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鬼怪召唤师
鬼怪召唤师

鬼怪召唤师刘幸运

标签: 云裳 南苑 古代言情
甜宠+马甲+女强+召唤师+鬼怪+灵异+师徒 “听说你有一个女徒弟?” “嗯嗯嗯!” “听说女徒弟国色倾城?” “更甚更甚” “听说还是天赋异禀,竟将你的本事学了十成十?” “青出于蓝” “巧了,我正缺个媳……” ___________ “师傅,这为何有个墓?” 白子矜拿出怀里暖着的桂花糕道:“刚死的,可能被雷劈死的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27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006章 虎毒不食子


李员外颤颤巍巍的爬起走至南苑身边寻求庇佑。

“还我孩儿,还我命来……”一身红色衣裙披头散发的女人从远处飘了过来,空洞的黑色眼球里不停的冒着血泪,张口说话却是一口鲜血带着污秽物便喷洒而下。

宋杰忍不住干呕一声。

只见女子转头看向宋杰,带着森森的笑意道:“今日你们都得死!”说罢张着大嘴狂笑,却带着脸颊的腐肉一块块的掉了下来,漏出白骨,红色衣袍开始渗出鲜血,只见女子腹间蠕动,忽的掉出一个犹如拳头大的一块腐肉,腐肉在地上蠕动带着细如蚊蝇的凄厉哭声。

宋杰面色一变,抄起一拳头打在李员外的脑袋上。

李员外顿时脑袋一懵差点晕倒。

“大人这是为何?”

宋杰捏着拳头准备再冲上去,却被南苑扣下手腕道:“真相未明,稍安勿躁。”

李员外额头铺起一层细汗,脸颊的发丝黏在脖子里,显得有些做贼心虚的意思。

南苑捏起一张黄符手腕一转变扔了出去,黄符瞬间破散形成一个阵法,阵法将女人困住后,女人头顶上方出现一道月光,半刻功夫,女人脸上的血污便已消散不见,露出原本清丽的面容。

微微隆起的小腹证明宋杰猜得不错,这李员外的夫人果然是怀孕了。

女人声泪俱下:“为何不让我报仇?为何不让我杀了这负心凉薄之人!”说罢抚着小腹跪坐在地上抽泣起来。

“有何怨?”

女人目光凶狠,瞬间起身,咬牙切齿的握紧拳头,那恢复明亮的双眼顿时涌下血泪。

“我本是李坤之妻段氏,李坤娶我之时一穷二白,可我父亲并未嫌弃,成婚后父亲对于我们也是倾心相助,才让李坤有了如今的地位,

可前些日子李坤接回一个戏子,还带着一个四岁丫头,李坤声泪俱下说是他不好,辜负我在先,可实在不忍他的女儿流落在外,我本就心软,又因腹中有孕,便默认李坤将戏子接回符,可我万没想到……”

戏子回府前几日还算老实,可后几日确实暗箭难防。

先是段氏饭中莫名出现朱砂,也亏得段氏胃口不好,也没吃几顿,后房中便出现麝香,段氏最终发现猫腻,便掐了香炉去找妾室。

“哐当!”

妾室看着地上的香炉,竟无所谓的挑衅道:“夫人这是何意?”

“你这小贱蹄子,我让你进府已是莫大恩赐,怎还容的了你蹬鼻子上脸!”说罢扬手便给了妾室一巴掌。

妾氏不温不火,扶着自己的脸颊,面上尽是阴狠之色。

“老爷对你客气可我不会,你连蛋都不会下,哪来的脸面当这李家的女主人?”

段氏心中突突一跳,小腹微痛,却也不敢再让自己动气,轻轻的抚着自己的小腹道:“我这儿子生下来便是嫡子,你妾室生下来的孩子还不得喊我一声母亲。”

这话正戳妾室的心窝子,心下一狠。

“你以为你还能当家做主多久?你莫不是认为是我成心害你的孩子?可你万万不知,老爷对这孩子也是……”

“当真期待得紧!”李员外进门接过话茬,说完狠狠地瞪了眼妾室道:“谁给你的胆子顶撞我李家主母?”

妾室面上一白,低头便不再说话。

段氏心中得意,挽着李员外的胳膊道:“今日回府真早。”

李员外理了理腰间的香囊,将段氏拥入怀中道:“你府中有我李家独苗,万不可气坏了身子。”

说罢挽着段氏便出了妾室的院子……

身体乏累睡了一觉的段氏醒来发现身边已经没了李员外的影子,打听之下才知去了妾室的院子,心下一气,起身便往妾室的院子冲去。

“老爷的香囊可是日日戴着的?”

李员外抚了抚腰间的香囊道:“日日带着,就连睡觉也是戴着。”

“算算日子也差不多了,上次大夫说这药效极为霸道,若此次胎死腹中,怕是以后都难有孕。”

“她若胎死腹中也怨不得我,婵儿,我为了你可是大逆不道之事都做出来了。”

“若老爷想真正把控李府,就必须得这么做,也是为了我这腹中的儿子。”

李员外面上一喜,爱怜的摸着妾室婵儿的小腹。

而门外的段氏早已从头凉到脚,小腹微微发紧,一种刺痛之感从小腹传至心扉,忽的感觉一股热流不受控制的从腿间流出,段氏低头一看,便已是满地鲜血,想张口呼叫,可疼痛感蔓延开来,噗通一声的跪倒在门外。

李员外听了动静起身开门却被眼前的景色吓了一跳。

段氏披头散发已无平日端庄,额头冒出的细汗将发丝黏连在一起,两腿之间的鲜血如小溪般不断蔓延。

“救……救他……他是……无辜的……”全身的力气却也只是气若游丝的吐出了这几个字。

李员外刚想伸手。

“老爷可要思量好。”

听闻妾室的话,李员外的手哆哆嗦嗦的收了回来。

眼看求助无望,段氏转身,想爬出去求救,在灰白色的石板上拖出一条血路。

“来人,将罪人段氏拖至柴房!”妾室如同女主人般下着命令。

妾室院子里本就全是自己人,两个粗使婆婆将段氏连拖带拽的关进了柴房。

月光下,段氏抚着已不再隆起的小腹,念念有词,鲜血渗透衣裙,乌云闭月,段氏的眼睛却死死的不愿意闭上。

次日段氏去世,素色衣袍竟被鲜血染红,双眸猩红的盯着上方,牙齿紧咬,拳头紧握,指甲深陷肉里,掰都掰不开。

说完这些的段氏突然恨意大发,黑发瞬间飘散,猩红的双眼空洞咕嘟嘟的冒出暗红色的污血,脸颊腐肉脱落露出森森的白骨,小腹那团肉球又再次在地上蠕动起来,素色衣裙逐渐变红,颇有鱼死网破之势。

南苑心中一寒,虎毒不食子,怎么这李员外竟连畜生都不如。

“你这个衣冠禽兽也应该看看自己夫人的样子!”南苑双手拈了张符,手腕翻转就贴在了李员外的额头上,黄符瞬间隐入眉间。

李员外眼睛一痛,随即视线清晰,映入眼帘的却是张牙舞爪的段氏,那血腥场面李员外哪里见过,心脏跳的几乎要飞起,顿时禁不住压力,一口气憋不上来,昏了过去。

宋杰瞧了一眼只道一句:“废物。”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火影之最强震遁:这评分现在挺客观,我就说lker的品味啥时候变飞卢味了,毒点:力量成长过快,装逼打脸太刻意,为了装逼打脸,宇智波家智商直接跌破60。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聊斋路长生志:封建入脑,无药可医。懦弱的烂好人?助纣为虐的无知善人?鬼当然要渡,恶人更应该杀。主角确实不讨喜。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这就是等价交换:有时候我是真的看不懂一些作者,在他们笔下,一个可能没说过几句话的的初恋对象,主角能记住好多年,还要死要活纠缠不清。我是真的服了,男子汉大丈夫,婆婆妈妈纠结一个都没怎么联系过的人,跟个弱智一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