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快穿之反派总在寻死
快穿之反派总在寻死

快穿之反派总在寻死三时书

标签: 三时书 现代言情 白九思
【穿到各个世界拯救自杀反派大佬的故事!】 白九思死了,阎罗殿主事说因为没人给她烧纸,她的投胎已经排队到一个地球都不止,所以她天天去主事面前转悠,终于得到了一个插队机会
主事告诉她,她必须阻止那些寻死的人,她以为是鬼神心善,去了才知道阎罗殿是怕他们死了闹事,都说反派阴狠绝情,而白九思遇见的反派却都在寻死! 后来,白九思终于可以投胎了,刚过奈何桥就被人攥住了胳膊
那人红着眼可怜兮兮:“小九,我也可以做反派
状态:连载中 时间:07-08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第2章 另一个大佬


“说说吧!我男朋友怎么死的?”

白九思倚在沙发里,撑着头慵懒的看着对面的人。

多亏了那份文件。这小鬼才愿意好好坐下来跟她聊聊,总不能就这么大眼瞪小眼、

苏景安惊讶的抬头看她,怎么知道这个很难吗?白九思眉毛轻挑,“他是因为你吧?”

一语中的,少年低下头,似乎有一瞬间的低落,语气略微无措:“我不知道他会出现在那里。”

那天是他故意将刽子手引到那个仓库让人处理了这个叛徒,谁知道会碰上**,更不知道苏安琛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他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手指弯了弯,脸色白了几分。

“我根本不需要他给我顶罪,苏安琛就是太蠢了。”

“诶,不叫爸就算了,怎么还说人家蠢呢!”白九思一看他的神情,这小孩儿,明显是在嘴硬。

所以也就是说,苏安琛确实是因为怕刽子手说出苏景安的身份才杀了他,并且在弥留之际跟**自述他才是默笼的老大?

两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各怀心事。

静默了两分钟,白久思被细微的声音打断了,不由得笑出了声,“你饿了?”

装作没有看见少年脸上尴尬的微红,白九思起了调侃他的心思,“喊声妈,我给你做饭去?”

想得美,苏景安猛地起身,朝楼上走去。

“没礼貌。”白九思转着刚刚顺手带走的手机,扯了个邪恶的笑,不吃就饿着吧。

她稍稍往后一躺,又梳理了一下。

苏景安召集组成的默笼出了叛徒,这个叛徒又害了所谓的男女主,他自然想要解决这个麻烦,没想到苏安琛被谁传了信也去了那个仓库,因为保护这个小崽子死了。

苏景安啊苏景安,手上不沾一点鲜血,所有的事情却都和他有关,反派果然就是反派,还是有着令人胆寒的大佬气息。

年龄小,却心思深沉,所以她从一开始就没把他当成孩子来对待。

但是年龄始终在那里,白九思没忘记自己刚上任继母这个角色。

暗暗叹了口气,她从沙发上起身直奔厨房。

看着冰箱满满的食材,属实有些感叹,初恋生的别人的儿子……

苏安琛还真是个痴情种。

拾掇了一会儿,白九思将两碗热气腾腾的面端出来,朝着楼上喊:“苏景安,下来吃饭。”

苏景安刚才气恼的冲上楼,想找手机发现又不见了,只能坐在床上抿着嘴唇,该死的女人,一边让他不准死,一边又变着法让他死。

算了,反正要死,他还怕饿死吗?

他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听见女人清丽的叫喊声,扯了半边被子蒙住脑袋。

好半天,又无奈起床,肚子发出一下一下的抗议。

他在楼道口磨蹭了半天才踏着步子下楼,站在楼梯上看见餐桌上两碗冒着热气的面,眼里闪过一丝惊愕,秦家的小姐还自己做饭吃吗?

白九思满足的吃着面条,感受胃里传来的熨烫暖意,瞥见他站在楼梯上一动不动,抬眼口齿含糊的问:“愣在那里干嘛,面都坨了,不饿啊?”

苏景安沉默的走了过去,拉开椅子坐下。

碗里有两个荷包蛋,有些青菜,很清淡,他抬头看了一眼对面,正好对上了她的视线。

“能吃鸡蛋吗?”白九思淡淡问道,冰箱里食材很多,她没用,怕他可能会挑食也嫌麻烦,她就做了最简单的。

少年没应声,只是拿了筷子,挑着鸡蛋咬了一口。

白九思撑着下巴看他勾着脑袋小口小口吃面,细长的睫毛沾了些水汽,温顺的像个大猫,如果以后都这么乖她会轻松很多的。

清脆的开门声打破了温馨。

屋里的两人同时转头去看,是个穿着西服戴着眼镜的男人,如果说苏安琛是内敛温柔,那么这个男人就是妖冶凌冽。

……怎么这个房子谁都能进?白九思寻思什么时候换个锁。

对上两双眼睛,男人也是一怔,随即颌首,笑着问:“秦小姐?”

这个男人,来者不善,白九思回了个敷衍的笑转头,“慢慢吃。”

她来是管孩子的,这大哥来,能有啥好事?

见她这态度,苏培霖也不在意,自顾自走了过去,似乎很感兴趣,“吃面呢?正好我也没吃。”

两人没理他,苏培霖自讨了个没趣,翘着狭长的剑眉颇有兴味的说:“反正不饿,这样吧,我们先聊正事。”

要谈正事了?白九思笑了,“大哥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呢?“

“大哥?”苏培霖诧异,“秦小姐这样了还要跟我那弟弟结婚?”

这语气,就像她执意当寡妇一样,多少还有种要贪图家产的意味。

“大哥说笑了,阿琛不在了,我嫁去干嘛?我只是想跟大哥说,以后景安会跟我一起回秦家生活。”

有钱有长相,却想带着一个12岁的孩子?苏培霖意味不明,“哦?那他同意吗?”

白九思看了眼苏景安,他握着筷子,直直的盯着碗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好像当着他的面讨论去留不太合适,白九思有些担忧。

苏景安其实并未注意到他们后面说的话,他的耳旁不断回响着她的话。

‘以后景安会跟我一起回秦家生活。’

哪怕有了那份转权书,苏景安仍然不认为秦渡是真的想当他妈,而现在,她却说要他一起回秦家,他心跳加快,不安又慌乱。

空气一阵静默,苏培霖咳了一声,“我今天来是想处置一下阿琛这栋房子。“

白九思猛地起身,留下一句话:“我们楼上聊。”

“等一下。”苏景安从椅子上站起来,直视着她,“我要听。”

他隐隐明白她不想让他听见的原因。

无非就是要赶他的意思,有什么不能听的呢?

客厅里,白九思率先打破了沉默。

“苏先生,这个房子是阿琛留给景安的。”

她的语气沉沉,带着不容置疑的意味,苏培霖笑了,“秦小姐,你应该知道苏景安不是阿琛亲生儿子吧!”

既然不是亲生儿子也没有转让书,自然不算是苏景安的。

没等白九思回话,他又敛着眸子低声道:“当然,他是阿琛养大的,如果他愿意回苏家,自然是更好的。”

他这一系列举动,分明就是过来通知的,哪是什么商量。

但是白九思心里犯了难,这个房子她的确没有什么办法,但是苏景安回苏家……

书友评价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锦衣笑傲行:猥琐屌丝吊儿郎当,不喜欢这种气息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青云争仙:第一人称?

  • 网友点评
    书友点评

    二进制亡者列车:可以 另说一句 优书这榜单功能不错啊 淘到好几本书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