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召唤武灵那些事儿
召唤武灵那些事儿

召唤武灵那些事儿码志不奕

标签: 武灵 都市小说 陈当归
陈当归因为某些原因得到武灵,人屠白起、封狼居胥霍去病、佐王之才荀彧、五虎上将关、张、赵、马、黄,神机妙算诸葛亮,毒士贾诩,鬼才郭嘉…… 五千年华夏知名谋士名将皆化作武灵集聚陈当归一人
有此诸多武灵,试问天上天下到底唯谁独尊?!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29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3章 霸王体质


陈当归拉着白海棠的手下了车,二人不约而同的抬头望向自己面前的这座大酒店,外观倒是气派就是不晓得里面如何?

“你家家主就住这里啊?”

“酒店内别有洞天,军门随我来。”

王魁领着陈当归与白海棠进了酒店,门外的门童们似乎很是懂事该开车的开车该弯腰表示欢迎的纷纷弯下了腰,就是没一个说话言语的。

“当归,你同王叔叔去,我要去治疗了。”

白海棠见一位身穿苗服的苗家女子捧着个纹有青蛇图案的松香木盒子缓缓而来后白海棠便轻声对陈当归说道,那苗家女子走过来对陈当归挂着一丝笑意微微点头表示打了招呼。

“去吧,早点解决早点休息。还劳烦小青照顾好我家海棠。”

陈当归柔声柔气的刮了一下白海棠的鼻子后又吩咐了苗家女子小青一句后便松开了白海棠的手让其与小青同去,白海棠拍了一下小青的胳膊后二人缓缓朝着酒店的另一个方向去了。

名叫小青的苗家女子走得没几步便转头对陈当归吐了一下舌头,陈当归似笑非笑的对着她呸了一下后二人相继一笑,苗家女子小青婀娜多姿身材很是曼妙,白海棠似乎发现了异常转过头来瞪了陈当归一眼。

“想当年,我等护送军门前往北境就这白夫人付出的代价最为惨烈,元神被毁导致无法召唤武灵而如今也只能靠这小青夫人的十二根阴魂骨针来维持如今的状态,唉。”

见王魁如此言语陈当归不禁微微偏头瞪了他一眼,吓得王魁满脸冒了冷汗珠子王魁急忙调转了话语言道:“军门,夫人这病可治,据许多外来商客传言蓬莱山上有天马,此天马一百年下凡蓬莱山一次啃食蓬莱山上的仙草,倘若抓住此马割皮饮马血,可重塑元神。”

“那就好好查查事情的真伪,若是真的就算是天上太上老君炼制的灵丹妙药我也给薅下来。”

陈当归冷着个脸指了指前面的路示意王魁带路,王魁快了两步走在前面领着路,陈当归在他身后走马观花一般观赏着酒店里的内饰,他发现酒店的天花板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形状如同琥珀玻璃杯的吊灯,灯光打在地上甚是好看,玻璃杯一般的吊灯一直延绵到了李家主的办公区域。

此时陈当归看见一名白发黑发参半大拇指戴有一块翠绿色玉扳指的老年人正瘫坐在太师椅上闭着双眼悠闲的一边听着小曲一边哼唱着,双手时不时的还很有节奏的敲着大腿。

陈当归用手指抵了抵嘴示意王魁不要言语,随即陈当归便静悄悄的走到李家主的身后面饿虎扑食一般想要吓唬一下他。

“干爹!”

陈当归猛的一下将双手放在老人的肩膀上一个劲的摇晃着,嘴里喊了一声干爹后哈哈大笑。

老人被陈当归这一声喊叫吓得一个机灵,原本放在腿上的手被吓得抬了抬,哐啷的一声一抬手打翻了放在小桌上的茶盏,老人看了一眼是陈当归后笑着松了一口气。

“哎呀,给你说了多少遍了,叫爸爸别叫干爹。”

老人靠在太师椅上手拍着陈当归的手笑着提醒道。

“干爹我叫了快三十年了,改不掉了。”

王魁迅速收拾起被打破的茶盏随即换上一个新的便带上门出去了,陈当归拿起茶杯给老人补了一杯茶递在老人跟前。

“我李辽有你这个儿子在酒桌上和那些老人摆起龙门阵来都硬气好几分。”

老人接过茶抿了一口后笑着说道。

“用江北首富这个身份说话同样硬气。”

陈当归跟着打了一个哈哈。

哐啷啷……

一阵很是清脆的轻微玻璃碰撞声在整个屋子里响了起来,这种声音听起来很是舒服就如同寺庙内挂着房檐下的风铃发出的声响一般,陈当归原本弯着的腰也直了起来目光投放到了门外。

“你还没见过你妹妹吧?我现在带你去见见,她正在后面练武呢,这声音就是她武灵弄出来的。”

家主李辽在言语中显得有一些无奈显然他被这玻璃碰撞的声音折磨得不堪重负,至于为什么没有换掉玻璃杯吊灯陈当归猜测是干爹李辽老来得女宠得不行,可能是自己素未谋面的妹妹喜欢这中玻璃吊灯的缘故吧。

陈当归应了一声从边上拿过竹节拐杖递给李辽后二人又缓缓的出了门。

一只羽箭好似游鱼一般朝着陈当归划了过来,这只白羽箭距离陈当归的鼻子只有一粒米的距离,此时陈当归把两根手指夹着的白羽箭力道化为了气波从陈当归周边扬了起来。

“李青衣!你放肆!”

身在陈当归边上的李辽被扬起的风沙迷住了眼睛,但是李辽的嘴里还是厉声的呵斥着名为李青衣的姑娘。

“你就是我爸爸口中经常提起的陈当归哥哥?!”

一位桃花眼带杀气身穿粉色衣裙的年轻女子指着手里拿着百羽箭的陈当归厉声厉气的指站在房檐上指着他问道,李青衣在身后的武灵加持下显得英姿飒爽。

陈当归见李青衣单纯的脸上装出来的凶煞气息却显得十分好笑,不经意间低头笑了起来。

“我说青衣小妹妹,你这支羽箭可是射偏了呀,按距离来说这支应该射在我的眉中间上才对!”

陈当归嘲讽完之后双手打量了一下手里的羽箭后仍然不忘还箭,还不等李青衣反应过来陈当归手里的羽箭刚好甩飞镖一样甩在了李青衣的眉中间,只不过这一箭被李青衣的武灵大羿单手接住捏了个粉碎。

“青衣,还不下来让你哥哥教你两招!”

此时的李辽坐在了一旁的石凳上用手杖猛敲着青石子铺的地面对站在房檐上发愣的李青衣提醒道。

“主上,主上,你父亲叫你呢。”

穿着一身兽皮遮住**露出棱角分明的肌肉线条手拿射日弓的大羿见李青衣迟迟不说话便轻声提醒道,哪晓得李青衣被这一提醒反而觉得颜面有失,急忙从大羿背着的箭袋子里取出一支白羽箭指着陈当归发出挑战。

“就你!敢不敢和我单挑!”

陈当归一进后院的时候就有打量这李青衣,哈哈一笑出言道:“古书记载‘羿射九日’已是弑神的传说,以你现在的能力能把他唤出来已是不易,我要是没猜错的话,在过十分钟就是你召唤武灵的极限了吧?”

“你少废话,就问你敢不敢!?想当我哥你总要拿些本身出来我瞧瞧!”

“当归,点到为止。”

一旁的李辽轻声对陈当归言语道。

“我只出一招,若是一招之内你能伤到我便是你赢了。”

陈当归纵身一跃跳上了另一旁的房檐上很是自信的对李青衣言语道。

看着陈当归如此看不起自己李青衣同大羿已经是率先发起了攻势。

大羿一箭朝着陈当归射了过来,羽箭所过之处的瓦片均被箭气掀起得那才叫一个干净,而李青衣则是把刚从箭袋子拿出的白羽箭当剑使。

“唉,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又要换新瓦喽。”

李辽看着这一幕不禁有一些无可奈何只得把玩起戴在大拇指上的翠绿玉扳指。

大羿射出的那支箭被陈当归伸出的一只手给停在了半空中就像是被吸附住了一样动也没动一下,李青衣悬空一剑刺穿了大羿射出的这一箭顺势而下直击陈当归的掌心,可她手里的剑距离陈当归的手掌一指宽时却停了下来。

此时的陈当归手心里出现一圈淡金色气流。

如同刚才那支箭一样,现在连人带箭一同被吸附在了空中,仍由李青衣如何努力自己手里的箭始终不能再前进半分。

此时李青衣正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死死瞪着陈当归。

“傻妹妹,两千年的西楚霸王体质岂是你这初学者能撼动得了的?”

陈当归轻蔑的笑着言语了一声之后伸出另一只手轻轻往李青衣的眉间点了一下,李辽看见一小股淡蓝色气流进了李青衣的脑袋,李青衣随即晕睡了过去。

随着李青衣的晕睡她身后的大羿也随之化为一股金色气流融入进了李青衣体内。

“让这丫头睡一觉休息一下也挺好,要不然闹腾得慌。”

李辽笑着说道后在前面领着路,陈当归公主抱着李青衣走在李辽身后。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黑巫师:前三章就被毒死了………为什么要杀一个帮助你的贵族女人?她帮你杀了人贩子啊……这种中世纪设定,随便杀一个贵族,还是杀不杀无所谓的。也不想想能在巫师世界做贵族,没能力可能吗。。。智障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山那边的领主:书评全是飙情怀,顾左右而言他,根本不和你提一句小说本身的好坏,想看爽文的小白千万别看。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最强狂兵:据说还算热血,闹书荒可以试试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