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弄道造途
弄道造途

弄道造途夜其

标签: 奇幻玄幻 李箐萱 邢伐
红尘不语,流年健忘,唯有碑文言过往 洪荒断,仙凡尽;多少豪杰黯然销;古道外,道途旁,三尺凉亭话凄凉 忆上古,白忍开天庭,妖猴齐天比,豪情万丈多潇洒 追往昔,六合举世仙,洪荒与巫争,气逾霄汉真本色 如今:山海绘万物,古藏记道法 仙无望,圣无期,何人还言真潇洒?! 造途,造途,造条成仙路;途条入圣道;方敢:问天地之过往,质未来之长河 途之极尽,凶之极尽;何处为途?万丈白骨浪;何为凶尽?黑血汇成海
状态:连载中 时间:07-07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8章 秦魏相争


这年,秦出函谷,中原震动;与秦接壤的魏楚韩赵,当属魏反应激烈,重兵开往浍河平原与秦交战,欲赶其再退守函谷而彰显泱泱大魏之威。

韩楚赵,三国皆是陈兵与秦魏接壤之边境,三君相与谋,共同文书而昭告诸国:秦魏酣战,两不相帮;怕魏假伐秦而攻己,三国惧强魏而多于秦。

若秦东出而望中原,魏是其不得不直面的强敌;韩楚赵亦是想假以秦而削强魏,陈兵强魏边境而多牵制,使秦在浍河平原和魏酣战而不落下风。

强魏威震中原数十年,即便四面为敌也有足够的底气不惧;本以为与秦在浍河平原之争会速战速决,但焉能想到战事久拖不决,落得个相对被动的局面。

近百年来,秦魏为争浍河平原,两方发生了无数次大小战争:多是:魏攻而秦退,魏强而秦弱,虽浍河平原无险可守,但其对魏之重要丝毫不亚于秦之函谷关。

自秦函谷关至魏边城,这方是浍河平原,其地之大,土地肥沃;魏借此强盛怎容秦国染指,而秦东出中原要以浍河平原为跳板,争夺此地有现实和历史的两重原因。

这些年,秦励精图治,韬光养晦,今出函谷自是要夺取浍河平原;而魏自称霸中原后,历经数代安逸而自傲,今魏王昏庸无能更是沉溺歌舞和美色。

此消彼长,道法所至;经数次酣战后,秦将率兵不退反进,秦朝上下皆要毕其功于此役;反观魏将多有畏惧,魏朝重臣进谏,与秦谈和不在少数。

秦魏相争浍河平原,决两国将来国运之昌衰;在魏朝任重职的名仕们看得很清楚,联名上书谏言魏王,不惜以死明志:再次启用魏婿任上将军以伐秦。

贪清誉的魏王不得已重任魏婿为上将军,即刻前往浍河平原,授其代君,享有三军处置权;两军交战,临时换将乃兵家大忌,但秦将却毫无半分喜色可言。

魏婿余生,其名响彻中原诸国;不是因:魏王三罢三任其之将相,而是因:其人重振魏国威名;攻赵而伐韩,逼楚割城而求和,使其三国不敢举兵与魏争。

此人在魏,扬魏之威名,力压中原诸国俯首;此人离魏,韩亦敢拂魏,惹得中原诸国笑看;无论是强军还是治国,其都当属当世绝顶之才。

强军:制赏罚令,重现魏武卒之威,中原诸国无能挫其锐;治国:行开荒法,重贵勋税而轻民税,建魏都凉城而敛天下财。

余生在魏任将相时,力主魏首当西进灭秦,解魏之宏图大业的后顾之忧;数次当面谏言魏王,西进灭秦与魏之重要,对魏要谋天下大业之利弊。

前期,魏王还稍勤政事,不讳群臣言之良谏;当魏中兴而强,凉城敛天才财物;魏王逐渐沉迷于享乐,醉生梦死于后宫,再无欲谋天下之心。

此番,余生重任魏之上将军,自是不破函谷终不回,若攻克函谷关,秦再无天险可据,魏西进灭秦便指日可待;可当能重燃魏王壮志,甚至实现魏之雄途大业。

自余生临浍河平原,坐镇指挥魏军;秦军接连败退,呈溃败之相;不得以秦君命令大军边战边退,直至退守函谷关,借以天险和魏再做周旋。

秦宫,御林苑再次有了些许的热闹,秦君苦苦求教,回应的是无言和沉默,还有御林苑内,孩童在花圃里捉蝶引蜂的嬉闹声。

三罢三任,已有杀心;退兵问罪,只在朝夕;自当弃之魏,谋生而图存;从秦君那里得知此事,邢伐不信自己教了十余年的弟子,怎能不晓得这些?

魏大军驻留浍河平以戒楚韩,余生亲率三万魏武卒直奔函谷关;正当两军酣战,秦失守之相初显;魏王却下诏令:命其即可回都,不得以它事相耽。

数日后,秦国传来余生自刎函谷关前,三万魏武卒尽数撤回浍河平原;秦举国欢庆,而御林苑的凉亭,只是有个茶杯变成了粉末散落在地。

魏国凉城,数日前皆是对余生的非议:恐拥兵自重有叛乱祸心,此时已戛然而止;朝堂佞臣的构陷还在持续;魏王高坐权力之位,看不出喜怒,更不见伤感。

“蠢得不行,我教你就是这个?”猛然间,凉亭内的石桌被掀翻,滚落到池塘里,嬉闹的孩童被突如其来的质问吓得不敢动弹。

虞巧招呼孩子去远些地方嬉闹,自从到御林苑已有十年,何时见过邢伐如此模样,即便是孩子们不喜识字读书,他也只是耐心劝导,淡淡而过。

说实话,在虞巧眼里,这位有婚姻之实而无婚姻之名的良人,对官职、财物、礼数都显得漠不关心;要是说,有什么能让他上心的,那便是两个孩子。

“什么事惹得你发火?莫非是君上又要来烦你?”虞巧端了杯茶水缓缓走进凉亭,面带微笑递上前去,可茶杯却久久横在半空无人相接。

“小婆娘,我考虑了十年,还是觉得孩子留在这里不合适。”过了莫约十几分钟,邢伐才接过茶杯,轻轻抿了口茶水,言语道。

“嗯?这件事随你就好,你去哪里我便带孩子们跟去哪里。”听闻此话,虞巧愣了半晌;这个决定对她而言过于突然,她从来都没考虑过。

这日,邢伐难得走出御林苑,此次离开长达半月都未归;虞巧旁击侧敲的试探到此寻人的秦君和成王,但两人都陷入短暂沉思,而后摇头说不知。

一个月后的深夜,御林苑莫名其妙从秦宫消失踪迹;引得秦君震惊失言,喝令此事不得外传,而后命亲侍悄悄出宫告知成王,让其速速前来。

直到翌日清晨,御林苑又重新出现在先前的地方,其内花落草衰,树断屋毁,像极了是飓风而过的场景;虞巧和两孩童都安然无事,只是她脸颊明显有两道泪痕。

“若不想要孩子们去,我不会强求你答应。”凉亭内,邢伐扶起倒地的石凳,他浑身伤痕累累,脸颊淤青,双眼淤红,整个人瘫坐在石凳之上。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小人物夺金记:金钱,美人,怪物,冒险一个都不少。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邪神走狗跟风书,这本身就是不好写很容易崩的类型,而老魔童此人更是有名的中后期必崩选手,两相结合,这本书结果已经可以预见了,基本不可能过百万字。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我在一九五零开网吧:毒草,题材加分,但是作者推演太差,还不如按上一本风格写沙雕文,这种剧情推演能力一旦正经起来写书暴露的缺点比优点多几倍,作者的能力限制了小说的发展走向,太降智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