回了声好。

周佩云一下有了精神,散了方才那副吃力的模样,进了厨房,边走边笑。

排骨汤不烫,是温热的,初识快速喝完之后,跟周佩云道了晚安,回房间瘫在床上。

脖颈上的围巾有些渣脸,被她顺手扯下。

心里有些慌乱。

她的关心,突如其来。

在她的人生要走到尽头的时候,她突然对忽视多年的自己有了弥补的想法。

一步一步试探着走向自己那颗对母爱早就没有期待的心。

五岁之前的记忆她早就记不得了,周佩云对她的关怀从屏幕走到现实,让一切有了不真实的感觉。

她向来机敏,此刻却尤为笨拙。

那感觉朦朦胧胧,她站在雾里,看不真切。

接下来的几天初识倒是没再往外跑,整天躲在房间的书房,不是看书就是画图,四月初有一个全国青年建筑设计大赛,她上个月就报了名,这段时间一直在做参赛准备。

用餐问题,她特地去找周佩云和江锦山交流过,希望能专心备赛,毕竟开学后要将精力放在学业上。

两人反对,还很支持,决定以后三餐会送进房间,让她专心备赛。

江锦山听完更是赞叹,“听你妈妈说过你之前就拿过不少赛事奖”

初识也不谦虚,笑着点点头。

“我看过你的学籍资料,成绩一直都是年级前五,还得过省级的奥数二等奖,和两个全国赛事的建筑奖,你的保送应该不成问题。”

初识思考片刻心里还是没底,要是还在上海,她的保送是十有八九稳的,但是转学籍来北京,陌生的学校以及保送率,让一切成了未知数。

江锦山再度开口,“过几天,江南也该从奥数国家集训班回来了,也是个聪明孩子,你们同年级还是一个班,以后互相帮助,”他眼里溢满了骄傲,跟提及江凌时的神情不一样。

初识回到房间后打开电脑,继续画图,神情专注。

忽而鬼使神差的闪过一道名字,江南。

初识连忙晃晃脑子,要专注。

转眼离开学还有一天时间,初识连续熬了一周,终于将设计构图赶出来了,接下来就是渲染,会比之前容易的多。

初识端起水杯,晃了晃见底的杯子,神情恹恹的拖着身子下楼。

凌晨两点,走廊以及客厅的灯都熄了,屋外乌压压一片,看不见五指。

初识是个胆小的人,总觉得在没有一点灯光的情况,会有不干净的东西在后面追着你。

这都要怪自己太小就接触了那些乌七八糟的恐怖电影,至今还给自己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

初识穿着地板拖鞋,棉质的鞋底走路很轻,没有声音。

她缩着身子,迈着小步往探着下楼,畏畏缩缩的来到了客厅,正在凭借记忆摸索着开关方位。

不远处的厨房里却传来一道一阵轻笑,不轻不重,是一个男生。

那声音低冽温润,带着几分慵懒,很好听。

“明天要先去跟小方说一下具体情况。”少年再度开口,声音依旧清冽勾人。

原来是在打电话。

声音的主人应该就是江叔叔的儿子,江南。

不知为何,她没有出声,也没有开灯,而是僵直在原地不敢动作,听着两人的对话,许是偷听的缘故,她心脏处跳动的频率有些加速。

“**,你这天天凹学霸人设,你累不累呀。”电话那头沈子阳摆弄着乐高零件,不时的发出碰撞分类的声响。

江南懒得理他,从冰箱里拿了瓶苏打水,然后合上。“你管的还挺多。”

沈子阳突然想到什么,八卦道“明天咱们班要来转校生你知道吗?”可算是打通了这位爷的电话,他现在恨不得把寒假期间班级发生的所有鸡毛蒜皮分享给他的好兄弟。

江南没说话,让他自顾自的发挥,班级微信群他基本不看,更何况之前他在集训队,哪有时间八卦。

“他们都说是从上海转过来的学霸,也得过奥数竞赛的奖,好像还有什么建筑设计奖,还是国赛级别的。”电话那头小声嘀咕道。“就是不知道是男是女。”

听完,江南明白了他所说的转学生是谁。

深邃的眼眸微转,望向窗外的月色,情绪压得更深。

少年背对着她,半靠在岛台边,初识偷瞄着探头,借着月光隐约间看见一个高挑的背影,有些清瘦。

沈子阳没抱怨够又添了几句,“校领导真的没有人性,为了一本升学率,什么大神都往里招,我爸说了,我排名在哪,家里的地位就在那。”越说心情越糟,没了整理零件的心情,把零件盒往桌上一丢,眼里没了半点生机“估摸我这辈子是不能在我家出人头地了。”

“别太悲观”江南半是安慰半取笑,手腕来回晃动着水瓶。

初识收回身子时手中的水杯不相信碰到了门框,发出一道不大不小的响声。吓得她赶忙握紧水杯,屏住呼吸,模样看着滑稽又傻气。

江南扭过头,顺着声音看过去,试探性的说了声“江凌?”

半响间没人回,客厅的灯没开依然黑着,很静。便转过身拿起苏打水往房间走。“明天见面再聊吧,我先睡了。”

初识蹲在墙角,憋着气,听到渐远的脚步声,这才松了口气。

差点憋死自己这就是报应,下次得长点记性,不能听墙角。

她可没这么大的肺活量。

这么想着,初识缓了一会才扶着墙起身,打开制冰机把冰往杯子里放了几块,她嗓子不好,很少喝冷饮,但是现在她急需喝点冰水镇定一下。

合上制冰机刚转身,鼻子便撞进一堵肉墙,酸痛感泛出,初识吃痛的捂住鼻子,便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的眼前,顿时吓得魂不归体,本能的想尖叫,嘴巴随即被一双滚烫的手掌包覆住,让她发不出声。

初识抬头看见一抹薄唇透着脂红,嘴角衔着皎洁的笑,白皙光洁的脸上透着几分冷峻,英挺的鼻梁让五官更加立体,再往上是一头亚麻色的短发,发梢及眉,长而微卷的睫毛下,藏着一双含情眼,看着清冷又多情,看向自己时带着勾人的笑,随后一愣。

原来清冷跟多情是并不冲突,初识想。

江南目光闪烁,随后一愣,收起了嘴角玩味的笑,和那双覆在女孩嘴上的手掌,僵在原地,显然自己也被吓了一跳。

半晌,他一脸歉意模样难掩俊朗的垂头道,“ 对不起,我以为是江凌那小妮子呢。”眼前的丫头身高个头和江凌差不多,所以他才误以为是江凌在和自己开玩笑,想回来吓吓她,没想到看清人后,竟然是个陌生女孩。

初识也回了神,退了几步,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江南看向一脸惊魂未定的丫头,秀眸似秋水明澈,因为惊吓掀起了涟漪,细腻的脸颊上泛着绯红,此刻朱唇轻启,嘴角浮现两个若隐若现的酒窝,看着十分乖巧。

她穿着一身睡裙,真丝质地,看着轻薄,借着月光勾勒出少女婀娜的身姿,给人一种又纯又欲的感觉。

江南喉结滚动,错头别开。

初识确实吓了一跳,此刻有些委屈,可是要想责怪,她又不占理。

明明就是她偷听在先。

想来想去,只能自己生闷气,自己消化情绪。

“没事”初识嘴上说着,气还是定不下来,一副有事的模样。他长得好高,刚才撞他胸口那一下,感觉少年身型劲瘦,很有料。“我也有错,不该偷听的。”

“那我们扯平了”江南挑挑眉,扬唇。含情眼定定的看着她“我是江南。”

初识被他看的有些局促,低着头“我叫初识”

江南看着眼前的丫头,笑意不减,接过她手中的杯子,将冰倒进了垃圾桶,然后从收纳柜里取出一瓶常温的矿泉水递给她“女孩晚上别喝太凉的,对身体不好。”

初识绻着手指,脸更红了,不过幸好光线昏暗,他应该看不到。

她接过水,没有拒绝,可也不敢看他。

“你在这住的还适应吗?”江南见小丫头害羞,找了个话题开口,想打破尴尬。

初识微愣,认真的想了想,说了实话。“不是很适应。”

初识平时不是这样的性格,不知道今晚怎么了,有了这幅娇态。

小丫头声音清甜软绵,小声嘟囔着回答,跟大大咧咧的北方姑娘不同,看着可爱到不行。

江南也顺势松了口气,看着是个没什么心机的乖巧的姑娘,以后应该不难相处,所以也愿意像对江凌那样哄一哄“是哪里让你不舒服吗?可不可以告诉我?”说完想想自己刚才是怎么吓唬人家的,随即噤声。

初识感觉在被哄着,她没这样被哄着过,从没。

好像有夜晚的庇护,现在是个吐露真心的好时机。

那些压在心里谁都不能说的秘密,找到了由头。

“感觉你们才是一家人。”初识说了实话,却意外轻松,这话憋了很久,终于说出来了。

体贴的丈夫,慈爱的母亲,开朗的女儿和聪慧的儿子,多么完美的一家。

只有自己是后来的,是多余的。

小丫头委屈巴巴的站在那,江南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很怕她会哭。

沉默后,他淡淡的嗯了声,然后伸手在女孩的头上摸了摸,一字一顿的告诉她“你来了,以后也是一家人,不难过了。”

少年的目光清冷,话意很暖。初识一直被封禁的心,好似找到了缺口,充斥些莫名的暖意。以至于回到屋子里的时候,还浑浑噩噩的。

她的头脑空白,想要努力的回想刚才在厨房的经过和对话,却怎么都静不下心。

江南喝了口苏打水,将从集训队里带回的行李拆开规整,然后收拾好书包后重新躺下。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征途:作为一个重生富二代,开篇见了几个女性就不停惊艳,这是屌丝把自己代入进去了吧,看的腻歪。。。老套路写自然点也行啊,又想表现个性又见女就跪,结果看到的就是跪女的性格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魔幻异闻录:爱的战士西贝猫三部曲之二。异色双瞳的大小姐好萌!主角好酷!特别是吐露心声的那一段!小女儿也很萌!最后河蟹的全收后宫结局真是深得我心啊!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莲花宝鉴:开局到中期乃至后期都不错,不过就是临近结尾的时候变得无比仓促,,实在是可惜。全文比较欢脱搞笑,引人入胜,能让人一次性看完,实在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