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皇太女她要招婿
皇太女她要招婿

皇太女她要招婿乐渝

标签: 古代言情 景珉 盛翊之
景珉十岁那年,亲眼看着养育她长大的母亲被仇人的人杀死,而自己也被打成了重伤
她发誓,一定不会放过这个仇人
十七岁那天,她如愿回了皇宫,成为了皇太女
当初欠她的,也该是时候该还回来了
—— 【老父亲视角】当今皇太女是个乡野村姑,换成以前,大魏的臣子们都想不到,可偏偏那傀儡皇帝不知道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跟太后丞相公然反抗
坚持的结果,自然是……他胜利了
女儿回到自己身边后,景元高兴了一段时间,可看着女儿不是今天把丞相的儿子扔进宫里的莲花池内,就是明天把镇国公的儿子扔到护城河里面,再就是放自己的狼,咬断了户部尚书小儿子的一条腿等等等等,多得让人眼花缭乱
景元深深的陷入了焦虑,他女儿这样,是不是嫁不出去了? 愁愁愁,景元愁白了头
可没想到,女儿的姻缘早就在冥冥中注定了……
状态:连载中 时间:06-30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6章 委实不妥


说着,张进又顿了顿,似乎在思考,“那时候圣上刚登基不久,奴才也只见过盛将军一次,那次之后,没过几个月,便传来了盛将军战死沙场的噩耗,当时一同出征的年仅十岁的盛小将军也死在了沙场,莫非那时有人救了小将军?”

景珉面色一凝,看向赫连润,又看向赫连唯。

这么多年,大师兄也一直在找自己的家人,可因为记忆的缺失,一直寻找不得,才拖延至今。

赫连唯从禅房内走出来,他的面容露在空气中,让人看得更加清楚。

越看,张进便越觉得像。

就连一旁的景元,也是同样的感觉。

就在此刻,一直没说话的赫连润开了口,“当年我救下他的那个地方,早就远离了战场,虽然不知道他为何会出现在那里,可当时他的身上确实穿着一身银色的盔甲,做工很是精良。”

只是当时情况紧急,那银甲他给脱了又扔回了那边的战场上,没保留在身边。

赫连唯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他有一块随身携带的玉佩,被师父救了之后的这十几年,他都戴在身上,一天都没摘下来过。

可张进的话却让他有些茫然,他没有一点记忆,也想不起来自己的家人,他冥冥中他有种感觉,觉得张进没有说错,

“那请问,盛家还有些什么人在?”

他问的是张进。

张进也不敢耽搁,在景珉的注视下,将盛家如今的情况都说了。

盛将军的父亲盛老将军在前年因病去世,留下老妻于氏。

盛将军虽然去了,可他的夫人张氏还在世,他们之间除了同夫君一起战死的大儿子盛唯之以外还有个小儿子,当年也不过才四岁。

现如今的小儿子盛翊之,成了镇守边关的盛家军的主帅,也是前不久刚打了胜仗的护国大将军。

回京述职的圣旨在几日前已经送去了边关,再有不到一月,护国大将军便能回到帝京。

想来,景珉记忆中的那个盛家公子,便是这新上任的护国大将军了,今年也已经有二十一岁了。

多年未见,也不知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如今是何模样了。

景珉正这么想着,张进就又开了口,“不过,护国大将军的长相并不像盛将军,反倒是更像他母亲一些。”

的确,当年他便和大师兄长得不像,若是像,大师兄说不定当年就找到了自己的家人。

——

在万方寺耽搁了些时间,回宫时已至申时。

在宫门口,他们遇到了似乎等待了多时的丞相晏阔。

马车被迫停下。

张进尽职尽责的将车帘撩开,马车上的两人恰好看到了站在外面的晏阔,景珉翻了个白眼,景元思虑了两秒,最终开口,“丞相,你拦着朕的路是为何?”

晏阔在马车外拱了拱手,“圣上,您此次出宫委实不妥。”

景元还未来得及说话,一旁本不欲讲话的景珉忽然嗤笑了一声,“丞相这话说的不妥,圣上如今多大的人了,出个宫难道还不成?”

“殿下误会某的意思了,某不过是担心圣上的安危。”

“孤和圣上此次出宫是秘密出行,不必太过高调,便只带了张公公一个随行,”说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她勾了勾唇,“丞相将孤和圣上的去向了解得如此清楚,想来也有在不为人知的暗处,派了秘密保护的人吧。”

“有丞相在,想来孤和圣上不必担心出行的安全,丞相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说到最后,她好看的眉眼都染上了一层不耐,似乎对晏阔颇为不满。

晏阔看着,眸中不由得划过一抹深色,这样把自己的情绪都表现在脸上,怎么看,都是个无脑可操控的。

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在景珉身边坐着的景元,晏阔暗暗在腹诽,这个太女恐怕和她这个爹一样好操控呢。

景珉悄悄看着晏阔的眼神变化,心中冷笑不已。

这老狐狸竟也有放松警惕的一天,可真是……

不过一个呼吸间,晏阔就反应了过来,忙弯腰行礼,这下子,是更加看不到他的神情了,“殿下有所不知,帝王出行不管明处还是暗处,都应该有些人手保护,就连殿下您都不例外。”

“哦?是么。”

若有所思的念叨了一句,景珉懒洋洋的往后靠了靠,全身像没了骨头一样,“丞相说是那便是吧,孤饿了,赶着回去吃东西,丞相还是回家去吧,别挡着孤和圣上的路了。”

晏阔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可张进也不知道是不是看懂了,直接放下了帘子,将晏阔的脸隔绝在了外面。

景元看着帘子,扯着嘴唇笑了笑,景珉的视线自他脸上划过,也跟着扯了扯嘴角。

景元并没有发现景珉看到了他的笑容,只在察觉到自己笑得太过欢快的时候,下意识看向了景珉,发现她并没有看他,这才在心中小小的松了口气。

本以为回宫后能歇息一番再去景元那里陪他用晚膳,可不想太后跟前来了人。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太后跟前的林嬷嬷,景珉的眸中划过一丝深思。

说来,太后嫁给先帝时不过才二八年华,虽然后来一直无所出,可到底还是分外受宠,最后坐到了贵妃的位置上,且那时候先皇后已经逝去多年,后位空悬,她也就成了后宫最尊贵的女人。

先帝一去,她便名正言顺成了太后。

那时,先皇后所出的太子虽然年幼,可分外聪慧,臣子们都纷纷上书推举太子继位,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登位大典前夕,太子竟莫名暴毙,太医都查不出来原因。

更巧合的是,除了太子,先帝便再没有其他的孩子了,就连一位公主都没有。

于是,这便有了景元的事情。

而且,太后今年还比景元小那么一岁。

只不过,这个林嬷嬷一看就是个仗势欺人的奴才,此刻站在她面前,眼神中都带着收敛不干净的不屑。

景珉心中冷笑,“林嬷嬷你的眼神,可真是不友善呢,看来,孤不去是不行了。”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电影万岁:能看到第一部电影拍完全靠我对金基德的爱.....但是你加肉戏就算了,还狗尾续貂的给人家加片尾字幕是什么鬼?你这是伪文青啊,还参加**主竞赛?三大电影节都有处女情结,你票房都出了还参加个屁啊!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深海之龙:异兽仙草。七海的海将军:北太平洋的至高之海将军,亚洲海神的具现化——海龙;南太平洋的海中最凶兽,深海之可怖波动海将军——海魔章;南大西洋的温和之海将军,风暴的预警者之超级大海龟。。。。非常牛逼。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人生宛若梦幻:这本书可以说西幻里面粮草 ,甚至作者可以打响名气的书。之所以名气不足,只能怪作者取的名字有问题,简介也写的不好。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